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三百三十六章 船舱内的 权力

第两千三百三十六章 船舱内的 权力

  当铁汉带着安菲特来到白晨的船舱之时,白晨有些愕然的看着门口的两个人。

  不过安菲特显然没打算和白晨客气,这几日,他天天看着白晨住屋内,他睡铁笼子里,早就已经不爽了。

  如今总算有机会踏入白晨的房间,他更不会和白晨客气。

  “这是我的房间。”

  “马上既要变成我们的房间了。”安菲特笑呵呵的看着白晨,完全忽略了白晨那不爽的眼神。

  “石头,你就将就一下吧。”铁汉为难的看着白晨。

  “没其他房间了?非要挤我的房间?”

  “其他房间至少都有三四个人,也就你的房间只有一个人。”铁汉无奈的说道:“其他房间实在是没有空闲的床位了。”

  “我的这个房间这么小,也没有多余的床位。”

  “他说了,他可以睡地板上。”铁汉说道。

  “你不介意的话,我愿意和你睡一张床。”安菲特厚颜无耻的说道。

  “我介意。”白晨瞪了眼安菲特。

  “铁汉,你先走吧,我和这小子沟通沟通。”

  铁汉看了眼白晨,他是担心白晨吃亏。

  “嗯,走吧,我们确实需要沟通沟通。”白晨说道。

  “那好吧……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动手。”

  铁汉叮嘱完后,便带上房门,安菲特一屁股坐到白晨的床边。

  而他这一身恶臭,白晨一脚将安菲特踹到地上。

  “小子,你干什么?”安菲特立刻大怒的瞪着白晨。

  “你的位置是地板,别用你的任何部位碰我的床!听明白了吗?”

  “小子,你知道在船上是讲实力的吗?”

  安菲特话音刚落,突然听到智能芯片传来警告的声音:“警告,警告!你的生命正在受到威胁。”

  安菲特感觉脖子刺痛,他发现一只拳头大小的老鼠全副武装的站在他的肩膀上,正用看起来就像是牙签一样的拳刃顶着他的脖子。

  “现在你知道谁的拳头大了吗?”

  安菲特顿时不敢动了,小心翼翼的看着白晨:“呵呵……玩笑,玩笑而已,刀剑无眼,不要乱来,大家有话好说。”

  “把你的手从我的床铺上拿开。”

  安菲特立刻收回手掌:“现在可以了吧。”

  白晨也在这时候收回小胖子,小胖子跳回到白晨的肩膀上,手舞足蹈的叽叽叽的叫着。

  安菲特一看到那只老鼠离开,立刻原形毕露。

  “小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真不知道世道险恶。”安菲特站起来,恶狠狠的看着白晨。

  他觉得白晨不外乎就是偷袭得手而已,只要自己的智能芯片打开警戒范围,那么小老鼠就无法再威胁到自己。

  可是他刚升起这样的念头,突然看到白晨毫无征兆的暴起,身体贴在安菲特的胸前,一根针扎入自己的肩膀。

  安菲特啊的一声,紧接着就是一个哆嗦,身体就像是烂泥一样瘫在地上。

  “你现在明白,什么叫做世道险恶了吧?”

  安菲特心中大惊:“小子,你对我做了什么?”

  安菲特一边质问白晨,一边暗中让智能芯片查看身体状况。

  很快,智能芯片就给予了安菲特答案:“安菲特先生,你的身体xb21号血管被堵塞,导致身体临时瘫痪,重新疏通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乖乖的躺回地上去,别给自己找不痛快。”白晨瞥了眼安菲特,淡然说道。

  安菲特气的七窍生烟,也不再说话,心里想着,只等身体恢复后,一定要给这小子好看。

  一个小时后,安菲特终于可以动了,安菲特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偷偷看了眼白晨,发现白晨正背对着他,似乎在看书。

  安菲特眼珠子一转,偷偷的拽住床单,打算趁其不备,把白晨蒙住。

  一个深呼吸,安菲特抓着床单猛然扑了上去,靠着超人一般的反应速度,安菲特瞬间就将白晨蒙住。

  可是,安菲特还来不及享受他的胜利果实的时候,突然感觉手心一阵刺痛,翻开手掌一看,只见手心正扎着一支银针,而手臂也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被麻醉了一样。

  安菲特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发现床单已经罩住了他,然后就是身体连续感觉到一阵刺痛,身体似乎被扎了好几次。

  安菲特大惊叫道:“投降……投降……我投降了。”

  白晨掀开床单,看着躺在地上的安菲特:“这么快就投降了吗?”

  “投降投降,不来了。”安菲特连连的点头,现在他的身体已经彻底的不能动了。

  并且与第一次不同,第一次只是无感觉,这次则是全身瘙痒无比,而且智能芯片无法分析出具体原因。

  “在地上躺三个时辰,就当是给你的教训。”

  安菲特叫苦不已,那种瘙痒的感觉并不强烈,可是就那么随时随地的侵袭着他,这种感觉非常痛苦。

  安菲特满脸苦涩,三个时辰可是非常的难熬。

  一直到傍晚时分,安菲特才重新恢复了正常。

  不过这次安菲特不再盲目的攻击白晨,坐靠在墙边,眼珠子一直在转动。

  “去给我把晚餐端过来。”白晨终于起身,放下手中的书,转头对安菲特说道。

  “我并不是你的仆人。”安菲特的脸上写满了不悦。

  “你不是我的仆人,不过你现在住在我的房间里,作为回报,你必须付出劳动,才能够获得居住的资格。”

  “是你房间的地板。”

  “我的房间地板,还有外面的铁笼子,你选择哪个?”

  “你无权驱赶我!你也只是一个雇员。”安菲特更加的恼怒。

  “不管我是什么身份,我都是这个房间的主人,即便只是临时的,也许在我下船后,这个房间会属于你,可惜不是现在。”

  “你就不怕我在食物里做手脚吗?”

  “只要不影响食物的口味,我不在乎你在食物里做什么手脚,当然了,你最好不要让我发现。”

  安菲特起身,目光闪烁着离去,过了片刻,安菲特端着两份晚餐,其中一份当然是他自己的。

  安菲特一直在通过智能芯片进行计算,计算这个小孩的方方面面的数据。

  不过智能芯片给予他的答案,数据非常的普通,看不出任何的突出。

  自己不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远远超过这小子。

  安菲特在考虑,自己是不是来一次强势的正面袭击,让他知道,谁才是这个房间的主人。

  不过想来想去,安菲特还是放弃了正面攻击的念头,这小子的手段太诡异了,谁知道他又会使出什么样的攻击手段。

  在他的面前,自己的身体素质的优势完全没发挥出来。

  思来想去,安菲特最终还是决定,等晚上睡觉了再说。

  既然明着不能得手,那就等他睡觉后再骚扰他。

  安菲特相信,只要一个晚上打扰他几次,他就没精力与自己纠缠了,到时候肯定要向自己低头。

  夜晚,通过询问智能芯片,安菲特在确认了时间后,安菲特小心翼翼的起身,偷偷的看了眼床上已经睡死的白晨。

  安菲特迈着小碎步,蹑手蹑脚的接近着床上的白晨,手掌小心翼翼的抓向白晨。

  可是下一瞬,安菲特的手掌传来了熟悉的感觉,又被扎了。

  白晨发出嘟囔的声音:“不早了,如果你真的打算去笼子里过夜,那最好主动一点。”

  安菲特头皮发麻,难道这小子一直都没睡觉,一直在防着自己?

  不对,这小子的声音就跟说梦话一样,而且还发出舔嘴的声音,明显是已经进入梦乡了。

  可是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他睡觉的时候本能反应?

  安菲特记得以前看过一个节目,里面介绍过一些训练有素的军人,他们即便是在睡觉,依然保持着高度戒备。

  难道这小子也和那些职业军人一样,全都可以在睡觉的时候,依然保持着本能的反击?

  安菲特迟疑着,先将手掌上的银针拔下来,左掌已经失去了感觉。

  安菲特看了眼手上的银针,将银针指向白晨,手指用力一弹。

  叮——

  黑暗中,空气里传来轻盈的金属碰撞声,紧接着安菲特感觉胸口、大腿全都被针扎到了。

  “啊唔……”安菲特连忙捂住嘴巴。

  这种痛楚实在是太特别了,明明并不强烈,却让人难受的抓狂。

  安菲特现在是彻地的进退维谷,继续偷袭?明显是没机会,这小子简直就毫无死角。

  可是就这么躺下去?这痛楚何时才能消退?

  想要带着这种痛苦入睡,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最后,安菲特只能一瘸一拐的走出船舱,脸上写满了无奈。

  心里又是郁闷,又是沮丧,自己居然被一个小孩子弄的举足无措。

  好在那小子没打算报复自己,他明明有能力报复自己,不过他也只是对自己小惩为戒。

  当然了,这不代表安菲特就放弃了,这已经不只是床位之争,而是尊严之争。

  安菲特坐到船头甲板上,找来一壶酒,浇在伤口上,勉强压下了痛苦。

  这时候,金玉居然还没入睡,做到了安菲特的身边。

  “怎么?睡不着?”(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