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一十五章 善者不来

第两千四百一十五章 善者不来

  不止白狮城一处,天空联盟被包围的城市中,有二十多个与天空城关系亲近的城市,得到天空城的解围。

  这一夜,天空联盟的各个城邦,就像是放烟火一般。

  将无数的山岭族点燃了,在夜幕下绽放着最绚烂的光芒。

  至于那些还未解围的城邦,白晨懒得动手。

  威慑力已经足够了,不需要多余的杀戮。

  审判日倒计时,第七日。

  山岭族,中央大殿——

  比起上一次的会议,这次的中央大殿内更加的寂静。

  山岭族所有族长全都用一种极端恐慌的脸色,看着同族。

  他们这时候迫切需要一个族人,能够站起来,发表一下解决方案。

  其实要说上一次的决议,其实已经达到了部分目的……那就是证实天罚之剑是否具备有攻击山岭族的能力。

  可是这个结果,却散发着绝望的气息。

  对于山岭族来说,这个结论比起任何的损失都让人难以接受。二十多个城市的山岭族大军,同时遭遇到毁灭性的攻击。

  而且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遭到的攻击,并且攻击的方式,并不是最初以为的一种,而是非常的多样性。

  无一例外的一点就是,每一种攻击,都是伴随着巨大的伤亡。

  不过在已经被证实的攻击之中,有两种攻击是最让山岭族感到绝望的,一种就是在天空城外,山岭族大军第一次遭受到的攻击,那种攻击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攻击,只要在冲击范围内,所有的一切都将泯灭。

  而第二种,则是两天前的那场对山岭族大军的反击中发现的,那就是他们事先一直认定的,天罚之剑无法对个体进行攻击的猜测,而事实证明,这个猜测也是错误的。

  因为亲自证实了天罚之剑能够进行个体攻击的,不是别人,正是山岭族的一个半神。

  天空中突然落下红色光束,瞬间结束了那位半神的生命。

  原本的消息,就足够让山岭族绝望了,可是这个消息,更是对油锅上的山岭族,又加了一把柴火。

  在座的不少山岭族的族长甚至后悔,为什么要当这个族长,如果自己只是普通的山岭族族人,就不用面对这种令人绝望的局势了。

  就算是死,至少也不会有什么痛苦,并且事实证明,死在天罚之剑下,是非常的平静,毫无痛苦的,一瞬间就已经结束了。

  不过,作为族长他们还是必须担负起责任,可是这个责任,实在是太沉重了。

  沉重的让他们无法扛起来,谁都无法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计划出来。

  每一位族长都把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可惜结果让他们失望了。

  突然,一个人从大殿外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急切的喊着:“诸位,诸位……天空城的代表来了……”

  “什么?天空城的代表?谁邀请的?”

  一时间,整个中央大殿都乱作一团,原本沉闷的会议在瞬间就变成了菜市场,不少人都表现出咬牙切齿或者愤恨不平。

  毕竟,天空城这几日的时间里,已经杀了山岭族的不少人。

  当然了,这些死者无一例外都是死在战场上的。

  而依照北方大陆的古老守则,战场上是不存在恩怨的,只有胜负与生死。

  不过守则始终是守则,他们的族人却是确确实实的死在了天空城的手中,这一点是无法抹杀的。

  奕奎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中央大殿,他的脚步轻快,身姿摇摆着,明明是一个小个子,却表现的无比霸道。

  同时欣赏着中央大殿的精工壁画,不时的品头论足着。

  奕奎身边的山岭族领路人,则是满脸的阴沉,不愿意接话,可是奕奎却自顾自的说一些,羞辱山岭族的话。

  “这些壁画真是精品,如果把这些壁画抠下来,然后拿到拍卖会拍卖的话,我就发财了。”

  中央大殿是一个非常具有历史意义的殿堂,也是各族历年议会地点,中央大殿见证了山岭族的多次历史性的大事件,而这些壁画上也记录着那些历史事件。

  哪怕是山岭族的守护神,对于中央大殿也是充满了敬畏,如今却由着一个外人在这里胡言乱语。

  “阁下,请你适可而止,这里是中央大殿,这里是我们山岭族的圣堂!”领路的山岭族人身份也是不低,他知道如今山岭族与天空城势如水火,也知道如今山岭族所面临的艰难局面,稍有不慎就将万劫不复,可是他还是抑制不住心头的怒火。

  奕奎的身材还不足这个山岭族人的三分之一身高,可是他却怡然不惧的与对方对视。

  “很快就不是了,审判日后,这里就只剩下废墟,所以还不如让我把这些壁画带回去,至少这些壁画能够证明,你们曾经的辉煌,不是吗?”奕奎带着调侃的语气笑着说道。

  “你是不会得逞的!我们山岭族是不会被打垮的!!”

  “事实胜于雄辩。”奕奎满不在乎的说道,脚步不停的向着大殿的最深处走去。

  不多时,奕奎来到了会议厅,所有的山岭族族长齐刷刷的站起来,将目光聚集在那个矮小的瞳蛇族的身上。

  有愤怒,有憎恨,有冷蔑,有轻视,也有恐惧……

  此刻的会议厅上的山岭族,很完美的展现了,一个族群面临生死存亡与大敌当前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情绪。

  不过,不管他们带着何种目光看待奕奎这个不速之客,他们都依然保持着理智,这是作为一族之长的最基本条件,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必须保持理智。

  “难道你们山岭族就这么不懂得待客之道吗?至少也该给你们的客人一张椅子吧?”奕奎语气里充满了傲慢,不满的说道。

  “我们当然懂得待客之道,可是如果来的是不速之客的话,那么我们将会以对待敌人的方式,对待这个不速之客。”一个族长反驳道。

  “看来你们还没有完全的失去勇气,哈哈……”奕奎笑着站到会议厅的桌子上:“这个位置不错。”

  虽然站在桌子上,他面对山岭族依然显得矮小,不过却充满了对山岭族的挑衅与羞辱。

  “大胆!”

  “奕奎,你如果是来羞辱我们山岭族的话,那么你成功了,不过你的所作所为,也将为你招致厄运。”

  奕奎无所谓的耸耸肩:“不要在我的面前展现你们可悲而且绝望的骄傲,这毫无意义,如果你们只有面对一个使者的时候,才有勇气展现你们山岭族的骄傲,那么我除了怜悯你们之外,将不会给予你们任何东西。”

  “我们不需要怜悯,你们也未赢!我们山岭族从不缺乏勇气,也永远不会失去勇气,如果你们天空城想要继续开战下去,那就来吧!我们山岭族已经做好了准备!”

  一个族长带着愤怒与骄傲,霸气的宣示道,可是他的这段话,却连他的同族都听满脸的愕然,呆呆的看着那位族长。

  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停战,而他们的这位同族,居然选在这个时候,去表现他的那点勇气。

  难道他的尊严,比起族人的生存与希望,更加重要吗?

  不过那位族长显然还未意识到自己同族的想法,他似乎对自己发表的言论非常的得意,他觉得自己提升了族人的士气,这段鼓舞人心的演讲,必将会流传下去。

  山岭族的后辈子孙,都将记得这段演讲!

  “很好,如果这是你们想要的我说的,那我记住了,就因为你的这句话,审判日的攻击次数将增加五百次,而这五百次,将会全部赠送给这位山岭族的勇士,还有你的族群。”

  那个族长的表情瞬间凝固了,愕然的看着奕奎:“你……你不能这样……”

  “不,我能!”奕奎理所当然的看着那位山岭族族长:“你和你的族群是勇士,我们天空城最欣赏的就是勇士,所以我们会给你最大的尊重,让你们以一个英雄的方式落幕。”

  那位山岭族族长的脸都变成了猪肝,他想要收回自己前面的话,可是对方显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而且自己先前已经说明了,自己与自己的族人很有勇气,这时候要道歉的话,不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奕奎扫了眼在场所有的山岭族族长:“如果你们中的哪一位也与他一样的想法,这时候可以说出来,天空城既然能够进行一千五百次的天罚之剑攻击,那么也不在乎再多几次。”

  没有人说话,所有的山岭族族长全都底下了头,这时候冒头,就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一个族长还是在沉默中站了起来:“阁下,如果你是来羞辱我们山岭族的,那么你的目的也达到了,现在满足了吗?”

  “满足?当然不满足,我还没进入正题呢。”

  “那就进入正题吧,时间不早了。”

  “是啊,时间不早了……还有三天不到的时间,审判日就到了。”

  那个山岭族族长的脸色不是很好看,脸色更是阴沉无比。

  “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我是代表我们的城主大人,给你们两个选择的。”

  “说说看。”

  “审判日前投降,或者是在审判日之后投降!”(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