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三百六十八章 白银血脉

第两千三百六十八章 白银血脉

  安菲特和银发少年的脸色全都变了,他们没想到,白晨居然以这样的借口下达命令。

  “主人……他只是……”

  “你想说他是无心之失吗?”白晨看了眼安菲特,转过头看向银发少年:“那么你告诉我,你是无心之失的言词吗?如果你回答我是,那我就放过你。”

  银发少年的脸色阴晴不定,一方面是性命之忧,一方面是自己的尊严。

  这两个都是难以取舍的东西,至少对银发少年来说是如此。

  “你想让我妥协?我偏不妥协,有本事你就杀了我!”银发少年咬着牙说道。

  他是个倔强的人,非常倔强的人。

  特别是面对这样咄咄逼人的威胁之时,他的态度也会变得无比的强硬。

  安菲特却是冷汗直冒,看着原本面无表情的白晨,脸上渐渐的显露出淡淡的笑容,安菲特知道,白晨的杀意也渐渐的升起。

  他太清楚白晨了,这个家伙在笑的时候,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银发少年突然感觉到压迫感,这种感觉源自白晨的身上,就像是自己的母亲之前给自己的感觉一样。

  突然,旷野前方变成了银白色,没有任何征兆的奇变。

  并不是大雪覆盖的那种白色,而是金属银。

  就如同银发少年的发色一样的色泽,金属银在不断的向着他们这边蔓延过来。

  安菲特瞪大眼睛,最初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这不是错觉。

  而是某个人所引起的变化,远远的,在银色所覆盖的边界,有一个身影。

  那个身影踏足的地方,银色就会覆盖到哪里。

  一直走到近处,安菲特才看清楚来者。

  这是一个同样银色发质的女子,不过脸上被围巾遮住,只露出一对眼睛,看不清楚容颜,可是即便看不清楚容貌,仅凭她的身姿,安菲特第一时间就认定,这是一个漂亮到无法形容的女人。

  比起银发少年更加美不可言的女子,这个女人的身上,总是带着一种非常特别的气场。

  不过最特别的还是她所引动的银色世界,她的背后已经被银色完全覆盖了。

  安菲特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得艰涩,好像咽喉里塞了什么东西。

  这种胸闷的感觉,让他无法挺直身体,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

  可是就在这时候,银发少年也感受到了同样的窒息感。

  “妈妈……我……难受……”

  银发妇人眉头一皱,猛然看向白晨。

  白晨站在马车上,微笑的回应着银发妇人。

  他们并未对彼此动手,可是他们的暗斗,却是波及在身边人。

  “主人……我无法呼吸了……”

  “别着急,你看那个白头小子都还坚持着,你也坚持一下嘛。”

  安菲特现在算是明白了,这是白晨和那女子的暗斗,可是明知道是这样,他却无可奈何。

  正如白晨说的那样,银发少年明显承受力要更低。

  银发少年已经倒在地上,身体在不断的抽搐着,瞳孔上翻。

  银发妇人轻哼一声,背后的银色世界骤然消失,安菲特所承受的压迫感也在瞬间消散。

  安菲特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那种窒息感,差点就没缓过劲来。

  银发少年身体一挺,也跟着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着。

  “你是什么人?”银发妇人拧着眉头看着白晨。

  “在询问的身份之前,是不是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

  “我们母子没有任何根基,也不希望与任何人为敌,只想要平静的过着我们的生活,还希望阁下给个方便,放过我们孤儿寡母。”银发妇人的语气非常的谦卑。

  就连安菲特都开始同情起来,他似乎忘记了,就在一分钟前,这个女人差点要了他的命。

  而且从这个女人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她绝对和寡母这个身份搭不上边。

  白晨笑了起来,不过他的笑容在下一瞬就收敛了起来:“放过你们,应该是你们放过我吧,我只是落魄家族的遗子,家道中落,远走他乡,在这里无依无靠,本想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落脚,谁曾想这人勾结强盗,拦路抢劫,你们就是这么欺负我这个外乡人吗?”

  说着,白晨的眼角还挤出两滴眼泪,如果安菲特不是对白晨知根知底的话,恐怕就真要被他欺骗了。

  这家伙是无依无靠的落魄遗子?

  这家伙可是比强盗还要恶劣一千倍,一万倍的超级大坏蛋。

  就连银发妇人也不会把白晨的话当真,至少在白晨用同样的威压,差点憋死自己的儿子之后,银发妇人就不会相信白晨会是一个落魄家族的遗嫡子。

  “阁下误会了,我这孩子虽然顽劣,可是绝对不会勾结强盗,这些矮草精也从未有外族人能与他们交流,他们每次作恶劫掠,也都是与同族行动,从不与外族合作。”

  “这也只是你的一面之词吧,再者说,凭你的实力,想要操控这样一支强盗团,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阁下又何尝不是呢,以阁下的实力别说区区几十个矮草精,便是再多十倍、百倍,又何尝能伤阁下分毫?”

  “有自保能力是一回事,被人算计又是另外一回事,我有能力不代表我就必须受到伤害,你说对吧。”

  “好吧,说出你的条件吧。”

  “我想知道你的来历。”白晨说道。

  “你做这么多,就是为了引我出来?”

  “在我见到这小子的第一眼,我就感觉到他的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力量,会让看到他的人都会对他产生好感,而且这种力量绝对不属于他,所以我就对他身后的人,也就是你产生了兴趣。”白晨说道:“这与我所知道的力量都不同,所以我想知道,这种力量是什么样的形势存在的。”

  “主人……你早就知道,我会放走他?”安菲特愕然的问道。

  “你觉得呢?”白晨看了眼安菲特:“我说过不要忤逆我,违背我的命令,可是你似乎总是喜欢违背我的意志。”

  安菲特低下头,不敢再反驳,反正事实就是如此。

  “阁下,真的不知道我的身份吗?”

  “你很有名是吗?”白晨好奇的问道。

  “在历史上,我的确非常有名。”银发妇人说道。

  “我只是想要解惑疑问,对于你的过去或者恩怨,没有太大的兴趣,当然了,如果你想说,我不介意做一个听众。”

  银发妇人看了眼自己的孩子,银发少年突然毫无征兆的闭上眼睛,倒在地上昏迷过去。

  “你知道银祸吗?”银发妇人开口问道。

  “银祸?不知道。”

  就在这时候,藏在车厢内的海则钻了出来:“主人,银祸我知道。”

  “这个所谓的银祸,应该是某个你所制造的大灾祸吧?”

  “是的,所以如今我只能藏身于此,只希望平静的生活下去。”

  “那你的力量又是怎么回事?”

  “这是天生的,我们被称之为白银血脉一族,我们天生就拥有这样的力量。”

  白银血脉!?白晨的眉头一挑,当初听天空之神说过,灵族的血是银色的,难道自己的运气这么好,这么快就遇到灵族了吗?

  “给我一滴你的血。”白晨说道。

  “什么!?”银发妇人的脸色立刻愤怒起来。

  “我要一滴你的血。”

  “阁下,你不觉得你的要求太过分了吗?”

  “我知道过分了,可是我还是要求。”白晨说道:“一滴血,我们两清了。”

  “不可能。”

  白晨将目光落到昏迷的银发少年的身上:“那我只能另想办法了。”

  银发妇人的脸色更加阴沉,眼中射出两道恨意:“你要我的血做什么?”

  作为一个强者,不可能轻易的将血给别人。

  血的用途非常多,她可不希望,自己会因此而受到某种秘法的伤害。

  “我要确定一件事,我想要确定你是否是我要找的人。”

  “你要找什么人?”银发妇人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已经蓄势待发,只要白晨表现出一点敌意,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发动攻击。

  这个人类要找什么人?

  难道他要找的人就是自己吗?

  “灵族!”

  银发妇人的脸上露出惊诧之色:“灵族!?你居然知道灵族?”

  “你也知道灵族?看来你真的和灵族有瓜葛。”白晨的脸上不由得一喜。

  “不,你弄错了,白银血脉一族和灵族没任何关系,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需要通过我的血来确定灵族,不过我是不会将血给你的。”

  “你怎么证明自己和灵族没关系?你又为什么知道灵族?我还以为这世界上没人知道灵族。”

  “因为我曾经遇到过灵族。”银发妇人说道:“如果你可以答应我,不再追究我的孩子,我可以告知你我遇到的那个灵族的事情。”

  白晨目光闪烁,他不确定这个女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也许对方只是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而故意说出的谎言。

  不过,如果对方说的是真的,那么对自己的计划将会有很大的帮助。

  “前提是你给我的信息是真实的。”(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