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三百二十六章 目的

第两千三百二十六章 目的

  就如其他人一样,姬旋同样被那一幕惊呆了。

  天空中出现了巨大的眼睛,然后又被什么东西洞穿。

  “发生了什么事……”

  灾厄看着天空:“我觉得你最好放弃复仇的念头……那不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难道刚才的事是……”

  “其中一个人是天空之神,上级神灵,而他刚刚战败了,他用了自己的天空之眼,依然败了。”

  姬旋的拳头紧紧的握着,眺望着天穹,那浩瀚之力,即便是现在依然感到震撼。

  “你的仇人,他可以打败神,虽然他无法杀死神,可是这依然足够他在世上横行。”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姬旋咬着牙低吼道。

  “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等待!”

  “等待?要等待多久?”

  “不用太久,他打败了神,那就意味着他已经站在了神的对立面,不用太久了!下一次他就会死在神的手里。”

  “你确定?”

  “是的,我非常确定,神是不会容许一个凡人拥有超越他们的力量,哪怕是最低级的神灵也不可以,虽然你的那个仇人打败了一次天空之神,可是下一次,他就不会只是面对一个或者两个神灵了。”

  而在另一边的天轮,在被丢出幻兽学院后就醒过来了。

  或者说他从未真正的昏迷过,他的意识一直非常的清醒,哪怕身体在被天空之神占据的时候,他依然很清醒。

  他已经后悔了,自己居然会接受那个女人的要求。就连天空之神都无法战胜的敌人,自己怎么可能战胜的了那种怪物?

  天轮逃的非常的彻底。他迫切的要逃离幻兽学院,逃离大奥城,逃离这个已经沾染上了那个怪物气息的国家。

  不过,当天轮逃出大奥城的时候,如夜找来了。

  “真是狼狈。”如夜肆意的调侃着天轮。

  “你来做什么?”天轮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从天空之神与如夜先前的交流中,天轮知道了这个女人是诸神之战时代的人,至少也是与天空之神同一个级别的存在,自己绝对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没什么,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如夜微笑的看着天轮。

  “什么?什么属于你的东西?”天轮当然想到了。如夜要的是这枚指环。

  可是他害怕,害怕指环一旦离开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身体就会如同如夜说的那样崩溃。

  “你觉得呢?”如夜手臂抬起,隔空抓向天轮。

  天轮戴着指环的手臂立刻失控的飞向如夜,如夜握住天轮的手腕。

  “等等……这指环给我……你有什么要求直接说,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你的任何要求。”

  眼看着如夜即将将指环摘下来,天轮急了。他不想死,他害怕死亡。

  为了生存,他可以放弃尊严,而他也早已把脸丢干净了,所以他也不在乎再多丢一点颜面。

  如夜果然停下了动作:“哦?任何的要求吗?”

  “是的,是的……任何要求。”

  “那好……”

  如夜话音突然顿住,猛然抬起头看向天际。

  只见一个身影正站在他们的头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天轮和如夜。

  “你……”天轮看到白晨的瞬间。全身都炸毛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惊恐万分的看着白晨。

  如夜的目光也变得冰冷,不过却比天轮要冷静许多。

  “你就是从封印内逃出来的东西吧?”白晨看着如夜问道。

  白晨落到地上,走到天轮的面前,伸出手抓住天轮的手腕,观察着指环,最后失望的摇了摇头。

  “可惜……不是。”

  白晨原本以为,这枚指环是巫妖的灵魂匣,可惜他的希望落空了。

  不过想想也是,巫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把灵魂匣交到别人的手中。

  “你想找灵魂匣吧?”如夜直截了当的问道。

  “真讨厌,面对一个束手无策的敌人。”白晨颇为不满的说道,杀了眼前的这个女人,没有任何意义,她不是本体,甚至她也许不是唯一的一个分身。

  “我们不需要做敌人,我可以是你的朋友,甚至是盟友。”如夜主动的放低身段,一点都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

  “我拒绝。”

  “为什么?你知道奈何不了我,你何必一定要给自己找一个这样的敌人呢?”

  “我的回答也许会很老土,可是这的确是原因……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邪恶……我敢肯定,你的目的非常的不单纯。”

  “我们没有利益冲突,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不会乱来的……甚至我愿意和你联手,对抗神灵。”

  “你的保证值多少钱?”白晨撇了撇嘴:“我不需要一个心怀叵测的盟友,神灵,我可以自己对抗,而你……最好小心一些,哪怕你的本体从封印中出来,我也能让你无法兴风作浪。”

  白晨指尖一弹,如夜尖叫一声,她发现自己的小腹上多了一个奇怪的烙印。

  “你对我做了什么?”

  “烙印,这样一来,你在什么地方我都一清二楚,而一旦你出现的地方,出现了某些奇怪的死亡,只要被我知道,我就会将这些死亡归咎在你的头上,也许我无法杀死你,可是我可以让你一次次的体会死亡的快感。”

  如夜突然轻笑起来:“不如我们做一个交易怎么样?”

  “交易?你有这个资格吗?”

  “资格并不是决定交易的必要因素,资本才是。”

  “那好吧,你有什么资本能够与我交易?”

  “我可以帮你找到灵魂匣。”

  白晨眼中射出一道精光,怀疑的看着如夜:“就我所知,如果本体死亡,那么分身同样会死,所以我不会相信这个交易。”

  “那是你以为的,我当然有办法规避死亡。”

  白晨陷入了沉思,目光闪烁的看着如夜,过了半饷,白晨眼中一亮:“你不是巫妖的分身?或者说巫妖有两个,而你想要我帮你除掉一个竞争对手。”

  如夜眉宇拧起:“我开始讨厌你了,小不点。”

  “你与另外一个巫妖是什么关系?先别告诉我答案……让我猜猜看……是双生子吧?没有人知道你们是两个人,或者知道的人非常少?”

  “如果我能杀了你,我会忍不住立刻就杀了你。”如夜无奈的说道。

  “能除掉一个是一个,好吧,告诉我另外一个巫妖的灵魂匣在哪里。”

  “在我告诉你灵魂匣的位置之前,不如先听一听我的条件如何?”

  白晨摇了摇头:“我拒绝,我帮助你杀掉一个竞争对手,这就是最大的条件,你别想利用我达成其他的目的。”

  如夜有些恼怒,看向白晨的目光里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意:“我讨厌你,吝啬的小子。”

  “能被一个万年的老怪物讨厌,应该算是我的荣幸吧。”

  “不如我附加一个条件,用来作为交易的筹码?”

  白晨还是摇头:“我还是拒绝,如果我不能确定结果的交易,我是不会接受的。”

  “你不是很聪明吗?你可以自己猜测。”

  “等下次你肯定更加的小心戒备我,怎么可能轻易的泄漏出重要信息,我想要推测出结果就变得更加的渺茫。”

  “我可以把理由告诉你。”

  “我不相信你的话。”

  “难缠的小子,好吧……我告诉你灵魂匣的位置。”如夜就像是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话题一样:“我的那位姐姐的灵魂匣就藏在一把刀里,拿把刀是一个金器,而因为被作为灵魂匣,所以刀身已经被灵魂污染成了黑色,而上次封印被打开的时候,黑刃并未离开封印,它现在还在封印内。”

  “你的那个姐姐没有分身出来吗?”

  “出来了,可是都被我毁掉了。”如夜淡然说道。

  “果然是心黑手狠啊。”白晨笑着说道,同时心里对如夜越发的警惕。

  “彼此彼此,我想你现在在心里,估计把我的危险程度提高了几个档次吧。”

  “我越发的觉得,留下你的那个姐姐是个更好的选择。”

  “虽然她被我算计了一次,可是不代表她就是个乖宝宝,我想你不会愿意面对两个和我一样邪恶的敌人。”

  “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找到黑刃,然后控制你的姐姐,然后用你的姐姐对付你,我想她应该对你的计划了如指掌吧,即便不全了解,至少她了解你,至少比我更了解你。”

  “你可以试试看,也许被利用的反而是你也不一定呢。”

  “你也许不知道,我有很多的方法,可以彻底的控制一个灵魂的意识,甚至是变成傀儡,你想尝试一下吗?”

  如夜立刻退开两步,警惕的看着白晨:“我只是一个分身,一旦我的本体知道失去了对我的控制,她一定会直接毁掉我的。”

  “所以你现在还存在,希望你不会被我抓到机会。”

  “这句话我同样奉还给你!小子!”

  白晨转身离去,他与如夜之间实在是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因为他们都是聪明人,聪明人在一起,一定是针锋相对,尔虞我诈。

  为了防备对方,他们肯定是彼此尽可能的少说话。

  白晨不觉得继续谈下去,能有什么意义。

  如夜看着白晨的背影,又看了看天轮:“可悲的小子,居然选择了这样的敌人。”(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