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三十五章 刺杀计划

第两千四百三十五章 刺杀计划

  白晨坐在黑媚的兽马后面,经过验证证明了,白晨只有直接接触到对方的身体,才会产生金纹传染。

  白晨原本还对自己的这个能力有些期待,本来还想着这个能力好歹也算是一种自保手段,不过随着逐渐的了解,白晨发现自己的这个金纹传染的能力,还是有诸多的限制的。

  自己的这个能力几乎没什么实用性,自己能够拉近距离的敌人,基本上也不需要自己的这个特殊能力,而自己无法接近的敌人,对方的实力也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

  白晨抱着黑媚的盔甲,心里想着要不要趁机控制黑媚,然后再抢了马逃走。

  不过在考虑良久后,白晨还是否决了这个计划。

  自己的特殊能力并不能立刻生效,而是从接触的部位开始蔓延的,所以得手的几率也不大。

  当然了,除非是白晨现在直接下杀手,可是如果自己下杀手,其他的骑士绝对不会放过自己,自己现在是虎落平阳,没必要再贸贸然的招惹这些敌人。

  现在首要是想办法先取得他们的信任,白晨的手指开始不老实的在黑媚的黑色铠甲上敲打起来。

  “你干什么,停手!”黑媚没好气的哼道:“再敢打扰我,你就去下面跑。”

  “好啊,我无所谓,跑一跑锻炼身体。”白晨笑呵呵的回应道。

  黑媚眉头一皱,她从白晨的语气里听出了别的意味,这小子是打算惹怒自己然后被赶下马背,再趁机逃走么?

  自己可不会让他如意,黑媚心中冷笑。

  “喂,你整日里穿戴着盔甲,不累么?”

  “不累。”

  “闷不?”

  “不闷。”

  “怎么上厕所?”

  “你够了!”

  没过多久,黑媚就发现,自己高估了自己的耐性。

  也低估了这个小子的烦人程度……

  “我是认真的。”白晨满脸认真的看着黑媚。

  黑媚就算不回过头,也能猜得到这小子现在会是什么表情。

  “如果你不能主动的闭上嘴,那么我不介意亲手帮你将嘴缝上。”

  “好吧,我闭嘴。”只是,没过多久,白晨又忍不住开口了:“那个黄金魄是什么东西?”

  “你不知道么?”黑媚怀疑的问道。

  “如果我知道,还需要问你么?”

  “那你去那个枯原野族人的古代祭坛做什么?”

  “我都说过了,我是无意中到那里的,原本就打算在山洞里休息,结果发现了里面的遗迹。”

  “无意中?巧合?哼哼……”黑媚依然是用怀疑的语气反问,很显然,她对白晨一点都不信任。

  “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来自哪里,而你又是谁,来这里又是什么目的。”

  白晨翻了翻白眼,自己先前说的,基本上都是真的,可惜黑媚根本就不相信,一点都不相信。

  既然真话不信,那么白晨只能说假话了。

  “我是你们的敌人派来的。”白晨的语调突然一变,变得有些冷意。

  “战吼氏族!?”黑媚几乎是在瞬间相信了白晨的话,没有任何的犹豫,她已经断定了,白晨真的是战吼氏族派来的:“来此做什么?”

  “潜入你们的国内,刺杀你们的国王。”

  “你说的是真的?”黑媚不是不相信白晨,而是不敢相信,白晨会这么轻易的暴露出自己的目的。

  “当然,这就是你要的答案。”白晨耸耸肩道。

  “你为什么会说出来?”

  “因为我已经厌倦了这个计划,厌倦了被人当作兵器使用,我想要获得自由,而不是别人手中的匕首。”

  “那么你打算怎么刺杀我们国王?”黑媚紧张的看着白晨,她想要辨认出,白晨说的到底有多少内容是真的。

  “里应外合,把我送到你们国王的面前,你应该明白的,被我接触到的人,力量就会被封印,所以才会被派出来执行这个任务,而且我看起来就像是人畜无害的人类小孩,大部分人都不会对我产生怀疑。”

  “里应外合?”黑媚的脸色突变:“你是说,在国王的身边有叛徒?”

  “何止是你们国王的身边。”

  “你这是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黑媚听出了白晨话里意有所指。

  “你觉得我真的是无意间遇到你们的吗?”白晨轻笑的说道。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我从不相信巧合。”

  “其实你心里已经猜到了,何必要我多言。”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的兄弟姐妹们,不可能背叛国王,我们是宣示过的!”

  宣示?宣示就可以让这个女人这么的坚定信念?

  不过有些时候,洗脑对于一些思维单纯的人非常管用。

  显然,黑媚就是一个头脑简单的女人。

  “既然你不相信,那就算了。”

  白晨本来就是瞎掰的,而他其实也没有说过她的同伴里有叛徒,这一切都只是用潜台词来引导出来的结果。

  黑媚的脸色变化无常,如果这时候白晨解释的话,她反而会鉴定的信任自己的兄弟姐妹,可是现在白晨的漫不经心,她反而开始动摇了。

  “你说,是谁。”

  “我不知道。”白晨淡然说道。

  “什么?你分明就是在欺骗我,你说我们之中有背叛者存在,而且还暗中给你信息,现在又说你不知道背叛者是谁。”黑媚怒不可遏的质问道。

  白晨怕的就是,如果自己胡乱说一个,以黑媚的性格,绝对会直接跑过去当面对质。

  这么一来,自己的谎言立刻就要被拆穿,反而,如果自己说自己不知道,那么黑媚就不敢声张。

  “那个给我信息的人,并未露面,他只是说不久之后,就会见到他。”白晨无奈的说道:“你知道的,你们这群人,每个人的实力都比我强大太多了,你们要想隐藏起来,我也毫无办法,原本我还怀疑,那个与我接头的人就是你。”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觉得是我?”

  “因为你是第一个发现我的人,也是第一个接触我的人。”

  “那么后来你又怎么发现我不是的?也许我就是那个人呢。”黑媚也用模棱两可的语气说道。

  “不,你不是。”

  “你怎么知道?你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吧?”

  “因为我给你们中的每个人都做了暗号,可是没有一个人与我接头。”

  “这就证明了,我们之中根本就没有背叛者。”黑媚迫切的想要证明这点。

  “不,背叛者在你们队伍中,”

  “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因为我从知道你们的来历后,就在回想这次刺杀计划,很显然,我被带到你们的远东国后,势必会惊动你们的上层,而再通过国王身边的人进言,我最后肯定是要被送到国王面前的,到时候你们势必也会被叫到国王跟前问话,这时候就会发动计划。”白晨顿了顿,又接着说道:“而计划成功后,我们又可以里应外合,把黑锅甩到你的头上。”

  “你以为你逃的了吗?”

  “我当然逃不了,所以我才把真相说出来,我可不想做一个被丢弃的弃子。”

  “那你怎么肯定,我不是你的接头人?”

  “因为我刚才给你暗号,你没回应。”

  “其他人不是也没回应吗?”

  “不一样的,我给他们的接头暗号只是确认彼此的身份,他们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才没与我接头,可是我给你的暗号不一样,我刚才给你的暗号是在说,如果你再不与我接头,我就曝光我们的计划,结果你还是没反应,如果你真的是我的接头人,那么为了大局考虑,肯定要与我接头。”

  “原来如此,奸诈的小子。”

  黑媚回想刚才的言行举止,的确都很古怪,不过先前也只是觉得古怪,现在却觉得诡秘。

  “你帮我把背叛者找出来,我不但不怪罪你,还会帮你向国王申请奖赏。”黑媚说道。

  “这个接头人可能不止一个,而且非常的谨慎,他们不但不相信我,而且连他们彼此可能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而他们又都知道我的存在,如果我试探的太过激,反而会遭致他们的怀疑。”

  “那怎么办?”

  “很简单,放我走。”

  “什么?这不可能!你想也别想。”黑媚立刻拒绝道。

  “那就算了。”白晨也不强求,随意的耸耸肩。

  “你到底帮不帮我找出背叛者?”黑媚警告的目光盯着白晨,她的性格一向如此,直来直往,把什么都写在脸上。

  “我说过,放我走就是最好的办法。”

  “你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你我演一出戏,我偷了你的坐骑,然后你表现的怒不可遏,请求自己的同伴追杀我,而你看看你的同伴里,谁的表现最为热情,那么就可以将范围缩小,如果是你真正的同伴,那么他们肯定与你同仇敌忾,就算不杀我,也会把我打的半死,可是如果是背叛者,为了刺杀计划,肯定不可能让我受到太重的伤势,你说对吧。”

  黑媚想了想,这似乎真的是一个不错的计划,可是她依然有所顾虑。

  “那如果你借机逃跑呢?”

  “如果我孤身逃跑了,战吼氏族和你们的背叛者会放过我吗?我需要的是庇护,所以才把真相告知你,如果我真的要逃跑,之前有无数次的机会,先用我的这双手压制你的力量,然后用我的骨刃划破你的咽喉再逃跑,你说对吧?”(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