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五十章 密谋?

第两千四百五十章 密谋?

  “我知道你现在很疼,也知道你疼的不能说话,不过我还是要说,因为我们这么默不作声,我实在是太无聊了。”

  白晨的双手血淋淋的,不断的控制着手中的手术刀,在缝脸男的脸上比划着。

  缝脸男的确很强大,可是这不代表他不会疼痛,哪怕是白晨都依然保留着痛觉神经。

  因为痛觉神经是人体的警报组织,就好比一个社会需要一个警报系统一样,是提醒人危险的信号,所以痛觉神经是必不可少的。

  缝脸男蠕了蠕嘴,他想要开口,可是只要一动嘴皮,脸上的肌肉稍稍一拉,就痛的头皮发麻。

  “我首先要刮掉你鼻骨架上的疤沥,让这里重新恢复血液流通,这样才能够让随后移植到这里的皮肤重新获得活力。”

  白晨捏了捏旁边桌子上,泡在酒精槽里的鼻子,这个鼻子除了皮肤之外,还有一些塑型材料。

  “你以前自己给自己缝的脸,不但手法粗糙,而且很不负责任,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是在乎自己的这个皮囊,还是不在乎。”

  白晨摇了摇头:“脸部的皮肤本来就最为显眼,所以一般的缝合,都会留下缝合痕迹,要想不留痕迹,就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法。”

  说着,白晨将手中的针刺入缝脸男的皮层下,然后双指轻轻的搓动着针。

  缝脸男虽然偶尔能够吟吟嗯嗯两声,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被白晨逼迫的回应,又或者是实在疼的难受。

  不过他还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手法与白晨的手法的巨大差距。

  白晨的手法就一个形容,那就是细腻,每一个细节都精致到了极点。

  前前后后足足四个时辰的手术,白晨总算是把鼻子安装在缝脸男的脸上。

  然后就开始抹药膏,这个药膏是白晨要求缝脸男配制的,配方是白晨提供的,配制则是缝脸男自己负责。

  “这个药膏算是粘剂,不过同时也能够促进伤口的愈合。”白晨一边抹药膏一边说着:“不过在未来的三天时间里,你绝对不能用手去触碰鼻子,你的身体素质与活性都要远远超过常人,所以三天的时间,应该足够让你的这个新鼻子巩固在现在的位置。”

  “这是第一次手术,也是最重要的一次,以后的手术,都只是修复你的面部皮肤的缝合以及伤痕,这些都属于小手术,还有你的头发,因为你头皮毛囊几乎都已经坏死,所以重新生长出来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采取人工移植。”

  缝脸男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又轻轻的捏了捏,这时候因为伤口还没有愈合,所以任何的举动,都是非常的痛。

  “这种皮肤移植,真的能够存活?而不会腐烂?”

  “当然可以,这就是生物的自愈性,而且这皮肤本身就是你自己身体的,很快的,其他区域的皮肤组织、血管、神经感官都会开始向这块区域的皮肤延伸,最后让你的鼻子彻底的成为鼻子。”

  白晨收拾着自己的工具:“这两天别太操劳了,早睡早起,让身体处于一个健康的作息活动时间,促进恢复效果。”

  说完,白晨就像自己才是主人一样,先一步的离开实验室。

  缝脸男也不在乎白晨的态度,他拿着镜子,不断的对比着自己的鼻子。

  看了半天,他对自己的这个新鼻子,还是比较满意的。

  只不过如果搭配上其他的脸部皮肤,就没那么满意了,因为他的脸上完全是缝合和疤痕的痕迹,还有糟乱零散的头发,以及那个眼皮都没有的右眼球,实在是与这个精致的鼻子不相称。

  白晨则是回自己的房间,继续研究那本黄金书。

  这两日,白晨做什么都抱着这本黄金书,可惜这本黄金书似乎完全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不管白晨如何研究,都找不出其中的特别。

  当然了,这并不代表白晨就真的以为这本黄金书只是卖相好看,反而更加坚定了白晨的想法,这本黄金书非常特殊。

  就在这时候,白晨的房门被推开了,陀男满脸讨媚的笑容。

  “石头,晚饭好了。”

  “以后记得敲门。”白晨放下黄金书,带着几分警告的语气:“即便你是白驼兽人族的王子,也别忘记了你现在是阶下囚。”

  “我是阶下囚没错,可是你也不见得就比我好多少吧,等那个缝脸怪物利用完你,你觉得你还会有多少剩余的价值?”

  “不过在这之前,我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你,所以在面对对你拥有着生杀大权的人之前,你是不是应该表现的更为尊敬一些?”

  陀男没好气的咽回后面的话,恢复了先前的那张讨好的嘴脸。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们两个联盟。”

  “联盟,首先要有联盟的资本,你有什么资本能够让我接受你的合作?”

  “只要我能逃离这里,以后我自然会有重谢。”陀男满脸期许的看着白晨。

  很显然,到现在他也不愿意放下他王子的身段。

  只可惜,白晨根本就不吃他这套。

  到了餐桌上,缝脸男没有来,估计他现在还疼的躲在房间里流眼泪。

  只有黑媚和陀男,坐在白晨的两侧。

  缝脸男对于白晨这三个外来者,几乎没有什么限制,除了不能够随意踏出古堡之外,白晨可以在城堡的任何区域活动。

  黑媚和陀男则是听从白晨的命令,这也算是缝脸男给白晨的特权。

  白晨就算是在餐桌前,依然是抱着黄金书。

  明明上面什么都没有,偏偏白晨还要翻动翻动。

  黑媚从地牢里被放出来后,虽然依旧对白晨横眉竖眼,不过至少不会主动找不痛快。

  白晨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反观陀男,他就没那么老实了,他依然想要逃走,而且总要找白晨出谋划策。

  如果他能够提出什么实质性的建议,白晨倒是不介意与他配合。

  可惜的是,陀男什么建设性的意见都没有,一味的就是怂恿白晨与他合作。

  白晨也不知道,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想要和缝脸男做对。

  挑战强者,反抗强权,这是人的天性。

  可是这些事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如果真的下定决心要这么做,那么至少也该有一个计划吧。

  偏偏陀男什么计划都没有,他就是想要回归自己的过去,想要恢复王子的身份。

  白晨当然不可能陪着陀男疯,哪怕是白晨有自己的计划,也不可能让陀男参合进来。

  这家伙纯粹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缝脸男放纵白晨三人,是因为他有足够强大的实力。

  而就目前的局势来说,他的确有这个资格,他的确很强大。

  白晨也没打算和缝脸男硬拼,至少现在没有。

  “石头,我有话和你说,吃完饭来我房间。”黑媚放下手中的碗,起身离开。

  “石头,她找你去她房间,做什么?”陀男立刻凑上前来询问,一双眼睛贼溜溜的在黑媚的背影转个不停。

  “关你屁事。”白晨瞪了眼陀男:“你负责把桌子收拾了。”

  说完,白晨直接抱着黄金书转身离开。

  陀男冲着白晨的背影一阵张牙舞爪,脸上愤恨不平,又不敢在这时候与白晨做对。

  白晨刚推开黑媚的房间,突然一道寒光破影而出,朝着白晨刺来。

  叮——

  白晨立刻举起黄金书一挡,剑光在黄金书上留下一道划痕。

  白晨立刻抚摸着黄金书,查看有没有受损,同时愤怒的抬起头看向黑媚。

  “黑媚,你想激怒我吗?你想让我现在就杀了你?”

  “反正不管是落在你的手中,还是落在缝脸男的手中,我早晚都要死,倒不如拼一把。”黑媚收起剑锋,脸上带着几分遗憾。

  很显然,在第一剑的偷袭没能得手的时候,黑媚就知道自己没机会了。

  “就算你杀了我,难道你还杀的了缝脸男?”

  “我原本就没打算杀你!”黑媚冷哼道:“只要让你失去意识,你又会恢复成那个恐怖的怪物,也许那时候的你,就能够与缝脸男对抗了。”

  “神经病。”白晨更是恼火,他真没想到黑媚居然会想出这么没脑子的计划,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计划里,自己还是被当作枪使的。

  “我知道你有自己的计划,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对付缝脸男?还是说,你在他手术的时候,做了什么手脚。”黑媚凝视着白晨:“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去告诉缝脸男,不管真假,我想他都不会再信任你的。”

  “蠢女人,你想去告密随你好了,我无所谓。”白晨耸耸肩道:“还有,别以为我欠你什么,从始至终,都是你们招惹我,而不是我招惹你们,如果再有下次,我保证你会变成尸体!”

  黑媚的脸色同样无比的阴沉,恨恨的盯着白晨。

  “我知道你和那个缝脸男一样,你们都是怪物,总有一天你们会为自己的行为受到惩罚!”

  白晨瞥了眼黑媚:“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恢复了力量,我会把你的国家,你的人民,你所珍重的一切都扯碎,就因为你这句话。”(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