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四十八章 问话

第两千四百四十八章 问话

  不管是缝脸男还是那两个不速之客,这三个实力强大的神灵级别存在,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不过相对来说,白晨更希望缝脸男胜利,毕竟自己现在已经与缝脸男站在一条阵线上。

  在观察了一阵三个神灵强者的战斗后,白晨基本可以确定,缝脸男胜算更大。

  那两个沼泽王兄弟虽然实力同样不俗,可是与缝脸男还是有一些差距。

  而且白晨深信,缝脸男还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

  战斗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整个战斗的节奏,都掌握在缝脸男的手中。

  白晨始终在分析着缝脸男的实力以及能力,不过因为他自己现在的实力所限,而且缝脸男并未真正的展露真实实力,所以白晨也无法完全的弄清楚缝脸男的真实实力。

  当缝脸男的双脚再次落地的时候,他的手上已经多了两个头颅。

  “又多了两个藏品,真是不错,这两个家伙的脑袋,我早就想要了,只是没想到他们会主动的送上门。”

  缝脸男将这两个血淋淋的头颅挂在自己的腰上,然后把陷入地下的马车拉出来,连夜启程。

  在看了全程的战斗后,陀男和黑媚都有些忧心忡忡,因为缝脸男的实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面对两个恐怖的神灵存在,依然能够轻松的斩杀,并且似乎还未出全力。

  缝脸男的家是一个坐落在荒芜平原上的古堡,荒芜的平原上空,永远都萦绕着阴沉的乌云,整个荒芜的平原都散发着一种不详的气息。

  地面蒸腾着死亡的酸气,四处都能见到野兽的遗骨,放眼望去,只能看到荒凉与死亡,没有哪怕任何一丝的生机。

  而在这片平原中间的那座古堡,更是以黑色为主色调,而乌云似乎也是以那个黑色古堡作为中心。

  呼啸在平原上空的狂风,就像是恶灵的呼号一般。

  任何一个正常人,恐怕都无法接受这样的生存环境,哪怕再走投无路,也不会选择在这种地方定居。

  不过这种环境,倒是与缝脸男的形象相当契合,都是那样的狰狞可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令人毛骨悚然的不详之气。

  在推开古堡的大门之时,两只凶猛巨大的缝合恶狗扑了出来,它们就算是迎接自己的主人,也是充满了侵略性的恶嚎以及嘶牙咧嘴。

  缝脸男对自己的宠物当然视若无睹,不过在囚笼中的三人,显然就没那么自然的接受两只怪物的血盆大口和恶臭了。

  “老板,看起来你的宠物是你从尸体堆里挖出来合成的。”白晨捂着鼻子,忍不住抱怨道。

  缝脸男始终驱赶着马车,把马车停靠在古堡内。

  打开囚笼的门,放三人出来的时候,那两只恶犬立刻就飞扑了过去。

  它们还以为这是它们的主人给它们带回来的零食,不过缝脸男随手就将两只恶犬甩飞出去。

  对黑媚和陀男来说,他们只是从一个囚笼关到了另外一个更加阴森可怖,阴冷潮湿的囚笼中。

  不过白晨的待遇就要好上许多,缝脸男带着白晨前往了给他安排的私人卧室,同时还有缝脸男的实验室、收藏室。

  “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在我的古堡中的任何地方自由活动,可是,如果你要出古堡的范围,必须得到我的认可,不然我将会视你为背叛,你明白吗?”

  “当然。”白晨笑着点点头。

  对于这样的待遇与安排,白晨还是非常的满意的。

  “关于你说过的,需要的器具,具体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这里有的,你都可以使用,如果是没有的,我也可以去找人制作。”

  “首先是手术刀,你的实验室里的那些刀具都太粗糙了,完全不符合我的要求,老板,说实话,你的手术水平和我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缝脸男对白晨的评价不以为然,他更注重的是研究,而不是实验。

  当然了,他的研究最终还是需要依靠实验来得以证实。

  “我只是不喜欢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事情上,而这也是你存在的价值。”缝脸男理所当然的说道。

  “我需要的工具,我会画一份设计图给你,我希望你能帮我尽可能的找到能够打造出来的人,尽可能的符合我的要求。”

  “当然。”

  “还有,老板,你的收藏室里的东西,我能参观么?”

  “收藏室的东西,本来就是用来参观的,不然它们存在的意义何在?”

  收藏室内的藏品,其实大部分都是缝脸男的战利品,不过还有一些奇怪的东西,引起了白晨的注意。

  不过,最让白晨惊讶的是,缝脸男的兴趣与白晨的兴趣有很大的重合,那就是丰富的藏书量。

  缝脸男在接到白晨的工具图纸后,就带着图纸离开了。

  白晨则是直接成了古堡的临时主人,自由的出入古堡的任何角落,包括囚禁着黑媚和陀男的那两间囚牢。

  “石头,什么时候把我们弄出去,别忘记了我们的约定。”

  “我可不记得我们有什么约定。”白晨笑盈盈的看着陀男。

  因为缝脸男不在,所以白晨需要负责他们的吃喝。

  白晨将两份食物分别从铁栅栏的缝隙中送进去,陀男饿坏了,一阵的狼吞虎咽着。

  不过很快的,他就失去了知觉,昏死在地上。

  白晨转头看向另外一边的笼子里的黑媚,黑媚一直的卷缩在角落,她的那对目光,穿透黑暗观察着白晨的一举一动。

  “好了,该谈谈我们的事情了。”白晨微笑的看着黑媚。

  “我想知道,关于那天的时间,在你们刺了我三剑,包括你的那一剑,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你不知道?你不记得了吗?”黑媚凝视着白晨。

  黑媚恐惧缝脸男,可是她更恐惧眼前的这个小子,或许她还分不出,到底是白晨强大还是缝脸男强大。

  可是毫无疑问,白晨更加危险,因为他的任何言词,都具有着欺骗性、煽动性。

  他的所有话都是由谎言与陷阱构成的,从第二次见面后,黑媚就一直在试图与白晨保持距离。

  “如果我记得,我就不会问你这个问题了。”

  “那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告诉你?”

  “就凭我现在站在囚笼外,而你站在囚笼内,这还不够吗?”

  “我是一个骑士,我不会畏惧任何的威胁,乃至死亡!”

  “可是你畏惧我,而且你也知道,我所带来的绝对不止死亡。”

  是的,每一次黑媚与白晨的接触,对黑媚来说,都是充满了危险的。

  在黑媚的心目中,白晨给她留下了太多的恐怖回忆。

  “骑士的信念可不会那么容易动摇。”

  白晨打开了隔壁陀男的囚笼,然后把陀男从笼子里拉了出来。

  “你要做什么?”

  “我想他应该不介意和你睡一个笼子里的。”白晨微笑的看着黑媚。

  “你……”

  白晨不管黑媚愿不愿意,直接把陀男丢到黑媚的牢笼里。

  “现在,你可以做出你的选择了,告诉我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或者是你们就永远的住在一起。”

  “他现在昏迷中,我可以直接杀了他。”黑媚冷冷的看着白晨。

  虽然骑士的信条中,不能够杀害无辜的人,不过这时候,她也只能拿这个当作筹码,虽然这个筹码看起来基本上毫无价值。

  “你随意,你杀了他一个,我可以弄更多人进去陪你,而且相信我,在这座古堡里,有着不少,让你看上一眼,就能够反胃一个月的东西存在,如果你不想要这位白驼兽人族的大帅哥,我可以还一个重口味的。”

  白晨的威胁,让黑媚一点脾气都没有。

  “我回答你的问题,你也要回答我的问题。”

  黑媚打算还一个策略,她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就算他们不是在囚笼内与外,就算是面对面的对话,她也占不到便宜,更何况自己现在只是阶下囚。

  “我会考虑的。”白晨略微考虑了一下说道:“不过在这之前,你必须回答我的问题,那天我失去意识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突然醒来了。”

  “我醒来了?隔了多久?”

  “在你昏迷后不到十息的时间,你就突然醒来并且站起来。”

  “然后呢?你们就离开了?”

  “不,然后你毁掉了紫枫的双臂,你就像是还了一个人一样。”黑媚凝视着白晨,眼中充满了对白晨的惧意。

  白晨眯起眼睛,也就是说,当自己失去了意识之后,潜意识里身体自我保护的本能,战胜了封印。

  也就是说,自己还是存在着底牌,至少当自己真正的面临着生命危险的时候,自我保护本能能够让自己抵挡以及攻击自己的敌人。

  “那你为什么要跟着来?你还不甘心?想要追杀我吗?”

  “是。”黑媚没有否认。

  “为什么?你们十二个人在一起,都没能杀死我,难道你觉得你一个人就可以做到吗?”

  “你知道为什么。”黑媚眼中恨意难掩的瞪着白晨。

  哦,她喜欢紫枫,紫枫被自己废掉了……

  “我以为你足够聪明,现在看来,是我高估了你。”(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