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三百三十三章 船上的冲突

第两千三百三十三章 船上的冲突

  不管在哪个世界,海上的风浪与景致总能让人感到汹涌澎湃。

  白晨坐在船头,享受着海风迎面吹过的清凉。

  这时候铁汉提着一坛酒,坐到白晨的身边。

  “石头,来点?”

  白晨摇了摇头:“我不喝酒。”

  “也是,你还太小。”铁汉提起酒坛仰头就灌下去。

  在海上漂泊的人,没有什么比喝酒更能打发时间的了。

  就算是船杆眺望台上的瞭兵,也是酒不离身。

  “第一次坐船?”

  “不,以前坐过,不过没坐过这么远。”

  “你看起来很特别。”铁汉意味深长的说道。

  “很特别?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没有为什么,就是直觉,你知道的……像我们这样在生死线上讨生活的人,直觉总是特别的敏锐。”

  “那么你的直觉除了告诉你我很特别,还告诉你其他的信息吗?”

  “没有。”

  “不过也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样的敏锐直觉。”

  “哦?”

  “比如那几个天天打扰我的混蛋,大块头,你不会希望我把他们丢下船吧?”

  “他们可不是我的手下,我约束不了他们,不过我还是希望,如果发生冲突的话,尽可能减小影响,毕竟我们要在船上一起生活至少两个月的时间,我不想因为无谓的争斗,导致船员之间出现冲突,甚至影响到航行的安定。”

  “好吧。”白晨站了起来:“帮我把晚餐送到我的船舱去好吗,谢谢了。”

  “混蛋小子,我可不是你的奴仆。”铁汉虽然嘴上叫骂着,不过还是前往饭堂,帮白晨打饭。

  他也知道,如果白晨去到饭堂的话,那几个无事生非的船员,保准又要冷嘲热讽。

  白晨刚进入船舱通道,前面就见到几个船员挡住了去路。

  白晨记得为首的那个船员,名叫西门侯,也是最喜欢找白晨麻烦的一个。

  “让开。”白晨站在西门侯的面前,淡然说道。

  “想过去?从这爬过去。”西门侯一支腿挑空靠在对面的墙壁上,其他船员配合着调笑的看着白晨。

  “这高度正适合这小子。”

  “西门,再放低一些。”

  白晨脸色一沉,放出了大蛇,大蛇虎视眈眈的看着众人。

  “想打架吗?”白晨扫了眼众人,这些船员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地品的实力,立刻就尤为畏惧的躲到西门侯的身后。

  唯独西门侯面不改色,依然镇定自若的看着白晨,同时召唤出了他的幻兽水鳄。

  水鳄的体形几乎把整个通道都占据了,那血盆大口足够吞下一个成年人,而且在这种狭长的通道中,显得尤为难以对付。

  “小子,你知不知道,在船上是有规矩的,船员之间的恩怨,是不允许召唤幻兽的,你现在召唤了幻兽,那就等于是违反了船上的规矩。”

  白晨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线:“那又怎么样,我可以说是你先召唤的,我被迫自卫反击。”

  “你一个人,我们这么多人,你觉得船长会相信谁?”

  “很明显是相信我,因为我的年龄就是最好的证明,只要我再掉两滴眼泪,你说船长是相信你们还是相信我?”

  西门侯的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不过他依然面不改色:“只要把你弄残废了,我想船长也不会为了一个残废的小子,与我们为难的。”

  “你知道我的幻兽是多古大蟒吧?”

  “呵呵……那又怎么样?你觉得我会怕你的幻兽?”

  “我的多古大蟒具有致命的毒素,你们只要敢动手,我保证你们从今天开始,以后都不用睡觉了,随时随地的防备着多古大蟒的袭击。”白晨指向西门侯:“特别是你,西门侯,你想试试看吗?没日没夜的提心吊胆,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遭遇危险。”

  白晨做出一个割首的动作:“我以前曾经对付过一个有钱人,他请了保镖,不过我用这个方法,赶走了他的保镖,然后逼疯了那个有钱人,在陆地上我尚且能够把人逼疯,而在这汪洋大海上,你无路可逃,我想算计你,你什么都做不了。”

  西门侯的脸色一变,目光闪烁不定的看着白晨:“你以为船长会坐视不理吗?”

  “就如你先前说过的,船长是不会在乎一个废物的,只要我能证明,我的作用比你大,那么就算我弄死你们,我想她也会坐视不理的。”

  西门侯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收起了水鳄:“呵呵……石头,我们只是和你开玩笑的。”

  “我可不是和你在开玩笑,你最好小心一点。”白晨的脸色有些异状,双眼圆睁的盯着西门侯,脸上写满了狰狞可怖,又带着毛骨悚然的笑容。

  “在你们吃饭的时候,喝酒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或者是工作的时候……”白晨笑容残忍而且邪恶:“甚至是在你们上厕所的时候,你们每个人,最好绷紧神经,因为谁也不知道,你们会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死掉。”

  “小子!你少唬人了,你只要敢对我们中的任何一个动手,船长都会知道。”

  白晨又召唤出了小胖子,小胖子的身上披着轻盈的薄甲,前肢双爪上戴着一对小小的拳爪。

  “相信我,船长不会知道的,她只知道我有多古大蟒,不会知道我有两只幻兽。”

  “呵呵……一只小老鼠,你觉得它能做什么……”

  小胖子的身影突然消失,下一瞬,西门侯的脸上多出一道血痕,西门侯抹了抹脸上,愕然的看着回到白晨肩头的小胖子。

  “它能扯开你的咽喉,钻入你的肚子,对了,如果它的拳爪上再抹上多古大蟒的蛇毒,你现在就已经是个死人了,呵呵……”

  “西门……我不玩了……这家伙就是个小疯子……”

  突然,一个船员惊恐的叫道,转身就从走道另外一边逃离。

  有一就有二,第二个、第三个船员开始退出。

  原本还有几个船员,被一个小孩子吓唬,觉得很没面子,打算强撑到底。

  可是白晨邪恶的目光转向那几个船员,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那几个船员顿时崩溃了,逃一般的退出。

  白晨又转向西门侯:“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小心了,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没命。”

  “该死的疯小子。”西门侯强忍着惧意,装出一副气恼的样子,可是白晨看的出来,他已经被吓到了。

  “酒囊饭袋。”白晨撇了撇嘴。

  就在这时候,铁汉捧着晚餐从后面过来。

  “石头,你还真不是一般的恶毒啊。”

  “一群废物,就这点胆色,居然敢在我的面前嚣张,也不知道他们是哪里来的自信。”

  “那个西门侯和你一样,也是新招入的护卫,不过他应该是打算长期在船上,不像你这样,只打算单程临工,所以他需要拉一些船员,建立自己的权威,老船员他是动不了,不过你和他一样的新人,他自然就肆无忌惮了,结果没想到碰到你这个硬茬。”

  铁汉笑呵呵的说道:“不过你不会真打算那么对付他吧?”

  “打算给他一点教训。”白晨满不在乎的说道。

  “点到即止,别太过头了。”

  “这不正和你的意图,我教训过后,你再出面叫停,那个家伙肯定就要承你情。”

  “嘿嘿……这么说来,倒是我欠你一份人情了?”

  白晨耸耸肩:“不还也没关系,反正我也无所谓。”

  在这艘大船上,也存在着拉帮结派,就如同一个小小的江湖一样。

  如白晨这样的,只不过是这艘船上的过客,所以对铁汉没什么利益冲突。

  如果白晨打算长期逗留的话,那么对铁汉来说,就意味着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当然了,在船上不可能因为敌人就往死里整,如果把人逼急了,狗急跳墙的话,大家一起玩完。

  毕竟如果一个疯子在船上进行破坏,损害的就是所有人的安危。

  任何人都不允许这样的疯子出现在船上,别看白晨刚才的话歹毒阴险,实际上也只是白晨的危言耸听,如果真的施行的话,第一个被赶下船的一定是白晨。

  “把这些捧去船舱,我今天弄到一条冰鲨,正在叫厨房的人弄,我这就去把冰鲨弄过来。”铁汉说道。

  白晨捧着饭菜回船舱的时候,不经意的看了眼走道旁边的铁笼。

  这几日,铁笼里的那个人都只靠一点干饼充饥,船上的人对他非常的忌惮,似乎不愿意给他太多的食物与体力。

  白晨收回目光,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线,转身就进入了船舱。

  而在白晨进门的时候,笼子的那个人慢悠悠的抬起头,眼中射出一道野兽一般的光芒。

  他一直在伺机的等待着,等待着脱困的机会。

  他最初发现,对面船舱住着的是一个小孩的时候,他还隐隐有些高兴,感觉到机会来了,稍微用一点小手段,就能让这个小孩上当,把他需要的东西送到他的手中。

  可惜几天下来,这个小子似乎没打算与他交流,这让他非常失望。

  不过他依然没有绝望,机会永远都是给有准备的人。(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