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三百二十八章 神谕总会

第两千三百二十八章 神谕总会

  “天罗,会不会我们赶到的神谕总会的时候,神灵已经降临了?”

  原本正在空中疾飞的天罗突然顿住身形,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有……有这个可能……”

  天罗担心的看着白晨:“老师,如果这样的话,该怎么办?十个神灵联手的话……恐怕……”

  “我倒是不在乎几个神灵在场,不过到时候恐怕就无法保护你了,毕竟我也不能确定那些神灵的实力。”

  白晨顿了顿,又问道:“对了,总会的人不少吧?”

  “并不多,其实总会存在的意义就是那十尊不朽肉身,那里平常就是作为神之子与候选者的居住地,除了少量服侍的下人之外,没有其他人居住。”

  “哦,那就好办了。”

  天罗看着白晨欣喜的脸色,不禁露出几分担忧之色:“老师,您打算怎么做?”

  “如果神灵还没降临,我就带走十尊不朽肉身,如果降临了,那我就引开他们,没什么特别的计划。”

  “老师,您真正的目的是想与十个神灵战斗吧。”天罗记得第一次见到白晨的时候,白晨说过的话。

  “是,战斗是我主要的目的,不过我更想解开神灵的秘密,天空之神说过,神灵是无法被杀死的,不过我从不相信这世上存在无法被杀死的存在,即便是我也有可能被杀死,何况是神灵,所以我觉得神灵无法被杀死,只是因为某些秘密。”

  “老师,为什么您一定要解开这个秘密?”

  “因为我讨厌他们肆无忌惮的行径,只有他们自己也受到生命的威胁之时,他们才会有所忌惮,才不会那么的无所顾忌。”

  神谕的总会建立在一个偏僻的山谷内,方圆数百里没有一点人烟,千里之内连一个村子都没有,完全就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白晨和天罗降落在山谷的入口处,茂密的灌木让路途变得颇为难行。

  “你确定没有认错路吧?”白晨还是有些怀疑,大名鼎鼎的神谕的总会,会坐落在这样的地方。

  “老师,我明白你在想什么,不过的确是这里。”天罗苦笑的说道。

  白晨跟在天罗的身后,沿途没有任何的守卫,这让白晨更加的不可思议。

  这里甚至算不上危险,只要稍微有点力气的成年人,应该都到的了这里。

  在进入到山谷的深处后,白晨终于看见了建筑,在山涧的最深处,几个普通的木质房屋,坐落在那。

  没有想象中的恢宏,也没有丝毫庄严神圣,看起来就像是几户普通人家的院落一样,一片木蓠包围着外围。

  门前还有几个与白晨差不多大年纪的小孩,当白晨和天罗出现在木蓠前的时候,里面的人也发现了天罗和白晨。

  一个成年的女人冲出屋子,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天罗。

  “天罗大人……您……您怎么会……”

  那些孩子也发现了天罗,他们似乎也与那个成年女人一样的表情。

  眼中有惊有疑,每个人都是那种不敢置信的目光。

  “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回到这里?”天罗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线:“我已经夺回了属于我的东西,我的那位哥哥如今只是丧家犬。”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几分怀疑,他们并不能完全接受天罗的话。

  也许在他们的心中所想的是,天罗也许是趁着天轮外出的时候,故意折返回来蒙骗他们的。

  这时候,一个身穿长袍的男子走了出来,语气非常不善:“天罗,你是神子大人的要犯,你居然还敢回来送死,乖乖的束手就擒。”

  “愚蠢。”天罗甚至连正眼都没给那人一个,那人口鼻耳中溅射出大量的鲜血,倒在了地上,天罗目光扫过在场的大人小孩:“谁还怀疑吗?”

  现场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没有因为一个死人而惊慌失措,他们是在思考天罗的话。

  “不久之后,春秋易、大悲和遂良三人就会前来,他们会向你们说明事情的。”天罗淡然说道。

  最先出现在天罗面前的女人,目光闪烁不定。

  “天罗大人,无花呢?”

  “她与春秋易他们一起回来,没有与我同行。”天罗说道。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准备晚餐,对了……给我们两个准备两个房间,原本我哥哥的那个房间,就留给他……我的老师。”

  “天罗大人,您请。”

  白晨看了眼这个女人:“天罗,这个女人和无花是什么关系?”

  “她们是姐妹,她是姐姐无月,不过无花效忠的是我,无月效忠我哥哥。”

  无月与无花的确有几分相似,不过从两人的行事风格来看,两人又有不小的差异,相较于无花,无月更显沉稳。

  “如果不是因为无花,在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她就已经死了。”天罗冷酷的说道。

  走在前面的无月沉默不言,一直在前面带路着。

  “无月,如果你想要为我哥哥尽忠,我可以放你离开,让你陪伴在他的左右,不过如果你要留下,那就必须放下你的那些可笑的念头,我既然能够战胜天轮,那就说明我已经具备了绝对的实力。”

  “天罗大人说笑了,小人效忠的只有神谕,而不是天**人。”无月的回答平淡,不带半点情绪。

  “我要的不是一个效忠神谕的人,而是效忠我的人。”天罗凝视着无月:“你做的到吗?”

  “当然,您既然取代了天**人,您现在就是神子,您代表着神谕,向您效忠也是向神谕效忠。”

  “老师,你看到了吧,这个女人比起无花可是狡猾的多。”天罗笑着说道。

  “我现在明白,你当初是怎么输掉的了。”

  “相较于无花,无月确实实用的多,可是我之所以选择无花,还是因为无花忠诚。”

  “好了,先不说这些了,带我去看看不朽肉身。”

  “无月,带我们去神居。”

  “天罗大人,神居是不允许外人接近的,任何理由都不行。”无月立刻回答道,没有丝毫的犹豫拒绝了天罗的命令。

  “无月,我现在不是在请求你,是在命令你,你听的明白吗?”

  “是的,小人非常明白,可是请恕小人无能为力,不敢违逆教规。”

  “既然你不愿意带路,那我就自己过去。”天罗淡然说道,对于无月的回答,他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天罗大人,您最好三思。”无月似乎打算阻止天罗。

  神居对于神谕来说,是重中之重,如今天罗是否真的取代了天轮还未尝可知,如果自己所效忠的主人并未失势,仅仅只是中了天罗的调虎离山,让天罗接近神居的话,那么风险就太大了。

  如果天轮真的失势了,那么一切都好说,可是一旦情况真如自己担心的那样,天罗是用一招回马枪,趁着天轮不在混入总会,那么等到天轮回来,自己也将罪责难逃。

  “无月,看起来你还是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天罗的目光渐渐的变得冰冷:“你并没有决定权。”

  无月突然感觉脑袋一痛,脸色微微一变,骇然看着天罗。

  她知道天罗的能力非常诡异,令人防不胜防,而这次也是她第一次受到天罗的攻击。

  这种感觉虽然只是瞬间,却异常的痛苦。

  天罗拿出从天轮那里抢来的金冠:“这个够证明吗?”

  “辉煌之冠!”无月立刻低下头,不敢接触天罗的目光。

  无月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这可是天轮身份的象征,神灵赐予的辉煌之冠,如今居然落到天罗的手中。

  难道真如天罗说的那样,天轮已经失势了吗?

  可是这怎么可能?

  天罗如果有能力打败天轮,当初就不会被天轮的通缉令弄的焦头烂额。

  “还不带路!”天罗冷哼一声。

  无月不敢再有异议,所谓的教规,只是对地位比她低的人,而不是对地位比她高的人。

  虽然依旧不情愿,可是无月还是将天罗和白晨带到了一个洞窟外。

  突然,洞窟内出现了一阵强光,那光芒强烈的令人无法直视。

  天罗和无月都感受到了,强光之中那可怕的神威。

  强光一直持续了十几息的时间,这才慢慢的减弱,可是洞窟内却出现了一个声音。

  像是洞窟内有人在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向外走着。

  终于,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洞口,无月看到那个身躯的刹那,立刻就跪在地上,诚惶诚恐的伏下头。

  天罗的手脚冰冷,惊恐的面对着那个高大的身躯。

  唯有白晨依然双手负背,凝视着眼前的这个人。

  “真没想到,我们会这么快又见面了。”那个人开口了,凝视着白晨:“不过倒也没有太出乎意料。”

  无月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她是第一次见到降临的神。

  可是在见到这个人的瞬间,她就毫不犹豫的认定,这个人就是神灵,真正的神灵。

  只是她不明白,这位神灵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对自己说的?还是对天罗说的?

  “你是天空之神吗?”白晨抬起头看着对方:“你还是老样子,总喜欢居高临下,看起来前几****还未吃足苦头。”(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