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九十四章 叛徒?

第两千四百九十四章 叛徒?

  “坚韧有余,迂回不足,直来直往的拳头,是只能对付野兽的。”

  青蝶冷着脸看着白晨:“你是来戏弄我的这些战士的吗?”

  “当然不是,不过你那边搞定了吗?”

  “没有……我送你出去;。”

  白晨看了眼青蝶,青蝶没有多解释什么,只是走在前面,白晨跟在青蝶的背后。

  “今夜子时,我在这里等你。”

  “一定要今晚吗?搞的很像是偷情幽会一样。”

  “你是想要我今晚放你鸽子吗?”青蝶没好气的瞪了眼白晨。

  “你要是在这里混不下去了,就去跟我混,保证满足你的正义感爆棚的事业。”

  “这个地方养育我,教育我,我永远都只会留在这里,也只会埋葬在这里。”

  “感恩的心是好事,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你的苦衷。”

  “那你为什么不能体谅我?不要再给我找麻烦?”

  “因为我们没有那么深的友谊,非亲非故,连朋友都算不上。”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如果什么时候,你能把我当朋友,说不定我就能体谅你了。”

  “我永远不会和一个灭世者交朋友。”

  “你把我当作灭世者,可是我可曾毁灭过世界?或者做出危及到这个世界的举动?从始至终都是你们单方面的认定我是威胁。”

  “你所拥有的力量,本身就已经是最大的威胁,还需要你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吗?”

  “我的力量威胁到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你们希望同盟,力量本身从来不是原罪,真正的原罪在于人心,你的力量还不是威胁到普通人,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威胁到世界的安全?”

  “任你花言巧语,都逃不开你险恶的本质。”

  “这不过是你扣给我的帽子而已,不过也毋须争辩,你有你的立场,我有我的觉悟,既然我们说服不了对方,那就老死不相往来好了,免得我们彼此看对方都不顺眼。”

  白晨与青蝶不欢而散,不过夜幕降临后,白晨与青蝶再一次碰面了。

  此刻已经是夜色朦胧,白晨看了眼四周:“你不会布置了什么陷阱吧?我可不希望大开杀戒。”

  青蝶冷哼一声:“不要以你用你险恶的心思去揣测别人的思想。”

  “好吧,我小肚鸡肠,我心思歹毒。”白晨耸耸肩:“带路吧。”

  “把眼睛蒙上。”青蝶丢给白晨一块黑纱。

  白晨哭笑不得的拿着黑纱:“你觉得这有意义吗?视觉并不是我唯一的感官,我可以通过很多的手段判断我的位置与周围的环境。”

  “算了算了。”青蝶也觉得自己有点多此一举。

  带头走在前面,白晨紧随其后:“过了今夜,我们就各奔东西了,你就不想再和我多说两句话?”

  “有什么好说的?”

  “等将来你有了孩子,你至少可以和你的孩子吹嘘,你曾经与一个邪恶的灭世者交谈过,最后你威风八面的将灭世者打败。”

  青蝶的嘴角抽了抽,不过很快就恢复常色:“我是不会有孩子的,我也不会吹嘘。”

  “有些东西,并不是你以为怎么样就怎么样,命运是无常是你难以理解的。”

  “你了解命运吗?”

  “不了解;。”

  “那你就闭嘴。”

  “这样就太无趣了,长夜漫漫,路途遥远,如果不能找点话题闲聊,会非常烦闷的。”

  “对你我来说,并不遥远。”

  青蝶突然停下脚步,看了眼身边的白晨:“到了。”

  “这么近?”白晨露出惊讶之色,这里没有任何的建筑,看起来就像是一块米林深处的荒地。

  “不是近,我们的速度快。”

  “这里似乎什么都没有。”白晨骚味探视了一下周围,还有地下,并未发现有特别之处。

  青蝶拿出一把匕首,在右掌掌心划破一道刀口,鲜血滴落在土地上,地面开始震动起来,紧接着,周围的地面以一块块方形为单位,开始不断的重新组合排列,就像是魔方在重新的转动一样,唯独他们脚下的方形土地没有移动,不过却在慢慢的下沉。

  “好精妙的布置,好浩大的工程。”白晨都忍不住惊呼起来。

  这方面数立方千米的地面,都被分割成一个个**的立方体,平常它们是被打乱的,只有在重新排列组合后,才会出现真正的入口。

  不过,当立方体组合排列结束后,白晨和青蝶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通道,而通道里却出现了三个人。

  白晨认得其中一人就是青蝶的老师,就是今天有过一面之缘的铁义长老。

  “老师……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青蝶脸色惊变,不敢置信的看着三个长老。

  白晨看了眼青蝶,低声道:“你确定这不是你事先安排好的陷阱?”

  青蝶怒瞪了眼白晨:“你给我闭嘴。”

  “好吧,我们现在演一出戏来得及吗?你就演被我胁迫的。”

  青蝶揉了揉额头,如果自己有能力杀了这家伙的话,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杀了,至少也要把他的嘴巴缝上。

  “青蝶,你太让我失望了。”铁义长老同样的恼怒,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眼中充满了失望:“原本我觉得,是我太多虑了,可是……可是你……唉……你怎么会这么糊涂呢。”

  “老师,对不起。”青蝶低下头,没有多余的解释,没有狡辩,也没有铿锵有力的争论,只有默默的接受老师的指责,默默的承担责任。

  “你告诉我,是不是他威胁你的?”铁义长老更希望青蝶能够解释,他甚至主动的帮青蝶找借口。

  “是啊是啊,是我逼迫他的。”

  “铁义,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你的弟子身为希望同盟的会长,可是她却明知故犯,带外人进入魔陵,这已经是大逆不道,罪无可恕,这是背叛!!”

  铁义长老身边的坚心长老义正严词的说道:“青蝶,你现在已经不再是希望同盟的会长了。”

  青蝶低下头,默默的接受道:“是,学生认罪。”

  同时青蝶将指头的一枚戒指摘了下来,不过旁边的怀善长老却有些迟疑:“坚心,这么做是不是太武断了?也许青蝶这么做,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呢。”

  “不管她有什么苦衷,都难掩她的过错,这是不容置疑的逆天大罪;。”

  怀善长老看向青蝶:“青蝶,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对不起,怀善长老,学生的确犯下大错。”青蝶双手捧着戒指,铁义长老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伸手接过了戒指。

  “我现在知道,今天在操场上的那些战士,为什么会被教育成那样子了,死板、教条,不懂得迂回,那样的战士只能是战士,坚守本心并非不可,可是缺少了**个性,他们终归只能作为兵器,而不是强者。”

  “哼!我希望同盟的内务,你没资格插嘴。”坚心长老怒喝道:“你既然胆敢闯入禁地,那你也同样需要付出代价。”

  “老头,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小爷我一根指头就能让你……”

  “石头!你敢在这里动手!!”青蝶立刻出言阻止白晨,她很清楚,如果三位长老与白晨动手,绝对没有胜算。

  白晨看了眼青蝶:“我可是为你出气,他们这是不知好人心。”

  “你有什么资格为我出气?你又算什么东西?”

  “算了算了,当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白晨没好气的说道:“这条路就是通往魔源封印之地吧?”

  青蝶目光闪烁着,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既然青蝶不让我动手,那就算你们走远,放你们一马。”

  说罢,白晨突然在原地消失,三个长老和青蝶脸色都是一变。

  “不好,他进去了,快去阻止他!”铁义长老大喝一声,立刻冲入通道深处。

  坚心长老狠狠的瞪了眼青蝶,立刻也冲入通道之中。

  “青蝶,好自为之。”怀善长老叹息一声,也跟了上去。

  青蝶目光闪烁着,迟疑着自己的下一步决定。

  这个魔陵就如迷宫一般,错综复杂,第一次来这里的人,根本就认不清路。

  不过三位长老却是轻车熟路,以最简单的路程,找到了正确的方向,来到封印的外围。

  “他还没到?”

  三人发现,这里空无一人,正当三人怀疑,是不是因为地宫一般的地形,让那个小子走岔路的时候,白晨突然出现在三人的面前。

  “多谢你们带路,哈哈……”

  三人的脸色都变了,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你……你就一直跟在我们的身后?”

  白晨此刻不再理会三人,他所有的目光,都被眼前的封印所吸引。

  这个封印之庞大,也是白晨见所未见的,一个超级巨大的地下空洞,地面写满了晦涩难懂的符文,一圈圈围绕着向内延伸,而在最中心的地方,则是有一团数百米的黑色阴云。

  “又有人来了吗?快过来……让我看看……来吧,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们的……”

  这声音里充满了固化的力量,阴森可怖,让人心头不由得一颤。

  “我感受到你们心中的恐惧,虽然隔着封印,可是我依然感觉的到,你们对我的畏惧……你们怎么敢来面对我,你们怎么敢将如此伟大的我,封印在这里?”(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