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三百六十二章 勒索

第两千三百六十二章 勒索

  没多久,白晨就把三艘船全给祸害了一遍。

  金玉号上的人对这一幕早已不陌生了,所以看着也就乐,反正对方是敌非友,他们也犯不着为那些人操心。

  失去了船帆,三艘船全都停在了海上,动也动不了,这里距离海岸线少说也有数百海里,他们现在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最关键的是,还有一个小怪物,一直在骚扰着他们。

  不注意就要拉一两个人下水,面对着近在咫尺的金玉号,他们是无可奈何,这几百米的距离,对于他们来说,却等于一个海峡那么遥远。

  而且在水里,他们还要时时刻刻提防着那个小子肆意的骚扰。

  他们不是没想过办法,设陷阱高埋伏他们都试过了,结果毫无效果。

  还没到中午,船上的食物就被白晨一把火给烧了,还在他们原本就没多少的淡水里下了毒。

  这就彻底的悲剧了,金玉号就停在三艘船的附近几百米,也不走,也不靠近,就看着白晨怎么玩弄那些人。

  在海上没有食物,至少还能撑几日,可是没有食物,那么他们就彻底的没辙了,第二天的时候,三艘船就先后挂起了白旗。

  不过在白晨的提议下,金玉还是和他们又耗了一天。

  两天不吃不喝,三艘船上的人,已经没有一个能够站的起来。

  金玉号上的人这才去接收,并不是没有人反抗,可是大部分人连兵器都没力气拿,那些反抗的人基本上没两个回合,就被丢入了海里喂鲨鱼去了。

  而这些反抗的人,基本上都是石绒的亲族,至于那些被雇佣的人,谁也不想为了他们的雇主丢掉性命。

  就这样,金玉号轻易的接收了三艘船的俘虏。

  当然了,为了方便运送,在白晨的安排下,三艘船的人挤在一艘船上,而且每个人都是五花大绑,由金玉号拖着返回石岛。

  并且在到达石岛后,白晨让金玉把那艘拖行回来的船停在港口外面,同时让看守的人给整艘船倒上油。

  白晨和金玉再次来到石岛,直奔着石绒的宅邸过去。

  石绒在看到白晨和金玉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不过随之脸上便露出一丝喜色。

  “你们怎么又来了?难道又改变主意了吗?打算将金血矿石卖给我?”

  石绒在心中猜测着,这才不到两天的时间,自己的人应该已经与他们短兵相接了,不过目前自己的人还没有回信。

  可能是他们打过一仗后,金玉知道他们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主动过来投诚。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就能够索取更多的利益,不止是他们船上的货物,同时还有他们口中的货源,这才是最为关键的。

  虽然第一笔买卖都还没谈成,可是石绒已经把金血矿石堪称自己的财富了。

  “不,我们这次来不是来和你谈生意的。”白晨笑着说道:“是要把你的宅子上上下下,所有人杀光,抢光你的财产。”

  “混账,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石绒脸色一变,拍案而起,愤怒的指着白晨。

  “有什么问题吗?你现在的府邸上有足够的人手吗?”白晨笑盈盈的看着石绒:“而我们半船船员都已经包围了你的宅院,你的家里一只耗子也逃不掉。”

  “你敢乱来!?这里可不是你们人类的十方诸国,由不得你们胡来!”

  “哈哈……胡来?是你先派人抢劫我们的,我们不过是以牙还牙。”

  “你说我派人抢劫你们?谁证明?”

  “当然是你的那些手下,哦对了,忘记通知你一声,你的手下已经被我们全部俘虏了,所以我们现在完全有理由也有资格对你进行报复。”

  “胡说,他们……”

  “他们什么?他们的人数、实力远远高于金玉号是不是?”金玉冷笑的看着石绒:“在海上可不是单纯的依靠实力和人数,就可以决定胜负的。”

  就在这时候,一个船员从外面跑了进来。

  “船长,有个木灵族的人说是石岛的岛主,想要见您。”

  金玉看了眼白晨,白晨点点头,金玉下令道:“把人放进来。”

  不多时,就进来了一个木灵族,木灵族的身体是血肉和木质糅合在一起,有些地方是血肉有些地方则是木质,他们的头上就像是盆栽一样,个头挺高的,可是看着却非常的无力。

  “在下木灵族奎琅木,石岛的岛主,请问诸位远方的来客,为何在石岛上胡作非为?”奎琅木的眼角看了眼石绒,想要从石绒的眼中询问出一点端疑。

  石绒却是低着头,没有回应奎琅木的眼神交流。

  “哦,你是岛主是吧?我们来石岛上与石绒原本打算商量一笔买卖,可是石绒居然想要谋害我们,做无本买卖,夺我们的货物,劫杀我们金玉号全船,好在我们的实力还算不错,免除了这杀身之祸,如今自然是以牙还牙,杀他这上下血流成河。”白晨杀气腾腾的说道:“如果你是打算阻扰我们,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别以为我们是外来客就是好欺负的,逼急了我们,我们就让石岛上下生灵涂炭!”

  奎琅木心头暗惊,心中埋怨石绒无事生非,偏偏又是眼高手低。

  做这无本买卖就做吧,可是为什么就不弄清楚对方的实力再下手,结果现在对方反杀回来。

  讲道理也讲不过对方,比拳头也没对方的大。

  “诸位,石先生是我们岛上的居民,也是石族的大户,在下还是比较了解他的,我觉得你们之间一定存在着某些误会,不如我们坐下来谈一谈如何?”

  “没有误会,他的手下已经被我们全部俘虏了,现在已经给他们都浇了油,就问石先生一句,这事怎么结,是杀你们全家一个血流成河,然后再把你的手下一把火全给点了,还是赔偿。”

  石绒和奎琅木听的胆战心惊,这人类小子的杀性也太大了吧,大几百人就打算一把火全给烧了?

  石绒的脸色阴晴不定:“罢了,成王败寇,你们打算怎么办?给个明白话。”

  “你们活着的俘虏一共七百五十三人,每个人的赎金一百天晶,去掉零头就是七万五千天晶,别跟我讨价还价,这不是买卖,没的商量,而且这还没完,因为你的行为,导致我们的船员也出现了伤亡,补偿加上赔偿,你一共要支付十万天晶。”

  白晨的话让金玉都觉得无语,伤亡?金玉号上的伤亡?

  从事发到结束,除了有个船员拉肚子之外,似乎全船上下没病没痛,好的不能再好了,哪里来的伤亡?

  不过这时候金玉肯定不会拆台,她倒是乐见其成。

  石绒越听越是愤怒:“你们这是明抢!!!”

  “你算是说对了,你只管回答,这十万天晶,你给是不给,给的话,我们就把人还给你,不给!我们直接抢,至于你有多少家底,我们就要多少家底,少一个天晶,就杀你们家一个人,一直到杀够为止。”

  白晨每次开口闭口,基本上都是以杀人作为威胁。

  偏偏这时候的石绒,就怕白晨杀人。

  “石先生……如果这事是真的,那么我觉得你还是应该担负起责任,知错能改,你说对吗?”奎琅木的语气里也在警告石绒,或者说是在提醒石绒。

  因为他很清楚,石绒的家底有多少,肯定不会少于十万天晶。

  而这时候如果让这些人类放开手脚强抢,那么石绒的家估计要被翻个底朝天,还能剩下多少及产,那就难说了。

  最关键的是,如果石绒不付钱,这些人类就要把石绒的所有家人手下全杀光了,那么石绒就算留下性命,也只是个孤家寡人,没钱没人,别说报复了,正常的生意都做不了。

  “给……我给钱……”石绒几乎是咬着牙,发出低吼的声音。

  白晨微笑的走到石绒的面前,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手起刀落,伴随着石绒的惨叫声,石绒的一根指头已经被挑飞。

  “这是给你的惩罚,如果你想报复,那就继续……我不介意再来一次你家,不过下次我们带走的就不是钱了,也许还有人头!”

  “石头,真是可惜,原本我还以为,这次我又能给我那满仓的骸骨添几份藏品的。”金玉不无可惜的说道。

  跟在白晨的身边久了,她也学了白晨几分,这说一些毛骨悚然的狠话,她也是信手拈来。

  反正也不用真做什么,只要什么让人觉得可怕,说什么就好了。

  “没关系,等下去他们的俘虏里挑几个人,少是少了点,也就将就着吧,我不正好把零头去掉了么,或者是干脆少要五千天晶,留下五十个人,给你的藏品库里添加几分标本。”

  白晨和金玉在一旁讨论着毛骨悚然的话题,一旁的石绒和奎琅木就没那么愉快了。

  特别是石绒的指头,还被白晨削掉了一根,心中又气又怒,可是只要想一想白晨和金玉的话,就觉得毛骨悚然。

  “拿钱走人!”(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