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三百一十九章 神临

第两千三百一十九章 神临

  邙刑的英灵兵器丧钟,能够对单体目标,也能对群体目标进行攻击,他的敌人在听到丧钟的声音之时,就会陷入噩梦之中,并且在噩梦中死去,甚至对外界的攻击也不会有反应。

  而严冬皇帝本身就是一个皇帝,他的英灵武器帝印只要对敌人的身上打上帝印的标记,那么就会被战魂不死不休的袭击。

  而这些战魂并不是真实的生灵,他们是严冬皇帝曾经的国度无数向国家效忠的强大战士的魂魄所汇聚而成,其实也是类似于英灵的存在。

  这些战魂汇聚在帝印上,永生永世的守护着帝印和帝印的持有者,哪怕是帝印的主人已经变成了英灵,他们依然不会停歇。

  可是,在白晨的面前,邙刑和严冬皇帝都没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邙刑的丧钟敲响的同时,白晨的确陷入了梦境之中。

  不过下一刻,复制体攻击到白晨的时候,白晨也在同时清醒过来。

  一拳砸烂了邙刑的脑袋,遂良直接昏死在地上,而他一昏死,严冬皇帝也随之消散。

  白晨已经被春秋易、大悲和遂良弄的有些恼火了,三个的实力并不是非常的突出,可是他们却很难缠。

  如果不用点真本事,还真没办法拿下他们。

  “你们够了!”白晨怒吼一声,刹那间,以白晨为中心,一股声浪形成的冲击波开始向四面八方肆虐开来。

  首先被声浪冲击到的就是那些零散的魔尸,他们在瞬间就被声浪震碎,然后就是春秋易、大悲、遂良和天轮四人。

  四个人同时呕出一口鲜血,就连昏迷的遂良也被声浪惊醒过来。

  白晨怒视着四人:“给你们一个选择,选择投靠天罗,或者是他!”

  春秋易、大悲和遂良都迟疑了,天轮脸色一变。

  “春秋易、大悲、遂良,你们如果背叛了我,就等同于背叛了神灵,你们觉得神会放过你们吗?”

  白晨冷笑一声:“神灵会不会惩罚你们,我不知道,不过如果你们拒绝了我的要求,那么我现在就能惩罚你们。”

  白晨的话让三人更加的蹉跎犹豫,他们是神谕使者,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神是存在着的,不只是存在于信徒的心中。

  所以他们也比任何人都要敬畏神灵,可是过分的敬畏却少了几分崇拜与忠诚,这也是常人的思维,当神失去了神秘感后,剩下的就不再是信仰。

  他们现在必须做出选择,是现在被白晨杀死,或者是背负着叛徒的身份,等待着神灵的惩罚。

  当三人陷入犹豫之中的时候,天轮就已经意识到大事不好。

  如果他们三人没有背叛之心,就不存在犹豫,他们会坚定自己的立场。

  “你们会后悔的!就是现在……这一刻!”天轮冷峻着脸看着众人:“我现在就将以神的名义,惩罚你们!”

  如果说这世上有谁能够代表神,那就只有天轮,神之子。

  天轮的身上开始散发出神的气息,五彩光辉萦绕周身,圣辉笼罩着,天轮的身体变大高大无比,神力正在渗透他的皮肤与血脉。

  这就是天轮的第三个神赐能力,也是历代神之子都拥有的能力,神临。

  只要神之子需要,那么他就可以请求神灵降临在他的身体之中。

  “你有罪!”天轮指向白晨,发出浩瀚之声,天地间都在回荡着天轮的洪伟之音:“我惩罚你为雷霆所灭!”

  乌云之中电蛇涌动,一条电柱贯穿天地,轰然坠落在白晨的头顶上。

  春秋易、大悲和遂良的脸色都变了,此刻的天轮,俨然已经成为真正的神灵一般,充满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还有那滔天之力。

  所有的一切都将荡然无存,在他的力量之下,无人能够抵抗。

  而天轮对白晨显然是恨到极点,一开始便对白晨进行判罪。

  雷光渐渐散去,周围的地面早已沦为焦土,可是白晨依然纹丝未动的站在原地,毫发无伤。

  “你的罪孽又加重了!”天轮彷如是真正的神灵一般:“我惩罚你将为星陨之刑。”

  紧接着,天空中的乌云就出现了三个漩涡,漩涡之中钻出三颗陨星,拖拽着流炎的长尾,破空而来。

  当看到那三颗陨星之时,三人的脸色再次变幻。

  他们已经开始后悔先前的犹豫与不坚定,这才惹来天轮如此雷霆震怒,施展出神临。

  这三颗陨星如果坠落下来,所有的一切都将荡然无存,幻兽学院、大奥城,数以百万的生灵都将泯灭。

  而作为冲击中心,他们所有人也将在劫难逃。

  白晨抬起手,遥望着天际:“不够……这还不够!”

  突然之间,乌云化作一支擎天巨掌,那巨掌一把抓住三颗陨星,刹那间,高速下坠的陨星立刻轰的一声,整个天空都被照亮了,乌云所化作的擎天巨掌也跟着被震散。

  那惊天动地的景象,让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覆盖着大奥城上空数日的乌云,在巨爆中被震散,而那火焰光环也在向着四方扩散出去。

  火焰光环的中心,则是璀璨的难以言喻的夜空星辰,天空放晴了!

  天轮的巨大躯体出现了一丝裂痕,这是神力塑造出来的神体,并不是天轮自己的躯体,一旦神力使用过度,神体就会崩溃。

  不过相比起神体出现的裂痕,天轮内心却更加的震撼。

  因为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刚才的那个攻击是多么的恐怖。

  可是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小子居然可以挡住这种毁天灭地一样的攻击。

  而最让他感到恐惧的是,这个小子从始至终,似乎都没有使出真正的本事。

  激战了这么久,这小子给人的感觉就是游刃有余,不管是先前春秋易、大悲和遂良的联手,还是此刻对付自己,他都未曾表现出半分吃力。

  天轮已经开始后悔了,自己此次的行动实在是太鲁莽,根本就没有调查清楚,就贸然展开行动。

  白晨凝视着天轮,颇为失望的摇了摇头:“看起来你并不能完全发挥出那一身的神力,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本以为你会表现的更好一些,你对神力的运用太简单粗暴了。”

  天轮此刻还想要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不过很显然,如果是以战败作为结果,那么此刻的姿态,完全就是对自己的羞辱。

  天轮无法再如刚才那样从容淡定,眼前这小子的实力,比自己想象的更恐怖……恐怖百倍!

  “我会回来的!我会回来夺回属于我的一切!”天轮已经打算逃走了,继续战斗下对,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

  面对着无法战胜敌人,撤退显然是最明智的选择。

  “你走吧,我答应过天罗,会把你留给他的。”白晨耸耸肩道:“你当初如何追杀天罗,天罗也会如何的追杀你,而且他也会以夺取你的力量作为目的,千万不要被捉住!”

  天轮的脸色无比阴沉,这一夜里,他接连的受到屈辱。

  来的时候,他是那么的意气风发,信誓旦旦的要将所有的绊脚石铲除,可是现在却只能灰溜溜的逃走。

  而这场战斗,他输掉了所有一切!

  所有的荣耀……所有的光辉,还有十方诸国之内最为显赫的权位,如今都已经离自己远去。

  而这一切都是两个小子赐予他的,一个是自己的弟弟,曾经的失败者,另外一个却有着令人发指的力量。

  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是对方施舍的……

  对天轮来说,这是莫大的屈辱,仇恨的目光扫过白晨,正打算离去,可是白晨却在这时候出声了:“就这样离开吗?”

  天轮心头一悸,果然,这小子是在羞辱自己!他根本就没打算放自己离去,想想也是,如果让自己逃走的话,无异于放虎归山,只要稍有理智的人,都不可能这么做。

  “留下一条手臂,还有一个眼珠子。”白晨淡然说道。

  “你休想!!”天轮勃然大怒。

  正待他准备放手一搏,白晨却先一步出现在天轮的面前:“我可不是在和你商量。”

  啊——

  痛苦瞬间席卷所有的神经,刺激着天轮的感官。

  天轮只感觉眼前一黑,眼珠子已经被白晨抠下来了。

  不过这还不是结局,白晨又抓住了他的手臂,强行扯了下来。

  天轮踉踉跄跄的逃离白晨的面前,他之前就听春秋易说过他惨败的过程,当时他还无法理解春秋易为什么会那么容易败北,可是此刻他终于体会到了当日春秋易所遭受的苦难。

  仇恨与愤怒在天轮的心中滋生着,可是仅存的一丝理智让他知道,现在还不是复仇的时候。

  自己需要保存实力,保存性命……

  白晨没有去追杀天轮,不过春秋易、大悲和遂良却有点跃跃欲试。

  只要白晨一声令下,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将旧主灭口。

  这算是他们的投名状,当然了,并不是他们对白晨有多忠诚,如果将来白晨落到一样的田地,他们同样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白晨也不会相信,三个敌人会突然对自己产生忠诚,他所需要的也不是三个人的忠诚。

  “让你们的人去给我抵挡黑祸!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白晨扫了眼三人:“如果在天亮之前,在大奥城内还有一只魔尸,你们就去死。”(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