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九十七章 善恶

第两千四百九十七章 善恶

  “你真的认为,你的结局是公平的吗?”

  “公平与不公平,不是我能决定的,我接受三位长老的任何决定。”

  “那你觉得,三位长老……特别是那位坚心长老,他为的就是公平?正义?”

  “到了这时候,你还想要挑拨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让你认清现实而已。”

  “我比你更了解坚心长老,他的刚正不阿,是不容你质疑的。”

  “呵呵……那就让我看看他的刚正不阿。”

  说着,白晨的身影渐渐的消失了,就在这时候,坚心长老正好打开了地牢的门。

  青蝶睁开眼睛,看了眼坚心长老,眼中露出一丝疑惑。

  因为此刻的坚心长老,并没有以往的那种威严,反而像是一个偷偷摸摸的小偷。

  青蝶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一个冒牌货,披着坚心长老的人皮面具,其实本质是一个小偷。

  “青蝶,你还好吧?”坚心长老似乎自己也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些鬼祟,重新恢复了荣光伟岸,只是目光却不再似青蝶所熟悉的那个人。

  “青蝶,你是不是在怪我?”

  青蝶低下头,没有接坚心长老的话,因为她有些不明白,坚心长老为什么会来这里。

  他来这里,只是为了和自己说这些话吗?

  他就算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解释,自己也不会怪他。

  因为这件事,的确是自己触犯的禁令,坚心长老的任何决定,自己都不会有异议。

  可是,他现在却来这里给自己解释,这反而让青蝶有些突兀。

  “青蝶,我希望你能把那个人类小孩找回来。”

  “什么?”青蝶猛然抬起头:“你说什么?”

  “我……我们希望同盟需要魔源的力量,让魔源的力量为我们所驱使。”

  “对不起,坚心长老,我做不到。”

  “青蝶,如果你能完成的我交代给你的任务,你还会是希望同盟的会长,你会无罪释放。”

  青蝶皱了皱眉头,她是希望同盟培养起来的,所以她也是接受了希望同盟最正统的教育,而能够成为希望同盟的会长,不止是因为她的优秀,更因为她的倔强与坚定。

  简单来说,青蝶就是一个有精神洁癖的人,从她宁可负罪,也不愿意去解释或者抱怨,就能看的出来她的性格。

  在她的眼里,这个世界只有两种人,非黑即白。

  而从前她觉得,坚心长老与她应该是同一类人,可是现在坚心长老却让她失望了。

  青蝶带着几分怒火:“是希望同盟需要,还是你需要?”

  “这有区别吗?”坚心长老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线:“你的老师,铁义如今已经引咎辞去职务,怀善从不参与争权,而你又做出这种事,如今的希望同盟只能依靠我一个人苦苦支撑,我需要更强的力量,去维护希望同盟的正统。”

  “如今魔源已经不再是威胁,希望同盟已经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魔源存在与否,从来不是希望同盟存在的真正理由,这个世界依然面临着许多的危险,就比如说那个人类小孩,他同样就非常的危险,如果我没有足够的力量,也许很快我们希望同盟就会成为他铲除的对象。”

  “可是,这也不是我们去利用魔源的力量的理由。”

  “魔源虽然是邪恶的,可是只要掌控在我……我们的手里,我们可以用他的力量做有意义的事情,去保护世人,去保护这个世界。”

  不得不说,坚心长老说的非常的正义凛然,可是难掩本质。

  他只是想要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仅此而已。

  “抱歉,坚心长老,我无法找到他,就算我找的到他,我也不会让他帮这个忙。”

  “青蝶,你这是在冥顽不灵!你知不知道,你座位背叛者,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惩罚?”

  “我知道,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

  青蝶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坚心长老脸色更显阴沉。

  “敬酒不吃吃罚酒!青蝶……我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帮不帮我?”

  “坚心长老,我对你很失望。”青蝶只是淡淡然的说了一句。

  这一句话,已经充分的表明了她的心情,失望!

  青蝶的脑海中,突然想起白晨说的那句话,力量从来没有正邪之分,真正的邪恶,源自于人的内心。

  “那你就等着被剥夺神性吧!”坚心长老拂袖离去,难掩腾腾怒火。

  剥夺神性,这对于一个拥有着神灵级别力量的人来说,是最为残酷的惩罚。

  只是,对青蝶来说,信仰的坍塌才是最残酷的惩罚,神性被剥夺根本就无法激起她心中的一丝一毫的波澜。

  青蝶放眼四周:“出来吧,我知道你还在。”

  青蝶的语气已经不再如过去的那般冷酷与盛气凌人,反而带着几分疲倦与失望。

  “我知道这是你一手策划出来的,你故意留着魔源,没有直接杀死他,你故意在魔陵内对我说那些话,你是故意诱导坚心长老的,你才是最邪恶的那个,与你比起来,魔源就如同一只善良的羔羊。”

  或许是心中的积郁,让青蝶的心情犹如溃堤的洪水,夹杂在言语中倾泻出来。

  白晨笑盈盈的出现在青蝶的面前:“那三个老头中,他们彼此都有着自己的弱点,而最突出的就要属坚心长老,他的控制欲与表现欲太强了,他希望什么都在他的控制之中,魔陵如此,封印如此,就连魔源都是如此,我的出现与举动,让他感觉到极大的威胁与危机感,如果没有他存在,你的老师和另外一个老头应该会觉得你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你也会从罪人变成英雄,可是坚心长老却不这么认为,因为你和我挑战了他的权威,这才是最大的原罪。”

  “现在的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可是这毫无意义。”

  “是你让我出现在你面前的,难道你让我出来,就和你沉默相对吗?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一个你不敢接受的事实。”

  “好吧,你继续说,可是这不代表我就认同你所说的。”

  “这很好,至少你现在还未完全的绝望,还未完全颠覆自己的认知,坚心长老的心里所坚持的并不是正义,他所坚持的是自己的**,当然了,也许他以前把自己的**用在了好的地方,你看他到最后,也没敢对我出手,而是选择对你的惩罚,按理来说,我这个外人才是最应该被惩罚的,可是他却没有勇气对我说这句话,这更说明了他内心的想法。”

  “面对你缺乏挑战的勇气,这并不丢人,我也缺乏这个勇气。”

  “我也知道我很特殊,在你的眼里,我的特殊就在于强大的力量,其实我最擅长的是看透人心,勇气这种东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胆怯在我看来,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不管是面对我还是面对其他人,而你们真正的区别在于,有没有勇于面对自己的勇气,直面自己的心灵。”

  “每个人站在不同的位置,就会有不同的心理,一个商人选择利益,这是常理常态,如果他选择了其他东西而放弃利益,才是最被人唾弃的,一个战士面对敌人选择浴血奋战是常理常态,可是如果选择逃避,选择做一个懦夫,那么他就不配称之为战士,坚心长老呢?他是希望同盟的最高决策者之一,他本应该公平、公正,他首先考虑的应该是正义,而不是心里的**,我说的有错吗?”

  “是,坚心长老同样让我失望了,那又怎么样?”

  “回到最初的话题,既然他已经失职失责,而且他还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判罚,你又为什么一定要接受一个错误的判罚?就为了表现自己不动摇的决心?你不觉得自己的这个决定也错了吗?”

  青蝶目光闪烁不定,不得不说,白晨的话动摇了她。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绝对不可能被动摇的。

  至少在坚心长老偷偷来找自己执勤啊。

  可是坚心长老的表态,却让青蝶所坚持的东西坍塌了。

  她曾经是那么坚定不移的信任与崇拜坚心长老的,可是现在,她所剩下的只有厌恶与唾弃。

  “你说了这么多,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吗,我想要你当我手下。”

  “你不缺手下,你甚至可以自己去创造手下,比我强大的。”

  “我现在还无法创造出真正完美的生命。”

  “我也不是完美的生命。”

  白晨笑着摇了摇头:“不,真正的完美就在于缺憾,而真正的不完美,恰恰就是太过完美,我所能创造的生物,要么就是绝对的善,要么就是绝对的恶。”

  “绝对的善不好吗?这也是我曾经所坚定不移的追求的境界,我也希望我能够做到绝对的善。”

  “当然不好,一点都不好,绝对的善或者绝对的恶就意味着,很容易就被逆转,善变成恶,恶变成善。”

  “这又是为什么?”

  “说了你也不明白。”

  “那魔源算是绝对的恶吧?难道他也可以被逆转?”

  “当然可以,既然终极绝望、终极恐惧都可以被希望与勇气所逆转,魔源当然也可以,可是如你我这般的复杂性格,才是最难以被魔种善或者恶所逆转的,就是因为这种复杂,才是真正的完美,追求完美其实是在追求不完美。”(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