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六百二十六章 痛在哪里

第两千六百二十六章 痛在哪里

  “让开……都给我让开。”

  就在这时候,几个家丁打扮的人将人群推开,然后一个大腹便便的锦衣男子走了出来。

  那锦衣男子一屁股坐到白晨的面前,椅子发出哀嚎的声音。

  只见那锦衣男子在袖袋里摸索了片刻,拿出一枚铜钱。

  “给,我的诊金。”

  白晨轻描淡写的看了眼锦衣男子:“做什么?”

  “看病,本老爷腰疼。”

  围观人群惊疑不定的看着这锦衣胖子,显然,他们都认得这人是谁。

  “不够。”

  “不够?这瞎子不是都只要一文钱吗?本老爷只是腰疼而已,这一文钱还不够?”锦衣胖子的态度傲慢无比,就像是施舍一般,眼神也是高高在上的,从上向下看着白晨。

  仿佛所有的一切都理所当然,因为周围人都怕他,这就是他的资本,是他的理所当然。

  “不够。”

  “那多少?两文钱?”

  “不,你的全部家产。”白晨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大胆!你敢戏弄本老爷!”锦衣胖子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原本就破旧的桌子,直接被拍出一块凹陷。

  “这桌子的钱你也要赔偿。”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

  “哈哈……这是本老爷听说过的最好笑的事情了,在这洛阳城内,还没有人向我索取过赔偿,你知道本老爷是谁吗?”

  “愿闻其详。”

  “哼!本老爷乃是武景,伯安候!”

  白晨的嘴角微微的勾勒出一道笑容,毫无征兆的伸手捏住伯安候武景的食指。

  “你……”

  白晨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即便你是天王老子,我要的东西你也必须……给,不管是赔偿,还是你的性命。”

  “狂徒,松手……啊……”

  伯安候惨叫一声,食指已经被白晨拗折。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晨,这可是伯安候啊!

  这可是皇亲国戚啊!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动手伤他?

  那些家丁先还有些发愣,可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全都一股脑的冲上去。

  白晨站起来,扭了扭脖子,手中银针一甩,那些家丁瞬间倒地,全都倒在地上哀嚎不止。

  “阿山、阿陈……愣着做什么,给我把他们丢远点。”

  “公……公子……他可是伯安候啊……我们……我们逃吧?”

  “你们知道怎么写逃字吗?”

  两人俱都摇了摇头:“不知道……”

  “我也不懂。”

  “继续……下一个。”白晨对于地上遍地哀鸿视而不见。

  却没有一人敢上前来,深怕被白晨牵连。

  这时候,一个小女孩小心翼翼的上前,眼中带着几分惊疑不定:“我只有一文钱……可以治好我的病吗?”

  “不用钱。”白晨笑着说道:“不过不用钱的代价就是会很痛。”

  众人恍然,先前免费的三人,全都是受到过痛苦的,而后面付了一文钱的阿牛,却是毫发无伤,就被医好了眼疾。

  “我不怕痛。”女孩坚定的说道:“只要你能帮我把病治好。”

  “闭上眼睛。”白晨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女孩的脑袋:“可以睁开了。”

  女孩左右顾盼着:“咦?我看不见那些东西了……可是为什么一点都不痛?娘亲呢?娘亲……你去哪里了?”

  “刚才那个女孩身边有人吗?”

  “没有啊……她身边哪里有什么人?”

  “那不是疯女孩么?”

  “疯女孩?”

  “她就住在城隍庙里,天天都是自言自语,城隍庙的老道照顾着她。”

  “先生……我娘亲呢?我娘亲去哪里了?你看到我娘亲了吗?”

  女孩开始急躁起来,不安分的左右乱看着。

  “是不是在害怕?”白晨淡淡的问道:“感觉到了吗?心痛的感觉。”

  “先生,我想看到娘亲……我想看到娘亲……让我看到娘亲好不好?我不怕那些东西了。”

  女孩开始哭泣起来,哭的稀里哗啦的,让周围的人看的揪心。

  有人隐约的感觉到了什么……

  “这哪里是神医……分明就是活神仙啊。”

  “那疯女孩多半是能看到鬼。”

  人群里议论纷纷,白晨看了眼女孩:“左手放我手上,你就能再见到你的娘亲,当然了……也会再见到那些东西,如果右手放我的手上,那你就永远见不到你的娘亲,还有他们……你自己做选择。”

  有些事情,必须做出选择,即便是白晨,也无法给予她两全其美的结果。

  除非白晨让她身边的娘亲现形,可是这么做的结果,显然是所有人都无法接受的。

  女孩放了左手还是右手?

  所有人都带着这个问题,因为女孩的双臂是从桌下面的帘布伸进去的。

  这个问题也只有白晨知道了……

  “全部给我排好队,阿山、阿陈,谁要是不遵守的,给我打断腿丢出去。”

  众人也已经习惯了白晨的态度,只要是他不爽的,他全都会这么说,也会这么做。

  比如说最开始的那个庸医,又比如说那个伯安候。

  不过围观的众人已经相信了,白晨的确是神医。

  有病的都进去排队,占了个位置,没病的也不敢上去捣乱,免得被白晨打断腿。

  ……

  狄府——

  一个血淋淋的人被抬到了狄仁杰的面前,狄仁杰的脸色铁青。

  “豹子!”

  这豹子是狄仁杰的一员虎将,也是他最信任的近身护卫。

  当年的豹子因为杀了贪官,逃到狄仁杰当时所任职的县里,结果就被狄仁杰给抓住了。

  狄仁杰也不是那种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人,他懂得变通,当然是找了个死囚替换了豹子,豹子感激狄仁杰,十余年来,一直都护在狄仁杰左右,狄仁杰多次涉险都是豹子所救。

  可是如今自己却只能这么看着兄弟死去,连一点点的帮助都做不到。

  “御医还没来?”狄仁杰咬着牙问道。

  “大人……御医让韦后的人拦了……”

  “什么?我亲自去!”狄仁杰低吼着。

  “大人,您不能去啊!”众护卫连忙拦住狄仁杰。

  别看宫里有个武则天坐镇,可是这距离皇宫的路就是龙潭虎穴。

  多少双眼睛注视着狄仁杰,他们这些没品没级的护卫根本就不能随行入宫,以前都是豹子陪在狄仁杰的身边,可是现在豹子自己都保护不了,更何况是保护狄仁杰。

  “让开!你们是想让你们的兄弟白白的死掉吗?”狄仁杰双眼通红的低吼着,他很少会如此的失态,平常哪怕是山崩地裂,他也能从容面对,可是这次他却做不到。

  “大人,大人……城里的大夫请来了。”

  “拜见大司马大人……老夫……”

  “少说多做,快看看我兄弟的伤。”狄仁杰打断了大夫行礼,拉着本就已经气喘如牛的老者到豹子的面前。

  只是,一番探查后,大夫的脸色却异常的难看。

  “大人……这位兄弟……准备后事吧。”

  “你说什么?”

  “放nm的屁……”

  “信不信老子杀了你。”

  “庸医!”

  “都给我住口!”狄仁杰的脸色铁青:“管家,带大夫下去,领些赏银。”

  这时候,站在一旁的狄仁杰的妻子狄李氏走到狄仁杰的身边:“老爷,奴家刚从外面回来,听闻洛阳城内,出了一个神医,医术通神,一指便能医眼疾,一指便能治肺痨……任何病症,都只需要一指,不若趁着豹子兄弟还有一口气,送去那神医那里……”

  “妇孺之见。”狄仁杰毫不犹豫的反驳道:“这青天白日,便是有神医也不可能有如此医术,你说的那不是医术……是仙术,这世上哪里有什么神仙鬼怪,子不语怪力乱神,休得再在我面前提及。”

  “老爷,这事是真的,奴婢也见到了,那人是真的只是一指便把人给治好了……”狄李氏的丫鬟上前说道。

  “而且那人还很是奇怪,起先三个病人不收钱,治病的时候却是极其痛苦,个个都如从地狱里走一遭一般,后面收钱了,却是个个如从天上回来一般。”

  “不止不止咧,那人还古怪,穷人看病只收一文钱,富人看病少则十两百两,更有甚者被开价全部家产。”

  这几个丫鬟虽说是下人,可是都是狄李氏的亲近,也是有些学识见识的,她们全都一口咬定,神医的确存在。

  狄仁杰再看向狄李氏:“夫人,你也亲眼见了?”

  “那里聚集的人极多,奴家不便跻身,所以只是在外等候,让她们几个进去查看。”狄李氏说道:“奴家倒是没见到那人的能耐,不过从里面出来的病人恢复倒是千真万确,并且那人的胆子极大,谁都必须遵循他的规矩,谁敢破坏规矩,他就敢动手打人,并且身手极其了得,就连伯安候都吃了大亏。”

  “哦?千真万确?”

  “奴家是亲眼看到伯安候和他的下人被丢出人群的。”

  “确有此事?”狄仁杰又看向几个丫鬟。

  “是啊是啊,老爷,那人很厉害,就是手这么一扬,那些个伯安候的走狗就全部倒地不起,哀嚎不止。”

  “大人,小人先去探查一下?”

  “不,豹子怕是拖不了那么长时间了,抬着他一起去。”狄仁杰当机立断,虽说机会不大,可是总比在这等死要好。

  狄仁杰和众护卫匆匆抬着豹子出府,在丫鬟的指引下,来到那街道。

  可是却被眼前一幕惊呆了,整条街,有半条街被人给堵住了。

  就在这时候,阿山和阿陈拖着两个满身是血的家伙,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让两人把这捣乱的丢出来。(未完待续。)同城交友,5分钟直接约!不兜圈子,快速同城见面,让约会变得更简单!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同城爱缘搜索tcay2016按住3秒即可复制}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