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五十七章 蛰伏

第两千四百五十七章 蛰伏

  “呵呵……如果我会害怕你的威胁,就不会参与到这其中来了。”缝脸男淡然说道。

  白晨的目光转向黑媚:“还有你,这件事不会这么算了的,你们囚禁我一时,囚禁不了永远。”

  “我们走吧。”黑媚没有与白晨针锋相对的反驳,事实上她的确畏惧白晨,特别是在这个囚牢中,空旷的空间让她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黑媚与缝脸男离开的同时,身后也传来白晨恶毒的诅咒。

  “你在害怕?”缝脸男看了眼黑媚,他清晰的感觉到黑媚的恐惧与不安。

  “最近外面有些传言,说这里其实不是神殿而是囚牢。”黑媚担心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你们没控制消息的传播吗?”

  “就是因为我们控制了,所有参与工程的工匠劳工,全都已经死了,可是他们还有亲人。”

  “这就是你们的问题了,这个囚牢绝对不能被外界知道。”

  有些时候,并不是人们不去控制,可是事情的发展结果与预期的恰恰相反。

  就比如说他们特意将那些参与了囚牢工程的人,全部的灭口掉,可是结果不但没有让这个消息销声匿迹,反而让这个消息甚嚣尘上。

  并不是每个工匠的家人,都能够平心静气的接受,自己的兄弟、父亲或者孩子,因为一个借口而消失。

  而且在这件事上,负责此事的骑士团处理的并不完美。

  几十个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躲过一劫的工匠,他们成了这件事的揭露者。

  然后各种的阴谋论就开始传播出来,有些人觉得,他们的亲人也许还没死,现在只是被关在某个阴暗潮湿的角落。

  并且已经有人开始试图闯入无尽神殿的地下囚牢,不过暂时还没有人成功。

  一个月后……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果无尽神殿下面的囚牢公布出去,一定会被敌对势力利用,你们骑士团必须想点办法。”缝脸男不满的对黑媚抱怨道。

  这一个月来,不断有人闯入他的地盘,都被他挡了下来。

  可是缝脸男也被这些骚扰弄的烦不胜烦,毕竟他虽然移居至此,可是他依然需要研究,他一直在试图找到解决的办法,也许可以在囚牢中,将白晨杀死而不会产生剧变的办法。

  不过那些骚扰的外来者,让他无法安心的研究。

  “我们想到了一个办法,不过这个办法有一定的风险。”黑媚说道。

  “什么办法?”

  “既然外界现在传言,这里是一个囚牢,那就承认这是一个囚牢好了。”

  “什么意思?你们要对外界公布真相?”

  “当然不是,我们把所有重犯与恶徒,关到这里来,在真正的囚牢上方,按照他们的危险程度,逐一的安置在地牢的深浅不同地方,这样一来,就能掩盖真正的囚牢。”

  “你确定,这样做不会节外生枝?”

  “也许会节外生枝,不过就算有人来攻打囚牢,只要他们不知道最深的那个囚牢,那么就算是有人把上面的囚犯放跑了,也是无关紧要的,只要囚牢里真正的囚徒没有逃离就可以。”

  缝脸男眼前一亮,不得不说,黑媚的这个主意,的确是让人眼前一亮。

  多抓一些,外界觉得罪大恶极、穷凶极恶的危险分子,关在这里面,那么的确可以很好的掩盖真相。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外人绝对无法想到,那些在别人看来危害极大的囚犯,其实都只是为了掩盖真相。

  “可是,如果关押的囚犯多了,闲杂人难免就多,我的身份也许也会曝光。”

  如今只有缝脸男一个人负责囚牢,所以他出入自由,一旦关押的囚犯多了,那么势必也要增加人手。

  “那你就作为典狱长,对外公布身份就是了,以你的威慑力,应该可以阻挡大部分的捣乱者。”

  “黑媚……不得不说,这些日子,你变化真的是非常大。”缝脸男感慨的看着黑媚。

  “只要能够让他永远不见天日,我付出的一切代价,都是值得的。”黑媚的回答铿锵有力。

  “你也有需要关心的人?”

  “谁没有?就连你这样的怪物都有,何况是我。”

  黑媚从容的转身离去,缝脸男看着黑媚的背影,不得不说,现在的黑媚已经与过去划清界限了,以前的她,坚守着骑士的守则,可是现在的她,所做的一切就如同堕落骑士一样,所有阴暗与歹毒的计划,她都不会拒绝。

  很快,地下囚牢又经过了稍微的改造后,就开始有大量的囚犯被关入地牢中。

  每一个都是穷凶极恶,每一个都是罪大恶极的囚犯。

  当然了,如果要说最令人闻风丧胆的,自然就要属这个囚牢的典狱长,掘墓者。

  而骑士团也不再掩盖真相,无尽神殿最终还是变成了一个阴暗潮湿的囚牢。

  最近两个月,白晨发现自己的力气已经有些恢复的迹象,虽然并不明显,不过自己已经可以拉的动捆在身上的铁链了。

  这是一个好的迹象,不过恢复的速度略微慢了一点。

  当然了,有总比没有好,现在的处境,白晨也要求不了那么多。

  “你来啦。”白晨看到囚牢的石门被推开,缝脸男走了进来。

  缝脸男现在专门负责,送吃喝给他,当然了,偶尔也在白晨的身上做一点研究。

  缝脸男放下饭菜,看了眼白晨:“你看起来有些不同。”

  “是吗?”白晨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哪里不同了?”

  “不知道。”缝脸男摇了摇头。

  缝脸男正要离开,白晨突然问道:“是不是来了很多邻居?”

  缝脸男一诧,回头看向白晨:“你怎么知道?”

  缝脸男的心中咯噔一下,他怎么知道外面的事情的?

  这面石墙有百米厚,而入口则是六面机关石门,可以说是完全的隔音,也没有任何的光线,更不会有什么动静,他怎么知道外面的情况?

  “很惊讶吗?”白晨微笑的看着缝脸男:“很简单,你们在建造这个地牢的时候,把所有参与的工匠全部杀了。”

  “等等……你怎么知道建造地牢的时候的事情?你当时可是在昏迷中的。”

  “空气中弥漫的都是血腥的气息,我醒来的时候还未散去。”白晨笑着说道:“那么重的血腥,你们到底杀了多少工匠?让我想想,建造这样一个规模的地下囚牢,而且还需要在那么短的时间完成,至少也要一万人以上吧?”

  “你杀的人不比我少。”

  “杀了那么多人,他们的亲人杀了吗?他们的亲人的亲人……他们应该闹的很大吧。”白晨笑呵呵的说道:“如果对于这个囚牢秘而不宣,总会有好事者前来窥觑,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承认这是一个地牢,同时关进来一些穷凶极恶的囚犯。”

  “你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

  “你这几日来的时间少了许多,看起来你被其他事情拖住了,还有,你进来的时候,还带着陌生人的气味。”

  “也许我身上的气味是其他的试验品,你知道的……我的习惯,你也是我的试验品。”

  “你身上什么气味都有,唯独没有血腥的气味,看起来你对他们不感兴趣,而且在没有将我研究明白之前,你会去研究别人?我了解你,因为我们是同一类人,区别只在于我更强大。”

  “可是你失败了。”

  “其实你心里非常的清楚,我的失败只是暂时的,你关的了我一时,关不了永远。”

  “你说那么多话,到头来又回到这个话题了,你不能还一个话题吗?”

  “我已经不求你放我离开了,因为我知道,我很快就要出去了,并且很快……你就会死在我的手上。”

  “那我们就走着瞧。”缝脸男冷声哼道,拂袖而去。

  只是,白晨的话却始终萦绕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

  那种危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难道真如他所说的那样,他将要挣脱地牢的封印吗?

  缝脸男走出囚笼后,开始走过每一个牢笼,里面不断的传来凶恶与疯狂的声音。

  “掘墓者,放了我吧,记得一百年前,我和你还有过一面之缘……”

  “掘墓者,我不是坏人……我真的不是坏人……”

  “没想到你也成了远东国的走狗,说出你的条件吧……只要你能把我从这该死的牢笼里放出来,我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

  在这些囚徒中,最强的也不过是半神,所以对于这些人的威胁,缝脸男一点都不在乎。

  不过就是数量多了一点,在走过最底层的囚牢后,上一层的囚牢里关的囚徒就要弱上不少,可是对于外界来说,依然是穷凶极恶的存在。

  就在这时候,两个骑士带着一个普通的女人进来了。

  这是一个狐狸族的女人,看她的样子,略有几分姿色,不过此刻的她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泼妇。

  缝脸男皱了皱眉头:“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典狱长大人,这个女人是南城的一个j女。”

  “混账,你知道这个地方是什么地方吗?你们居然把一个j女关到这地方来,简直就是混账至极!”缝脸男立刻就破口大骂起来。

  不过这个女人更加的泼辣,立刻就指着缝脸男大叫起来:“j女怎么了,你们这群混账,老娘犯了什么事?你们凭什么抓我?”

  “典狱长大人,这个女人得罪了一位贵族,那个贵族对她恨之入骨,所以走关系把她送到这里来,要她永不见天日。”

  “你们这群杂碎,狗娘养的……”女人嘴里不断的释放着污言秽语。

  “麻烦的女人……把她关在最上层!”(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