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九十六章 身份.真相

第两千两百九十六章 身份.真相

  cpa300_4();  “你就是留下来完成破坏神的人?”

  “不,我和破坏神都是被放逐的,因为破坏神没能如期完成,让东庭神国被逼到绝境,恼羞成怒的神帝剥夺了我的躯体,让我以灵魂的形态留存在这里。【猫扑小说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费小说】”

  “那么破坏神呢?这一万年来,一直都在继续完善吗?”

  “是的,一万年来,破坏神始终在收集灵魂。”

  “那么多的灵魂混淆在一起,只会让破坏神彻地的失控。”

  “你说的没错,神帝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当时的他已经彻底的疯了,当他知道自己失败的那一刻,他就决定将整个世界毁掉,而完全体的破坏神也不是弱小的意志可以掌控的,疯狂的破坏神可以替他完成复仇,虽然那时候他已经看不到了。”

  白晨看了眼送给天罗的那颗白色小球:“真是可笑至极的计划,他把最宝贵的东西拿出来制造一件垃圾,你口中的这个星辰宝石,如果他懂得利用这颗宝石的话,那么他根本就不需要破坏神,他自己就能成为破坏神。”

  天罗差点没把手中的白色球体掉在地上,震惊的看着白晨。

  所有人都听的出白晨话中的意思,幻影凝视着白晨:“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星辰宝石还有其他的用途吗?”

  “天罗,把这个玩意给我一下。”

  天罗心甘情愿的将白球送到白晨的手中,白晨握着白球,眼中爆射出一道豪光。

  紧接着破坏神原本溃散的躯体,居然再一次的汇聚起来。

  “这……”

  “掌握了这颗宝石,就掌握了破坏神。你口中的那位神帝,就是个白痴。明明掌握着神器,却非要把神器拿去制造一个玩具。”

  白晨随手又将白球丢还给天罗,天罗凝视着白晨:“我也能做到您的那种程度吗?”

  “不能,你太弱了,不过有了这玩意,你就能够无限成长,也弥补了你攻击力不足的弱点。”

  “天哪,石头,你为什么不把这个给我?我也很弱的啊。”软玉抓着头发发狂的叫道。

  吕门候和吕门青也是把心里话完全暴露出来,双眼充满了渴望。

  “天罗是我的学生。你又不是我的学生。”白晨翻了翻白眼。

  “我可是你的学姐,我们可是同门。”软玉握着小拳头叫道。

  “行了,等回去后,我也给你们三个弄一个玩具。”

  “玩具?我才不要……你当我还是三岁的小孩吗?”

  “不要?那算了,吕门候、吕门青,你们应该不会拒绝吧?”

  “石少,我们肯定不会拒绝的。”

  “那好。去破坏神散落的躯壳捡回来一些,你们能捡多少就捡多少,多多益善。”

  “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这些材质虽然只是破坏神的躯壳,可是却充满了能量。”

  吕门候和吕门青立刻就争先恐后的冲到那些散落的白玉石前,虽然这些白玉石堆积如山,可是看他们的表现,恨不得用嘴巴叼。

  其实破坏神的核心也就是所谓的星辰宝石。就是白玉星的的材质一样石料。与白晨最大颗的白玉星的能量质量差不多,只是个头小了一点。

  也不知道在宇宙中流浪了多久。落到这个世界来,然后正好被那个东廷神帝捡了去,结果好好的宝贝没发挥出效果,反而去追求垃圾。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真正的白玉星石只是白色小球那一小块,外面被包裹了厚实的晶质构造,其硬度比起钻石还要坚硬万倍,那个神帝估计也没办法打开这个晶质外壳。

  而白玉星石的能量再通过晶质外壳散逸出来,可是并不强烈,以至于东廷神帝只是把星辰宝石当作一个容器,而不是能量源泉。

  如果他能够知道星辰宝石的秘密,也许现在这个世界也已经变天了。

  “对了,你既然是幻影,那么可以告诉我们,关于未来的启示吗?”白晨看向幻影。

  “你用什么作为交换?”幻影看着白晨问道。

  “你的存在与毁灭。”

  幻影的脸色变了变,很显然,过去遇到他的人,无一不是带着谦卑与敬畏的态度,只有白晨会用威胁的态度对待他。

  “石头,这会不会不太好?”软玉为难的看着白晨,她觉得白晨不应该用这种态度索取未来的启示,这就像是拦路抢劫一样,问受害人,你是要钱还是要命。

  白晨笑了笑:“软玉,你还不明白吗,所谓的启示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如果他先前的自我介绍没有欺骗我们的话,他既然是工匠之王,那他怎么可能拥有预见未来的能力?更何况他现在只是一个孤魂野鬼,除非他对自己的身份做了隐瞒,他不是工匠之王!”

  幻影的脸色变了变,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移。

  白晨转过头凝视着幻影:“你不是工匠之王,你甚至不是东庭神国的王,你是神!没错吧?”

  “你在胡说什么?”

  “你并不是被东廷神帝禁锢在这里的,你是偷偷跑到这里来的,可是却被困在了这里。”

  “你胡说,你有什么证据?”幻影慌了,目光闪烁着不敢直视白晨。

  “我不需要证据?你觉得对我来说,只要我认定的事实,我需要什么证据吗?太可笑了……”白晨笑着摇了摇头。

  “石头,你说他是神灵?你为什么这么说?我也想知道原因。”

  “因为他先前的解释有漏洞。”

  “哪里有漏洞了?”

  “打个比方,比如说你和吕门候为敌,你占据着上风,你会为了彻底战胜吕门候,然后把自己的力量拿去制造一个不知道结果的兵器吗?”

  “不会……不过我如果和吕门候打架,我肯定赢。”软玉说道。

  “你们两个的实力差距的确有点大,不过如果你们之间的差距如果不大的话呢?”

  “那我也不会,这不是白痴吗?”

  “是啊,你都知道的结果,东廷神帝会不知道吗?明明占着上风,非要自己把自己玩死吗?”

  “那又是为什么?”

  “应该是东庭神国内部发生了内讧,东廷神帝与诸王出现了分裂。”白晨看向幻影:“而他很可能就是东庭神国内讧的罪魁祸首。”

  “他?你又怎么知道?”

  “做一个假设,如果他真的可以看到未来的话,他应该就是预言之神或者类似的身份,这就可以让他的话变得很可信,他就潜伏在诸王的身边,用预言作为借口挑起内乱……比如说,他可以告诉诸王,东廷神帝要用他们的灵魂制造破坏神。”

  “这种谎言应该很容易被揭穿吧?”

  “如果完全是谎言的话,的确很容易被揭穿,可是如果有小部分是真实的,那么谎言就会成真。”

  “哪个部分是真的?东廷神帝真的打算用自己的部下制造破坏神?”

  “不,东廷神帝并没有这个打算,所以他把破坏神封存在这里,可是他的手下却相信了这个神的话,因为破坏神的确需要大量的灵魂,第一个牺牲品就是他口中的魂王,不过魂王不是死在东廷神帝的手上,而是死在背叛者的手上。”

  “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背叛者需要与东廷神帝对抗的资本,破坏神自然就是他们对抗的资本,所以背叛者悄然的进行着被东廷神帝封尘的计划,然后东廷神帝发现了背叛者,然后将背叛者消灭,而作为这场叛乱的始作俑者,他自然就被愤怒的东廷神帝抽离了灵魂,关在这里。”

  “为什么不是直接杀了他?毕竟他毁掉了东廷神帝的一切。”

  “杀了他显然还不解气,你可以想象一下,被抽离了灵魂的神,毫无力量自保,只能躲藏在角落,一旦被棱光兽发现,就会将他吞噬,然后成为破坏神的一部分,他就像是一个阴沟里的臭虫一样,惶惶不可终日,还有什么比这更残忍的惩罚吗?”

  “看来那位神帝对他真的恨之入骨。”

  幻影的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他原本以为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可是这个小孩,居然三言两语就将真相猜的**不离十,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那他为什么会时不时的出现?还给遇到的人未来的启示?”

  “简单的一句话,生存。”白晨说道:“棱光兽短时间内收集过量的灵魂,就会失控发狂,然后袭击了某些人,当然了,大部分人都会反抗,一些实力比较强的,自然能够消灭棱光兽,棱光兽被消灭后,收集的灵魂就会失去束缚,幻影就通过吞噬那些灵魂维持自己不灭,不然你以为一个灵魂,如何维持一万年的时间?”

  “难怪,我总感觉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邪气,原来是因为不断的吞噬灵魂的缘故。”天罗说道。

  “如果再给他几百年的时间,也许当初对他的惩罚,反而会成全他也不一定。”白晨说道:“他现在的灵魂力量已经非常庞大了,比起最初可能都要强大数十倍,一万年的时间,断断续续的吞噬灵魂,也已经累积到了一个庞大的数字,而他一直没有去主动激活破坏神,是因为他想等到自己的灵魂力量足够庞大了,自己去控制破坏神吧,可惜……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呵呵……”(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