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四百一十四章 流星雨

第两千四百一十四章 流星雨

  说的直白一些,这就是勒索。

  不过那些城邦又无可奈何,不妥协就灭亡。

  所以当谷米城在得到了天空力场后,接下来就是新一轮的竞价。

  毕竟他们以为,天空力场卖掉一个就少一个,所以出价就更加疯狂了。

  一个个城邦,简直不把钱当钱,使劲的砸向天空城。

  当然了,他们之所以能够这么大方,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他们作为天空联盟的成员,这半年多的时间里,赚的盆满钵满。

  而且从最初的光明正大的出价,到后来开始偷偷摸摸的出价。

  当然了,并不是每个城邦都能出的起三十亿天晶的价格,少数一些城邦,还是以资源作为抵押。

  天空城则是来者不拒,只要价钱到达了他们的心理价位,他们没有拒绝的道理。

  并且白晨也不打算真的让他们死,所以在一番讨价还价后,接受了他们的报价。

  而当所有的城邦发现,天空城居然有足够的天空力场后,终于明白了天空城的意图。

  这场竞价根本就是为了报复墙头草的,而这次勒索,也让那些城邦后悔不已。

  其他那些立场坚定的城邦,全都获得了免费的天空力场,自然是鼎力支持天空城的所有决策。

  ……

  在山岭族包围白狮城的第三天,奕奎再次找到了狮王。

  “狮王。”

  “奕奎,这次你们天空城赚了不少钱吧?”

  原本这次山岭族与天空城的大战,所有人都觉得天空城即便不败,也会元气大伤,还有不少成员觉得有机会成为联盟盟主。

  可是谁也没料到,天空城不但毫发无伤,反而大赚了一笔。

  而这笔钱之丰厚,简直就令人发指。

  超过三百亿天晶的直接收入,以及五百亿的其他项目收入,包括资源、商业投资、高回报项目的转让。

  只要这场纷争能够平稳的结束,那么天空城的综合实力,将会再上一个台阶。

  并且完全不同于其他城邦,因为山岭族的大军围困,导致城内人人自危,商业活动也减少了不少。

  “哪里哪里,只是赚了一点小钱而已。”奕奎微笑的回答道,虽然这次天空城的确赚了不少钱,可是这话不能说的太直白,免得别人眼红。

  “可是白狮城却有点苦不堪言啊。”狮王抓住机会的抱怨起来:“因为山岭族的大军围困,而且持续的骚扰周边的城镇,导致白狮城内人心惶惶,单是昨天的月末财政汇报,就已经出现了税务紧缩的情况,如果继续让山岭族围困下去,恐怕白狮城将会元气大伤。”

  “这也是这次我来找狮王的原因。”

  “哦?难道天空城要有所行动了?”狮王记得,还有五天的时间,才到审判日。

  他也不是没想过,让天空城用天罚之剑,对围困在白狮城外的山岭族大军进行毁灭打击。

  不过那些围困白狮城的山岭族大军分部非常散,就算是天罚之剑,恐怕也无法做到完美的覆盖。

  并且被围困的还不止白狮城一个,如果每个城邦都要求天空城对围困的山岭族大军进行打击,那么天罚之剑要用多少次?

  “是的,城主大人说,因为天空城的连累,让几个盟友受到极大的损失,所以天空城不能继续的坐视盟友的损失扩大,打算对山岭族的大军,进行覆灭行动。”

  “覆灭行动?”

  “没错,城主打算一次性解除所有盟友的围困局面。”

  “一次性解决?”

  “是的,我们天空城的秘密武器可以做到,不过今天全天候,请狮王将天空力场的功率开到最大,避免被天罚之剑波及到。”

  “好好,我明白了。”狮王心头澎湃,终于有机会见识到天罚之剑了。

  “不过天罚之剑的威力巨大,会对白狮城城外的部分地形产生影响,希望狮王能够理解。”

  “理解,当然理解。”狮王不在乎地形的改变。

  “什么时候展开行动?”狮王忍不住又问道。

  “太阳下山后。”

  “晚上吗?晚上攻击,会不会打歪了?”狮王担心的问道。

  毕竟这可是打在白狮城的旁边,这要是有一发打歪了,那么整个白狮城就要玩完了。

  “放心吧,有天空力场,天罚之剑即便是打歪了,也不会对白狮城造成丝毫的问题的。”

  “哦,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其实奕奎也只是随口忽悠一下狮王,白狮城的天空力场防御力可远远不及天空城的天空力场。

  不过就是给狮王一个安心而已,如果天罚之剑真的打歪了,落到白狮城的上空,白狮城估计在劫难逃。

  当然了,这话奕奎不会说出来,而且狮王也无法求证。

  除非他真的要天空城把天罚之剑对着白狮城头顶来一发,不然这辈子他也不会知道真相。

  在焦急的等待了大半天之后,天色渐渐的黯淡下来。

  并且狮王还为了宣示白狮城的强硬态度,事先告知了整个白狮城的居民,傍晚之后,他们将要对山岭族的大军进行打击。

  虽然山岭族大军没有即时通信的能力,可是依然还是收到了白狮城内的消息,这也让他们大为警惕。

  原本就足够分散的大军,更是化整为零,把队伍拆分实施到了极致。

  几乎是一千个人为一个兵团,这也导致两百万的大军,被拆分成了接近两千个小兵团。

  恐怕这在历史上都没出现过,这么奇葩的战争。

  当太阳下山的瞬间,白狮城的天空力场也展开到了最大功率,蔚蓝的壁垒包裹住整个白狮城。

  不管是城内还是城外,都知道天罚之剑将要降临。

  就在这时候,有人发现,一阵流星雨正在划过夜空。

  不过那流星雨的下坠速度,可比任何的陨星都要快的多。

  并且落下的弧度很小,当流星雨坠落的瞬间,整个白狮城都感受到了地面的震动。

  这时候的白狮城,各个电视台可都是通过直播的方式,让全城的居民都在观看着这场军事打击。

  这些陨星其实都是直径在两米的金属球体,物质材料与金属圆柱一样,都属于耐高温的金属,不会因为与空气的摩擦而蒸发,并且重量也要大于大部分的金属,这也保证了金属球体坠落的瞬间,所能造成的破坏力。

  虽然这种攻击与金属柱子的原理一样,不过所面对的敌人却不同。

  金属柱子属于毁灭性的打击,主要针对的是固定的敌方单位或者是大规模集结的敌军。

  而金属球体则是数量庞大,它们从天空中的那个钢铁堡垒中发射出来,每一座太空中的钢铁堡垒,都能发射数以万计的金属球体。

  在定位完成后,流星雨就开始持续不断的坠落。

  这一刻彷如是漫天的星辰都要尽数坠落一般,相比起白狮城内,观看着这场流星雨的居民,白狮城外完全就是水深火热。

  山岭族大军原本以为,他们将军队分割成这么多的部分,应该可以避免天罚之剑的伤害了。

  可是现在他们才发现,他们所做的准备远远不够。

  天罚之剑的这种流星雨覆盖打击方式,可以做到无死角的覆盖,并且是相对的精确,不管山岭族藏身在哪里,都无法避开。

  并且任何一颗金属流星的威力都非常的惊人,只要一个小兵团被一颗金属流星击中,依然会被毁灭性的冲击席卷,所以山岭族大军的拆分战术,根本就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

  当然了,其实他们最大的错误就是原地不动,等待着攻击的降临。

  如果他们是不规则的移动,也许还能减少一点点的损失,当然了,所能减少的损失也是少的可怜。

  可以这么说,山岭族大军根本就没有胜算,不,甚至连抵抗的资本都没有。

  因为他们不了解天罚之剑,他们自以为已经洞察到了天罚之剑的缺点,可是实际上不管是第一次的苦果还是这次,都不是天罚之剑的最终攻击方式。

  白晨把那个巨大的铁疙瘩送到外太空上面,可不是简单的砸东西那么简单。

  天罚之剑是白晨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它不但针对大量的敌军、静止敌方单位,同时也针对小规模敌方单位,乃至个体。

  一场持续了二十分钟的流星雨,渐渐的平息下来。

  对白狮城的居民来说,这完全不像是战争,他们看到的只有焰火,而不是血肉横飞的画面。

  只是,这种就像是烟花表演一样的打击方式,却比血肉横飞的短兵相接更加的残酷。

  因为任何一团绚丽的烟火,都意味着数以百计的生命在瞬间蒸发,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不过对于战争的胜利,却是同样的愉悦。

  反之,白狮城外,已经变成了炼狱一样。

  燃烧而且坑坑洼洼的地面,血肉模糊的尸骸已经算是幸运者了,大部分的遇难者其实都已经被蒸发了。

  当然了,还是有少数非常非常幸运的山岭族,他们毫发无伤,可是这些山岭族的数量,却不足整个大军的千分之一。(~^~)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