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六百二十四章 庸医,神医

第两千六百二十四章 庸医,神医

  几十个僧人已经把三人团团围住,个个手拿长棍指向白晨。

  “你是何人?敢再次放肆?”上官婉儿冷视着白晨。

  在上官婉儿打量白晨的同时,白晨也在打量上官婉儿,青装白纱,身姿丰韵又不臃肿,眉黛勾月,朱砂红唇。

  华夏第一位女官,也是近代建国之前的唯一一位女官。

  才华纵贯朝野,爷爷上官仪乃是李治时期的宰相,没斗过武则天,而后被武则天反杀,后得武则天赏识收为内侍,因为抗命差点又被武则天杀死,额头被刺字,所以以梅烙遮掩。

  对于上官婉儿这个人,白晨没太多的喜恶,也就是所谓的无感,在影视作品中她的形象比较正面,实际上在朝堂上又能有几个底子干净的。

  白晨对她没什么喜恶感觉,主要是因为上官婉儿实在是没什么值得梳理的地方,简单的说就是墙头草,先是依附武则天,而后又依附太平公主,最后又想向李隆基投诚,可惜李隆基没鸟她。

  “你又是何人,此乃庄严圣地,你又何德何能在此喧哗。”白晨淡然说道。

  阿山和阿陈都为白晨捏把汗,对面那女子明显身份高贵尊荣,白晨还在这与她抬杠,明显是找死的节奏。

  “大胆狂徒,此乃上官内舍人。”

  上官婉儿身边站着一个大红袈裟披肩的俊朗僧人,这僧人虽然身披袈裟,可是白晨却没在他的身上看到丝毫佛门庄重,有的只是市井之气,而且再披上这僧袍,没一点佛门高僧的样子,反而带着几分****。

  对于寂寞空虚的女人养个面首,白晨可以理解,大家都有需求不是么。

  不过这庄严圣土弄得乌烟瘴气,拿着僧人做掩护,败坏的只是佛门的清誉,这白马寺的千年净土如今却成了藏污纳垢之所,实在是让人唏嘘。

  白晨看了看周围这些僧人,却是一个真正的和尚都没有,比起戒杀更没佛门僧人的样子。

  “妖魔鬼怪,乌合之众。”白晨撇了撇嘴。

  “大胆!给我拿下他!”上官婉儿勃然大怒,立刻喝令叫道。

  十几个无声大喝一声,便朝着白晨包围过去。

  白晨伸手一捞,已经抢过了一根长棍,单手一撑,将四面砸落的棍子挡住,再一记扫堂腿,十几个僧人以相同的姿势向外翻倒出去。

  白晨随手转过长棍,尾端重重的砸在地上:“跳梁小丑。”

  地面龟裂,所有僧众见白晨如此武勇,全都吓得连连退后,不敢上前。

  白马寺不小,可是也就百余号人,上官婉儿这次低调前来,就带了两个随行侍从,如何能拿的下眼前这如狼似虎的家伙。

  面对傲慢无礼的白晨,上官婉儿气的脸色铁青。

  白晨却是潇洒从容的挥了挥手:“走。”

  “大人,就这么放他走了吗?”

  上官婉儿身边的僧人不甘心的问道。

  “不放他走,那你去拿下他?”上官婉儿的语气里带着几分怨气。

  白晨并不打算为难上官婉儿,说起来她也只是一个可怜的女儿,有点文采却没有匹配的能力,徘徊于阵营之间。

  根据史书上的分析,其实白晨还是相信上官婉儿倾向于李家,投靠武则天和太平公主其实也只是权宜之计。

  可惜最后李隆基也没接受她的投诚,反而被当场斩首,这就是她最悲哀的地方。

  “公子,您刚才太厉害了,十几个秃驴居然愣是没打过您。”

  阿山和阿陈原本都是替白晨担心,却没想到白晨居然以以寡敌众。

  这时候前面街头围着一群人,传来一阵嘶喊声。

  白晨三人推开人群,只见一个游医被一对夫妇拉扯厮打着,他的摊子也被这对夫妇砸烂。

  地上还裹着一个草席,白晨发现这草席中居然裹着一个小女孩。

  从他们的谈话对骂中,白晨听明白了,这是一起医疗纠纷。

  这游医不知道给女孩吃了什么药,病没治好,反而把人医死了。

  现在夫妇两正打算拉这游医去衙门,白晨走上前,拉开草席。

  那夫妇一看白晨要动他们女儿的尸体,立刻就要上前阻止。

  阿山和阿陈立刻拦住了夫妇两个,白晨看了眼小女孩。

  女孩已经没了气息,脸色一片於黑,看起来是中了奇毒。

  白晨伸手在女孩的身上连续点了两下,女孩突然哇的一声,卷起身躯,嘴里不断的吐出秽物。

  “你们看你们看……这女孩没死,这女孩没死……这两人想要讹我,他们是骗子,是骗子。”

  白晨转头看了眼那游医:“阿山阿陈,给我打断这庸医的手脚。”

  “啊?”阿山和阿陈都愣了。

  “啊什么?不听我的话是不是?”白晨眉头煞气凝重。

  “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救命啊……救命啊……”

  那庸医一看阿山和阿陈靠过来,立刻就想要逃遁,可是围观的人群里三层外三层,根本就钻不出去,而且这些人多少还是有点仗义,故意将庸医推回地上。

  “让你看病!让你看病害人……”阿山抬起脚就踹在这庸医的肚子上,阿陈也加入了殴打的行列。

  夫妇两立刻跪地上,抱住自己的女儿痛哭着,丈夫更是不住的给白晨磕头:“谢谢神医,谢谢公子。”

  “起来,以后莫要找这种庸医治病。”

  “是……是……”

  两人的脸色都是后悔不已,只是看他们的脸色,却又有些吞吞吐吐。

  若是有钱,他们又怎会找这街头摆摊的庸医,就是因为没办法,他们才死马当作活马医。

  白晨走到那摊子前,摊子上挂着一副对联,妙手回春游四方,起死回生济天下,横劈神医再世。

  这对联的口气倒是不小,可惜坐在这摊子的主人却是不折不扣的庸医。

  “把他给我丢远点,不要让他碍了我做生意。”白晨大大咧咧的坐到摊子上:“来来来,谁想看病的,都可以来试一试。”

  只是,却有不少人都只是看热闹,虽说白晨刚才一下就把以为死掉的女孩救活,可是谁知道这是不是在演戏。

  “前三个免费。”

  一听免费,立刻就有人带着占便宜的心思,坐到白晨的对面。

  这是一个瘸腿的老头,皮肤粗糙干皱,衣着破烂,看着就是个乞丐,脸色有些痛苦。

  “老孙头怎么跑过去了?”

  “这死老头就懂得占便宜。”

  “他在这条街乞讨了几十年,也没听说他有什么病吧?”

  这个叫做老孙头的老头,却不理旁人非议:“大夫,我的病您能看不?”

  “老风湿?”

  “大夫,高明,可能治?”

  老孙头看着没病,实际上他一直有多年隐疾,老风湿。

  这老风湿算是老人病,几乎就无法治疗。

  因为老年人的身体衰竭,导致骨骼疏松,再加上长年累月的不健康环境,要是没一点病,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老乞丐。

  平日里倒还好,可是一到这刮风下雨,那就剧痛无比,简直就比现代的天气预报还准。

  “你这病都写脸上了,我再无能也该看的出来了。”

  今天的天气正好有些阴,老孙头的风湿病又犯了。

  白晨拉过旁边的长凳:“把腿放上来。”

  “不是这条腿……是那条瘸掉的腿。”

  “啊?”

  “放上来。”

  老孙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扶着腿送到长凳上。

  白晨伸手一捏一掰,只听老孙头惨叫一声:“啊……”

  紧接着就抱着腿在地上滚起来,众人看的触目惊心。

  “你这人怎么这样?”

  “是啊是啊,老孙头虽说是乞讨为生,可是你怎能如此捉弄他?而且还下此毒手。”不少人都是街坊邻里,一见白晨这个生人欺负老孙头,立刻就上前打抱不平。

  “咦……我的腿……我的腿……我的腿不瘸了……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啊……我我我……我都瘸了四十多年了,怎么会……”

  这时候那几个原本为老孙头打抱不平的人,全都愕然的看着活蹦乱跳的老孙头,满脸的不敢置信。

  “老孙头……你……这怎么可能?”

  一些熟知老孙头的人都知道,老孙头年轻的时候,是被一个在街头策马啊的校官撞断了腿丢了活计,这才沦落到祈祷为生的。

  如今却见瘸腿瘸了几十年的老孙头,居然被治好了腿,那叫一个震撼。

  “神医……神医啊……请受老朽一拜。”

  “走开,别当着我做生意。”白晨没给老孙头半点好脸色:“还有谁的,速度一些。”

  众人又惊又疑的看着白晨,先前他们怀疑白晨的医术,所以不敢上前,如今却是震撼于白晨的医术,所以也不敢上前。

  就在这时候,一个蒙面放富家小姐从人群里出来。

  “先生,您什么病都能治吗?”

  “什么病都能治。”白晨点点头道。

  这时候,人群里传来一阵低声的议论。

  “那不是王家的小姐么……”

  “她那病根本就没人治得好。”

  “是啊,我听说她爹为了给她治病,花了大价钱请了宫里的御医,都没能治好她的病。”(~^~)

  ...—南开大学美女校花艾丽可爱护士装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