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五十一章 黄金书的引导

第两千四百五十一章 黄金书的引导

  有些时候,死亡并不是人最大的梦魇,而是责任。

  就比如白晨对黑媚的威胁,如果白晨的威胁在未来的某一天成真了,那么黑媚就会因此而背负着无法逃避的责任,因为这一切都是她而挑起的。

  “你何来的骄傲,肆无忌惮的向我挑衅?何来的勇气,在我的面前挥舞剑锋?”白晨步步紧逼着:“你只是个凡人,庸人,弱者,无知、无谓的白痴,你甚至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在说什么!”

  黑媚脸色惊怒交加,却彷如从白晨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无形的压迫感,让她无法去反驳,不敢去反驳。

  “你应该学会谦卑,学会敬畏,你有太多无法理解的东西,力量!你什么都不是,甚至是你所遵循的信条,在我的眼里也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你哪里来的自信,一次次的向我发起攻击?”

  “从始至终,你都没赢过,你又为什么不懂得学乖?难道真要等到某一天,你的一切都被化为乌有的时候,你才会学的去反省?”

  “所以……收起你的尊严,放下你的颜面,也许下一次,你就不会这么走运了。”

  白晨转身离去,只留下愕然呆立的黑媚。

  白晨环抱着黄金书,手掌轻轻的摩擦着黑媚所劈砍后,留下的那道剑痕。

  黄金书的封面上留下的那道剑痕非常的清晰,曾经的那缕一闪即逝的感觉再次出现了,而且比起第一次的出现更加明显。

  并且这次那种感觉不再消失,就如那道剑痕一样,永远的铭刻在封面上。

  这本黄金书到底是什么人创造的?为什么会给自己这么特别的感觉?

  白晨不断的感受着剑痕所散发的感觉,黑媚只是随意的一剑,却能够激发出黄金书上隐藏的东西。

  并不是因为黑媚有什么特别的能力,可是又为什么能够让黄金书出现这种感觉?

  白晨现在急需弄清楚这其中的奥秘,也正因如此,白晨才没有继续追究黑媚对他的偷袭。

  白晨眉宇微微皱起,自己之前也曾经用一些破坏性的方式,对黄金书进行尝试与研究,可是都是一无所获,为什么黑媚的攻击却能够奏效?

  白晨磨痧着剑痕的手突然停了下来:“是因为敌意!黑媚的攻击才是真正的攻击?”

  “咦?”白晨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掌不知道何时出血了。

  奇怪?白晨很确定,自己的手掌并不是被割破的,也不是刚才黑媚的攻击造成的。

  可是为什么会割破了?白晨非常的不解。

  是这本黄金书吗?

  不对,这本黄金书没有任何的攻击性质。

  不知不觉间,白晨已经回到了房间,可是对于这本奇怪的黄金书,白晨始终无法释怀。

  白晨重新翻开黄金书的时候,突然发现黄金书的纯白书页上,居然出现了密密麻麻字符,只有第一页。

  这些字符看起来像是印记,又像是文字,可是与白晨所认知的任何文字都不相关。

  白晨非常确定,这一页的字符,是在黄金书留下剑痕后出现的,以前绝对未曾有过。

  “这不是文字。”白晨很快就判断出来了。

  因为不管是任何文字,都是需要流传的,而需要流传,就必须有其规律性。

  可是这些字符却没有任何的规律性,没有规律性才是其次,而真正让白晨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字符似乎具有某种引导性作用。

  白晨的手抚摸着书页上的字符,感受着字符的起伏凹凸。

  白晨感觉自己的脑海中,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可是又难以去分辨。

  白晨不禁对这本黄金书更加的难解,这本黄金书实在是太神秘了。

  一个偌大的种族,几乎就是星空之下的无敌种族,哪怕是白晨全盛时期,如果不直接发动末日级别的攻击,恐怕也无法完全的摧毁这个种族。

  可是就是这样的种族,却因为这本黄金书而消失,由此可见,这本黄金书远比缝脸男想象中的更加重要。

  对缝脸男来说,这本黄金书只是收藏品而已。

  可是现在的白晨,已经不这么认为。

  不过白晨现在连这本黄金书,到底是属于什么东西,都还弄不清楚。

  白晨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也许这本黄金书也如大部分的书籍一样,是为了记录而存在的。

  只不过它现在还没有被记录上内容,而在它的上面留下记录的方式,就是攻击!

  不是攻击黄金书本身,而是攻击持有黄金书的人,只有这样才能够记录下来。

  白晨听到窗外传来犬吠声,那两只分别叫做断牙和碎牙的缝合恶犬,即便是半夜三更也不会消停。

  它们比它们的主人更会折腾,除了它们和普通的狗一样忠臣之外,它们有着野兽所有的秉性。

  白晨看着两只在古堡下面打闹的恶犬,不由得眯起眼睛。

  如果是它们的攻击,又是否具有功效?

  白晨抱起黄金书,同时也提起剑,来到院子里。

  这两只恶犬立刻就发现了白晨的到来,虽然缝脸男曾经说过,不允许它们伤害白晨。

  不过它们对伤害的理解显然和它们的主人不同,对它们来说,只要没有弄死,那就不算是伤害。

  两只恶犬嘶牙咧嘴的冲着白晨,嘴里散发着熏人的腥臭。

  白晨勾了勾指头,做了一个挑衅的动作。

  两只恶犬立刻就争先恐后的扑向白晨,白晨早就有所准备,轻身左右一闪,避开了前后两只恶犬的扑杀。

  断牙对着白晨挥爪一扫,白晨等的就是这样的攻击,所以早就准备好了,用黄金书抵挡。

  黄金书上立刻又留下了一条触目惊心的爪痕,而这个爪痕可比黑媚的那一剑剑痕要深刻的多。

  没有变化!白晨眉头一皱,立刻收回黄金书。

  同样是攻击,不过这个攻击没有任何的敌意。

  它们并未将自己视作敌人,所以它们的攻击对黄金书无效。

  白晨失望的打算回到古堡内,不过断牙和碎牙显然不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眼前的这个玩具。

  对于这样的结果,白晨并不意外。

  手中长剑一扫,削断了断牙伸过来的左前肢爪子。

  断牙立刻惊慌的退后,它们是经过改造的生物,虽然算是活物,可是身体的结构早就是十几种物种拼凑的,没有任何的知觉,更没有痛觉。

  看着自己被斩断的爪子,断牙立刻就不敢上去了,呜咽一声退开几步。

  碎牙看到自己的同伴退后了,也有些犹豫,是上前还是退缩。

  白晨哪怕是面对几十倍于自己的断牙与碎牙,一样毫无畏惧。

  畜生就是畜生,空有一身蛮力,可是不懂得利用该有的力量,又何惧之有。

  “欺负它们有意思吗?”缝脸男不知道何时出现在断牙和碎牙的身边,看了眼白晨斩断的断牙的爪子,露出一丝不高兴:“你知道重新拼接它们的肢体,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白晨却没有回应缝脸男,而是看着断牙和碎牙。

  因为白晨的心里又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

  对于自己来说,断牙和碎牙就是畜生,对它们来说,攻击只是抓和咬,没有任何的新意。

  可是对于缝脸男来说,自己现在的攻击也是一样的单调而且普通。

  哪怕是曾经的自己,又是否真的是完美的存在了呢?

  “小子,在我与你说话。”

  “啊……走神了。”白晨猛然回过神:“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缝脸男摇了摇头:“我可以放纵你,可是你最好不要把我对你的放纵视作理所当然。”

  “我明白,你比我强大,所以我会听你的。”白晨耸耸肩。

  “我还是很重视你的,你的确有着我所没有的动手能力,我觉得你可以成为我的助手。”

  “当然,我会老老实实的,当一个助手!”白晨点点头。

  缝脸男看着白晨转身离去的身影,不禁陷入深思之中。

  缝脸男清晰的感觉到,白晨并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就如另外两个一样。

  只是,不同于黑媚和陀男,缝脸男很清楚黑媚和陀男的能力。

  不管他们如何的跳的欢,缝脸男都只是当作看戏。

  可是这个人类小子,缝脸男始终感觉,他的身上蒙着一层面纱,就像是有什么秘密笼罩着他。

  那个神秘的封印,到底是什么人对他施加的封印?

  缝脸男翻了很多书,他已经渐渐的发现了封印的本来面目,他并不觉得那个封印有存在的必要。

  因为这个封印根本就不是应该用来封印的,缝脸男第一次发现,事情并不如自己最初以为的那么一目了然。

  这个封印之中,似乎还存在着许多,自己无法理解的东西。

  比如说,这个封印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人类小子的身上。

  白晨漫步在黑暗的古堡通道中,这本黄金书似乎在把自己引导向未知的领域。

  可惜,现在黄金书上的内容太少了,自己还无法揣摩透彻。

  不过可以肯定的就是,黄金书上的内容,有可能会是自己的一个突破口。(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