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六十七章 援军

第两千四百六十七章 援军

  “那么具体要怎么做?”缝脸男问道。

  “事实上,从那场战争之后,就有一个专门的组织,他们从未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可是他们又是真实存在的,而他们存在的使命,就是对抗下一次出现的魔源。”褐岚山说道。

  “有这样一个组织吗?”缝脸男惊讶的问道。

  “是的,他们一直存在的,上次的战争对于这个世界的伤害太大了,每个参与到那场战争中的人,都无法容忍那样的怪物再次出现,所以他们决定成立了这样一个组织,希望同盟。”

  “已经过去数万年的时间了,你们确定,这个希望同盟还存在着吗?”

  “我不知道,可是我们可以试一试,试着召唤他们。”

  “要怎么做?”

  “在远东城的城墙上,点燃九十九支火柱,据说只有这样,希望同盟才能够到来。”

  “希望他们还存在。”

  “相信我,他们依然存在着。”

  远东城的市民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在城墙上点燃九十九支火柱。

  不过有心人却注意到了,三天后,远东城来了十几个神灵。

  他们首先是来到皇宫,与火君与国王见面,然后被带到了无尽神殿。

  当缝脸男听说,希望同盟出现了,并且还带来了援军的时候,也是非常的高兴。

  只是,当他看到希望同盟的领袖的时候,略微有些愕然。

  他看着眼前的这只青蝶族的少女,上下的打量着:“你就是希望同盟的人?”

  青蝶同样在打量缝脸男:“如果这时候有人告诉我,你就是我们这次要消灭的魔源,我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接受,你是我所见过的,最为邪恶,堕落的存在。”

  缝脸男的脸都气歪了,不过他懒得和青蝶计较。

  “你就是这么对待盟友的吗?”

  “我们不是任何人的盟友,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对抗邪恶,你显然很符合这个条件。”

  “如果你们觉得我比魔源更有威胁,我不介意现在就开战。”

  青蝶笑了笑:“魔源当然必须消灭,不过你们确定自己所遇到的就是魔源吗?魔源可是数万年未曾出现了。”

  “我们非常的确定。”黑媚说道。

  “那好吧,既然你们确定是魔源,那就进入正题吧。”

  “你们有办法对抗魔源吗?”

  “魔源进化几次了?”

  “两次吧,你们知道魔源每次进化所产生的变化吗?”

  “当然,我们可是专业的。”

  “那么要怎么对付魔源?”

  “你马上就知道了了……”

  ……

  俜灯的呼吸变得微弱,他知道自己快死了。

  那个东西在无时无刻的折磨着他,摧残着他,这种虚弱不是**上的,而是精神上的。

  囚室内的黑暗再次消失,俜灯的意识开始变的模糊,他知道那个东西刚刚离去。

  最初的时候,那个东西只是制造着一点点的假象与幻觉,他用欺骗的方式,告诉自己一些谎言,自己相信了他,而且是深信不疑。

  这个信任的代价就是虚弱,自己的力量并未被削弱,可是自己似乎被夺走了某个东西。

  一直到最近,他才知道自己被夺走的是什么东西。

  是希望!那个东西带来的只有绝望,最初的愤怒、疯狂、仇恨,到后来他已经没有力气去思考这些复杂的情绪,他只剩下绝望。

  他每次的出现,都会变得比过去更加强大,同时也让自己变得更加虚弱。

  俜灯知道,自己终将面对死亡。

  突然,俜灯听到了奇怪的声音,是那个东西又回来了吗?

  不对,那个东西向来是来去无声,没有任何的动静。

  俜灯撑起身体,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他发现来的居然是缝脸男,缝脸男就那么平静的站在门口,看向俜灯的目光里,还带着几分不屑。

  “你就这点水平吗?你不是曾经发誓过,要亲自挖下我的眼珠吗?”

  俜灯虚弱的瘫回床上,心中无悲无喜:“如果你是来嘲笑我的,那么可以尽情的嘲笑……我承认,我失败了。”

  就在这时候,缝脸男上前,扣下了俜灯的眼珠。

  俜灯只是微弱的挣扎了一下,又像是失去了动力,就那么忍受着疼痛。

  “你看,现在我不但夺走了你的父辈的眼珠,还夺走了你的眼珠,而你和你的族人,就只能在阴暗潮湿的角落苟延残喘。”

  “啊……”俜灯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他不是因为痛楚而嘶吼,而是因为不甘。

  “就在这角落,静静的等待着死亡吧,这里适合你。”缝脸男转身离去。

  刹那间,俜灯的力气像是回来了一样,猛然坐起来,用仅余的那只眼睛看着缝脸男:“我不会输,不会输的!这是我第一次输给你,可是以后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输给你了。”

  走到门口的缝脸男愕然的回过头,眼中难掩惊喜之色。

  “我等着你,在下次被我打败之前,不要再输给任何人。”

  俜灯并未注意到,他的额头处的一丝黑气已经消散,而在随后的两天时间里,他的精神也在不断的恢复,就像是从未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魔源再次来临,他就如以往一样,在俜灯熟睡的时候,前来吸食俜灯的绝望气息。

  不过,魔源发现俜灯在等待着死亡的同时,身上又多了一丝愤怒、恨意,仇恨同样也是他的力量来源之一,所以他毫不客气的依附在俜灯的身上。

  又开始了他的进食,不管是愤怒、憎恨,还是绝望,都是那么的美味。

  魔源贪婪的吸纳着俜灯身上的负面情绪,突然,魔源突然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俜灯身上的愤怒与恨意很快就吸收完了,可是他却没有吸收到绝望,而是吸到了对他来说,犹如剧毒一样的勇气、希望。

  可是这种进食一旦开始,就无法再停止下来,一直到俜灯身上的情绪被完全的吸收,才会停止下来,也就是说,不管是食物还是剧毒,他都必须吸收完。

  可是越是吸收,魔源就越是虚弱。

  俜灯再一次清醒过来,他感觉到了熟悉的虚弱感。

  那个东西又来了吗?

  俜灯突然想起了那天缝脸男的画,我不会再输,不会再输给任何人!

  俜灯的心头升起了一丝战意,不管这是什么东西,自己都不会再输。

  魔源同样感受到俜灯心头升起的战意,这让他万分的惊恐,因为埋藏在他心中的种子,正在因为他的情绪变化而发生改变。

  魔源惊恐的打断了进食,他不得不强行打断这个进食过程,因为当人的情绪发生逆转,所产生的力量,也是无穷无尽的。

  就像是人死的时候产生无穷无尽的力量一样,如果自己继续的进食下去,自己终归会被俜灯身上的力量‘逆转化’。

  不过这样强行打断进食,也让他的许多力量都遗留在俜灯的身上。

  魔源可以通过进食情绪获得力量,同样的,情绪的力量也能够成为别人的力量来源。

  俜灯猛然睁开眼睛,他发现囚室里并没有印象里的那种黑暗,那个东西不见了。

  而自己的力量正在源源不绝的增强,越来越强大,这座地牢的封印,似乎已经无法压制自己。

  相同的事情在地牢中不断的发生着,魔源并不是单独的一个,他或者他们是存在于每个被腐化的人心中的。

  当然了,并不是每个濒死的囚犯,都能够重获新生,重新获得希望与勇气。

  只要人心不便,魔源的力量就是源源不绝的。

  可是同样的,只要人的心中产生了希望,那么魔源就会失去力量。

  突然,地面震了一下,黑暗再次占据了整个地牢,所有的一切都被笼罩在黑暗中。

  以青蝶为首的希望同盟、缝脸男、火君,以及骑士团的成员早已严阵以待,他们等待着魔源的再次出现,等待着他的愤怒、憎恨,还有恐惧、绝望。

  即便是魔源本身,也是存在这些负面情绪的,因为它就是这些负面情绪的集合体。

  黑暗在缝脸男等人的面前停滞,双方就像是一个分水岭一样,缝脸男等人的背后是充满了希望与光辉,而对面的走道,被黑暗完全的笼罩。

  “你们背叛了我,你们背叛了我!你们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黑媚看着眼前的黑暗,嘴角勾勒出一丝笑容:“你和你的造物主似乎都是一个语气,我们之间何来的背叛?我们从来就不是朋友,我们只是在相互利用而已,你利用我们,我们也利用你,所以你没资格指责我们。”

  “等等……”青蝶突然喝声道:“造物主?你们似乎还有事情没说清楚。”

  “你要我们说什么?我们已经把你需要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知你了,在魔源这件事上,我们没有任何的隐瞒。”缝脸男理所当然的说道。

  “可是你们没告诉我,魔源是被创造出来的。”青蝶不依不饶的说道。

  “我们没义务告诉你这些,毕竟,是你自己说的,我们不是盟友。”缝脸男淡然说道。

  “我感觉到了,你们在彼此的猜忌、怀疑……这是憎恨的开始,我期待有一天,你们也会沦为我的奴隶,感受着被支配的恐惧与绝望。”黑暗中的魔源,带着邪恶的语气说道。

  青蝶看向黑暗,自信的说道:“我现在的心中就有憎恨,来吧,用你的力量腐化我吧。”

  “会有机会的,不过不是现在,等到我更强大的时候,你们就将见识到我最可怕的一面,你们也将直面自己的恐惧。”(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