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六十章 求

第两千四百六十章 求

  缝脸男的心中充满了悲凉,看着绝望的花梨,嘴皮蠕了蠕,那句话实在说不出来。

  花梨本来还带着几分希望,可是看到缝脸男的脸色,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可是,她不愿意相信,不愿意接受。

  她捂着耳朵,摇着头:“不要……不要说……不要说,我不要听……”

  缝脸男敲碎了坛子,那具支离破碎的身躯从里面落了出来。

  裘洛的内脏,也已经被切掉了,只有几个最为重要的器官还留着,可是这不代表她还有机会,只是代表她会死的更加痛苦。

  花梨扑上前,抱着自己的女儿在那嚎头大哭。

  那是充满了绝望与苦难的哀嚎,缝脸男感受到的,同样是前所未有的痛苦。

  缝脸男转过头看着守卫骑士,事实上守卫骑士同样被这一幕惊呆了。

  他无法想象,到底是何等残忍的人,会做出这样令人发指的举动,而且对象还是一个小女孩。

  “是谁干的?”缝脸男强忍着毁灭掉一切的冲动,他的声音在颤抖。

  “是摩罗家的贵族大员。”守卫骑士低声说道。

  “把他们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全部抓起来,不要杀了他们……也不要放跑一个。”

  花梨似乎哭累了,又或者是彻底的绝望,只是坐在地上抱着女儿。

  她的心也如自己的女儿一样,正在一点点的失去活力。

  缝脸男凝视着花梨:“抱起她,跟我来……”

  花梨似乎没听到缝脸男的话,依然的坐在地上。

  “如果你不想让……让她死的话!就跟我来……也许她还有救……虽然……虽然我也不敢保证什么。”

  花梨听到这句话,立刻就回过神了。

  “真……真的吗?”

  “我不能保证。”

  “是真的吗?”花梨重复的询问着。

  “起来。”缝脸男拉起花梨,花梨差点没站稳,好在缝脸男扶住了她,同时接过裘洛。

  这具躯体正在一点点的变得冰冷,可是他却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阻止不了。

  缝脸男无比的痛恨自己,自己在过去的时间里,为什么不将经历放在医术上,而去学习那些无关紧要的知识。

  如果自己的医术能够再好一点,也许自己就不会这么无力,这么绝望了。

  可是现在,自己面对着女儿,孙女,却什么都做不了。

  这是自己第一次接触孙女,可是自己所拥抱着的,却像是在拥抱一具尸体一样。

  这就像是一个诅咒,过去自己曾经残忍对待的试验品,他们在诅咒自己,诅咒着自己的命运,诅咒着自己的血脉。

  花梨亦步亦趋的跟在缝脸男的身后,跟着他不断的深入黑暗的深处。

  一直的跟到了最深处,缝脸男打开一扇一扇厚实的石门,每过一扇门,就要关上后面的石门,一直经过了六扇石门后,终于来到了最终的囚牢。

  花梨看到,这里居然是一个巨大的石室,而在石室的中间,正坐着一个男孩。

  那个男孩的身上,捆满了铁锁,然后从他的背后分散出去,那些锁链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黑色的翅膀一样散开,在那个男孩的面前,放着一支蜡烛,整个石室显得异常的昏暗。

  叮叮当当——

  密密麻麻的锁链交击声,在石室中回荡着。

  “咦……牢头大人,您这是怎么了,看起来你很伤心。”

  缝脸男抱着裘洛的身躯,来到白晨的面前,然后小心翼翼的放下。

  “救活她。”

  白晨拉动着锁链,挪动着身体,蹲在裘洛的面前,只是稍稍的看了一眼,就断言道:“这个女孩已经没救了。”

  哇——

  花梨忍不住哭了出来,白晨抬头看向花梨,又看了看缝脸男。

  “可怜的母女。”

  “少废话,我知道你有办法的,是不是?我知道你有办法救她的。”

  “我的确有办法,可是……我为什么要救她?”白晨反问道,同时手指在裘洛的身上点着。

  花梨听到白晨话的瞬间,整个人扑了过来,紧紧的抓着白晨的肩膀:“救救她……救救我的女儿,我可以给你一切,所有的一切都给你……只要你能救裘洛,我可以付出任何一切。”

  “所有的一切吗?”白晨问道。

  “花梨,你退下!这里交给我!”缝脸男冷哼道:“提出你的条件吧。”

  “等等……”白晨凝视着花梨:“你说过的吧,你愿意付出一切?只要我能救她,是这样的吧?”

  “石头,她只是个普通人,一个……一个j女……她给不了你任何东西。”

  “不,我就要她,我不在乎她是什么人。”白晨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我模模糊糊的看到你的命运,你的命运就像是用悲剧编织出来的一样,我虽然改变不了你的命运,可是我却能够在你的悲剧命运中,点亮这盏即将熄灭的灯。”

  “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付出一切,你快救裘洛,求求你了。”花梨没有任何的犹豫,不管她付出什么,她都心甘情愿,对她来说,裘洛就是她的一切,也是她唯一无法舍弃的。

  “我需要挣脱这身的锁链。”白晨看向缝脸男。

  “石头,她可以给你的东西,根本就毫无价值,我可以满足除了放你离开之外的任何条件。”缝脸男认真的看着白晨。

  “先把锁链打开,还有我需要工具,你知道的,我的工具。”

  缝脸男稍稍的迟疑了一下,还是打开了白晨身上的锁链,同时将工具还给了白晨。

  “她是你亲生的吧?”

  “是的,她是我亲生的。”

  “过来,和她并排躺下。”

  缝脸男脸色一沉:“石头,你要做什么?”

  “关你什么事?”白晨看了眼缝脸男,调侃的说道:“当然是用她的器官,移植到女孩的身上,她不是说能够付出一切吗?眼睛、鼻子、耳朵、舌头……还有胃、肾……所有缺少的,都要从她的身上索取。”

  “我可不是让你用她的命换女孩的性命。”缝脸男立刻上前,拉住花梨,脸上带着无比愤怒的脸色:“我是让你想其他的办法。”

  “没办法,只能是以命换命。”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放手,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我不在乎,只要裘洛能够活过来,我愿意付出我现在拥有的一切,这很合理,一命换一命。”

  “你看吧,她也说这很合理。”

  “花梨,不要忘记了,你欠我的!我可没答应你用自己的命换你女儿的命。”

  “你放手……放手……我反悔了,我不想还你了,这总可以了吧,我要我的女儿,我只要我的女儿。”

  “感人肺腑。”白晨微笑的看着花梨:“你的女儿一定会非常的感动,嘿嘿……她在知道,自己的母亲一命换一命,一定会为你而感动的,我很好奇……当她知道这样交换,是否有勇气活下去。”

  “石头,你给我闭嘴,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的……你明明有其他的办法,你故意用这种方式来制造矛盾。”缝脸男怒不可遏的咆哮道。

  “典狱长大人,不要告诉裘洛……不要告诉她这件事,好吗?我求你了。”花梨又转头祈求缝脸男。

  缝脸男的脸色异常的难看,看着自己的女儿死去,而为了救自己的孙女?

  这就像是一个选择题,一个怎么选择都是错误答案的选择题一样。

  痛苦、无力、绝望……

  “石头,你有其他的办法,是不是?”缝脸男凝视着白晨,眼中的怒火难以遏止的迸发出来。

  “这个嘛……你又能付出什么?”

  “同样是一切,不包括她们两个。”

  “典狱长大人……您……”

  “她们就是你产生变化的原因?”白晨问道。

  缝脸男冷着脸,没有回答白晨的问题。

  “好吧……既然你这么坚决,那我就接受你的请求。”白晨笑着说道,白晨看向花梨:“过来,躺下。”

  “等等……你不是说……”

  “我是说不用她的性命还她女儿的性命,可是缺少的东西,总要从她的身上获取,这是必须的,我可以确保不要了她的性命。”

  “这真的可以吗?”

  “除了眼珠是无法分享的,其他都是可以分享的。”白晨淡然说道:“比如说耳朵、鼻子,这些是可以用其他部位的皮肤替代,我在你的脸上已经证明过了,所以这方面不用再证明,而她的内脏器官,同样可以用一部分替代。”

  “这真的可以?”

  “如果你可以释放我,我会更有把握,当然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不会提出那种要求,所以只能采取冒险的方式尝试。”

  “我能做什么?”

  “有些器官还是无法分享的,所以需要用到血肉炼化,这就需要你的力量了。”

  “血肉炼化?”

  “是的,一种催生血肉与器官的技巧。”白晨微笑的说道:“当然了,你也可以拒绝。”

  缝脸男目光闪烁,这时候他的思绪一团糟,在接触到花梨的祈求眼神后,缝脸男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