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五十三章 刺杀

第两千四百五十三章 刺杀

  深夜,陀男悄悄的推开白晨的房门。

  他来过白晨的房间很多次,也知道白晨没有睡前关门的习惯。

  他的手中握着从厨房拿出来的短刀,因为黑媚的怂恿,陀男觉得的确不能放任这个小子继续留着。

  虽然他也很不愿意动手,而且还是亲自动手。

  可是没办法,黑媚说的话还是让他担心。

  如果白晨把信息告诉了缝脸男,那么自己的身份,以及圣祖的到来都会曝光。

  先不说缝脸男和圣祖谁强谁弱,至少自己很可能会被缝脸男第一个拿出来泄愤的。

  陀男的脚步轻缓,虽然是第一次刺杀,不过他做的很好,至少从进入房间后,都没有发出声音。

  陀男看了眼床头的白晨,轻缓的靠近床边,手中短刀慢慢的抬起。

  三步,两步,一步

  咔咔嚓

  突然,陀男的脚下发出清脆的声响,紧接着原本沉睡中的白晨猛然睁开眼睛,顺手就摸起放在旁边的黄金书。

  陀男也在这时候手起刀落,朝着白晨劈落下去。

  短刀在黄金书的封面留下一道刀痕,白晨却是顺手一拍,用黄金书拍在陀男的脸上。

  白晨怒不可遏的看着被拍翻在地上的陀男,还好他事先做了准备,每天睡觉在床边地上放置了一些脆果,这些脆果有一层坚硬的外壳,如果被踩碎的话就会发出脆响。

  白晨现在可没有洞察先机的能力,所以只能采取这种方式防止别人的偷袭暗杀。

  不过原本白晨是用来对付黑媚的,只是没想到等到的会是陀男。

  白晨冷峻的目光看着陀男,陀男立刻抓起短刀翻滚着爬起来,紧张的看着白晨。

  “你既然来偷袭我,那就意味着你做好死的准备了!”白晨冷冷的看着陀男。

  “石头,这都是你逼我的,如果你早点接受与我联手的话,我也不会出此下策。”陀男怨恨的看着白晨。

  “这就是你的遗言吧?”白晨的语气依然冰冷。

  陀男咽了口口水,他是被黑媚怂恿着来的,不过他之所以愿意接受这个任务,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觉得,对象不过是一个小孩子而已。

  一个毫无威胁的小孩子!

  哪怕是失败了,那又怎么样?

  很显然,他并未想过,黑媚为什么不自己动手。

  白晨跳下床边,一手抓着黄金书,就像是******一样拍向陀男。

  陀男下意识的举臂格挡,只是白晨的这次攻击只是虚招而已。

  在黑暗中,白晨一招断子绝孙腿,从下而上的挑过。

  一声惨叫声,陀男抱着裤裆跪在了地上。

  一直在门外的黑媚,听到陀男的惨叫声,轻叹一声,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她知道计划已经失败了,不过她对此本来也没抱有多大的希望。

  那个小子如果这么容易对付,自己现在也不会沦落到这幅境地。

  房间内,白晨抓住陀男的头发,陀男还是想反抗一下,还未脱手的短刀朝着白晨劈来,可惜白晨轻而易举的用黄金书挡下了陀男的短刀,然后又是一扇,陀男再次被拍飞。

  “等等……石头,等等……我有话要说。”

  “你有话要说,却不代表我就一定要听你说。”白晨已经起了杀意,从地上抓起陀男掉落的短刀:“既然你要杀我,那就不能怪我反杀你。”

  昏暗的室内,明晃晃的刀锋,阴寒的杀意,让陀男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

  “等等……石头,我错了,我错了,这不是我的本意,是……”

  “我知道,是黑媚怂恿你来的,毫无疑问,她把你当刀使了,而且她也只是尝试而已,她根本就没想过能够成功。”

  “我们一起对付她,这个贱女人,她利用了我……”

  “不用,只是一个笨女人而已,而且我也说过很多次,我不喜欢和废物合作,特别是你这样的废物。”

  白晨手中短刀随意一挥,带过一抹寒光,陀男再次惨叫一声,他的左臂已经被白晨斩断。

  陀男连滚带爬的逃离白晨的面前,右手一直慌忙的在身上摸索着什么。

  终于,他摸出了一个圆盘,同时对着圆盘大喊着:“圣祖……救命……救命……”

  白晨手中短刀脱手而出,短刀破空斩断了陀男的右臂。

  而那个圆盘沾染到陀男的鲜血,猛然放出一道白光,然后便随之消失不见。

  “别杀我……不然我族圣祖到来,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陀男恐惧的看着白晨。

  “如果我害怕你的那位圣祖,我就不会这么对付你了。”白晨微微笑起。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的任何要求,我……我都能答应你。”

  此刻的陀男又惊又怒,双臂被斩断更是让他痛不欲生,可是他现在失去的不只是双臂,很可能还有更加宝贵的东西。

  “我原本就不怎么喜欢你,你就像是一只无休无止的苍蝇,一直的在我的耳边喋喋不休,如果仅此而已,我还不会拿你怎么样,可是你却太蠢了,你在破坏我的节奏,扰乱我的计划,我讨厌你这种不知道进退的白痴。”

  白晨再次捡起染血的短刀,陀男猛然站起来,紧紧的盯着白晨,双眼似乎充满了决绝。

  白晨倒是有些意外,这小子难道临死之前,突然勇敢了一次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白晨倒是能够给他一点更高的评价。

  不过,白晨最终还是错估了陀男的勇气。

  陀男站起来不是因为他已经做好了死的觉悟,而是因为他要为了求生而进行另外一次的冒险。

  陀男猛然朝着窗口冲过去,用尽全力的向外跳出去。

  这里虽然距离地面就十几米的高度,不过以陀男现在的状态掉下去,那就不好说了。

  而且在下面还有断牙和碎牙两只恶犬,浑身血淋淋的陀男,能否在它们的嘴下逃生,还真不好说。

  就在这时候,一道白光从天而降,落在白晨前方的窗户外面。

  白晨站在窗口,看着白光之中,一个白驼兽人族的老者,单手提着近乎濒死的陀男。

  陀男即便是几近于昏厥,可是对白晨的恨意依旧念念不忘。

  “圣祖……是他……是他……是他斩了我的双臂,杀了他……杀了他……”

  圣祖看向白晨,白晨也凝视着圣祖。

  “人类小子,你有什么遗言?”

  “狂妄!”缝脸男的声音传来,很显然,白驼兽人族的圣祖闯入他的地盘,也让他怒不可遏:“这里可不是你们白驼兽人族的地盘,你想在我的地盘杀人,问过我允不允许?”

  “掘墓人!你真的想要和我开战吗?”圣祖凝视着缝脸男。

  这是白晨第一次听说缝脸男的名号,掘墓人?

  看起来这个白驼兽人族的圣祖,对缝脸男非常的忌惮。

  “开战又如何?难道你觉得你能胜得过我吗?”缝脸男比圣祖更强硬,也更有底气。

  “我胜不过你,可是你也胜不过我。”

  “那就打过才知道。”

  缝脸男伸手抓向圣祖,圣祖立刻就化作一道琉光,以极快的速度跳跃出数百米外。

  缝脸男脸色更加不悦,右手用力的抓在手臂的皮肤上,狠狠的抓下一块肉,丢在下面的断牙和碎牙嘴边。

  断牙和碎牙立刻争夺着这块血肉,三两口就将这块血肉吞的渣都不剩。

  而在吞下了缝脸男的血肉后,断牙和碎牙的身体就开始变化。

  断牙的皮肤开始流脓腐烂,而碎牙的身体则是开始渗血,看起来就像是埋在地下十几天,半腐烂的尸体一样。

  白晨不禁捏着鼻子,这两只畜生的身上散发着的气味,实在是太难闻了。

  没有人受得了这样的气味,除了缝脸男。

  之前的断牙和碎牙本就已经足够恶心丑陋了,可是此刻的它们,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两坨烂肉。

  可是这两坨烂肉,却变得更加的可怕,它们疯狂的冲出古堡,朝着圣祖追去。

  缝脸男漂浮在半空中,转头看了眼窗边的白晨,然后破空追出去。

  白晨眯起眼睛,看着缝脸男离去的背影。

  他那个眼神,算是对自己的警告吗?

  他知道了什么吗?

  突然,背后再次传来喀喀嚓的声音,白晨下意识避开的同时,手中的黄金书一挡,黑媚的剑尖正中黄金书。

  “真是麻烦,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不自量力的蠢货。”白晨郁闷的看着黑媚。

  黑媚立刻抽剑退后,她与陀男可不同,她非常清楚白晨的可怕之处。

  她绝对不会天真的以为,白晨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小孩。

  “以往我的敌人,至少他们懂得害怕,懂得退缩,而不是一次次的做着愚蠢的尝试。”

  “你确定是愚蠢的尝试吗?”黑媚冷冷的看着白晨。

  “难道不是吗?当初你和你的同伴,十二个人都无法杀了我,现在你一个人,而且还没有穿戴着赐予你力量的盔甲,你觉得你能做什么?”

  “就如过去我低估了你一样,我也可以利用这一点,你低估我!”黑媚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线。

  “我?低估了你?我不明白……”

  白晨话没说完,突然嗅到空气中的异味,先前被断牙和碎牙散发的恶臭,导致白晨都没发现,在黑媚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很特别的香气。(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