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九十六章 阶下囚

第两千四百九十六章 阶下囚

  魔源突然伸出手,摁住了白晨的脑袋;。

  在三位长老的眼里,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结局。

  那个人类男孩会被魔源腐化,不断的被绝望与恐惧所折磨,最终神经衰弱、崩溃……失去理智。

  只是,白晨始终抬着头,微笑面对着魔源。

  魔源对自己的力量非常的自信,从来没有人能够抵御这种力量,任何人都不可以。

  可是,他发现自己似乎没办法腐化眼前的这个男孩,他始终抱着淡淡的笑容。

  “看起来你要食言了。”白晨调侃的说道,眼神里满是戏弄。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不受我的力量侵蚀?”

  “看来你食言了。”白晨抬起手,抓住魔源摁住自己的那只手手腕。

  刹那间,魔源的身体突然爆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紧接着魔源就惨叫起来。

  “放……放手……快放手,人类……放手……”

  无边无际的苦难犹如潮水一般涌向魔源,侵占他身体里的每一个角落。

  “放手!!”魔源的声音在咆哮,更像是在哀嚎。

  他的身体正在被蒸发,他无法明白,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

  一向给别人带来苦难与痛苦的魔源,此刻亲身感受到了无边无际的痛苦。

  而且这种痛苦就像是永远都不会平息一样,不断的折磨与摧残着他的身心,他的灵魂,那种痛苦就像是要将他撕碎。

  魔源越是痛苦,白晨的笑容就越是灿烂。

  “真是美妙,我从未如此心安理得的用我折磨的手段,来,喊的再大声一些,让我继续享受这美妙的音律。”

  三位长老目瞪口呆的看着白晨,再看着被白晨牢牢抓住的魔源。

  他们甚至怀疑,是不是他们搞错了,也许那个人类小孩,才是魔源,而那个此刻就如同一百瓦灯泡一样,全身放光的魔源,其实是人类小孩伪装的。

  他们都知道魔源一向以折磨人为乐,可是此刻的白晨同样是以折磨魔源为乐。

  “人类……你算计我……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魔源话音刚落,他的身体立刻变得更加痛苦,这也导致他的哀嚎更加凄惨绝伦。

  “我没算计你啊,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我找你问问题,你就应该老实的回答,结果你非要和我谈条件,谈条件就谈吧,你非要我放你出来,而且你还要给我力量,最关键的是,你对我没安好心。”白晨笑容灿烂的看着魔源:“你给我力量?你也配?”

  “享受着绝望与恐惧,这似乎是你最喜欢的吧,然后在我的力量中,一点点的被蒸发。”

  白晨松开了魔源,魔源跌落到地上,不断的痛苦挣扎着。

  此时此刻他的形象,哪里还有那种令人闻风丧胆的恐惧与绝望,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歇斯底里的疯子。

  三个长老目瞪口呆的看着白晨从他们的身边走过,只有青蝶,似乎是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事实上这个结果并没有超出她的预料之外,相反,如果魔源能够腐化白晨,这才是最让她感到意外的;。

  “我们的约定完成了,那么我也该离开了,对了……你对那家伙感兴趣吗?”白晨指着还在地上驴打滚的魔源。

  “什么意思?”青蝶皱眉问道。

  “就是他的力量,我可以让他成为你的奴隶,让他永远都无法背叛你。”

  “不必了,我对那种邪恶的存在,邪恶的力量没有丝毫的兴趣。”

  “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吗?”

  “你和我说了那么多废话,我不清楚你指的是那句话。”

  “力量从来就没有正邪之分,一切的罪恶都来自于心。”

  青蝶有些意动,面对那样强大的力量,如果说不心动,那是假话。

  可是这种事情想想可以,真要做出来,特别还是面对着三位希望同盟的长老,那就和自甘堕落没什么区别。

  不管白晨说的多么的光明正大,都掩盖不了一个事实,那个家伙是魔源,他是这个世界上最邪恶的存在……仅次于眼前的这个人类小孩。

  “对了……我的那个承诺还算数。”

  “什么承诺?”

  “如果你在这里混不下去了,那就去最南方找我,我在那里建立了一个规模挺大的势力,而且我也缺人手。”

  “你不会有机会的。”青蝶依然坚定自己的立场。

  有些时候人就是这样,明知道自己的决定已经不是首选,可是面对着可能是质疑与责难,可是他们依然会选择刚正面,面对自己早已注定的结局。

  “好吧,祝你好运。”

  白晨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下脚步回头看向青蝶:“对了,今天你问我,我知道命运吗,我虽然不知道命运,可是我却可以看的到别人的命运。”

  “你想要说什么?”

  “我看到你了你的未来……你会有两个女儿。”

  “你胡说!”青蝶又急又恼,她根本就分不清楚白晨说的真假,只能一厢情愿的觉得,这是白晨在故意挑拨她与希望同盟的关系。

  在希望同盟之中,其实是不限制婚嫁的,可是作为会长的青蝶却不能结婚生子,因为她需要一生都奉献在守护封印的事业上,当她死的那天,她会用自己最为纯洁无瑕的力量,重新灌注在封印上。

  而这个封印之所以能够维持数万年的时间,也是源于此,正是历代会长的奉献,才让魔源没有逃脱的机会。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一切的超凡力量,对命运也有所研究,虽然不算完全的精通,可是我可以通过面相、首相,看到一个人的未来。”

  “那我就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你的预言是错误的。”青蝶就像是在怄气一般的看着白晨。

  事实上这个世界本来就有预言师、占星师,只不过他们所做出的预言,也无法做到完全的准确,所以很多时候,人们在得到预言的时候,都只是当作笑话或者谎言。

  白晨笑着摇了摇头,身体慢慢的在青蝶的面前消失。

  “青蝶,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坚心长老走到青蝶的面前:“那个人类孩子,又是什么人?”

  现在,三个长老最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我不能说。”

  “青蝶,你知不知道自己犯下的过错?而你现在连最后的辩驳机会都放弃了。”

  “我无法谈论他的任何事情,这是我和他的约定。”

  “你把一个外人带到这里来!你已经背弃了曾经的誓言,你现在和我谈约定?哼!你应该清楚,背叛者会有什么下场吧。”

  “我知道,我也接受任何惩罚。”青蝶平静的接受着自己的命运,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起伏。

  虽然铁义长老心中不忍,可是青蝶的倔强他却非常的清楚,而且青蝶所做的事情,的确违反了希望同盟的禁令。

  虽然结果是好的,希望同盟最大的秘密,最大的威胁没有了,可是青蝶的一意孤行,也的确是惹怒了坚心长老。

  铁义长老看了眼远处封印中间,依旧在挣扎的魔源,叹了口气:“坚心,青蝶虽然有错在先,可是现在魔源……”

  “铁义,你到现在还想要暴毙青蝶吗?”坚心长老冷哼一声:“不管她的目的是什么,就凭这态度,就绝对没有宽恕的必要,如果不能施以严惩,将来其他人难免要重蹈覆辙,必须以儆效尤。”

  说到底,坚心长老愤怒的并不是所谓的规则被破坏,而是他的地位与权威受到了挑战。

  而且不止白晨一人,还有青蝶,她拒绝合作的态度,更是让坚心长老感觉越发的不快。

  对于希望同盟总部的所有人来说,青蝶的下台以及入狱,都是不敢想象的。

  在所有人的眼里,青蝶几乎都是完美的象征,年轻人心目中的女神。

  可是如今青蝶却被冠以背叛者、堕落者的罪名,这让大部分人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

  青蝶的手脚都戴着镣铐,静静的坐在地牢的角落,眼中无悲无喜。

  白晨的身影渐渐的显现出来,对于白晨的出现,青蝶略显意外:“你还没走?”

  “在我的故乡,有轮回这一说,你不觉得我和你就像是一个轮回吗,上次我是囚徒,你是旁观者,这次你是囚徒,而我是旁观者。”

  “你是来嘲笑我的?”

  “是啊,我是来嘲笑你的,嘲笑你的愚昧,你的愚忠。”

  “现在你高兴了吧,我已经被剥夺了一切,乃至我的未来。”

  “如果你想以这种自寻短见的方式,来改变我告诉你的未来,你大可不必如此,因为从我告诉你,关于你的未来的那一刻开始,你的未来就已经被改变了,选择未来的权力在你,而不在我。”

  “我从未想过,用这种方式改变未来,我选择留下,是为了承担责任,做错了事情,总是需要承担后果的。”

  “你真的觉得你做错了什么吗?你做出的抉择,是为了保护他们,而且结果也不坏,可是你的结局却没有得到英雄的待遇,而是罪人的待遇,这是何其不公?”

  “如果你是在为我鸣不平,那是多此一举,我不觉得我受到了不公的待遇。”(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