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五百八十八章 不败破碎

第两千五百八十八章 不败破碎

  “如果能够找到破碎英灵,也许就能锁定到那只老狐狸的下落。”金感慨的说道。

  “那你又怎么找的到破碎英灵?”白晨翻了翻白眼。

  “如果破碎在手就好了,这样倒是有办法寻到破碎英灵。”

  听到金的这句话,白晨更是无言以对,这不是废话么,如果破碎还在的话,还用的着苦恼破碎英灵?

  而找破碎英灵,就是为了找破碎的下落,就是为了锁定隆尔的踪迹。

  说来说去,金说的全部都是废话。

  白晨不禁气结:“你能说一些有营养的话么?”

  两人商量无果,片刻后金苦恼的离去。

  白晨还在苦思冥想着,隆尔虽然不能让他寝食难安,可是有这么一只狡诈的老狐狸在外面乱逛,白晨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如果破碎在手,就能找的到破碎英灵……

  白晨的脑海里突然回想起金先前说过的话,徒然间,白晨猛的想起来。

  破碎不在手里,可是自己完全再制造一个破碎,一个破碎的空壳!

  自己知道破碎的设计图,而且破碎的材料,自己当初索取的那面盾牌不败,材质与破碎是同根同源的,特别是其中最重要的神秘之血,自己完全可以用自己的血来取代。

  白晨是想什么就做什么,立刻就开始着手制作破碎。

  白晨立刻拿出不败,这面盾牌已经被白晨斩成两截,可是它与破碎英灵之间,还是有着非常微妙的联系。

  当初自己斩破不败,破碎英灵就感应到了。

  白晨开始依照破碎的设计图,开始制作破碎。

  虽然不是采用锻造,可是白晨以炼金术的分解与重塑,同样可以塑造出与铸造法同质的兵器。

  很快,白晨就铸造出了破碎外形的剑锋,如果不算破碎英灵的话,这把剑的锋利与坚韧程度,已经不在破碎之下。

  随后,白晨又在剑锋上滴下一滴鲜血,刹那间,剑锋吸收了白晨的鲜血,一道青光破影而出。

  只见一个虚影出现在白晨的面前,英灵?

  我日了狗……

  白晨心里已经臭骂起来,自己只是想塑造一个空壳而已,却没想到居然直接制造出了一个英灵兵器。

  而这个英灵长的非常像破碎英灵,不过气质上却完全不同。

  破碎英灵给白晨的感觉就是一个非常有礼貌的谦谦君子,哪怕是当初找自己报仇,也像是一个君子。

  可是眼前的这个英灵,虽然容貌上一样,可是他却给白晨一种稳重、厚实、坚定。

  白晨那叫一个郁闷,这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如果换做是别人,估计都要乐疯了,可是白晨却一点都不高兴。

  而且这英灵就算出现在兵器上,对自己也没用,自己不需要兵器,而且破碎之所以是破碎,更因为破碎英灵。

  “不败,见过主人。”

  “不败?你是不败?”

  “是的主人,剑奴不败。”

  “你不是被我斩了吗?”

  “是的,剑奴本已经被主人所斩,可是主人又以自己的血,让剑奴重获新生。”

  白晨目光闪烁:“你知道你的哥哥破碎的下落吗?”

  “知道,哥哥现在非常的虚弱,主人,请您救救哥哥。”

  还真是兄弟情深,当初自己斩了不败,破碎就找上门了,如今不败重获新生,也是一样的担忧破碎。

  “你带路。”白晨说道。

  不败拾起本体,立刻在前面带路,白晨跟在后面。

  两人翻山越岭,不知道飞了多久,终于,不败落了下去。

  下面是一个巨大的垃圾场,堆砌着大量的金属垃圾。

  “你确定破碎在这里?”白晨迟疑的问道。

  “是的,主人。”

  不败的目标非常准确,在一座垃圾山下的洞窟,不败停下了脚步。

  “哥哥就在里面。”

  “他怎么跑这种地方来了?”白晨疑惑的看着不败。

  “我能够与哥哥有所联系,是因为我们本是同一块原石切割下来的,本就是同源同根,不过我们毕竟是两个意识,我也不知道哥哥为什么会躲在这里。”

  白晨与不败英灵进入洞内,昏暗的洞内,只见一团白乎乎的身影,正伏在地上,身体几乎要淡薄的快要消失了。

  在发现白晨到来的时候,破碎英灵抬起头看了眼白晨:“你怎么来了?”

  破碎英灵似乎没什么力气,目光又转向身边的不败英灵。

  “你……你……不败?是你吗?”

  “哥哥。”不败激动的上前,掺扶起破碎。

  “你又复活了?而且你居然成型了……这怎么可能?”破碎更加的激动,眼中充满了欣喜。

  “主人,请帮帮哥哥。”不败转头看向白晨。

  “要怎么救他?”白晨虽然制造出英灵兵器,可是并不代表他就对英灵兵器有多了解。

  白晨制造出不败不过是依瓢画葫芦罢了,对于英灵兵器的了解,恐怕还不如一个普通的匠师。

  “恳请主人,允许哥哥也进入兵器之中,用不败的剑身来滋养恢复哥哥的生机。”

  “可以,这不需要我同意。”白晨挥了挥手。

  只是,不管是不败还是破碎,都有些腼腆的看着白晨。

  “怎么?我还要做什么?”

  “请主人再赐予一滴神血。”

  搞了半天,是还要一滴自己的血啊。

  不过白晨却又迟疑起来:“破碎,如果你进入不败的剑身中,你可还能感受到你的本体?我现在需要你来感应你的本体。”

  “可以,破碎毕竟是我的本体,我自然可以感应的到,不止是我,就算是不败也可以感应的到。”

  白晨瞪了眼不败,不败英灵缩了缩脑袋,他是白晨的造物,当然清楚白晨有多强大。

  不过这事也不能怪不败英灵,毕竟白晨没和不败说起过。

  而且不败英灵自己也说了,自己与破碎是同根同源,只不过是自己忽略掉了而已。

  白晨又滴落了一滴鲜血,剑光再次一盛,破碎与不败应声没入不败剑身之中。

  白晨拿起不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可以与不败进行意识交流。

  不过现在的不败不能叫不败,应该叫做不败破碎。

  两个英灵已经相融在一起,虽然他们依然是两个英灵,却属于同一件兵器,而且有着各自的特质。

  不得不说,这个变化是白晨也没有想到的,不败先前依然没把所有的实话告诉自己。

  这些都无所谓,他们兄弟情深归兄弟情深,只要他们能够完成自己的嘱托就够了。

  “破碎的本体在哪里?”白晨问道。

  “主人向西,在西方。”破碎用意识回应白晨的问题。

  同样是在一个垃圾堆里,不得不说破碎的本体和破碎英灵,还真是同病相怜。

  不过破碎的本体是被隆尔持有的,他躲藏在垃圾堆里,因为这个垃圾场是附近的一个兵工厂的,这里丢弃着大量的废品。

  可以供他进行一些组装,隆尔已经好久没有亲自动手,制作这些低端的兵器了,可是他现在不得不自己动手。

  身上的伤隐隐作痛,他不得不强忍着痛楚。

  他不敢前去城市里抢夺药品,一旦被人发现了,用不了多久,那个恶魔肯定也会顺势找到自己。

  如今的隆尔虽然心中怨恨无比,可是他还是强忍着恨意,暂时的蛰伏起来,等待着那个恶魔的离去,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破碎和战神铠甲是他最后的底牌,破碎之中就是十一个世界的天道,正如他计划的那样,破碎的确可以承载十一个世界的天道。

  战神铠甲则是他特别为自己制造的机甲,这套机甲的体形更小,不过功能更强,不管是攻击力还是速度,性能上完全超越普通的机甲。

  而最为重要的是,这个机甲还可以带着他到达空间枢纽,那里藏着源质神血,还有大量的机械兵。

  只要自己得到了源质神血,那么自己就可以东山再起,甚至是彻底的扭转局势。

  只要一想到,自己可以翻转局势,彻底的将那个恶魔击败,隆尔的心头便升起无限希夷。

  “血屠,我不会放过你!暂时就让你得意一阵,待到本尊东山再起之日,就是你战败之时。”隆尔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

  隆尔对自己的后路非常自信,他觉得自己所安排的后路同样天衣无缝。

  即便是白晨也找不到漏洞,可惜的是,隆尔恐怕做梦也想不到,他的源质神血,早就已经下了白晨的肚子。

  而他的希望,也只是镜中花水中月,可望不可及。

  突然,隆尔听到了脚步声,隆尔就似惊弓之鸟一般弹跳起来,完全不似身负重伤的老者,脸色更是惶恐不安。

  因为他听出了脚步声的主人是谁,他永远都忘不了这个脚步声。

  他下意识的握着破碎,紧张的看着前方。

  果然,一个犹如梦魇一般的身影,从远处漫步的走来。

  隆尔立刻跳上机甲,同时启动机甲冲天而起。

  明知道逃不掉,可是他却无法遏止自己心中的恐慌。

  逃,必须逃!

  必须逃离那个恶魔!

  不要面对他,自己不要面对他!

  那个恐怖的家伙!他怎么会找到自己的?

  自己已经藏的如此隐蔽了,他到底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