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四十九章 黄金书

第两千四百四十九章 黄金书

  白晨嘴上肆意嘲笑着黑媚,不过白晨对黑媚先前说的话更为在意。

  在自己失去意识的时候,自己的身体本能能够挣脱封印的束缚,那就意味着,这个封印本身,并没有真正的超过自己的极限。

  可是为什么自己始终在正常状态下,无法解开封印?

  本能也是真实的本我,这与是否失去意识无关,如果在失去意识后,本能可以超越封印束缚,那么在正常状态下,应该也是可以的。

  白晨握了握拳头,然后不禁又摇了摇头,还是不行吗。

  自己似乎是忽略了什么东西,除非自己再次尝试在重伤之下失去意识。

  “现在轮到我问你了,你到底是谁?你也是某个神灵吗?”

  “就如你所见到的,我是一个被封印了力量的人类,好了,好好的休息,希望你有一个好梦,也帮我把这句话传达给陀男,我想他应该也会有好梦的。”

  白晨摆了摆手,笑呵呵的离去。

  缝脸男离开了三天的时间,三天后,缝脸男就带着白晨要求的那些工具回来了。

  “小子,你看看这些工具,是否能够满足你的要求?”

  白晨要求的工具主要有手术刀、银针、金针,还有一些特殊的医疗器具。

  “还行,就是金针和银针略微不合心意,不过将就着用吧。”白晨无所谓的说道。

  “那么你什么时候能够对我进行脸部的修复?”

  “你把自己所需要的容貌画下来,我随时可以进行。”白晨顿了顿,又道:“介意我去你的图书馆里看一些书籍么?”

  “随便,只要你看的懂。”缝脸男无所谓的说道。

  随后几天里,缝脸男就一直在忙和着他自己的画像,他是自己画的,虽说画工很一般,不过好歹还算是能够有个样子。

  白晨很好奇,这个家伙对自己的容貌这么介意,似乎又对女人没什么兴趣,难道他的兴趣是男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抓陀男倒是可以理解。

  在白晨的想法里,缝脸男应该是那种科学狂人,可是他不但有着科学狂人的执着,也有着对容貌的执念。

  五天后,白晨拿到了缝脸男对自己容貌的自画像。

  白晨看着缝脸男曾经的容貌自画像,不禁审视起缝脸男:“你以前真的是这样的吗?”

  “小子,你别管我以前什么样,你只要告诉我,我是否能变成这样子。”

  “没问题,不过这可不是一步就为的,需要漫长的手术。”

  “我最不缺乏的就是耐心了。”

  缝脸男凝视着白晨:“不过你说过的,我也可以研究你,你做好准备了吗?还是说要等到我的容貌恢复后再对你进行研究?”

  “随便,现在也可以,别把我弄死了就行。”白晨同样是满脸的不在乎。

  “我曾经的那些试验品,从来没有你这样的坦然。”

  “对于我无法抗拒的命运,我只能试着去接受。”

  在随后时间里的接触,白晨发现缝脸男还是挺博学的,对什么东西都有所研究。

  ……

  “奇怪,你身上的封印非常的特别,这个封印看起来是完全针对**的,不过更让我奇怪的是,如果把这些封印的个体烙印拆分开来,却不是封印,更像是符号。”

  “符号?你知道这些符号是什么东西吗?”

  “小子,我可是智慧之神,你觉得这种问题会难得倒我吗?”缝脸男得意的说道:“这是金纹,在你们十方诸国也有所流传,人类利用金纹制造出粗糙的金器,不过金纹是从北方大陆传过去的,所以根源还在北方大陆,而英灵兵器同样也需要金纹的加持。”

  “英灵兵器也有用到金纹?”

  “当然,英灵兵器的各种属性,就是因为金纹的加持,所以才能够得以实现的,不过我并不会制造英灵兵器。”

  “这世界上还有你不懂的事情吗?”

  “别搞错了,不是不懂,你也说过,我的动手能力不强,我知道英灵兵器的原理,可是知道是一回事,制造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我身上的封印,能够解开吗?”

  “我需要继续研究,这些金纹的连接太紧密了,我实在是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如此胡乱的,将金纹施加在你的身上。”

  “是一群神经病。”白晨无奈的说道。

  “的确是神经病,这些封印看起来毫无意义。”

  白晨自己缝合着自己大腿上的切口,这是为了让缝脸男研究,所以白晨主动用手术刀切开的。

  “我的变脸手术,什么时候能够进行?”

  “明天吧。”白晨已经缝好了大腿的切口,跳到地上活动了一下。

  “去藏书室吗?我正好也要去。”缝脸男与白晨并肩走着。

  进入藏书室后,白晨和缝脸男就各自找寻自己要找的书籍,各看各的,互不干扰。

  缝脸男看的是一本关于金纹的书籍,白晨的口吻比较特别,基本上什么都看。

  白晨看完一本,爬上书架,又打算还一本。

  可是就在这时候,书架被白晨拉倒了,缝脸男不满的看着被书堆压在下面的白晨。

  “你要什么书不能提前和我说一声,让我帮你拿吗,你知道我的书都是分类好的。”

  “把陀男和黑媚放出来,让他们作为打杂的,每天由我们两个负责他们的饮食起居,他们什么都不做,看起来我们两个更像是仆人。”

  “我不喜欢陌生人在我的城堡里走动。”

  “我也是陌生人。”

  “你是唯一一个理念上与我接近的人,所以我才特许你的自由,这并不代表我能够容忍其他的蠢货。”

  “有些时候,聪明人都是需要蠢货来衬托的。”

  “好吧,只要在我需要安静的时候,他们不会打扰我,不然的话,我会忍不住将他们送给那两只杂种狗的。”

  白晨从书堆里钻出来,手上拿着一本金灿灿封面的书籍。

  可是与这非常奢华的封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管是封面还是内容,全都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你的藏书里,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书籍?什么内容都没有。”

  “这本是我从一个古代遗迹里找到的,是失落的斑纹族的黄金书,虽然书里什么都没有,可是却被斑纹族奉为神物。”

  “斑纹族?”

  “斑纹族曾经是北方大陆的第一族,就类似于人类在十方诸国的地位,你可以想象斑纹族有多庞大吗?他们统治着整个大陆,拥有着无匹的神之军团,星空之下再无任何种族能够与之抗衡。”

  “这样庞大而且强大的种族,怎么会退出历史舞台的?”

  “不知道。”缝脸男摇了摇头:“据说与这本书有关,不过很显然,这本黄金书,除了历史价值之外,没有任何的线索,它也不存在任何的特殊效果。”

  白晨皱眉看着手中的黄金书:“也许这上面还有你未曾发现的秘密。”

  “也许吧,不过我对此并不抱有希望。”

  白晨之所以会找到这本黄金书,完全是因为它给白晨的特殊感觉。

  非常的特殊,就像是冥冥中的指引一样。

  可是黄金书在手,白晨又感觉空荡荡的,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仿佛先前的感觉都只是错觉,都只是自己臆想的而已。

  “我想要研究这本书。”

  “别把它弄坏了,其他的随意。”

  白晨一直在反反复复的研究这本书,可惜,从这本书入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感觉。

  白晨试过很多种办法,火烧,滴血,水浸,所有白晨能够想的到的办法,都想过了,也都尝试过了。

  可是这本书似乎真的只是普通的书籍,没有任何的异样。

  这让白晨非常的失望,这本书到底意味着什么?

  一本能够与自己有所感应的书,古老的书。

  翌日,白晨和缝脸男就开始准备手术。

  “今天只是一个小手术,先给你弄个鼻子,不过这鼻子上的肉,需要从你身上的其他地方取。”

  其实这种手术在地球上都不算是复杂,也就是皮肤移植,而且一般来说皮肤移植都是自己的皮肤最好,不会产生异体排斥。

  白晨没有给缝脸男止痛,不管是药物止痛还是针灸止痛,都是会有一定的影响的。

  特别是药物止痛,主要就是麻痹神经,这种止痛方法其实是非常粗暴的,因为痛觉神经本身就非常的脆弱,而痛感其实是生物身体的警报装置,而药物麻痹神经,很多时候是会对痛觉神经产生毁灭性的影响,而且以缝脸男的药抗,白晨也不知道要用多少麻醉药,才能让他的神经麻痹。

  其次就是针灸止痛,这种方法也是有弊端的,针灸止痛主要的原理就是阻止一个区域内的血液循环,从而让痛觉神经进入休眠状态,可是因为血液不流通,对于皮肤移植这种手术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因为新移植的皮肤,最好是能够在移植完成的第一时间,就获得血液流通循环。

  所以最后白晨和缝脸男商议后,最终决定就是,不采取麻醉,直接手术。(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