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五十四章 封印的真正面目

第两千四百五十四章 封印的真正面目

  狮子酒!白晨皱了皱眉头,立刻就分辨出了,黑媚身上散发着的香气,就是来自实验室里的狮子酒。

  其实狮子酒不是酒,而是一种可以致人昏迷的药剂,不过因为其药性太强,只是其挥发的气味,就能够让一只狮子沉睡,所以才会起名狮子酒。

  白晨只觉得四肢发软,狮子酒的药力已经开始影响自己。

  白晨苦笑着看着黑媚:“你这么做毫无意义,你赢不了的,哪怕我失去意识。”

  白晨心中郁闷,先前断牙和碎牙身上散发的气味实在是太重了,以至于自己都没嗅到狮子酒的气味。

  不然的话,自己如果提前嗅到狮子酒的气味,自己也能够在药力发挥作用之前就撤离。

  “将你的头颅割下来,这样你就没有任何的翻盘机会了……所以,是我赢了。”黑媚已经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抓住白晨的脑袋,手起刀落。

  黑媚提着白晨的头颅,血淋淋的……

  她没有任何的犹豫,因为任何的犹豫,都有可能招致变故。

  而且她觉得只要把白晨的脑袋割下来,那么一切的不安定因素都将尘埃落定。

  突然,血淋淋的头颅,突然睁开眼睛。

  黑媚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那个头颅也脱手掉落。

  不过头颅并未落到地上,而是悬浮在半空中,血淋淋的尸体也站了起来,伸出双手接住自己的脑袋然后按在脖子上。

  看到这一幕的黑媚,不由得吓得亡魂皆冒。

  她没想到,就连头颅被斩掉,都无法致他死地。

  不过很快的,黑媚感觉到有些气闷。

  室内似乎刮起一阵风,远处的月色已经被乌云所覆盖。

  天与地之间,开始被连为一体,似乎是一只巨兽凭空出现。

  而激斗中的圣祖和缝脸男,也感觉到了变化。

  强烈的风压毫无征兆的出现,紧接着便是一条龙卷风出现。

  如果只是自然界生成的龙卷风,缝脸男和圣祖都不会放在眼里。

  可是这个龙卷风,却散发着一股恐怖之极的压迫感。

  两人都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他们毫不犹豫的停止了争斗,分两头逃离。

  可是还未逃远,龙卷风所携带的恐怖吸引力就将他们两个拉回来了。

  这条龙卷风并未移动,就是在原地不断的旋转着,将所有一切都拉扯到中心来。

  黑媚一整个晚上,都躲在地牢中。

  因为从那道龙卷风出现后,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分崩离析,整个城堡都在被狂风扯碎。

  也只有这个在地下的地牢,现在还能够算是一片净土。

  可是在这里依然能够听的到,外面呼啸的狂风,撞击的巨响。

  “该死的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东西?”黑媚恨恨的盯着白晨。

  她发现只要自己不带有敌意,白晨就不会攻击她。

  现在她已经可以确定,之前发生的洪水,还有近乎毁灭了远东国三分之一的超级地震,正是这个小子引发的。

  其实如果真要追究起来,这三次的灾难,似乎都是自己所导致的。

  每次都是自己或者同伴招惹与攻击白晨,这才招致灾难发生。

  黑媚真恨不得,现在再上前去,砍这小子几刀。

  不过她更清楚,这时候的白晨,绝对不能招惹,因为那是必死的结局。

  狂风一直吹了十天十夜的时间,黑媚也饿了十天十夜。

  一直等到外面的声音停止了,黑媚才推开了地牢的大门。

  不过这时候,她所看到的不是一片狼藉,而是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个黑森森的巨坑,似乎是穿透了整个世界一样,十几公里的直径,深不见底。

  天空晴朗的一朵云都没有,仿佛这场超级旋风,已经把所有能够吞噬的一切都吞噬了。

  如果这个巨坑的直径再延伸一点点,那么他们所在的地牢,就要被吞噬。

  黑媚不知道白晨会不会死,可是自己肯定是必死无疑。

  黑媚将白晨捆的严严实实,然后背在背后。

  黑媚走了一个多时辰,突然看到了一个人,缝脸男。

  只是,这时候的缝脸男,并没有过去的那种狰狞可怖,他看起来更像是一滩烂肉。

  只不过这滩烂肉,还没有完全的死掉。

  缝脸男就那么静静的躺在地上,他已经被旋风摧残了十天十夜的时间,不间断的摧残。

  他的身体已经处于崩溃边缘,可怕的风暴,让他的身体机能几近于死亡。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身体本身就被多次的改造过,恐怕这时候他真的就是一堆烂肉了。

  当然了,现在的他也不见得好的了多少,这场风暴让他失去了一切,包括力量。

  “你……你们还活着?”缝脸男平静的看着黑媚和黑媚背后的白晨,脸上带着几分不可思议。

  黑媚目光闪烁的看着缝脸男,思来想去,黑媚最终没有对缝脸男下杀手。

  其实要说对缝脸男,她并不恨,没有对白晨的那种恨意,也没有对陀男的那种厌恶。

  甚至这些日子来,缝脸男都未曾刁难过她。

  当然了,黑媚也不会突然善心大发,帮助缝脸男。

  黑媚正要转身离去,缝脸男突然叫起来:“等等……”

  黑媚停下脚步,转头看向缝脸男:“怎么?”

  “你知道这场风暴是由什么引起的吗?”

  黑媚想了想,摇头道:“不知道。”

  缝脸男听到这个答案,却像是更加肯定自己心中的猜测:“是不是他?是不是石头?”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可以否认,可是我希望你记住,找个地方,让他永远的沉睡下去!不要让他苏醒过来,最好是永远不会苏醒过来……”

  黑媚正欲离开,听到缝脸男的话,不禁停下了脚步。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希望我的猜测是错误的,可是我害怕自己的猜测成真……”缝脸男的脸上流露出恐惧之色。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记住我的话,让他永远的沉睡下去。”缝脸男认真的说道。

  “我没那个能力,让他永远的沉睡下去,只能是让他死,可是……”

  “那就建造一个足够深的地宫,将他永远的禁锢在里面。”

  黑媚想了想,又回到了缝脸男的面前:“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我以为我了解一切,所以我才能够无所顾忌,可是现在……我在害怕……特别是在经历了这一切后,我就越发的恐惧。”

  “我曾经见过他在造成灾难之后苏醒,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比如说你上次捡到他的时候,他就刚刚制造了一场灾难。”

  “上次是他第几次苏醒?”

  “第二次?可能吧……我也不确定。”

  “能和我说说你们相遇相识的经过吗?”

  “事情是这样的……”

  黑媚开始回忆她与白晨相遇的整个过程,缝脸男就那么静静的聍听着。

  “我想你可能忽略了一个问题。”缝脸男说道。

  “什么问题?”

  “他第一次告诉你的自我介绍,其实是真实的,不过你不相信,你觉得从南海岸那边到这边,至少要二十多年,所以他在你否定他的自我介绍后,才会编造了一个谎言,而你很显然更愿意相信这个谎言,而不是实话。”

  “你是说,他最初并未骗我?”

  “是的。”

  “可是……”

  “这其中最大的矛盾之处,就在于他是如何来到这里的。”缝脸男认真的看着黑媚:“你也说过,他每次失去意识后,都会造成巨大的灾难,而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是怎么来到远东区域的,这也就意味着在你们相遇之前,他就已经昏迷过一次了。”

  “你想要说什么?”

  “会不会是那场灾难的原因,让他流落到这里的?”

  “什么样的灾难,能够让他流落到百万里之外?”

  “我不知道,不过因为是与火有关。”

  “火?为什么?”

  “我一直在研究他身上的封印,近日来已经有些突破了,只是无法得到证实,我一直在怀疑这些理论的真实性,因为就目前来说我无法证实的东西,都是不合常理的。”

  “这个小子存在本身,就非常的不合常理。”

  “你说的没错,的确是不合常理,所以我才会恐惧,在害怕……不希望他的封印消失,因为我害怕他的封印消失,会引起最为可怕的结果。”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你知道构成世界的能量结构吗?”缝脸男问道。

  “我没有你那种境界,你研究的那些东西,我根本就听不懂。”

  之前白晨和缝脸男在餐桌上,偶尔也会进行一些讨论,可是那些讨论在陀男和黑媚的耳边,却是那么的晦涩难懂。

  “简单的说,这个世界的最基本能量结构是火、水、风、土,然后这四种能量结构又不断的分支延伸,比如说火会延伸出光、电,而光又延伸出其他的能量结构,就像是一颗大树,不断的开散枝桠。”

  “我还是不明白……”

  “施加在石头身上的封印,其实并不是封印,而是负担!”缝脸男说道。

  “负担?”

  “没错,负担,现在的他,负担了整个北方大陆的火、水、风、土能量。”(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