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六十三章 病症

第两千四百六十三章 病症

  缝脸男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不是传染病。

  这些囚徒看起来更像是被人折磨的,他们本身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甚至身体都很健康。

  而且缝脸男也不觉得,传染病能够感染的了这些人。

  特别是最下面三层的强者都受到影响了,可是上层的人却没受到影响。

  这让缝脸男立刻意识到了,这不是单纯的传染病。

  明显是越靠近最底层,影响越大,看起来底层的人被影响的数量要少,可是越上层比例越高。

  这也就意味着,实力越弱的人越容易受到影响,不过这个影响明显是有范围限制的,至少目前来说,只能影响到下面三层。

  缝脸男知道,这一定是白晨搞的鬼,可是他现在还无法完全确定。

  白晨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本身被禁锢在那个囚笼之中,根本就一步都迈不出去,更没有任何力量,可是他却能够影响到囚笼上面的囚牢。

  缝脸男可以很肯定的一点,那就是这件事与白晨绝对脱不开关系,可是到底是如何做到的,他心里完全没谱。

  “典狱长大人,第十四层的囚犯也出现了一样的症状,与十五层一样,整层的囚犯全都出现了症状。”

  “目前除了发现这些囚犯精神不振之外,有没有其他的症状出现?”

  “没有,他们看起来除了有点神经质之外,没有其他的症状,至少派下去的医生检查的结果都是一切正常。”

  “那么我们的人,有没有出现相同的症状?”

  “没有。”守卫骑士想了想,又道:“对了,有一点奇怪的地方。”

  “什么地方奇怪?”

  “我们的人在巡逻的时候,发现有时候那些囚犯在和什么人说话,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自言自语。”

  “你确定是在自言自语,而不是某个藏匿在黑暗中的人?”缝脸男问道:“会不会是你们的实力不够,没能发现?”

  “典狱长大人,这种情况不是偶尔发生的,而是很经常的发生,并且是同时发生的,如果有隐匿的人,不可能同时与那些多囚犯对话,并且还是相隔很远,而且根据某些囚牢里的囚犯说,他们有时候会听到同一个囚牢中的狱友低喃,自问自答。”

  “很好,你继续观察,有什么发现立刻禀报。”

  “是,典狱长大人。”

  缝脸男进入最底层,白晨的囚笼之中。

  “你来啦。”白晨这时候,正在作画,为了打发时间,白晨不得不找点事情干。

  “你在画什么?”缝脸男上前来看着白晨的画板:“这看起来非常的……非常的……怎么说呢……”

  “抽象。”白晨淡然说道。

  “好吧,抽象,你在画什么?”

  “你。”

  “我?你确定是在画我吗?我找不到任何一点,我的特征,而且我看起来像是一个黑乎乎的球吗?”

  “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你,可是的确是在画你。”白晨说道:“我是从你的另外一个角度作画的。”

  “哪个角度?”

  “这里。”白晨指着心口说道。

  “这里?”

  “心灵,这就是你的心灵的样子,扭曲、黑暗、浑浊、矛盾。”

  白晨在那团黑乎乎的东西上拟人的画上嘴巴和眼睛,让它看起来多了几分神韵,可是同时也让它看起来有些诡异。

  这个东西的嘴巴裂开,眼睛是完全的灰暗,甚至像是在发出邪恶的笑声。

  “送给你。”白晨很大方的将完成的画递给缝脸男。

  缝脸男看着这张画,他不喜欢这张画,因为这张画散发着一种不详的气息。

  这张画充满了阴森可怖,画风也是扭曲而且古怪。

  缝脸男卷起画,凝视着白晨:“石头,上面的事情,是你干的好事吧?”

  “什么?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能说的更明白一些吗?”

  “我知道是你,不管你承认与否,都无法否定的事实。”

  “好吧,我不介意背黑锅。”白晨无所谓的耸耸肩:“如果你只是来寻求一个答案,那么我只能遗憾的告诉你,我不知道。”

  “这是你要的。”缝脸男将黄金书丢到白晨的面前。

  白晨拿起黄金书,轻轻的抚摸着上面的痕迹。

  “我什么时候能拿到医书典籍?”

  “我尽快撰写出来。”

  “如果你能把用在作画上的时间用在撰写医书上,现在已经完成了。”缝脸男不满的看着白晨:“特别还是画的这么难看。”

  白晨撇了撇嘴,对缝脸男的话很不认同。

  “作画是兴趣使然,写书则是工作,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就好像吃饭和睡觉一样,你觉得可以把用在睡觉上的时候用来吃饭吗?”

  “我来此可不是为了和你瞎扯的,我希望你尽快的把医书给我。”

  说完,缝脸男转身就要离去,突然白晨叫了一声:“等下……”

  缝脸男刚转过头,就看到白晨拿着黄金书敲过来,缝脸男脸色一变,一掌拍出去,瞬间将黄金书拍成了碎片。

  “你做什么!?”缝脸男怒不可遏的看着白晨。

  “没什么,我对这本不怎么满意,所以我希望你能尽快的换一本黄金书给我。”

  “你这是什么意思?”缝脸男脸色阴晴不定,冷冷的盯着白晨。

  “当然是退货咯,你以为是为什么,只不过我没想到,你居然对退货这么抵触。”

  “你的意思是说,我给你的黄金书有假吗?”

  “这是你说的,又不是我说的,不过我的意思大概也是这个。”

  缝脸男难掩怒容,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在迟疑半饷后:“就连我都分不出真假,你是怎么分辨出来的?”

  缝脸男为了造假,可是请了专业的造假大师,精心的制作了一模一样的黄金书。

  甚至就连上面的痕迹,都完全的一样,缝脸男实在是想不出来,白晨到底发现了什么地方的破绽。

  “如果是真的黄金书,你不可能那么轻易的把它破坏。”

  缝脸男愕然,他没想到居然是自己的反击举动,被白晨发现了破绽。

  “记住了,下次如果再骗我,我们的交易就告吹了。”

  “黄金书可是上古遗物,神秘莫测,你觉得你的医书有这个价值吗?”

  “价值这个东西,那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就好象一枚天晶对于乞丐来说,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可是对于有钱人来说,也许连一顿饭都不够。”

  缝脸男拂袖离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中,缝脸男看了眼手中的画卷,这画卷实在是让他不舒服,缝脸男想了想还是直接把这幅画烧掉,亲眼看着这幅画化为灰烬,他这才稍稍的安心下来。

  缝脸男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小心了,可是他最没想到的是,这幅画的灰烬似乎是出现了微弱的动静。

  这时候,缝脸男的办公室大门开了,一个守卫骑士走了进来,他开门的时候带起一阵风,灰烬散落无踪。

  “典狱长大人,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有个囚犯死了。”

  “囚犯死了?是那些出现精神不振症状的囚犯?”

  “不是,是没有出问题的囚犯,被出现症状的囚犯打死的。”

  “是斗殴吧?”缝脸男问道。

  这里可是监狱,关押的又都是穷凶极恶的囚犯,打架斗殴可是家常便饭,哪怕他们的力量被压制了,可是却压不住他们的凶性。

  当初花梨不就是这样么,就被狱友打的差点丢掉性命。

  虽然事后缝脸男把花梨的那位狱友也打了个半死,可是在缝脸男看来,打架斗殴在监狱里是非常正常的,即便是死人了也是正常。

  “典狱长大人,今天发生了四十六起打架斗殴事件,这本来就已经超出正常的数据,而且没有一起事件是发生在出现病症的囚犯之间的,全部都是有病症和没病症的囚犯之间发生的,那些有病症的囚犯,看起来神经衰弱,精神不振,可是他们却变得更加暴戾凶残。”

  “把凶手带到我这里来。”缝脸男说道。

  不多时,一个囚犯就被带到了缝脸男的办公室中,这个囚犯的手脚镣铐全都拖着铁球,走路亦步亦趋,双眼毫无神采,发黑的眼袋看起来就像是许久没睡觉了一样。

  他的脸上还沾染着狱友的血,当然了,在这里没有人在乎一个死人。

  哪怕是缝脸男都未曾在乎过,他只在乎这件事背后的真相。

  缝脸男看了眼这个囚犯的资料,这个囚犯是十二层囚犯,介于强者与高手之间,今天这种病症已经蔓延到了十二层,并且还有继续蔓延的迹象。

  缝脸男凝视着囚犯:“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狱友。”

  囚犯目光涣散无神,嘴角露出痴痴的笑:“没有为什么……我只是遵循我的内心,我的内心在告诉我,杀了他……”

  “你的内心告诉你的?”

  “是啊……我的内心。”囚犯的目光突然失去了焦距,又开始了自言自语:“杀人……杀人……把所有一切,所有出现在眼前的人都杀光,没错……我喜欢这样……嗯嗯,是的,就是这样。”

  突然,囚犯猛的扑向缝脸男,缝脸男脸色一寒,手指弹射出一个肉瘤,肉瘤钻入囚犯的额头,下一瞬,囚犯的脑袋爆裂开,血浆溅射的整个办公室一片狼藉。(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