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六十五章 污染

第两千四百六十五章 污染

  半个月后,地牢里的囚犯,每一个都是骨瘦如柴,精神萎靡。

  即便是那些关押在最深处的半神级别的强者,他们也已经神志不清。

  整个地牢里都充斥着不详的气息,而下层甚至已经不敢有人进入了,只有缝脸男还能够自由的上下出入。

  可是根据褐岚山的意思,这些囚犯还不能死,就算是明知道他们的结局,依然还要吊着他们的性命。

  而褐岚山现在也没找到,能够杀死魔源的办法。

  那团黑暗的物质,一直在地牢中徘徊。

  而且现在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游走在地牢中,守卫骑士看到魔源,都是主动避让开。

  为了保证,这些守卫骑士不会被腐化,大部分的守卫骑士全部被更换,调来的骑士则是被事先告知过,并且是让他们事先选择,是否来这里当职。

  这倒不是褐岚山有多开明,让自己的手下有选择的空间,而是因为他必须选择那些最勇敢的骑士,如果这些当值的骑士产生恐惧,那么魔源就会腐化他们,让他们变成牺牲品。

  虽说这样的方式也未必能够确保,所有人都不会恐惧,可是至少也能保证大部分人不会被腐化。

  只是,魔源的可怕就在于他的悄无声息,没有人能够预防的了心中的恐惧,恐惧这种东西,最开始的时候是无法察觉的,就像是埋藏在心底深处的种子一样,然后生根发芽,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一个接着一个的守护骑士倒下了,这些原本是最勇敢的骑士,可是现在他们却成了魔源的食粮。

  他们也被关了起来,虽然待遇来说比起囚犯要好的多,可是整个地牢里,都弥漫着不安的情绪。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的人早晚会被这个怪物折磨至死。”黑媚拍着缝脸男的桌子。

  缝脸男抬起头看着黑媚:“我知道不能这么下去,可是你能有什么办法吗?”

  “我要去见石头,我要他交出杀死魔源的办法。”黑媚恼怒的说道。

  在那么多的同伴中,也许只有黑媚才是最坚定的,从始至终都未曾有产生过恐惧。

  其实不是黑媚最勇敢,在那么多的骑士中,不乏直面死亡的勇士,可是黑媚却可以如此的坚定,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她知道这一切背后的真相。

  与其他守卫骑士不同,其他的守卫骑士根本就不明白,魔源的来历,可是黑媚知道这一切是来自白晨。

  “见他?即便你见到他也没用,他不会告诉你答案的。”

  缝脸男不是没有尝试过,毕竟他每天都要给白晨送餐,天天见面,缝脸男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可惜,白晨油盐不进,缝脸男就连正题都进不了。

  “每个人都有弱点,我相信他也有。”

  “那你找到他的弱点了吗?”

  “那个小子最拿手的事情,不就是谎言么,既然他可以,我也可以。”

  “勇气可嘉,希望你能成功。”

  如果真的能够成功,缝脸男绝对不会吝啬自己的掌声。

  可是他更清楚这很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事情。

  缝脸男带着黑媚深入地牢,黑媚看着地牢的墙壁,这座地牢投入使用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可是看起来却像是已经荒废了无数年的时光,天花板上全是蜘蛛网,墙壁上的火把随着阵阵阴风摇曳着。

  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渗水,偶尔还会看到一些怪物。

  不过这些怪物全都是缝脸男的作品,缝合怪物。

  它们已经成为地牢主要的员工,负责着地牢的守卫工作。

  它们也不受魔源的影响,不过所谓的不受影响,也只是这些怪物不会变成和守卫骑士以及囚犯一样。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们依然受到影响。

  “这是怎么回事?”黑媚指着墙壁上生长的肉瘤,这个肉瘤看起来不是腐烂的肉块,肉瘤就像是心脏一样的跳动着,薄薄的肉质皮肤下,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血管。

  “这是被魔源转化的缝合生物,它们与魔源接触后,就会产生血肉变异,然后就变成这个样子。”

  “不会有危险吧?”黑媚担心的问道。

  “暂时还没有危险,不过我也不确定,这些变异血肉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所以暂时没处理掉它们,我需要继续的观察,它们是很好的研究对象。”

  整个地牢之中,恐怕也只有缝脸男,才会对这些变异血肉产生兴趣了。

  在地牢里,有些守卫骑士对缝脸男的恐惧,甚至要超越这个地牢本身。

  “这里和我一个月前来的时候完全不同。”

  “你也知道,这里关着什么东西,这是不可避免的,被那个东西不断的侵蚀、腐化。”

  “我会阻止他。”黑媚坚定的说道。

  在来到最深的石墙外面的时候,一切似乎又恢复了,没有了那种阴森与污秽。

  “这里似乎没有受到影响。”

  “因为这里的封印,就算是魔源也无法影响到这里,如果魔源的力量可以侵入这里,恐怕早就已经将这里毁掉,将那家伙释放出来了。”

  通过层层石门后,黑媚再次见到了白晨,白晨似乎已经对作画上瘾了。

  黑媚捡起散落在地上的抽象画:“看起来他并不是什么都在行。”

  “这就是魔源,不过根据他的说法,这是第二种形态的魔源,而且据他所说,我们在半个月后,就能见到这幅画上的魔源了,而到时候魔源将会开始杀死那些囚犯,蚕食囚犯的终极恐惧。”

  黑媚一把将图画捏成团,大步的上前。

  白晨很认真的作画,对于黑媚和缝脸男的到来视而不见。

  “不要说话。”白晨先一步打断黑媚的话:“让我先把这幅画画完。”

  “你已经无聊到这种程度了吗?”

  “没办法,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打发时间,如果你们能放我离开这里,我很乐意还一种娱乐方式。”

  “你现在在画什么?”

  “你的心。”

  “我的心?为什么是两条缠绕在一起的绳子?”

  “他管这个叫做抽象画,象征意义更大于画本身。”缝脸男偶尔也会和白晨探讨他的作品,所以也算是了解白晨抽象画。

  “这两条绳子,象征着你内心的矛盾与复杂。”缝脸男点评道:“石头,我有说错吗?”

  白晨停下笔,转头看向缝脸男:“缝脸男,如果我们不是各自代表着自己的立场,我们会成为知己的。”

  “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如果。”

  “是啊,你们本来有选择的机会,可是你们选错了,你们选择成为我的敌人。”

  “这没什么不好,你现在还不是被关在这牢笼中,寸步难行。”黑媚嘲讽道。

  “在你们的眼里,我是笼子里的狮子,在我的眼里,你们何尝不是如此,被这片天地困顿,你们能冲上万里苍穹吗?”

  “好了,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些虚无缥缈的话题,我想知道怎么杀死魔源。”

  “魔源?哦……你说的是万恶之源吧?那东西由心而生,是无法被消灭的。”白晨微笑的说道:“你们还是放弃这个念头吧。”

  “你曾经说过,这世界上不存在不死不灭的存在。”缝脸男说道。

  “这世界的确不存在真正无法被消灭的存在,可是依然有许多是你们力所不及的存在,万恶之源就是其中之一。”

  “你说错了,你口中的那个万恶之源,在数万年前就曾经被消灭过一次,而且比你释放出去的那个要强大无数倍,甚至比你还要强大,不过我相信,你放出去的那家伙,总有一天也会变成那种恐怖的存在,也许会成长到连你都无法控制的地步,你真的要将这样一个,无法控制的宠物不受约束的在外面胡来吗?”

  “只要你们不断的提供食物,他是舍不得离开这里的,你们可以不断的抓捕囚犯,这样就算是控制住他了吧。”白晨突然捂住嘴巴:“不小心说多了,你看我……我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信息告诉了你们。”

  缝脸男和黑媚当然不会真的以为,这是白晨不小心说出来的,看起来白晨更像是在戏弄他们的无力。

  “如果你拒绝了我们,总有一天他会回来找你,而他可不会永远的当你的乖宝宝,你也会成为他的食物。”

  “你这算不算是驱狼逐虎?”

  “应该算是狗咬狗。”黑媚带着浅浅的笑容。

  “如果你们真的有这个勇气,早就这么做了,还会等到现在吗?”白晨看了眼黑媚:“你还是太稚嫩了,你的威胁在我的耳边,停起来就像是一个母亲在说,早点上床睡觉,不然就打屁股。”

  缝脸男捂住嘴,很难得的有些发笑的冲动。

  不过黑媚被白晨这么的调侃,就没那么的愉快了。

  “你要搞清楚一件事,万恶之源不是我的宠物,是我的造物,你见过造物主会害怕自己的造物的道理吗?你以为我会不了解万恶之源的本质吗?我很了解,正是因为我了解,所以我才如此的坚定,如此的肯定,你们无法战胜万恶之源,哪怕是几万年前,你们的祖先战胜过万恶之源,也不代表这次你们能够成功。”(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