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六百一十九章 凶案

第两千六百一十九章 凶案

  夜幕之下,熟睡中的白晨嗅到了一丝血腥。

  不过白晨显然没打算中断自己的睡眠,一直到门外传来沉重的敲门声。

  白晨这才不情愿的推开被子,从温暖的被窝里钻出来。

  “谁啊……这都三更半夜了……”

  白晨打着哈欠打开房门,只见门外站着不少人。

  狄仁杰与他的护卫都站在门外:“狄大人,您这是半夜睡不着觉,来消遣我的吧?”

  “白兄弟说笑了,是夜里的时候这客栈发生了命案,老夫是来问问,之前可有听到什么异响?”

  狄仁杰的语气虽然温和,不过他显然是把白晨纳入了嫌疑的范畴。

  白晨摇了摇头:“我入睡很快,没听到有什么声响,如果不是你们拍门拍的这么大声,我肯定都察觉不到。”

  “这样啊……”狄仁杰的眼珠一转:“不过如今凶手未找到,白兄弟一个人待在屋子里,恐怕是不安全,还是先去客栈大厅里吧,现在客栈里的房客和伙计都在大厅里待着,即便凶手想行凶,也不敢在那么多人面前行凶,你说对吧。”

  “好吧。”白晨知道推脱不开,只能点头答应。

  不过白晨还真想看看,断案如神的狄公,能否破的了这个案子。

  进入大厅的时候,大厅里已经聚了十几个人,客栈的老板三个伙计,以及所有的访客都被聚在这里。

  这时候狄仁杰来了,后面的侍卫抬着两具尸体,一对男女,看起来应该是普通人家。

  两人都是被割喉死的,护卫将两具尸体放到众人面前。

  几个胆子小的,全的惊呼的退开几步。

  狄仁杰的目光扫过现在的每个人,一般来说,凶案现场在没有做出鉴定之前是不能随意移动尸体的,不过狄仁杰和他的护卫都是这方面的专家,已经掌握了凶案现场。

  他把这两具尸体抬出来,就是为了看众人的反应。

  “伙计,帮我上一壶茶,这睡觉睡一半被吵醒,嘴里有点干涩。”

  白晨的这句话是在抱怨狄仁杰,当然了狄仁杰也只是笑了笑,没在意白晨的态度。

  相较而言,他更关心凶手是谁,狄仁杰的目光如炬,每个人都不敢与狄仁杰的目光接触,白晨也只能避开,毕竟眼睛会暴露很多东西,也会让自己的嫌疑变大。

  白晨现在要做的就是作为一个观众,看着狄仁杰的独角戏,而不是干扰他办案。

  “诸位,根据老夫的判断,死者是在酉时到戌时之间遇害的,能否告知老夫,酉时到戌时你们各自在做什么,在什么地方。”

  “我乃是举人,你是何人?凭什么质问我们?还有,这里这么多人,就你后面的那些侍卫带着兵器,我看你的嫌疑最大。”一个年轻公子虽然衣着略显寒酸,可是语气态度却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态度,站在一旁叫喝道。

  果然,他这话一出,立刻就诱导了不少人,不自觉的退开狄仁杰的身边。

  “老夫大司马,我身边的这些人,都有公职在身,不知道老夫这身份可有资格过问案情?”

  “学生失礼了,大人见谅。”书生脸色有些惊慌,脸上流露出悔意,似乎是在后悔先前的莽撞。

  洛州既是洛阳,作为武周的国都,能够担当洛州司马,那么在朝廷上也是有着巨大的发言权的。

  他不过是赶考的书生,如今居然顶撞大司马,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什么是大司马,大司马就是兵部尚书,正二品官职,放到现代,那就是国防部长的职位。

  当然了,在隋唐的时代,大司马主要还是掌管后勤军政军费以及安全,实打实的权臣。

  “现在,你们每个人将酉时到戌时里做过什么,见过什么人,都说一遍,就从你开始。”狄仁杰指着书生道。

  “学生在客房内读书温习,对了……学生秦沛,字文儒,举人出身,是进京赶考的学生。”

  “可有人证?”

  “这个伙计可以作证,他给学生送过一次宵夜。”

  “你可为他作证?”狄仁杰看向那个被指名的伙计问道。

  “小人的确可以作证,小人的确给这位先生送过宵夜。”

  “那么你在集中到这里之前,又在做什么?”

  “小人都在忙啊,我和阿陈一直在忙里忙外,今夜客栈里客人较多,所以我一直在上下的忙,有六位客官要了宵夜……不信你问阿陈。”

  狄仁杰又转向那个叫做阿陈的伙计:“你是店里的厨子?”

  “大人……我我……我是厨子,我一直在厨房里,没杀人。”这个叫做阿陈的厨子战战兢兢的回答道,他不知道什么是大司马,只知道是个大官。

  “完全没出过厨房?”

  “没出过。”阿陈连连点头,不断的咽口水。

  “你们两个可以互相证明?”

  “嗯嗯……阿陈的确没出过厨房。”

  随后狄仁杰又逐个的询问了在场的每个人,就连一对夫妇怀里抱着的四五岁的孩童,狄仁杰也询问过。

  当然了,狄仁杰倒不是怀疑这孩童,而是诱引他证实他的父母的证词。

  最后,狄仁杰的目光落到白晨的身上:“白兄弟,该你了。”

  “额……我回房后就睡觉了。”白晨说道。

  “完全没出房间?”

  “在狄大人敲门之前是没出来过。”白晨回答道。

  “可有人证?”

  “睡大觉还要什么人证?”白晨翻了翻白眼。

  “的确有理。”狄仁杰笑了笑:“不过白兄弟可否告知老夫,你每天都这么早睡觉吗?”

  “闲来无事,又无熟友窜门聊天,自然是早早入睡,不然呢?就学他一样,三更半夜还在温习么?又或者如伙计这样?忙碌到半宿?”

  狄仁杰点了点头:“虽然你说的很有理,可是老夫还是觉得,你有嫌疑。”

  “就是你杀的,人就是你杀的,哪里有正常人戌时就上床睡觉的?”那个叫做秦沛的书生立刻提高的声线,指着白晨叫起来。

  白晨转头看向敌人:“大人,您可有公断了?”

  “老夫还不能确定,你只是嫌疑人之一。”狄仁杰的目光再一次扫过在场的每个人,每个人被狄仁杰的目光扫过,都有点不自在。

  “哦?除了我之外,还有谁是嫌疑人?”

  “秦公子老板这两位姑娘,以及白兄弟你。”

  “什么?为什么我也是凶嫌?大人,我没杀人啊,人不是我杀的。”秦沛立刻就叫屈起来,异常的激动。

  不过狄仁杰并不理会秦沛,而是逐个的分析道:“我怀疑你不是因为你没有人证,而是因为你太镇定了,就像是见惯了死人,或者习惯了杀人一样。”

  狄仁杰在说出自己的分析之时,身边的护卫不自觉的靠向白晨,深怕白晨突然暴起伤人。

  “秦公子嘛,他的穿着看起来并不宽裕,可是他居然能够吃宵夜……这让我感觉他不像是为了吃宵夜,而纯粹是为了找一个人证。”

  狄仁杰的话让秦沛的脸色变得不正常起来,目光躲闪着。

  狄仁杰又道:“客栈老板也没有人证,他说整晚都在帐房做账,也没有人证,不过他提供的账本上的墨迹,明显不是今晚写的。”

  狄仁杰又指向两个少女,看这两个少女,应该是卖艺的女子。

  “两个死者是她们两个发现的,根据她们的描述,男性死者之前邀请她们去屋内给他们唱小曲,不过等她们进入他们的房间之时,发现了两个死者。”

  狄仁杰一个个点名说道:“其他人的嫌疑可以排除,凶手应该就在你们几个人之中。”

  “那么狄大人可有结论了?”白晨问道。

  “白兄弟,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富家纨绔。”白晨说道。

  狄仁杰摇了摇头:“你不像是纨绔,老夫在洛阳二十余年,怎会认不出纨绔。”

  “那么狄大人是认定小人便是凶手咯?”

  狄仁杰摇了摇头:“老夫倒是觉得你的嫌疑是最小的。”

  “能否说一下大人的高见?我如何是嫌疑最小?我应该是嫌疑最大的吧?没有人证物证,身份不详,比起他们几个,嫌疑都要大上许多吧?”

  “谁说没有人证,老夫便是人证。”狄仁杰笑着说道:“白兄弟,你还不知道吧,老夫就住在你的对面,如果你的房间里有什么动静,老夫与几个护卫不可能听不到,而且你刚才的回答,也说明了你一直没出过房间,不然的话,不可能会不知道我住在你的对面。”

  “我也有可能是从窗外爬出去的,未必就是从正门出去行凶的。”白晨立刻抓住狄仁杰的漏洞。

  众人都有些诧异,狄仁杰都帮他洗脱罪名,还帮他作证了,可是白晨居然主动的给自己找麻烦。

  “刚才外面细雨蒙蒙,虽然不大,可是瓦梁上都已经湿漉了,我在进你房间的时候,特意观察了你的鞋子,并无水迹,身上也很干净,并且在带你离开房间的时候,我还让护卫去你的房间窗口看了,窗沿还带着灰尘,说明了那个窗户很久没开了。”

  “还证明了这个伙计不勤快,上房都不给我打扫干净。”白晨看了眼伙计,那伙计缩了缩脑袋。--看门事件,看性感车模,看校花美女,看明星写真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