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三百四十四章 精确分析

第两千三百四十四章 精确分析

  安菲特最终还是被金玉说服了,即便明知道自己是被金玉当枪使。

  可是他别无选择,而且正如金玉说的那样,这的确是他最初的诉求,只要不落在白晨手里,一切都好说。

  帮助金玉的同时,也让自己不落入白晨的手里,相反,白晨还要落入金玉的手里。

  当然了,金玉又得钱又得人,她成为这个游戏的最大赢家。

  不过要是想开一些,等到白晨也沦为自己一样身份地位的时候,那就有好戏看了。

  安菲特也只能这么的安慰自己,铁汉则是一直沉默不言。

  看了眼金玉与安菲特那达成共识后的满足,铁汉却不是那么抱有乐观。

  这小子可是非常难缠的,即便他们两个人联手,看起来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可是事情真如他们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吗?

  安菲特回到了白晨的船舱,白晨看了眼安菲特,安菲特将饭菜放到床边的桌子上。

  “怎么去了这么久?”

  “食堂人多。”安菲特懒得花心思找借口,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妨碍白晨的想法。

  “你知道我最大的能耐是什么吗?”白晨放下手上的书籍看向安菲特。

  “不知道。”安菲特心中腹议着,不就是你的那些小手段吗,还能是什么。

  “我最大的本事就是,让你知道,你自认为什么地方牛逼的一塌糊涂,我就在哪个地方让你傻逼的一无是处。”

  安菲特听出了白晨语气里的警告,心中不禁咕噜起来,难道这小子知道了?

  不过表面上,安菲特还是装出一副处之泰然的态度。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呵呵……你刚才去找金玉了吧?”

  安菲特依旧面不改色,可是心脏却狂跳起来。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金玉去找你。”白晨随口说道。

  安菲特听到白晨话,不禁稍稍的放松下来,看来他也只是揣测而已。并没有真凭实据。

  可能是自己去的时间太长了,让他产生了怀疑。

  “虽然不知道你们谈话的内容。不过我大致还是猜得出你们讨论的结果,金玉想要我留在船上,你又不想要落到我手上,那么你们商量的结果不外乎,让你来阻碍我收获战利品,抢立战功。”

  安菲特突然感觉到了窒息一般难受,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的压迫感。

  明明不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可是他却能够知道自己和金玉的商议结果。

  “你的呼吸变得急促。心率加快了,你应该学会如何说谎与掩饰。”

  不用白晨提醒,安菲特也已经从智能芯片那里得到了自己呼吸与心率的数据。

  “不过你太容易轻信别人了。”白晨笑着摇了摇头。

  “相信金玉也比相信你好。”安菲特无力的反驳道,他实在是没勇气继续与白晨对话,因为他发现自己压根没说漏什么,却能够被白晨发现端疑。

  如果继续说下去,谁知道白晨会不会把他最大的秘密都揭露出来。

  “你为什么不想一想,如果你跟着我下船之后,你完全有机会逃走,可是在海上。你却永远没有离开的机会。”

  安菲特不解的看着白晨,眼中流露出一丝思考,这小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白晨继续说道:“你和我对着干的勇气。不外乎是你的实力,而你如果跟着我下船,在你的实力下,是去是留都是由你自己做主,可是在海上呢?你真以为等你还完债后,金玉会放你离开吗?也许在中途的时候,随便找个理由,让你欠下更多的债务,对于她这个船长来说。实在是太容易了,而你即便心生不满。又能怎么样?只要你在船上,那么你就没的选择。”

  安菲特很难得的心平气和的听完白晨的话。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白晨说的很有道理。

  不过,他真不相信白晨会这么轻易的暴露自己的软肋,看起来真如他说的那样,自己只要下船,那么去留就由不得他做主,可是事情真的会那么简单吗?

  安菲特凝视着白晨:“你说这番话又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我会站到你的阵营上来吗?”

  “哈哈……当你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你就已经心动了,你还在待价而沽,其实我说那番话,不是要拉拢你,纯粹只是让你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多么的愚蠢。”

  “很快你也会与我一样,成为这艘船的船员。”安菲特冷笑道。

  “你知道吗,其实海里存在着许多的宝藏,藏在深海中的水系幻兽卵,又或者某艘沉船,甚至是自然矿藏,只要我愿意,我随时随地都能够弄到足够的财富。”白晨笑盈盈的看着安菲特:“甚至就连上次的那场战斗,如果我愿意,完全可以把四艘海盗船上所有的钱财都搜刮出来,记得第一次的海战之时,那个海盗团的规模比之上次的海鲸海盗团小了十几倍,可是所有船员的战利品收获加起来都超过了一千天晶,上次那场海战,你觉得会收集不到两千天晶吗?”

  安菲特心头一跳,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突然,安菲特的肩膀被白晨拍了一下,这一拍彻底把安菲特拍懵了。

  他这是在对自己的警告吗?

  还是说提前的嘲弄?

  是了,他早就料到自己的决定,甚至早就猜到金玉的决定。

  他故意没有在那场海战中取得足够的钱,就是为了看我们的滑稽联盟。

  “呵呵……看起来你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其实我刚才完全就是在唬你的,海底的确有很多宝藏,可是也不可能我想要找到就找的到的,至于上次那场海战,我也没足够的时间去搜罗海盗船上的财宝。”

  安菲特的表情凝固了,愕然的看着白晨。

  安菲特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被白晨呢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是这个道理。

  可是他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

  难道他又隐藏了其他的目的?

  没错,他肯定又在心里酝酿着其他的阴谋,而他故意诱导自己,模糊自己的视线以掩盖他的目的。

  其实,白晨说出这些话的目的很简单,就是纯粹的逗安菲特玩。

  “其实你完全可以找铁汉联手,如果与他联手的话,你的胜算会更大一些,当然了,以铁汉那种性格,他多半不会卷入我们之间的纷争,除非你许给他一些好处,不过你除了自己本身之外,一无所有,你能许他什么好处?”

  安菲特现在的思绪已经彻底的被白晨搅浑了,白晨说什么,他都会疑神疑鬼。

  铁汉其实是他的人?

  他故意说出铁汉,就是让自己掉入他的陷阱。

  没错,自己在铁笼里的时候,自己就经常看到铁汉往这小子的船舱里跑。

  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发生了两起海盗袭击。

  安菲特就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疯狂的厮杀着,两次都是立下最大功绩。

  只是,两次的厮杀都没能让他带来兴奋与激动,反而越发的低沉。

  白晨在这两场大战中,并未表现出突出的战绩。

  可是正是因为白晨的低迷,让安菲特更加怀疑白晨。

  他不相信白晨会表现的那么平庸,反而更愿意相信白晨在酝酿着什么阴谋。

  “石头,我怎么感觉安菲特这两天怪怪的,不会你又跟他说了什么话吧?”铁汉找到了站在船头甲板上的白晨,见面就直奔主题。

  “铁汉,他应该找你借过钱吧?”白晨笑盈盈的看着铁汉问道。

  “你是猜到的,还是从其他人嘴里知道的?”

  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三个人,他、安菲特和金玉。

  安菲特不可能自己说出来,金玉也有自己的目的,更不可能告知白晨,也不是自己,那么就只能是他自己猜测出来的了。

  “你说呢。”白晨看了眼铁汉:“这又不是什么难猜的事情,他如果不愿意被我奴役,那就只有你和金玉两个人有能力帮助他。”

  “那你猜猜看,我答应了吗。”

  “没有,你是个怕麻烦的人,而且我留在船上对你没好处,如果因为你的原因而导致我留在船上,那么我们必然会处于敌对状态,你不会给自己找来这么一个大麻烦。”

  “你居然比我自己更了解自己。”

  “这很容易就可以推理出来,相比起来金玉就没那么理智了,以她的野心,她必然是想要把我困在船上的。”

  “当初你选择与她进行这个赌局的时候,你就应该猜到金玉必然不会坐视不理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想要购买安菲特的所有权。”

  “安菲特就那么重要吗?”

  “要看什么方面,我想要获取某些东西,不过他又不是必须的。”

  “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我不想介入你们的事情。”

  “我只是想让你告诉金玉,最好是帮我劝说她放弃……”

  “她是我的老板,你让我为你传话,而且还是警告她的话?”

  “在船上也只有你能和她说的上话。”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去说?”

  “如果你去说,那是劝说,如果我去说的话,那就变成威胁了,以她骄傲的性格,她怎么忍受的了别人的威胁。”(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