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三百零六章 交流

第两千三百零六章 交流

  “院长,真是麻烦您老了。”白晨笑盈盈的跟在关山冯的身后。

  关山冯走在前面,一刻也不想理会白晨,对于白晨这一路的搭话,他是左耳进右耳出。

  反正这小子绝对不会说好话,如果自己非要和他较真,绝对要被气的吐血。

  到了一处荒地,关山冯突然停下脚步,看了眼白晨。

  白晨就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退开两步:“院长,你把我带到这荒郊野岭,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虽然我们有些恩怨,可是你犯不着下此毒手吧?”

  关山冯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有那么一瞬,他是真的想要把这小子杀了,就埋这荒郊野岭。

  当然了,这个想法他也就随便想一想,冷冷的瞪着白晨:“器库就在这里。”

  “这里?哪里啊?”白晨左右顾盼:“这里什么建筑都没有,哪里有什么器库啊?”

  关山冯白了眼白晨,用脚推开地上散落的枯树叶,露出一个封口的拉环。

  关山冯拉住拉环,用力一拉,器库的入口也随之出现。

  “进来。”关山冯没好气的说道。

  白晨嘿嘿笑着,跟上关山冯跳入入口。

  “这个器库没有任何的守卫,也没有什么机关陷阱,就这么坐落在这里,不怕贼惦记么?”

  “整个幻兽学院,知道器库位置的没几个,既然把你带来,也没打算瞒着你,不过你这小子贼心不死,等你来过之后,我还是把器库里的藏品转移的好。”

  “院长,你这是在污蔑我吧,我可还什么都没做啊,你可以侮辱我,可是你不能质疑我。”

  “我不是在质疑你,我是非常肯定。打你进幻兽学院,我就觉得是引狼入室。”

  “你这话说的,非常伤人的,我可还什么坏事都没做过啊。”

  “呵呵……什么坏事都没做?”关山冯冷笑两声。

  白晨撇了撇嘴。再关山冯推开一扇石门后,器库终于显露在白晨的面前。

  器库的面积并不算特别大,不过因为是在地下,而且外光不多,所以显得有些昏暗。

  “好了。金器就在里面。”

  白晨走进器库,已经发现了金器存放的位置,白晨回过头看了眼关山冯:“院长,介意我动一下金器么?”

  “介意……有用吗?”关山冯冷笑道:“别拿走就是了。”

  白晨走到金器的摆放架子前,拿起一个金器观察起来。

  看着眼前的几个架子上,至少存放了几千个金器,关山冯就站在白晨的身后:“前面那个箱子里,存放着一些高级的金器。”

  白晨放下手上的金器,已经记住了这个金器上的金纹。

  “石头,你能够制作金器吧?”

  “可以。”白晨没有掩饰。反正关山冯早就知道自己的事了,也没什么隐瞒的必要。

  “你打算观看这些金器的制作工艺,然后自己制作是吗?”

  白晨回过头,凝视着关山冯:“院长,你想说什么?”

  “我想请你帮学院制作一批金器。”

  “一批是多少?而且这里库存的金器,足够所有的学员和导师使用了吧?这些金器存放在这里,毫无意义,还不如拿出来使用。”

  关山冯摇了摇头:“金器不能面世,一旦外界知道幻兽学院藏有大量的金器,那么对幻兽学院来说。将会是一场灾难。”

  “那你还要我帮你制作一批金器?难道你是想要私人武装?我可不打算帮你进行什么邪恶野心计划。”

  “你想太多了。”关山冯翻了翻白眼:“如果你能答应我的要求,我就告诉你原因。”

  “院长,我们之间的关系可没那么亲密,前几****还把你气的恼羞成怒了。你不会是打算用我做出来的金器对付我吧?”

  关山冯瞪着白晨,白晨一提起这事,他的怨气又升了上来。

  不过关山冯也只是生气,没打算真和白晨动手。

  “公私我还是分的清楚的,而且你前两天和大鹰说的话没错,这种与人斗。的确是让我乐在其中,在学院里有你这么个小家伙,的确让枯燥的日子凭添了几分乐趣。”

  “你少在那乐在其中,我可没打算和你握手言和。”

  “我也没这打算,不过一码归一码。”

  关山冯认真的看着白晨:“怎么样,你愿意帮我这个忙么?”

  “你想告诉我原因,我再决定答不答应。”

  “你知道暗河的最深处有什么吗?”

  “不知道。”白晨摇了摇头道:“不过我那天在暗河尽头的水坑中,感觉在水坑的更深处,有一股非常庞大,而且邪恶的力量滋生,那股力量应该就是暗幻兽那么密集的缘故吧?”

  “没错。”关山冯点点头:“那里就是我要金器的缘故。”

  “里面到底有什么?”

  “邪恶!”关山冯说道:“数百年前的金器军团,就是为了镇压那个邪恶源,才进入暗河的,也是为了邪恶源,他们才永远的埋葬在罪恶之渊。”

  “那里叫做罪恶之渊吗?”

  “是的,罪恶之渊。”

  “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你们给那里取这个名字。”

  “我曾经到达过暗河的尽头,当时是学院里所有的导师,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一点点的杀到那里的。”关山冯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白晨。

  白晨只用了一天多的时间杀到那里,可想而知,关山冯在知道白晨的壮举之时,是何等的震惊。

  “在那里我见到我已故的导师,以一种非常奇怪的姿态出现,虚无缥缈的,全身都冒着黑气,邪恶、堕落、阴暗,与我所认知的那位睿智而且善良平和的导师,完全两码事,他疯狂的袭击着我们,而我们却对他无计可施,他一个人造成的伤亡,比我们被暗幻兽袭击的伤亡还要大,如果不是其中一个导师拥有金器,恐怕当时我们都要死在他的手上,而那个金器也没能杀死他,而是被他逃走了。”

  “等等……你是说已故的导师吗?”白晨问道。

  “是的,是他……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可是我可以肯定,就是他……不是其他人假冒的,虽然他已经性情大变,不过我还是知道,那个人就是他。”

  白晨听到这里,脑中第一个念头就是,关山冯的导师变成了恶灵,除此之外,别无其他的理由。

  “你知道灵魂吗?”白晨问道。

  “灵魂?什么东西?”关山冯不解的看着白晨。

  “就是你所看到的那位导师,他被某种东西控制了。”白晨说道。

  “你知道我的导师怎么了?”

  “大致上知道是怎么回事。”白晨点点头道:“不过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他的灵魂会出现在那里。”

  “你说的灵魂到底是什么?”

  “简单的说,你这个人就是由灵魂和**组成的。”白晨伸出手,像是在做示范:“这就是**,而灵魂操控着你的**,**是本我,灵魂是真我。”

  “本我?真我?”

  “这是专业术语,你听不懂的。”白晨说道:“而人在死后,灵魂就会脱离肉身,然后消散,不过如果具有着执念的灵魂,就会变成恶灵,也就是你的导师那样……”

  白晨顿了顿,看向关山冯:“你的导师是怎么死的?还有在哪里死的?”

  “他是在自己的家中死去的,而且死的时候很安详。”

  “老死的?”

  “嗯,是老死的。”

  “奇怪了……”白晨的眉头拧起。

  “怎么了?”

  “一般老死的人,执念是最弱的,这属于善终,灵魂会消散的很快,而且在自己的家中死去的……灵魂不可能会跑到罪恶之渊去啊。”

  “有没有可能是某个懂得这种技巧的人,把灵魂抓到罪恶之渊去?比如说……比如说你这样的?”关山冯凝视着白晨。

  他现在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一切的真相,想要明白自己的导师到底怎么了。

  这件事对他来说,是一个心结,一直都在困扰着他。

  毕竟自己所尊敬的导师,会变成那种样子,关山冯可是非常的痛心疾首。

  “有这种可能,不过可能性很低。”

  “为什么?”

  “因为会这个技巧的人不多,而且我只教了一个弟子这方面的能力,而这位弟子学会灵魂方面的东西,才半个月不到的时间。”

  “除了你就没其他人知道灵魂了吗?”

  “有其他人,不过我觉得其他人不大可能参与到这里面来。”

  “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知道的是神……”白晨看着关山冯,很认真的说道。

  “神?”

  “没错,神!就是你理解的那个神,所以我才说不大可能。”

  “就没其他可能了吗?”

  “当然有其他的可能,比如说那是一个巨大的归宿……”白晨的脸色突然一变。

  关山冯敏锐的察觉到了白晨脸色的变化:“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是的,我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非常非常不好的东西。”白晨脸色突然变得无比的凝重。

  “是不是会威胁到幻兽学院的?”

  “恐怕不止是幻兽学院,有可能是更加可怕的东西。”(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