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九十二章 条件

第两千四百九十二章 条件

  岳晓晓的身体开始颤抖,石岩怪的卵体已经进入她的体内,并且进入血管中,分部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那些小虫子已经孵化了,它们开始吸食她的血,很快她就会因为失血过多昏迷过去,不过而后幼体就会成型,然后蚕食她的内脏,我大概已经看到她的下场了。”

  白晨手中的树枝甩出去,刺在不远处的树杆上,树枝上又多串了两只幼体。

  青蝶的脸色凝重:“你能救晓晓?”

  “这世界上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白晨摊开手道:“她的时间不多了。”

  青蝶目光闪烁,似是在犹豫不决。

  “只是那个问题?”

  “是。”

  “他的确还存在着,他没有死。”

  白晨的笑容更加灿烂,蹲下身子握住岳晓晓的手掌;。

  紧接着,岳晓晓突然一阵反胃,然后开始呕吐,嘴里除了秽物之外,还有一些带着血迹的碎块。

  白晨摸了摸鼻子:“你今天中午吃了什么?”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快点救她!!”青蝶恼怒的吼道。

  “已经好了。”白晨笑盈盈的回答道。

  “好了?”青蝶迟疑的看向岳晓晓:“晓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无力。”岳晓晓回答道。

  “她真的没事了吗?”青蝶依旧抱着几分怀疑的态度。

  因为她都没看到,白晨对岳晓晓做了什么,只是握住岳晓晓的手掌,这就好了吗?

  她实在是很难相信,会这么简单的治愈岳晓晓。

  “我感觉好多了。”岳晓晓虽然感觉依旧虚弱,可是先前的那种难受似乎的确消失了。

  “你说过的,可以帮我解决这些东西的吧?”青蝶看向白晨问道。

  “先前是先前,现在是现在,我已经帮你治好了这个小丫头,我们似乎两清了吧?”

  “你说的,可以帮我做任何事情。”

  “我说过,先前是先前,现在是现在,先前我需要得到答案,现在我已经得到答案了。”

  “会长,现在不是与这小子争论的时候,我们快走吧。”岳清风催促道。

  青蝶却不为所动,凝视着白晨:“你还有其他的目的?”

  “我想见他,他应该被你们封印在某个地方吧?”

  白晨很容易就能联想的到,既然希望同盟没能将魔源彻底的消灭,那就意味着他们必须把魔源封印起来。

  “你想知道他在哪里?这不可能……我回答你的问题,已经是极限了。”

  “如果你死了,你们希望同盟是不是会找新的会长继承?”

  “你这是什么意思?”

  “到时候我冒充继承者,然后继承希望同盟的会长之位,应该也能得到我需要的答案吧?”

  “你果然是不怀好意!”青蝶勃然大怒的看着白晨,她没想到白晨居然这么阴险。

  “哪里哪里……如果我真的不怀好意,我现在直接杀了你,我是和平主义者,你看我到现在有做出不利你的事情吗?”

  “会长!!”岳清风再次提醒道。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已经到了这般局面,为什么青蝶还能处之泰然的与白晨对话,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突围上。

  以他和青蝶的实力,想要突围是绝对没问题的,可是其他人就没这实力。

  “你要找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问他问题。”

  “仅此而已?”

  “不然呢?你觉得我想怎么样?放他出来吗?”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那你就去找能决定的人。”

  “我可以暂时的答应你,我会帮你申请,可是我不能保证,一定能让你知道,封印之地在哪里。”

  “我要的是肯定的答复,而不是模棱两可,如果你食言了,我会报复你身边的人。”

  “我答应你,即便申请没有通过,我也会把封印之地告诉你。”

  白晨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走上前去,一把拉住岳清风的后领,直接将他抛到后面去。

  岳清风没反应过来,已经摔在了地上:“你……”

  不远处一只巨大的石岩怪已经扑了上来,白晨伸手抓住石岩怪的上下颚,石岩怪暴虐的本性表露无遗,即便上下颚被控制住,依然冲着白晨张牙舞爪着。

  “小子……你在做什么?”岳清风凝视着白晨。

  他现在也分不清楚,眼前的这个人类小子,到底是敌是友。

  白晨就那么抓着石岩怪的嘴巴,也不攻击,也不放手。

  白晨终于松开了石岩怪,奇怪的是这只石岩怪居然不再攻击白晨,其他的石岩怪在冲锋到一半的时候,也停止了动作,包围着白晨,有些困惑,有些迟疑……

  它们的眼神里,带着一种难以理解的迷茫。

  剩下的几个人,都满脸费解的看着白晨。

  他们感觉,石岩怪停止攻击,可能与白晨有关。

  不过他们也不是很肯定,他们更不清楚,这些石岩怪停止攻击,是不是在等待下一波更加凶猛的攻势。

  “小子,你做了什么?”岳清风又问道。

  “我冒充了它们的母体。”白晨回过头,咧嘴笑起来:“它们现在以为,我就是它们的目的。”

  “冒充它们的母体?怎么冒充?它们可不是瞎子。”

  “它们分辨同类,可不是依靠视觉,它们与母体之间,是存在着精神联系的,只要辨别它们的精神波动频率,很容易就能够让它们产生错误的判断。”

  白晨挥了挥手:“比如说,我现在让它们集合起来。”

  果然,白晨一声令下,所有的石岩怪与幼体,全都从茂密山野中钻出来,全都聚集在一个区域内。

  “又或者是让它们自相残杀。”

  下一刻,所有的石岩怪和幼体开始了相互残杀,整个场面血腥至极,即便是面对自己的同类,它们也毫无迟疑。

  青蝶和岳清风越看越是心惊,这么轻易就解决了这天大的麻烦?

  不多时,场面上的石岩怪已经所剩无几,不过大多数都带着伤势,彼此依然在进行着残酷的厮杀。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岳清风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

  这个烦人的,永远都在青蝶的耳畔喋喋不休的人类小孩,居然有这种本事,这也是岳清风所没有想到的事情。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么,你们无法理解,那我也没有办法。”

  当场面上只剩下一只石岩怪的时候,白晨亲手杀死了这最后一只石岩怪;。

  “好了,都解决了。”

  “等等……还有母体,到现在母体和次级母体都没有现身。”

  “不用了,刚才我连同连同次级母体都控制了,它们已经把本体也给杀了,最后那只也自爆了。”

  “真的?”岳清风依然对白晨充满了怀疑。

  这些石岩怪这么难缠,而且母体看都没看到,就这样轻易的解决了吗?

  “其实不管是次级母体还是石岩怪,都是母体分裂出来的一部分,它们的精神波动都是一样的,只要我夺走母体以外的所有精神波动,我就能取代母体,成为它们的领袖,然后再通过这种精神波动,发出命令的信号,它们就是一群睁眼瞎。”

  这也多亏了石岩怪是依靠精神波动来分辨同类与猎物的,而不是通过气味或者形态。

  这也是认知的区别,白晨是通过记忆来认知的,石岩怪则是通过精神波动来认知。

  岳清风看向青蝶,他发现青蝶并未因为局势的好转而表现出高兴,反而脸色越发的凝重。

  在青蝶的眼里,白晨一直都是最大的威胁。

  而通过这件事,她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

  毕竟石岩怪这么恐怖的东西,青蝶觉得已经非常难以应付了,可是在白晨的面前,它们甚至连反抗都无法反抗,就这么的被这个家伙彻底的消灭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加恐怖的事情吗?

  “记住你的承诺。”白晨认真的看着青蝶。

  “我会信守承诺的,不过你要给我一点时间,如果申请能够通过的话,我也不需要冒险。”

  “好吧,不过我希望你不会让我等太久,我可是急性子。”

  “清风会长,这边的事情既然已经结束了,那我就先走了,我还有事。”青蝶对岳清风说道。

  “好的,会长。”

  岳清风点点头,他心里还是有许多的疑问,可是青蝶明显不会回答他心中的困惑。

  所以他也只能作罢,白晨还不忘冲着岳清风挥了挥手。

  青蝶看着紧紧跟随在身后的白晨,心中的不快完全写在了脸上。

  “别这样的脸色,我好歹也救了你们,还给你们解决了大麻烦。”

  “你就是最大的麻烦,如果你能把自己解决掉,我会感激不尽的。”青蝶抱怨道。

  “放心吧,等我在魔源身上找到答案后,我自己就会消失,你想找都找不到我。”

  “你到底找魔源有什么目的?”

  “魔源曾经是被一个古老的种族封印的怪物之一,后来他因为某种目的被释放了出来,而连同他一起被释放的,还有与他一样的怪物,我想要从魔源的身上,找到那些与他一起封印的怪物现如今的下落。”

  “你是说,还有很多与魔源一样的怪物?”

  “那是好几万年前的事情了,我也不确定那些怪物是否还存在着。”(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