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五百八十九章 残酷的死法

第两千五百八十九章 残酷的死法

  “能量10%,是否寻找能量补充点?”

  “否定。”隆尔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否定,那个恶魔还在追着他。

  如果这时候那个恶魔追上来,自己必死无疑,绝对不能让他追上来。

  隆尔聪明一世,可是他却忘记了,如果白晨真的要追上来,早就已经到他面前了。

  可是白晨没有,只是远远的吊在后方,不远不近的跟着。

  “低能量警告,2%,是否寻找能量补充点?”

  “否定……”隆尔心中也是万分焦急。

  他也想停下来,可是却什么都做不了,他知道自己没的选择,不能停下来。

  停下来就是死,可是他更知道,不停下来,他也活不了。

  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可是人就是有这种侥幸的心理。

  明明知道结果,却还是存着那么一丝希望。

  他不愿意面对死亡,不愿意面对绝望。

  没过多久,警报再次传来,而这次的警报比之前都要强烈:“警告……警告……能量即将耗尽……紧急着陆,紧急着陆。”

  可是机甲还未落地,能量就已经彻底的耗尽,机甲轰然砸到地上。

  隆尔在驾驶舱内一阵颠簸,机甲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后,终于停了下来。

  隆尔连忙摇着头,让自己尽量的保持清醒。

  虽然机甲与地面撞击让他感觉非常的难受,旧伤隐隐生痛,不过隆尔还是强忍着伤痛,准备逃离机甲,找个地方藏起来。

  “传动系统损坏,无法打开驾驶舱,请手动打开驾驶舱。”

  “该死……”隆尔暗骂了一声,试着手动打开驾驶舱,可惜的是,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无法打开驾驶舱。

  “低氧状态,是否打开供氧系统。”(不要纠结为什么艾比利斯人也要氧气)

  “打开供氧系统。”

  氧气重新充斥着驾驶舱,也缓解了隆尔紧张的情绪。

  这时候因为机甲是倒扣在地上的,所以隆尔也看不到周围的情况。

  他心中升起几分疑惑,为什么白晨还没来。

  难道是因为机甲突然坠落,导致他没发现?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真的是因祸得福,躲过大劫了。

  隆尔并不清楚,白晨其实已经站在了机甲的旁边,捡起原本机甲握着的破碎本体。

  不过白晨没有急着杀隆尔,他要让隆尔品尝更加绝望的死亡。

  曾经有人对于怎么死做过排名,虽然这个排名非常的扭曲,不过对白晨来说,却是印象深刻。

  不过在白晨看来,那些所谓的排名并不准确,毕竟那些人都没有亲自做过验证。

  最可怕的死法其实是闷死,在狭小的空间里,逐渐的感受着空气越来越稀薄,感受着呼吸的衰竭,温度缓慢的攀升,幻视、幻听。

  隆尔开始的时候,还为自己侥幸逃脱感到庆幸,还在谋划着自己东山再起后,如何的报复白晨,报复那些背叛他的人。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因为能量耗尽,供氧系统也停止了工作,可是驾驶舱的舱门还是无法打开。

  隆尔开始慌了,可是舱门似乎被什么卡住了,怎么也打不开,驾驶舱内的氧气越来越少。

  隆尔做着各种尝试,可是不管他如何尝试,怎么都无法打开驾驶舱。

  “警告……氧气含量不足3%。”

  因为能量不够,就连机甲系统的警告声音,都变得有些模糊。

  时间的流速不变,可是在隆尔看来,却非常的快。

  驾驶舱内的温度已经很高了,视窗上全都是水雾。

  隆尔满头大汗,因为恐慌与紧张,让他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也导致驾驶舱内的氧气消耗更快。

  其实这种衰竭的速度并不快,只不过人在绝望的时候,总会感觉时间的流速特别快。

  越是绝望,就越是疯狂,隆尔开始采取暴力,试图以此来打开驾驶舱的门。

  可是这可是机甲,为了保障驾驶员的安全,特别是驾驶舱的防御力,更是惊人。

  并且为了适应任何的环境,所以驾驶舱是绝对密封的。

  如果隆尔还是最强者,那么这个防御力自然是不在话下。

  可是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手无缚鸡的老人。

  这一刻他也充分的感受到了普通人的无力与绝望,他越是疯狂,也证明了他越是绝望。

  脑袋、四肢全都因为砸舱门而皮开肉绽,可是面对着死亡,他已经别无选择。

  哪怕是一线生机,他都不愿意错过。

  他不想死,他不想这样的死掉。

  他还有宏图大业没有完成,他还有荣华富贵没有享受够。

  自己是神帝!是至高无上的神帝。

  怎么可以这样的死掉?以这种方式死掉?

  “血屠……你在吗?我知道你在……我知道你就在外面……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我……”

  也许是最后的一搏,即便知道希望不大,隆尔依然想要把握住。

  也许那个人愿意救自己,自己不是没有条件,自己还有很多的底牌,非常多的底牌。

  可是,没有回应,没有任何人的回应。

  周围空荡荡的,在挣扎中死去,才是最可怕最绝望的。

  白晨当然听到了他的祈求,他的呼唤。

  可是白晨没有回应他,因为无助与凄凉的死去,就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任他计谋无双,心比天高,却只能在那棺材里苦苦挣扎,无助的嘶喊。

  说来闷死和憋死是不同的,这就好比是缺氧和窒息的区别,窒息是在瞬间失去氧供给,死亡会非常快,而闷死则是一个过程,一个非常折磨人的过程。

  终于,机甲驾驶舱内没了声息,隆尔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他的死状非常的狰狞可怖,五孔都不自然的放大,眼珠子更是像要掉出来一样,布满了血丝,嘴巴张的大大的,唾液往外流,大脑充血,眼角渗出血丝。

  四肢呈痉挛的姿态张开,在死去的瞬间,就因为肌肉僵硬而挺直了。

  白晨看着隆尔的尸体,不需要自己做任何事情,这就是他最大的折磨。

  在绝望无助中死去,还有什么比这更痛苦的事情吗?

  死不瞑目?白晨就是要他死不瞑目。

  不过他这种人,任何方式都不可能瞑目。

  挥手之间,机甲连同尸体化为尘埃。

  回到临时的住处,金就匆匆忙的找来。

  “血屠,你跑哪里去了,我想到了,我想到办法了……你不是有不败的碎片吗,不败与破碎是……”

  白晨翻了翻白眼:“你是不是想用不败打造一个破碎?然后以同根同源的特性,寻觅破碎?”

  “额……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白晨拿出了不败破碎,金看到不败破碎,眼中又惊又疑:“破碎!?不对不对……不败……奇怪……奇怪……”

  这时候,不败英灵与破碎英灵同时现身,金张大嘴巴,愕然的看着不败英灵与破碎英灵。

  “双生英灵……这……这怎么可能……”

  “英灵兵器怎么可能出现双生英灵……你是用不败的材料重铸的?”金脑子已经一团浆糊了,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离奇的事情会发生在眼前。

  双生英灵,从理论上是可以存在的,可是实际操作起来,却不可能。

  全族都是铸造大师的断金族,从很早以前就构想过双生英灵,可是在实际的铸造之后,他们就发现了双生英灵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

  这其中涉及到非常复杂的规则,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可是现在的情况却实实在在的出现在金的面前。

  简单的说,一件兵器一个英灵,英灵就相当于这个兵器,而这个兵器也相当于英灵,如果根据英灵之间的相生相克法则,再增加一个英灵,那么这个兵器的威力可能会以成百上千倍的方式增长,可是英灵并不是铸造的,而是孕育的,所以想要催生两个英灵,本就是非常小的几率,可是就算是兵器孕育出两个英灵,兵器本身也会因为承受不了双生英灵而崩坏。

  可以把兵器想象成一个房子,一个兵器只能住的下一个‘住户’,两个住户则会把兵器挤坏。

  除非是定型之后,已经孕育出了一个英灵,再给兵器提升等级,把这个‘房子’升级成套房。

  可是能够成为英灵兵器,本身已经是非常高级的兵器了,如何还能再提升个几级几十级?

  如果说破碎是一百级,那么普通的英灵兵器就是九十级,铸造一个九十级的英灵兵器一个顶尖的铸造师就够了,可是要铸造一个一百级的兵器就需要全族动用全部的资源铸造,而双生英灵兵器,却需要一百二十级,所以哪怕是倾尽全族之力,也不可能铸造出这么高级的英灵兵器。

  这也是金最为震撼的,在他看来不可能的事情,却真实的发生在眼前,这让他如何能不震撼。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实力够了就做的到。”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哦对了,隆尔已经死了,彻底的灰飞烟灭了,以后不用为他再操心了。”

  金对白晨的话并不怀疑,既然白晨能够制造出不败,那么隆尔肯定也跑不了多久。

  他现在更关心的还是,白晨是如何制造出这双生英灵兵器的。(~^~)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