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五十九章 希望与绝望

第两千四百五十九章 希望与绝望

  在随后的几日时间里,缝脸男经常去看望那个女人。

  不过他们并没有直接的见面,缝脸男只是透过牢笼的门眼看她,而她也感觉到缝脸男的目光。

  双方已经有了一种默契,彼此都知道,他们在关注对方。

  “典狱长大人,这是那个女人的信息。”

  前段时间,缝脸男命人去这个女人的家乡,调查了这个女人的身份。

  缝脸男接过情报,扫了眼这个女人的身份信息。

  这个女人的身份信息并不多,在故乡的时候,这个女人名叫阿花,一个非常朴素的名字,而她在十二年前,来到远东城后,她改了另外一个名字,花梨,这个名字算是她的艺名。

  她有一个女儿,现年十二岁,名叫裘洛。

  裘洛!缝脸男皱了皱眉头,裘,这个姓氏非常的稀少。

  而很不巧的是,自己也是这个姓氏。

  缝脸男还注意到,花梨的信息中提及,她的母亲是狐狸族,父亲不详。

  她是一个混血儿,她的母亲在生出她后的第六年就去世了。

  根据村子里的老一辈回忆,花梨的母亲曾经在少女时代,失踪过三年的时间,当她回来的时候,已经怀了花梨。

  缝脸男的心头咯噔一下,隐隐有些不安。

  脑海中回忆起自己的过去,他曾经有过一个女人,一个狐狸族的少女。

  那个狐狸族的少女被人贩子关在笼子里,而缝脸男正好因为某些事情在追杀那群人贩子,那年自己遇到了她。

  而后的故事,就像是落花流水一般顺理成章。

  就如所有美好的爱情故事一样的开局,那个狐狸族的少女爱上了缝脸男,并且彼此许下终生相伴的诺言。

  可是在一次的意外中,缝脸男的容貌被毁掉了,他随意的缝合后,就迫不及待的回到自己女人的面前。

  当缝脸男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之时,她惊慌失措的逃窜,她没有认出缝脸男,她以为她的男人死了,她在惊恐中逃离了缝脸男,出现在她面前的丑陋怪物是来杀她的。

  而毁容的缝脸男,不敢告诉她,自己就是她的男人。

  缝脸男一直在试图恢复自己的容貌,可是他并不会整容,他的医术只是让他不死,以及变得更加可怕,丑陋……

  缝脸男猛然将手中的情报捏成团,一旁的守卫骑士发现,缝脸男居然在咬自己的指甲。

  这是守卫骑士第一次看到缝脸男的这种脸色,他完全把自己的惶恐与不安写在脸上。

  当然了,守卫骑士并不明白,这时候的缝脸男所遇到的问题。

  如果……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梨花将会是缝脸男的女儿。

  就在这时候,缝脸男深吸一口气,离开自己的办公室,走向花梨的牢笼。

  缝脸男打开了花梨的牢笼大门,花梨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

  “你想通了?是准备和我上床了吧?”

  缝脸男低下头,没有去接触花梨的目光:“你可以离开了。”

  “呵呵……什么?”花梨显然没反应过来,愕然的看着缝脸男。

  “你可以离开了。”缝脸男重复的说道。

  “你在开玩笑吧……我知道了,是不是那个王八蛋要你杀了我?好吧……我已经认命了,反正我的命是你救回来的,所以你有资格杀我。”花梨很是失望的说道。

  不得不说,花梨的思维非常的具有跳跃性,也可以说是迫害妄想症。

  “没有人要杀你,也不会有人再找你麻烦。”缝脸男淡淡的说道。

  “可是……那个混蛋怎么肯放我走?这不合理……”

  “不是他要放你走,是我要放你走。”

  “可是……这没关系吗?”花梨迟疑的看着缝脸男:“那个混蛋知道你放我离开,不会找你麻烦吗?”

  “我可以向你保证,不会。”缝脸男肯定的说道。

  “我还是不相信……为什么?”花梨疑惑的看着缝脸男。

  “没有为什么。”

  “如果你不告诉我原因,我是不会离开的。”花梨固执的说道。

  “我知道,你还有个女儿,名叫裘洛是吧?你放心她一个小女孩孤身流落在外吗?”

  “你调查过我?”

  “是的,我调查过你。”缝脸男没有否认。

  “那你调查过裘洛了吗?就算我不在她的身边,她也饿不死,她比我更能适应远东城的生活。”花梨没有太多担心,微笑的说道。

  “如果你觉得她一个人在外面没问题,那我把她也抓进来陪你?”缝脸男凝视着花梨说道。

  “好吧好吧,我走就是了。”

  花梨很不甘心的走出囚牢,缝脸男把花梨送到外面。

  “喂,丑八怪,我能不能来看你?”

  “不能。”缝脸男冷峻着脸色说道,只是他的目光,显然没有他的语气那么冰冷。

  只是,在他的目光里,还带着几分的闪躲,他不敢去接触那对明眸惠亮的目光。

  花梨听到这样的回答,背影略显失落,似乎有些难过。

  “如果有需要帮助,可以回来找我。”

  花梨愕然的回过头,不敢相信的看着缝脸男,只是缝脸男只留给她一个孤傲的背影。

  “大人,这么放那个女人回去,没问题吗?”

  缝脸男瞪向旁边跟随的守卫骑士:“难道我连释放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的权力都没有吗?”

  “不是的……小人看的出来,大人关心那个女人,可是如果那个贵族知道了那个女人被放出来,恐怕……”

  缝脸男顿住脚步,转头说道:“去给你们的团长传个信,我要那个贵族的脑袋,或者是我亲自去取,我不要听任何的理由,任何的借口,满足我的要求……对了,拍几个人跟着她,去给那个女人一些钱……足够她和她的女儿做一些小生意的钱,她和她的女儿有任何的事情,我都要你们在第一时间汇报给我。”

  “是,典狱长大人。”

  不知道为什么,缝脸男的心情突然变得轻松了,那种感觉就像是突然找到了丢失已久的,心爱的玩具一样。

  自己居然有女儿了,而且还有孙女……

  缝脸男想着,也许自己应该找个时间,偷偷的去看看自己的孙女。

  最深囚牢中,白晨看着缝脸男的到来,脸上露出一丝惊讶。

  “咦,你今天看起来与众不同。”

  “额……是吗?很明显吗?”

  “桀桀……看起来你已经找到了关心的人,这很好……这很好!哈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缝脸男的脸色立刻就阴沉了下来。

  “我在告诉你,你现在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认真的看住我,一旦我挣脱了囚笼,挣脱了封印,我会在第一时间,将你所珍重的,你所关心的人夺走。”

  “关于这点,你只管放心好了,你是不会有机会的。”缝脸男冷冷的说道。

  “希望如此……”

  缝脸男离去的时候,心中还是留下疙瘩,他总觉得白晨话里有话,一种不安的情绪冲淡了亲人重逢的那种喜悦。

  当他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见到先前派出去的守卫骑士回来了,而且急匆匆的行动,没有敲门就推开房门,让缝脸男感觉到有事情发生。

  “典狱长大人……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回来了……”

  缝脸男猛然站起来:“什么?她又回来了?她回来做什么?”

  守卫骑士的脸色非常的难看,缝脸男脸色一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出事了?”

  “没……没……她没出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

  守卫骑士脸色为难:“您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缝脸男拔腿就冲出办公室,匆匆忙的来到外面的神殿,只见花梨就像是一个疯女人一般扑向缝脸男。

  “大人,帮帮我……帮帮我……”

  花梨的头发糟乱,脸上满是泪痕,身上还有一些血迹。

  “救救我的女儿,求求您……救救她……”

  “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缝脸男追问道。

  “她在外面……她现在就在外面……”花梨几乎就是用拉扯的,拉着缝脸男走出大殿。

  当缝脸男看到花梨的女儿,看到自己的这个素未谋面的孙女之时,脑海中轰的一下,就像是被雷击了一般,整个人呆立在原地。

  这一刻,缝脸男只觉得手脚冰冷,身体都不属于自己了一般,嘴里嗔念着。

  “大人……救救我的女儿,救救裘洛……救救她……”

  缝脸男没有眼泪,可是这一刻,他却是那么的想要哭出来。

  此刻的裘洛,被塞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坛子里,而她的鼻耳眼已经没有了,嘴巴被缝上了,四肢被砍掉了,脸上被刀痕划的面目全非,只有依稀的抽搐,还能证明她现在没死。

  缝脸男的身体在颤抖着,这是对自己的报应吗?

  这是对自己的过去所有的一切的报应吗?

  花梨在哭泣着,她在不断的用额头撞击着地面,想要祈求缝脸男能够挽救自己的女儿。

  可是她的祈求,所能换来的,只能是无声与沉默。

  她是那么坚强的女人,不管是面临着怎么样的境遇,她都能够无畏无惧。

  可是,她所有的坚持,所有的勇气,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刻崩塌了。

  事实证明,她不是真正的无畏无惧,她比任何人都要弱小,她比任何人都脆弱。

  缝脸男迈开颤抖的脚步,检查着裘洛的身体。

  可是,越是检查他就越是绝望,下手的人很清楚,如何让她失去活下去的机会。

  而她现在还能活着,不是因为下手的人怜悯,仅仅只是为了刺激花梨。

  还有自己……(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