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六百二十章 推衍

第两千六百二十章 推衍

  “好了,就别抱怨他了。[棉花糖小说网]”狄仁杰笑着说道:“毕竟整个客栈,就他一个跑堂的。”

  “算了,狄大人,您还是回正题吧。”

  “好,我们谈案件本身。”

  “尸体是在子时被发现的,发现的是林家两姐妹。”狄仁杰看向卖唱的林家姐妹:“当时这对夫妻的尸体一个倒在门口,一个倒在床上,而后你们就被吓的跑出来了。”

  林家姐妹唯唯诺诺的点头,脸上带着几分恐惧敬畏。

  “死者都是被人用刀划破喉咙而死的,手法非常纯熟,不过从伤口的角度来看,凶手的身高比两个死者都高,并且力道很重,所以林家姐妹初步可以排除是凶手的可能。”

  “你、秦公子、客栈老板,你们三人的身高都比这个死掉的汉子高,不过白兄弟我可以做担保,洗刷你的嫌疑,那么就剩下秦公子和客栈老板。”

  “狄大人,您说您可以为这位兄台作证,那你们自己呢?”秦沛似乎觉得被冒犯了,鼓起勇气憋红脸的说道。

  “老夫是官,你是民,老夫便有权力审你,你质问老夫是以下犯上,你若是不服气,老夫大可将你拉入大理寺打上三十大板,到时候我就不是自称老夫,而是本官了!”

  白晨看了眼狄仁杰,这时候的狄仁杰才显露出一点官威,看似霸道却是懂得变通,而不是犹豫解释。

  狄仁杰虽然一直在主导局面,可是却始终自称老夫,从未强调过他的官位。

  如果不是秦沛与他抬杠,估计他都不会拿捏自己的官威。

  “学生不服!”秦沛憋红了脸,脸色一阵青红,似是有些急躁。

  “不服!由不得你不服。”狄仁杰不想在秦沛身上浪费唇舌。

  “百无一用是书生。”白晨嗤笑一声,轻描淡写的说道。

  这句话虽然说的轻,可是秦沛却的对着白晨怒目圆睁,眼中杀气腾腾,就似白晨与他不共戴天一般。

  “你说他百无一用,那你呢?”狄仁杰看了眼白晨,颇有一些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如若追究到底,狄仁杰也是个书生,当然了,不同于迂腐的书生,狄仁杰懂得变通,又在官场上摸爬滚打,早已炼就一身神功。[棉花糖小说网]

  轻易不会动怒,更不会因为白晨的区区一句话便与别人大眼瞪小眼。

  更何况,他对白晨的这句话倒是颇为赞同。

  百无一用是书生!儒家什么时候兴盛的?

  从隋唐开始,科举制度的产生,借着那句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把天下诸子百家贬低的一无是处,似乎读书人就是这世界上最高贵的一样。

  就连读书人都用这句话麻痹自己,就算饭没的吃,也要拿一本四书五经。

  白晨不抵触读书人,抵触的是自视甚高的读书人。

  谁也不比谁高贵,决定他们的从来不是他们的学识,只不过是世家给这些读书人画了一个大饼,看起来丰盛可口,实际上形同嚼蜡一般。

  真正的高官厚禄,高位权重,又怎是这些穷酸能够获取的?

  狄仁杰没有背景,他算是成功了,不过他是个异类,千百年来历朝历代中,有几个狄仁杰这样的异类,而能够功成名就,没有背景的异类又能有多少?

  秦沛不是凶手,白晨看出来了,狄仁杰又如何看不出来。

  不过是个钻营取巧的书生而已,之前白晨和狄仁杰在饭桌上的时候,这书生就坐在旁边。

  如果说这个书生有什么优点,那就是他的眼界还算不差,至少是认出了狄仁杰的身份。

  只是他却住在白晨以及狄仁杰同一层的上房,不是他有多宽裕,而是他想要近水楼台,与狄仁杰接近。

  夜里要宵夜,根本原因就是他没有温习夜读的习惯,人要是到了夜里肚子饿了,那必然是胃如刀绞,所以便叫了宵夜。

  而后被聚到这大厅来,几次三番的顶撞狄仁杰,其实不过是为了在狄仁杰的面前展现自己,让狄仁杰以为他是气结高亮。

  不过狄仁杰是什么眼力,如何看不出秦沛的心思。

  自然是对秦沛没什么好感,秦沛自己都不知道,他自以为高明的手段,在狄仁杰的面前却显得粗劣无比,对他更没什么好态度。

  秦沛其实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狄仁杰本就是使手段的老手,若是没有真才实学,在他的面前耍花样,若是能入他法眼倒也罢了,偏偏这秦沛是高不成低不就,在狄仁杰的眼里就变成了跳梁小丑一般不堪。

  其实在白晨的眼里,秦沛虽说喜欢钻营取巧,不过倒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只是在这种时候,非得在狄仁杰的面前丢人现眼,那就会让人心生厌恶,到头来只能做这跳梁小丑。

  “这穷酸不是凶手,而且看他也只是手无缚鸡的跳梁小丑,那么凶手就只能是客栈老板了吧?”白晨的目光落到客栈老板的身上。

  “大人冤枉啊……冤枉啊……”客栈老板吓得连连退后:“小人不是凶手……不是凶手啊。”

  “普通人被冤枉了,会直接下跪,特别面对的还是一个大官,只有心怀叵测的人,第一反应不是下跪,而是逃避退缩。”白晨撇了撇嘴说道。

  不需要狄仁杰开口,狄仁杰身后那两个伸手最好的护卫已经欺身上前。

  突然,客栈老板眼中寒光一闪,终于露出凶相,袖中短刀一扫,朝着护卫劈砍去。

  那护卫眼中略微诧异,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来不及抽刀,举着刀鞘挡住了客栈老板的袖中短刀。

  “恶贼,还不束手就擒!”

  所有人都没料到,这客栈老板身手如此之好,两个护卫已经是高手了,可是却没能在第一时间拿下客栈老板。

  其他护卫也上前掠阵,客栈老板眼见逃不掉了,便想要向着狄仁杰的方向突围,想拿下狄仁杰要挟众护卫。

  可是众护卫没给他机会,一番打斗后,将客栈老板的短刀挑飞,几个护卫联手将他拿下。

  “白兄弟,你是如何看出这客栈老板有问题的?”

  “小人先前听闻狄大人说,这客栈老板在做帐,而他拿出来的却是早就做好的账本,这其中就大有文章了,他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做账?这小本生意做买卖一笔买卖一笔帐,算总帐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唯一要花时间做账的,只能是做假账,逃税漏税。”

  狄仁杰深深的看了眼白晨:“即便是做假账,似乎也不能说明他杀人吧?”

  “先用排除法,分析谁的嫌疑大,谁的嫌疑小,这种小门小道,小人就不在大人面前献丑了,不过小人与大人的分析结果显然是一致的,客栈老板的嫌疑最大。”

  白晨顿了顿,又道:“至于他为什么行凶,这还不简单,不就是这对夫妻发现了老板在做假账。”

  “你又怎么确定是因为这个而让客栈老板起了歹意?”

  “这女子面色憔悴,显然是多日重病,卧床不起,应该是感冒伤风引发的肺部炎症,如果及时治疗就不会让她的病情如此恶化,也就是说他们夫妻二人手头拮据,明显没钱看病,更没钱住上房,那凭什么客栈老板愿意给他住上房?只能说明夫妻二人发现了客栈老板把柄,以此要挟……”

  “若是没钱,那为何这夫妻二人要三更半夜找这林家姐妹唱曲?”

  “不是他们夫妻二人找,是这汉子找的。”

  “这又是为何?”狄仁杰又问道,这也是他一直没弄明白的地方,其他地方的猜测推理,他都与白晨的推测不谋而合,可是唯独这个问题无法想清楚明白,所以他先前才会把林家姐妹暂时的列为嫌疑对象,即便这二女几乎没有杀人的条件,依然没完全的放下对她们的怀疑。

  “很简单,因为这汉子不是要她们唱小曲,而是唱喪曲。”白晨说道。

  “什么?你是说……”

  “是的,妻子已经撒手人寰了,这汉子多半是想给妻子安葬,于是先向客栈老板勒索了一些银两,这才引起了客栈老板的杀机,客栈老板先安抚他拖延时间,而当时就已经打算今夜动手杀人,这汉子回房间前又找了这对姐妹,让她们去他房间唱曲,结果等她们到了这夫妻房间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

  白晨顿了顿,又道:“客栈老板敲开汉子的房门,汉子连反应都没反应,就被客栈老板割断了喉咙,一击毙命,力道非常大,客栈老板以前要不是当兵的,那就必然是江洋大盗,这刀法一般走江湖的人都不一定拥有,如果狄大人将他押回衙门后,去彻查一番,估计能有一些收获吧。”

  白晨又指向女子的尸体:“她的脖子伤口也差不多,不过却没流多少血,是因为在客栈老板动手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

  “白兄弟高见,老夫佩服,白兄弟是江湖人士吧?”

  “差不多吧。”白晨笑着耸耸肩:“不过狄大人肯定查不到小人作奸犯科的记录。”

  “如果差不多,要么是白兄弟底子干净,要么就是白兄弟手法干净老练……不过白兄弟要真是江洋大盗,老夫还真拿白兄弟没什么办法。”(未完待续。)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