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七十六章 形势

第两千两百七十六章 形势

  如果白关那边的情况,和轻水城这边的灾情相当的话,以大鹰以及十个高级导师的实力,的确不成问题。

  可是,白晨担心事情会有所变故,因为他感觉到这次的血灾,处处都透着一股诡异。

  “这次的血灾问题非常大,大奥国从未发生过如此灾害级别的血灾,大禾城可是拥有三百万人口,居然也沦陷了。”

  “大禾城?”白晨诧异的看着独孤:“不是说只有白关、轻水城、拢城三个城池吗?怎么又多了个大禾城?”

  “不知道。”独孤并没有收到什么特别的信息,他一直都置身事外的:“不止于此,这次的嗜血狂魔的数量多的过分,一般血灾只会出现一个嗜血狂魔,可是这次就我所斩杀的嗜血狂魔,就已经超过了八只。”

  “记得昨天我们相遇的时候,你杀的那几个人么。”

  “嗯,记得,他们怎么了吗?”

  “他们可以控制嗜血狂魔。”

  “果然!”独孤并未露出惊讶之色,表情一下子释然了。

  “你已经知道了?”

  “很早之前,我就听说过,有一个神秘的组织,他们一直都在十方诸国内制造血灾,并且他们拥有着控制血灾的能力。”独孤说道:“不过这个组织非常的神秘,我也不清楚他们的身份或者行踪。”

  “制造血灾?这又是为了什么?仅仅只是为了祸害?”

  白晨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纯粹的邪恶,大部分的犯罪,都是有目的性的,除非是神经病。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目的,他们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可是外人所能知道的信息很有限,甚至有些时候,都未必能够确定他们存在与否。”

  “会不会是某个大奥国的敌对国家?”

  “不,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应该不是哪个国家政权做的。因为每个国家每年都有大量的血灾发生,十方诸国大大小小的国家,都没有幸免过。”

  “是否有哪个国家的血灾发生的相对较少?”

  “也有人有过这样的怀疑,可是每个国家的血灾。相对来说都比较接近,不可能某个国家为了洗脱嫌疑,故意让自己也受到这么大的损失。”

  白晨也陷入了沉思,的确,如果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法。那么这种行为就显得毫无意义,甚至是可笑。

  “对了,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白晨好奇的问道。

  “我被人追杀了。”独孤说道。

  “你?你被人追杀?要想追杀你,那要多强的实力?至少要真实幻象的实力,而且还只是一部分人,你的真实力量太特殊了,如果你能克服缺点的话,几乎就相当于无敌。”

  独孤苦笑,他知道白晨是在称赞他,可是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至少在你的面前。我就无法称得上无敌。”

  兰若女和永年的眼中,都流露出那种不自量力的眼神。

  也许独孤的确很强,可是他想和白晨比较,那无异于自取其辱。

  独孤叹了口气,虽然独孤的年纪不大,可是他早就已经熄灭了那种争强好胜的心。

  “我被神谕的人追杀,藏身在附近的村庄中,可是前日的时候,村庄受到了血奴的袭击,我没能救下那村子里的人。然后沿途杀到了轻水城,发现了周围已经被血灾蔓延。”

  “神谕?你怎么会被神谕的人追杀?”

  “我之前听说神谕的人要袭击幻兽学院,然后就暗中跟踪他们,结果被他们发现了。就杀了他们几个,可是还是有活口逃走了。”

  “袭击幻兽学院吗?这又是为什么?”

  “似乎是他们要追杀一个孩子……”独孤突然顿住了,看着白晨:“难道……他们要追杀的那个孩子就是你?”

  “应该是我吧。”白晨点点头道:“这件事会不会是神谕做的?”

  “他们似乎没有动机这么做。”独孤也不能肯定,不过他更好奇,眼前的这个孩子到底做了什么事,居然让神谕产生杀机。独孤将自己的这个问题提了出来。

  “我向神谕发出了挑战,并且把他们的一个大人物弄残了,他们恨我也是理所当然的。”白晨耸耸肩道,不过随即脸色就变得狰狞:“可是……如果让我发现是他们做的话,那么我会让神谕彻底消失!”

  ……

  此刻的大鹰非常的痛苦,因为事情已经超乎他的想象了。

  原本他以为只是白关、轻水城、拢城三个小城被血灾袭击,可是进入白关后,他才发现,整个白关的市民都已经沦为了血奴,或者被残杀了,单单一个白关就超过了十万血奴。

  其他两个城池的数量恐怕只多不少,而这还不是最让大鹰震惊的,最让大鹰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嗜血狂魔的数量。

  嗜血狂魔就是血灾蔓延的罪魁祸首,一般只要将嗜血狂魔杀掉,血灾就失去了蔓延的能力。

  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单单一个白关,就隐藏着数百只嗜血狂魔。

  这个数量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血灾会这么的严重了。

  而这时候他们已经不是面临着普通的血灾,这是一场蓄意的,人为的血灾。

  因为没有准备,导致一个高级导师重伤。

  这还不是最为严重的,真正让他们感到恐惧的是,在他们进入白关后,白关外就涌来了更多的血奴,漫山遍野的血奴,将整个白关团团围住。

  数量超过了百万之巨,这个近乎于疯狂的数量,到底是哪里来的?

  白关、轻水城和拢城是不可能有这么多的血奴,那么就意味着除了这三个城池之外,还有其他城池也已经沦陷了。

  他们就像是掉进了一个陷阱里,有人在暗中盯着他们,就是故意等到他们的到来后,将他们困死在白关之内。

  “阿罗现在情况怎么样?”大鹰看着队伍中唯一的女性,东篱仙。

  她算是队伍中实力最弱的一个,可是她也是唯一具有治疗能力的导师,所以她在队伍里也是至关重要的人。

  “情况很不妙。”东篱仙摇了摇头,脸色凝重,眉头紧锁:“虽然我们及时的发现了阿罗,阻止了嗜血狂魔将他转化为高级血奴,可是代价就是将他的左肩膀砍掉,而我没有能力治疗这么严重的伤,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将他送回幻兽学院,让黑王治疗他,如果继续拖延下去,恐怕……”

  阿罗是队伍中实力排名较前的一个,而他原本是第一个进城侦查的,结果遇到了成群结队的嗜血狂魔,其中还有三个神级嗜血狂魔,结果阿罗重伤逃回队伍。

  也幸好嗜血狂魔想要把他转化为高级血奴,所以并未下杀手。

  可是众人也不得不为了阻止疯狂之血的感染,而将阿罗的肩膀肢节砍掉。

  虽然残忍,可是却是唯一的办法。

  “送回去?怎么送回去?城外的几十万血奴可不是摆设,我们怎么突围?”

  “我只是提出我的观点。”

  “现在只能等……等院长的支援,或者是石头,该死……早知道就不应该将他与我们分开。”

  “大鹰,那个石头真的有能力支援我们?你确定他们现在还活着?”

  “换做是别人的话,我会怀疑……可是他,我非常确定,他还活着,而且活的非常好。”大鹰认真的说道。

  队伍里所有人都觉得,大鹰一定是疯了,从队伍陷入困境后,大鹰就一直在念叨着,如果当时没与石头分开的话,他们就不会这么的窘迫。

  可是,只有大鹰自己知道,因为他看到过真正的恐怖,属于石头的恐怖。

  “如果你说的那小子,真的那么厉害,那为什么他现在还没来?”

  “既然白关遇到了围困,那么轻水城的情况也差不多,我想他现在正在忙着清理轻水城吧,只要他把轻水城收拾干净,那么我相信他会记起我们的。”

  虽然很丢脸,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让学生救援老师。

  就在这时候,守在外面的导师回来了,看他们伤痕累累的样子,显然是经历了一场血腥大战。

  “不行啊,血奴实在是太多了,大鹰,如果我们再不突围,就真要死在这里了。”巨石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疲惫。

  东篱仙看了眼大鹰,没有说话,因为她刚刚已经得到答案了。

  “大鹰,你还在幻想着那小子会来救我们?别想了,他现在早就已经死了,当然了,也有可能是现在正躲在某个角落,瑟瑟发抖吧。”

  “巨石,你以为我不想突围吗,你不想想看这次的血灾,真的只是为了围困我们吗?”

  “大鹰,你这是什么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我们前脚刚进入这里,后脚就被血奴包围,这说明幕后操控这一切的人是有意困住我们,而这时候的大奥城,可能也已经乱作一团了。”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大奥城也沦陷了?”

  “沦陷倒是不可能,大奥城好歹有二十万近卫军,又有大大小小上百个家族,再不济也还有幻兽学院,就算真的会沦陷,也不是短短几日就可以攻陷的,可是毫无疑问,如果我们从这里突围了,到了大奥城外,一样会遇到大量的血奴,到时候你让我们往哪里逃?”(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