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四十七章 作伴

第两千四百四十七章 作伴

  “不要当着我的面,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缝脸男不满的说道。

  缝脸男转过头看向背后:“后面跟着一个女人,是来找你们之中谁的?”

  “什么样的女人?”

  “幽魅族的女人。”缝脸男说道。

  “我不认识,石头你认识不。”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个幽魅族的女人,应该是我的仇敌。”白晨颇为意外的说道:“不过,你确定只有她一个人吗?”

  “是的,只有她一个,既然是你的仇敌,那就把她当作我们的晚餐。”缝脸男淡然说道。

  陀男有一种反胃的冲动,白晨看了眼缝脸男:“我说过,智慧种族会让你变得更加丑陋。”

  “你不是可以让我复原吗?”

  “以你的能力,想要任何食物都是轻而易举,为什么一定要吃有毒的东西?就是为了证明这份有毒的时候吃不死自己吗?”

  “好吧,那就我只是杀了她好了。”

  “慢着。”白晨突然叫道。

  “怎么?”

  “把她留给我。”白晨说道。

  “为什么?她不是你的仇敌吗?”

  “我对待敌人,从来不是杀了那么简单,生不如死才是最残忍的方式。”

  其实白晨已经猜到了,跟在后面的有可能是黑媚。

  不过白晨想要弄清楚,自己在昏迷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黑媚和她的骑士同伴当时应该在场,所以自己想要的答案,就只有他们能够回答自己的问题。

  不过有一点白晨没弄明白,为什么黑媚会跟在后面,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跟在后面。

  缝脸男看了眼白晨:“我满足了你这么多的要求,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

  缝脸男跳下马车,向后走去。

  陀男恐惧的看了眼缝脸男的背影,又看向白晨:“石头,那个怪物太可怕了,我们还是找个机会逃走吧。”

  “逃走?如果你不能找到一个,与他旗鼓相当的强者作为保镖,逃到哪里都没用。”白晨瞥了眼陀男:“而他的确很强大,在这种情况下逃跑是非常不明智的。”

  “那怎么办?我早晚会被这个怪物吃掉的……你也一样。”

  “那就找机会干掉他。”

  “干掉他?就凭你?和我?”

  “机会这种东西,总是创造出来的,正所谓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哪怕他猜得到我们的不怀好意,可是只要我们表现出自己的价值,而他对我们还有需求,他就会自大的觉得,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对你的确有需求,那对我呢?我想不到我有什么能够让他觉得可以利用的。”

  “并不是完全没有……比如说你这副皮囊。”

  “你别吓我。”陀男可不喜欢白晨的玩笑,当然了,白晨并不是在开玩笑。

  “好了,要想让缝脸男不杀了你,或者吃了你,那你就好好的想清楚,自己有什么值得被他利用的地方。”

  “我可是白驼兽人族的王子。”

  “你最好别把你的身份说出来,免得他觉得你碍事,直接杀了你灭口,免得白驼兽人族的人找他算账。”

  “你不会捅出去吧?”陀男担心的看着白晨。

  “我和缝脸男其实很相似,只要你能够对我有所价值,那么我不介意让你活着。”白晨的脸上浮现出阴险的笑容。

  “你别忘记了你自己先前的话,如果你把我的身份捅出去,我也把你的那些话捅出去。”

  “我无所谓,因为我已经掌握了那个缝脸男的需求,只要他还未达成目的之前,他就不会杀了我,可是你不一样,你现在还未有任何值得他看重的地方,所以你的生命岌岌可危。”

  “额呵呵……石头,我们又没恩怨,而且还有共同的目标,所以你会保护我的,是吧?我可以和你配合,把那个家伙弄死。”

  白晨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这么说你愿意听我的话咯?”

  “当然,当然……”陀男满脸讨好的笑容。

  不多时,缝脸男就回来了,手上提着黑媚,黑媚满脸的怒不可遏,不过又非常的无力,避免她所面对的,根本就是一个无法战胜的敌人。

  别说她没有穿戴黑盔甲,即便是穿戴了,结果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不过,当她看到被关在笼子里的白晨,手脚戴着镣铐的时候,心情明显好了很多。

  “现在,她是你的了。”缝脸男将黑媚丢进了笼子,和白晨作伴。

  “美丽的小姐,你好,我的白驼兽人族的……”

  “咳咳……”白晨咳了咳,提醒一下陀男。

  “我叫陀男,请问美丽的小姐,怎么称呼?”

  只是,黑媚冷着脸,死死的盯着白晨:“你果然没死。”

  “很意外吗?我也很意外,看起来我并不是那么容易死,你和你的同伴刺我的那三剑,我会还给你的。”

  “现在的你和我一样,都只是别人的阶下囚,你有什么能力报仇?”

  “你没听到他刚才的话吗,你现在的生死,是我来决定的。”白晨转头看向已经跳上车驾座上的缝脸男:“您说是吧,老板。”

  白晨看了看缝脸男:“老板,我以为你会对漂亮的女人感兴趣。”

  缝脸男慢悠悠的转过头,看了看白晨,又看了看黑媚。

  “你觉得,我想要的是女人?”

  “难道不是吗?好吧……看来是我搞错了。”

  “怪物,你不该相信他,你无法想象,这个人类小子有多阴险,他是我所见过的,最卑鄙,最无耻,最阴险,也是最狡诈,最可怕的存在!你会因为自己轻信他而感到后悔的。”黑媚严肃认真的说道。

  她完全是好心好意的提醒缝脸怪,即便这个缝脸怪的外表看起来再如何可怕,可是在她的心目中,白晨才是最可怕的那个。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阴谋都无效,弱者才会使用阴谋,可是在强者的眼里,那些所谓的阴谋诡计,都只是小丑一般的把戏。”缝脸男淡然说道。

  白晨看着缝脸男,他现在的目光、脸色,与当初的自己何其相似。

  骄傲、自信,不可一世,哪怕是自己明知道有陷阱等待着自己,依然自大的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任何事物可以威胁到自己。

  可是自己错了,人只有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才能够清晰的看清楚整个局面。

  而事实也证明了,不管是自己,还是眼前的这个缝脸男,都不是真正的无畏。

  看着双手的镣铐,这次,自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夜里,三人依然被关在笼子里,不过对陀男来说,这个夜晚是他从进入这个笼子后,最愉快的一个晚上了。

  毕竟笼子里还多了两个人作伴,特别其中一个还是如此的美丽动人。

  陀男一直在找黑媚搭话,可惜,黑媚对陀男毫无兴趣。

  相较而言,她对白晨更感兴趣。

  “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东西?”黑媚凝视着白晨。

  “就如你所见,我是个人类。”

  “黑媚小姐,你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轰——

  突然,地面毫无征兆的坍塌了,整辆马车瞬间陷入地下,转眼间,陀男就已经用他的臀部压在黑媚的脸上。

  白晨看着两人现在这个奇怪的体位,陀男其实还是挺喜欢这样的姿势的,只不过黑媚显然接受不能。

  “陀男,你就这样保护黑媚的吗?”白晨微笑的看着两人。

  “啊……对不起,黑媚小姐。”

  “滚开!”黑媚铁青着脸色,突然不是这时候她同样身陷囫囵,她一定会杀了陀男。

  “啊……对不起。”陀男这才挪开了身子。

  黑媚死死的盯着陀男,似乎是打算着动手教训一下他。

  “先别吵了。”白晨叫道。

  这个突然降临的地陷,显然不是自然的地陷。

  这时候地坑外,正在进行着一场大战。

  其中一方就是缝脸怪,众人藏在笼子里,看着外面的大战。

  黑媚这才知道,原来这个缝脸怪居然是一个拥有着通天彻地之力的神灵。

  而与他交战的,也是两个神灵,并且实力相当不俗。

  双方打的不可开交,他们三人所身处的囚车,也只是被波及的而已。

  不过好在双方对三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角色,没有任何的兴趣,而且他们的战场是在天空中,所以三人才能安然无恙的作为观众。

  “太好了,太好了……我们有救了……”陀男惊喜的叫起来。

  “你认识他们吗?”白晨看了眼陀男问道。

  “不认识,不过这不重要,只要那个缝脸怪战败了,我们就能够获得自由。”

  “不,这很重要。”白晨摇了摇头:“那两个人与缝脸怪都不是好人,他们都有着相似的气息,如今我们在缝脸怪的手上,至少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可是如果再还到别人的手中,那么就未必能够如现在这么的安然了。”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好人?”

  “从他们战斗的方式,很容易辨认,还有他们的气息。”

  “那两个神灵是灰白沼泽的沼泽王兄弟。”黑媚的脸色凝重,死死的盯着那两个与缝脸怪大战的兄弟俩:“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在沼泽里布置陷阱,引诱外人进入沼泽,然后把他们当作沼泽的养分。”

  “什么?什么叫做当作沼泽的养分?”

  “他们所居住的灰白沼泽,其实原本只是一片湿地,可是在数百年前,出现了这对兄弟,他们将湿地改造成了灰白沼泽,那个灰白沼泽就是他们最大的利器,就像是具有着生命力一样,能够吞噬一切进入其中迷失者,甚至可以为他们而战。”(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