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六十六章 希望

第两千四百六十六章 希望

  如果放在以前,黑媚听到白晨这样的话绝对会暴走,可是现在的她,却非常的平静。

  “都说完了吗?”黑媚冷视着白晨。

  白晨坐了个请的姿势,黑媚的眼神骄傲,从容,坚定。

  “你说他的名字叫做万恶之源是吧?”

  “是,有什么问题吗?”

  “他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邪恶的存在吧?”

  “应该是吧。”

  “比起你呢?”

  “他应该比我更邪恶。”白晨回答道。

  “这就够了,谢谢你的答案。”

  黑媚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缝脸男都有些愕然,黑媚的气势非常强,就像是占据着上风一样。

  白晨和缝脸男对视遗言,缝脸男露出一丝苦笑:“别这么看我,我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的自信,不过我还真的很期待,她能够打败你的那天。”

  缝脸男跟着黑媚的脚步离去,不过在缝脸男和黑媚离去后,白晨脸上的愕然之色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意味深长的笑容。

  黑媚和缝脸男出了地牢,缝脸男迫不及待的问道:“黑媚,你想到办法了?”

  “我也不能确定,这个方法是否奏效。”

  “什么办法?”

  黑媚没有回答,他们再次进入黑暗深邃的地牢走道中。

  可是黑媚并未直接出去,缝脸男发现黑媚在绕。

  缝脸男皱起眉头:“你在找魔源?”

  “是。”黑媚直截了当的回答道:“找到他!”

  前方突然开始被黑暗所笼罩,比起走道本身更加黑暗,就像是又在走道上泼上了墨汁一样。

  不过黑暗在蔓延到黑媚和缝脸男面前的时候停了下来,黑媚和缝脸男也不再前进。

  双方似是陷入了僵局之中,就在这时候,黑暗中传来一个浑浊的声音,同时还带着喘息的声音。

  “我感觉到你们在找我。”

  “是的,是我在找你。”黑媚凝视着黑暗,毫无退缩。

  “你们找到杀死我的办法了吗?”

  “没有。”黑媚回答道。

  “真遗憾,你们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阻止不了。”

  “我们的确杀不死你,可是有人可以杀的死你。”黑媚沉着冷静的说道:“你知道我在说谁。”

  “他?他不可能帮你们的,我是他创造出来的。”

  “可是他对你来说,始终是一个威胁,不是吗,他的目的非常的明确,逃脱最深的地牢,逃脱封印,这也是他创造出你的原因,可是当他出来后,你觉得他还会任由你横行吗?而你唯一的选择,就是成为他的奴隶、宠物。”

  “你想让我背叛他?”

  “是的,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可怕之处,而你是他的造物,我想你也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他的弱点,只要他死了,那么就再无任何人能够威胁到你了。”

  “我无法战胜他,不论我在封印里面,还是在封印外面。”魔源回答道。

  “你不是一个人面对他,你还有我们,你可以把他的弱点告知我们。”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

  “你别无选择,就如同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与你合作一样,我们都面临着他的威胁。”

  “我需要更强大的力量,只有让我变得更加强大,我才有勇气去面对他。”

  “囚牢中的那些囚犯,你可以随意的索取,可是你必须告诉我们,他的弱点。”

  “我对他的了解同样很少。”

  “至少比我们所知道的要多。”

  “在我被创造出来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他的恐惧。”

  “恐惧?他也会恐惧吗?”

  “是的,每个人的心里都存在着恐惧,他虽然强大无比,可是他依然有恐惧的事物。”

  “他恐惧什么?”

  “第一次在他的身上留下封印的人。”

  缝脸男和黑媚对视一眼,是啊,既然有人能够封印他,那么这个人必然会是白晨最恐惧的人,而这个人势必也是在实力上强于白晨,至少他有能力封印白晨。

  “他是谁?”

  “故乡会。”魔源回答道:“因为他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他的恐惧只在刹那间被我感受到,而我也只感受到故乡会,虽然我不知道故乡会是什么东西。”

  “很好,这是我们成功联盟的第一步。”

  黑媚满意的说道,缝脸男依然带着迟疑,他并不是很相信魔源的话。

  黑暗在他们的面前褪去,就连空气都变得清新了许多。

  “你相信他的话?”

  “我相信他的话,可是我不相信那个小子。”

  “什么意思?”

  “因为我不认为,以那个小子的谨慎程度,会在自己的造物面前,暴露出自己的弱点,也许从一开始,他就猜到了我们的意图。”

  “他知道他创造出来的是什么东西,他知道魔源会背叛,他更知道魔源能够感受到他的恐惧,试问,你会养一头狼,然后把自己的要害暴露在这头狼的面前吗?”

  “那你找他做什么?”

  “试探,试探他的态度,事实证明他的确是万恶之源,他对背叛自己的造物主毫无负担,可是同时也说明了那小子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可怕,即便是万恶之源,对他也是充满了畏惧。”

  “也许他说的是实话。”

  “不,我可以很肯定,魔源也被他的造物主欺骗了。”

  “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魔源说过,石头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难道他会在创造魔源的时候,无法控制自己的恐惧情绪?你觉得那小子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吗?”

  “那你的意思是说,那小子是故意暴露出这个信息,然后让我们把故乡会的人引来?”

  “有这种可能性,不过我不能确定,故乡会是敌是友,所以在我们确定故乡会的阵营之前,绝对不能把这里的消息暴露出去。”

  “那么魔源呢?他又怎么对付?”

  “我们骑士团已经在调查对付魔源的办法了,先看看骑士团是否能够找的到我们要的答案,如果我们可以不依靠任何人,就将他消灭的话,我们就不用冒险了。”

  “那你为什么明知道魔源告诉我们的是谎言,还要套他的话?”

  “为了阻止石头。”

  “阻止石头什么?”

  “魔源被创造出来,肯定不会只是他闹着玩的,魔源必然被他赋予了某种任务,这个任务很可能是以破坏封印为初衷,如果没有我们的介入,他未必敢背叛石头,也许会忠实的执行着他的任务,所以我们就要策反他,阻止他将任务执行下去。”

  “当然了,石头可能早就料到了魔源有可能背叛,也许我现在能够想的到的,他也都想到了,即便魔源不再执行石头给予的任务,也有可能在他的计划之中,我们拿石头没办法,可是在封印中的石头,肯定也无法完全的操控全局,这也意味着,他没占据上风,我们也没有落下风。”

  缝脸男惊讶的看着黑媚,他是真正的看着黑媚成长的人。

  曾经那个行事甚至还有点幼稚的女人,如今居然成长到了这个境地。

  坚定、勇敢、执着,而且对整个大局把握的如此到位,甚至在与白晨的斗智斗勇中,丝毫不落下风。

  褐岚山和他手下的骑士,此刻坐在书山下,每个人都在仔细的寻找着答案。

  突然,一个骑士惊喜的大叫起来:“找到了,团长……找到了。”

  褐岚山立刻冲上前去,抢过那个骑士手中的书。

  这本书里,详细的记载着魔源的弱点,虽然要想击败魔源非常的困难,而且过程非常的繁琐,可是依然具有着可行性。

  这本书里的记载,也让褐岚山看到了希望。

  “快,快去通知神君。”褐岚山急匆匆的叫道。

  半天后,褐岚山与火君,带着那本书来到了地牢。

  “我听说你们找到了杀死魔源的方法了。”缝脸男迫不及待问道。

  “是的,关于上古的那场战争,全都记录在这本书里。”褐岚山将那本书递给了缝脸男。

  人会产生各种负面情绪,这些力量正是魔源的力量来源。

  可是这种力量并非无法逆转的,就如希望能够转化为绝望,绝望同样可以转化为希望。

  就如人心会被魔源腐化,魔源同样会被这种新生的力量所腐化与削弱。

  勇敢、执着、坚定、希望、乐观、快乐,这些都是魔源最大的敌人,如果魔源吸收了这些情绪,将会失去他接近不死不灭的躯壳,他会变得脆弱、无力,甚至是自我崩溃。

  可是要记住,魔源能够窥探到人心,想要让他错误的吸收这些情绪,将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缝脸男翻看着书籍内记录的内容:“这本书里说的都是真的吗?”

  “是的,我们已经经过了考证,的确是真的,这本书的作者是曾经的参与过那场大战的一个神灵,当时的神灵联军对魔源发动了最终的攻势,可是却以惨败收场,并且在神灵联盟中,开始有人被腐化,沦为魔源的食粮,一直到一个人的出现,这个神灵即便是面对魔源也无畏无惧,勇敢的面对死亡,他天生就是站在魔源的对立面一样,他的决心感染了剩余的神灵,当那些剩下神灵带着无畏无惧的情绪面对魔源的时候,他们终于发现魔源并非他们以为的那么无可匹敌。”(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