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五十八章 j女

第两千四百五十八章 j女

  很显然,一个j女根本就没有被关在这里的必要。

  缝脸男甚至觉得,这根本就是一个可笑的笑话。

  这里是无尽囚牢,关在这里的都是什么人?

  先不说最底层的那个灭世怪物,就上是上层的囚犯,无一不是穷凶极恶的恶棍。

  这个女人不断的叫嚣着,同时挣扎着想要攻击骑士。

  缝脸男揉了揉额头,不管在哪里,那些所谓的贵族,永远是最麻烦的。

  只要身在其中,就无法避免这些家伙的骚扰。

  缝脸男勾了勾指头,对守卫骑士说道:“那个女人和你说的那个贵族有什么恩怨?直接杀掉不行吗?”

  “据说是那个贵族和那个j女上床,结果没有给钱……结果那个j女就曝光了那个贵族的一些事情。”

  “什么事?”

  “就是那个东西……比较短小……”

  “哈哈……”缝脸男突然大笑起来:“找个机会,把那个女人放了。”

  “放了?要是那位贵族……”

  “我可不管那个贵族怎么样,他可管不到我。”缝脸男冷哼道。

  缝脸男看了眼被拖走的j女,嘴角勾勒起一道弧线。

  可是,没过多久,守卫骑士就敲开了缝脸男的房间。

  “典狱长大人。”

  “什么事?”

  “那个j女出事了。”

  “出事了?”缝脸男皱起眉头:“她越狱了?”

  “不是,不是我们……是与她关在一起的囚犯,她们发生了争执,结果那个j女被打成重伤了。”

  缝脸男皱了皱眉头:“把她送去治疗。”

  “恐怕是活不成了,伤的很重。”

  “那就让她死去吧。”缝脸男淡然说道。

  “哦……”

  守卫骑士刚要离去,缝脸男突然叫住了他:“等等……把那个j女送到我的实验室。”

  守卫骑士打了个冷颤,他可是非常清楚,缝脸男的实验室是什么地方。

  只要是这里的囚犯,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死掉的,都会被送到缝脸男的实验室里。

  然后会被他做成各种各样的怪物,在这个地牢里,真正守卫着地牢的,并不是他们这些骑士,而是那些怪物,越是深层,那些怪物就越多。

  缝脸男来到实验室的时候,那个j女已经送到了。

  缝脸男来到手术台前,看着身体残破的j女。

  j女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无神的看了眼缝脸男。

  不同于其他人对缝脸男的那种恐惧,这个j女的眼中毫无惧意,也许是因为她已经快要死了,已经不需要再去畏惧任何人,又或者是因为她不知道缝脸男的身份。

  J女的衣服被剥的干干净净,只是这时候,她的身体没什么美感,全都是瘀清和伤口。

  “丑八怪……看老娘的身体……是要给钱的……”

  缝脸男摸了摸自己的脸,他的脸虽然经过整容,已经比最初的时候好了许多,可是依然和最初预定的容貌相差太多。

  “一个快要死的人,是不需要钱的……”

  “我现在还没死……”

  “如果你说两句好听的话,也许我会治好你。”

  “好听的话……想要听老娘……说好话……也……也是,也是要给钱,你们这些男人,满脑子的肮脏龌龊……我宁可……宁可和一头猪……上床,也不想要和……和你们多说一句话……”

  “你知道我是谁吗?”

  “又一个白痴……我才……我才不在乎你是谁,反正……反正我就要死了,难道……难道你还能对我怎么样吗?”

  “你虽然快死了,可是只要我愿意,我可以治愈你。”

  “可悲……可悲的男人。”

  缝脸男掀开j女腹部的伤口,看了眼伤口里面,看着j女不屑的眼神,缝脸男开始帮j女整理伤口,然后帮她将伤口缝合上。

  J女已经渐渐的失去意识,缝脸男查看了一下j女的心跳和呼吸,还有很微弱的反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j女又醒过来,看着还站在旁边的缝脸男。

  “我还没死?你怎么还在?”

  “我突然不想让你死了,这么死去太便宜你了。”

  J女似乎恢复了不少的力气,看着缝脸男:“你治好我也没用,我可没钱付诊金,要不我和你上床一次?或者两次?”

  “我对你没兴趣。”

  “骗人,男人都是这么虚伪……啊……你轻点……”

  不只是是不是因为缝脸男治疗她的缘故,j女似乎对缝脸男的语气有了不少的改善:“你是不是生气了?我知道你是生气了,好吧……我承认你是唯一一个,让我还不算那么讨厌的男人。”

  “你不应该讨厌我,你应该害怕我。”

  “男人都喜欢别人害怕他吗?如果你有这个需求,我可以满足你……你想怎么样?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别乱动。”缝脸男摁住表演欲爆棚的j女:“你就这么的厌恶男人吗?”

  “你想听我的故事吗?”

  “反正我也无聊,我不介意在给你手术的时候,听你的故事解闷。”

  “其实如果你听我的故事,你会更闷的。”

  “说吧,反正你愿意说,我也愿意听。”

  “在我年轻的时候……”

  “你现在看起来并不大,至少不老。”

  “别打断我的话。”j女抱怨道:“在我十六岁的时候,那时候的我,还是狐族小村庄的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村姑,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老套的剧情……”缝脸男咕噜道。

  “你如果再打断我的话,我就不说了。”

  “好吧好吧,你继续。”

  其实j女的故事很狗血,她爱上了一个恶棍,那个恶棍是个人贩子,把她骗到了远东城,还把她卖给了j院。

  而她的坏运气并未到头,仅仅只是开始,她又遇到了一个男人,她以为那个男人是她的真命天子。

  可惜很不幸的是,那个男人和第一个恶棍一样,她被骗光了所有的积蓄,而且还有了孩子。

  所以她只能继续的干这种皮肉生意,用来抚养她的孩子。

  缝脸男用奇怪的延伸看着j女,j女很无所谓的说道:“我知道你的这个眼神,你的眼神就好像在说,天哪……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女人。”

  缝脸男没有解释,事实上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这个女人的确是蠢的无药可救,不过缝脸男还算是留有口德,至少没有把实话说出来。

  “所以你才这么恨男人?”

  “恨男人?不,我不恨男人,难道你以为我会因为这种事,而恨天下所有的男人吗?当然不,至少我是靠着男人才有饭吃,才能将女儿抚养长大,我只是讨厌男人,仅此而已。”

  缝脸男是真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这么的豁达,虽然她嘴上说着尖酸刻薄的话,可是她的言辞之间,总是透着几分乐观。

  “我虽然傻,可是我不疯,我知道天下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坏人,只是我的运气比较差,仅此而已,对了……你救我,是不是也有什么目的?”女人又凝视着缝脸男:“我告诉你,我现在学乖了,除了上床之外,我不会答应你任何要求。”

  “你有什么东西,值得我利用的吗?”缝脸男忍不住笑道。

  “那你救我是什么目的?”

  “没有目的。”缝脸男淡然说道:“也许只是一时兴起吧。”

  “我才不相信,不过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我也可以答应你,你任何时候想和我上床,我都可以满足你,除了在我接客的时候。”

  “好了。”缝脸男已经大致上把女人的伤势控制住了,至少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不要激烈的运动。”

  “包括和你上床?”

  “够了。”缝脸男低喝一声。

  女人缩了缩脑袋,看了眼缝脸男:“好吧,丑八怪……谢谢,如果你有任何的需求,我都可以答应,就算不是上床。”

  “你不怕我利用你吗?”缝脸男冷笑道。

  “你说的对,我根本就毫无价值。”

  “也不是毫无价值。”缝脸男难得的说了一句言不由衷的话。

  “是吗?那我还有什么价值?”

  “额……这个……那个把你送到这里来的贵族,是不是真的很短小?”

  缝脸男招来两个守卫骑士,指着手术台上的女人:“给她安排一个单独的房间。”

  两个守卫骑士,不敢置信的看着安然无恙的j女,他们几乎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这个女人不但没有被改造,而且还活的好好的。

  典狱长大人不会是对这个女人有兴趣吧?

  缝脸男看着这个女人被抬出去,他自己的脸色也是非常的古怪。

  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对一个j女产生了怜悯。

  他几乎都以为,自己已经没有感情,更没有怜悯了。

  缝脸男杀过女人,比这个女人更漂亮一百倍的女人,他也能够毫不犹豫的下杀手。

  可是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自己居然不忍看她死掉。

  可是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濒死之际的那种态度,感染了自己。

  一个从容面对死亡的j女,可是对于生活却充满了向往。

  这个女人疯癫与坚强,让缝脸男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当然了,缝脸男知道,自己根本就没见过这个女人。(~^~)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