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三百五十五章 威胁

第两千三百五十五章 威胁

  最终,这位蓝发的小王子,还是告诉了白晨他的名字,海则。

  在鱼族的古语中,海则寓意着海之子。

  只是,如今的这位海之子却被整个鱼族所通缉。

  如果他的族人,他的家人还在的话,相信海则会是一个优秀的,合格的继承人。

  可是如今的海则,却只能活在痛苦与仇恨之中。

  白晨回到船舱的时候,安菲特早已在船舱。

  “谁让你坐我床上的?”

  “额……石头,我们……”

  “我们什么?你是不是觉得,我和你演了一出戏,就该和你拉近关系了?”

  “这……”

  “你是不是以为,我的恶劣性格会因此而改变?”

  “你是不是觉得我其实不那么坏?”

  “你是不是以为自己立功了?”

  安菲特站了起来,默默的走到旁边,坐到了地上。

  白晨耸耸肩,坐靠在床头,笑呵呵的说道:“其实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好吧,刚才那场戏,你演的不错。”

  这时候的安菲特,已经分不清楚白晨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他实在是无法弄清楚,这个喜怒无常的小子,到底什么时候该相信他。

  安菲特索性不再说话,免得说的多,错的多。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白晨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

  “什么?”

  “我讨厌重复我的问题,特别还是对方已经听清楚的情况下。”

  “你为什么突然关心起我的过去了?”

  “不是关心,只是好奇。”

  “我可以选择不回答吗?”

  “你考虑好承受拒绝我后而面对的惩罚了吗?”

  “你总是喜欢逼迫吗?总是喜欢用强势的态度来压迫别人吗?”

  “不,这取决于我能控制的人或者事物,如果是一个陌生人,如果是一个与我无关的事情,我就不会去强逼威胁。”

  “我的过去与你有关?”

  “我是个很好奇的人,当我想不明白的事情,我就会去试图弄明白。”

  “就算是我说了,你也未必能够明白。”

  “这句话往往是我对别人说的,从来没有人这么对我说。”

  “我的过去是开船的,去荒无人烟的海域,探索一个个的岛屿,寻找岛屿上的资源,看看是否适合人居住,或者是有什么值得开发的矿藏。”

  “那你属于探索者还是侵略者?”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是侵略者?”

  “如果你遇到一个有人或者种族居住的岛屿,当然了,我这里指的是有智慧的,已经形成了社交群落的对象,当你遇到这样的岛屿,同时发现他们拥有着丰富的资源,可是他们落后的条件与社群,让他们根本就不懂得如何利用这些资源,你会怎么做?”

  “与他们交流,用低廉的价格,让他们把那些资源让给我。”安菲特说道。

  “如果他们拒绝呢?他们不喜欢你,他们需要的只是没有人打扰的生活,而那些资源在你的眼中是无穷无尽的财富,你会怎么做?”

  安菲特皱起眉头:“这也是你的好奇?”

  “算是吧。”

  “那你觉得答案会是什么?”

  “当然是杀光土著。”

  “你是这么看我的吗?”

  “难道你以为我会如何高估你的品行吗?”

  “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我从未做过你说的那种事情。”

  “没做过不代表不会做。”

  “那如果换做是你,你会这么做?”

  “我有我想要的东西被弱者拥有的经历,不过我从未采取过掠夺的方式,我杀过很多人,可是我从未因为掠夺而杀人。”白晨说道。

  “那你呢?你去北方大陆又有什么目的?”

  “你可以把我理解为学者,我去研究某个消失在历史中的种族,当然了,我希望这个种族还存在着。”

  “你?学者?”

  安菲特似乎陷入思考中,又或者是在把白晨和他印象里的学者做比较。

  “怎么?很难理解?”

  “的确,你与我印象里的学者,出入太大了。”

  “这世界本来就有很多奇怪的事情。”白晨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要买我?”安菲特不解的问道。

  “我记得我已经告诉过你我的目的了,我就是为了研究,当然了,也不排除将你切成片。”

  “你是不会如愿的。”安菲特再次重申道。

  “你知道为什么我从不掠夺吗?”白晨微笑的看着安菲特。

  “为什么?”

  “因为我总能获得我想要的东西,或者人。”

  “人总会习惯,也许在我这里失败,就是你习惯的开始。”

  “我不认为我会失败,只可能改变。”

  “哦?改变什么?”

  “习惯。”

  “习惯?”

  “你有可能会让我第一次选择掠夺。”白晨笑着说道:“希望我不会喜欢上这种感觉。”

  “我会让金玉提防你的。”

  “你告诉任何人都没用,当我决定了事情后,就不容许改变,如果金玉号上的人都死了,那么这个错一定是因为你而引起的。”

  “你是在威胁我要杀光金玉号上的所有人?”安菲特皱起眉头。

  “不,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对金玉的告诫,而让她对我产生了什么不好的想法,那么最终吃亏的一定不会是我。”

  这时候金玉从外走了进来,她显然听到了白晨和安菲特的谈话。

  “我会牢记你的话的,石头。”

  安菲特很紧张的看着金玉:“老板,你听到多少?”

  白晨倒是像是没事的人一样:“你看吧,不好的事情已经开始发生了。”

  “石头,你的那套只能吓唬吓唬安菲特,对我可不管用。”

  “你知道的,你阻止不了我。”

  白晨的笑容,总是会给金玉带来一种危险的感觉,特别是站在他对面的时候。

  “不要忘记了,我们之间还存在着那个约定。”

  “你也不要忘记了,我想要的钱,已经近在咫尺了。”

  “你确定海则说的那个金血,能够你获得这么大的利益?”

  “我很确定,只要取得足够的数量,就足够我买走他。”

  “既然你可以,我同样也可以。”安菲特说道:“我也能够获得足够的钱,把自己赎走。”

  “不,你不能,你的战利品,都属于金玉。”

  这是金玉自己定下的规矩,所以她不能改变这个规矩。

  “还有后面的追兵,我们现在怎么样了?”

  “不劳你费心,他们已经被甩掉了。”

  白晨笑了笑,可是金玉总觉得白晨还有话没说出来。

  这让她感觉到一种危机感,似乎这小子又开始谋划着什么。

  “石头,我希望在这件事上,我们能够达成共识,毕竟我们的利益相同。”

  “当然,摆在我的面前的利益,我从不放弃,在这点上我不反对。”白晨点点头道:“我可以确保这次行程的顺利。”

  “那么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当然是找到那个金血矿石的储存地,然后装上一船,走人。”

  “那么海则呢?”

  “要是你不忍心杀他,那就带着他去北方大陆,当然了,这么做的后果就是,他有可能把金血的秘密告诉第二个人,或者是杀了他,一了百了。”

  金玉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那么换做是你呢?你会怎么做?”

  “我不是你,所以我无法给你答案,我的利益只在这次的行程中,而且你不觉得,我先前已经给了你很多建议了吗?”

  金玉本能的排斥杀人灭口这个选项,可是想到白晨提出的那个可能性后,她又的确担心起来。

  “可以把他留在船上。”安菲特说道。

  白晨和金玉都觉得这个提议非常的不靠谱,金玉摇了摇头:“除非我把他永远的关在船上,就像以前的你那样,我不可能收留一个对金玉号憎恨的人。”

  “难道你真的想要杀了他?”安菲特皱起眉头:“他还只是孩子。”

  “我有个提议。”

  “什么提议?”

  “把他送给我。”

  “送给你?”

  “只要他留在我的身边,你也就不用担心会泄漏消息了。”

  “这……”

  “如果要泄漏,也只会是我泄漏出去的,不过你显然不可能杀我灭口,所以把他留在我的身边,这是最明智的选择,至少我能看的住他,而你不管是放他走还是留下他,又或者灭口,显然对你都是艰难的抉择。”

  金玉差点忘记了,白晨才是最麻烦的一个。

  “说的对,你才是最危险的泄密者,你又怎么保证你不会泄漏秘密?”

  “你可以许给我一个好处,或者是威胁我。”

  威胁白晨?金玉的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直接打消了。

  即便是在自己的船上,金玉都感觉到棘手。

  更不要说当白晨下船之后,那就更没有人约束的了他了,那又怎么威胁他?

  “你想要什么好处?”

  “你都没谈判过吗?”白晨翻了翻白眼:“当然是给我我最想要的东西,或者是满足我的胃口。”

  金玉的眉宇间一展,她已经听出了白晨的潜台词。

  白晨最想要什么?

  不就是安菲特么……

  “我追求的从来不是金钱,所以只要我获得了想要东西,那么至少不会因为金钱而泄漏秘密,这也是最安全的方法。”(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