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七十四章 伯伦的救援

第两千两百七十四章 伯伦的救援

  独孤虽然是真实力量的实力,可是实际上他的攻击力并不强,他最大的依仗就是私人时间。

  可是在发动真实力量后,他本身又会遭到一定的削弱,这让他一直都避免硬拼。

  而遇到身体素质极其强悍的敌人,他基本上都会采取迂回的战术缠斗,又或者是攻击对方的视野以及行动力。

  只是,嗜血狂魔本身就对视力没有太大的依赖性,同时又以嗅觉为主,伤痛并不能削弱他们的行动力,反而会让他们变得更加嗜血狂暴。

  不过,独孤没有太多的选择,毫不犹豫的发动私人时间,剑锋刺穿了一个嗜血狂魔的脑袋,不过也只是毁掉了那个嗜血狂魔的眼睛,对它没有造成一点点的麻烦。

  独孤在私人时间到来之前,就退到了十米之外,同时让千年蚕顶上去。

  可是这时候的千年蚕是蝶形态,只有粉雾攻击能力,这两只嗜血狂魔在瞬间冲破了千年蚕的防线。

  “糟了……”独孤心头大惊,这两只嗜血狂魔对于粉雾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啪——

  一只嗜血狂魔的巨掌已经以迅雷之势拍来,独孤整个身体都被扫飞出去,重重砸在树杆上,一口瘀血呕出。

  另外一只嗜血狂魔也是紧追上前,爪子破空而来。

  独孤心头凄凄凉,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可是,一个身影出现了,单手挡住了嗜血狂魔的爪击。

  独孤抬起头,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人。

  他认得这个人,可是正是因为认识,他才会觉得不可思议。

  幻兽学院的最最最废材的学员,大傻伯伦。

  那张带着憨厚的笑容,彷如初见时候,没有半点的杂质。

  可是如今却是物是人非,作为幻兽学院有史以来最为天才的学员。如今却被最废学员救了。

  这是独孤做梦也未曾想到的,可是这一幕却真实发生了。

  如此的突兀,让独孤猝不及防。

  怎么可能?伯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又怎么有能力挡住嗜血狂魔?

  无数的疑问涌上心头,独孤的思绪变得凌乱。

  难道他以前是在装傻?

  可是这也太像了。他骗过了所有人!

  不过,当独孤接触到那对眼睛的时候,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伯伦还是伯伦,那个大傻还是那个大傻,并未有任何改变。

  也许他只是力气大……比正常人大吧。

  可是。当伯伦以狂风骤雨一般的打击,落到嗜血狂魔身上的时候。

  独孤的猜测再次破灭,强!太强了……

  伯伦的实力完全就凌驾于嗜血狂魔之上,当伯伦以最后一掌霸道绝伦的掌劲作为收招的时候,那只嗜血狂魔已经成了烂肉,砸在远处的树杆上。

  另外一只嗜血狂魔居然转身逃跑,没有任何的犹豫。

  独孤倒吸一口凉气,强!真的太强了。

  “你……你是伯伦?”

  “我是,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们是不是在其他地方见过?”伯伦挠了挠脑袋,好奇的看着独孤。

  “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相较于伯伦的困惑。独孤更加的费解。

  “啊……是老师让我偷偷跟着你的,他说你的实力虽然不错,对付普通的血奴没问题,可是如果数量太多,或者是遇到防御力强的敌人,就很难有所作为,所以就让我偷偷的保护你们,如果你们遇到危险,就让我出手。”

  “你的老师?”独孤的眉头紧锁,能够将超级废材伯伦培养成这种地步的人。应该是一位伟大的强者吧。

  “你的老师是谁?”

  “老师就是老师。”伯伦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我们快走吧,我可打不过那么多的血奴。”伯伦说道:“如果兰若女在这里就好了,她最喜欢这种大场面。”

  “兰若女?”

  独孤既然知道伯伦,当然不可能不知道兰若女。兰若女也曾经是一个天才,曾经的高手榜第二名,不过却因为背叛,而让她一蹶不振,独孤也曾经为兰若女惋惜过。

  可是此刻听到伯伦的话,却让独孤吓了一跳。

  “兰若女很厉害吗?”

  “是啊是啊。不过我更厉害。”伯伦得意的说道。

  兰若女已经被废掉了,她还有可能重新开始?甚至是超越过去?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精神损伤几乎就是不治之症。

  在撤离的路上,独孤一直在观察伯伦。

  观察他的神态,观察他的言行举止,还有他的战斗风格。

  他发现伯伦没有幻兽,而他纯粹是凭借自身的力量进行战斗的。

  “伯伦,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怎么用双手,就能将那只可怕的嗜血狂魔撕成两半?”

  “老师教我的啊,很简单,不过要怎么说呢?好像又有点不好说,奇怪了,为什么我自己想起来就那么简单,可是解释起来这么复杂,这个……这个……要考虑到我的力气,还有抓住嗜血狂魔的角度,还有……还有……”

  独孤听的晕头转向,可是毫无疑问,这是非常复杂的问题,即便是伯伦也解释不清楚。

  “不过和嗜血狂魔打太累了,我宁可和一百只血奴打,也不愿意和一只嗜血狂魔打。”伯伦说道。

  “该死,后面又跟来了大片的血奴,这些家伙难道就不知道疲倦吗,他们已经追了我们三个时辰了。”独孤有些暗恼的说道。

  他现在当心,这个心灵就像是白纸一样的伯伦,也会被自己拖入死亡的深渊。

  “如果兰若女在这里就好了,好麻烦啊。”伯伦苦恼的看着血奴。

  “你不是说兰若女没你厉害吗?”独孤好奇的看着伯伦,这一路上,每次看到大量的血奴,伯伦都会如是抱怨着。

  似乎伯伦对兰若女非常的信任,独孤是不明白伯伦的想法。

  也许这个心智上有点缺陷的伯伦,想法与常人有些不同吧。

  一场大战后,伯伦显露出疲惫之色,独孤没有出手,而是观察着伯伦。

  他也发现了一些问题,伯伦的实力很强,可是伯伦似乎对力道的把握并不是很出色,他总是‘用力过度’。

  要知道,学院里有好几个神品级别的导师,他们能够单独面对上万的敌人,依然从容应对,就是因为他们知道对付什么敌人,就出什么样的力道。

  可是伯伦刚才所面对的,不过是一千多个血奴,虽然战斗时候,的确表现出了凶悍的一面,可是战后也露出了疲软。

  “伯伦,你知不知道自己应该稍微控制一下自己的力量,你不应该把力气浪费在那些杂鱼的身上。”

  “老师说过,不过老师说,让我不用在意,打架就是释放压力的,他说如果打不过就跑,不用太在意其他的事情。”

  独孤先是皱起眉头,感觉伯伦的那位老师似乎非常不负责任,可是再一想,又觉得不对,看了看伯伦那纯真的目光,独孤突然醒悟过来。

  不是他的那位老师不负责,而是伯伦根本就分不清楚敌人的强弱,他并不能很好的区分,敌人的强弱,所以他的那位老师,宁可让伯伦全力出手,至少伯伦不会因为‘轻敌’而受伤。

  他的那位老师不是不负责,相反是因为关心伯伦,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教导。

  想到这里,独孤也不禁暗自称赞,也为伯伦能有这样的老师感到庆幸。

  打不过就跑,这对于幻兽学院的那些学员来说,可能很难理解,因为他们的老师总是教他们,就算输也要输的光明正大,所以那些学员总是以此为荣。

  却很少有人会如他的老师那样,真正的关心自己的学生。

  “还是兰若女好啊,她对付这些血奴就轻松了,真羡慕她。”

  独孤又一次听到伯伦感叹兰若女,心中更加的好奇:“伯伦,你的老师没有教你真本事吗?”

  “什么是真本事?”伯伦好奇的问道。

  “就是厉害的东西,你的老师教你的东西没有兰若女厉害吗?”

  “哦,我比兰若女厉害,因为兰若女打不过我。”伯伦说道。

  “你做不到的事情,你觉得兰若女做的到?”

  “因为她也很厉害呀。”

  独孤实在是想不明白伯伦的逻辑,看着前面已经快要到轻水城了,独孤又担心起来:“伯伦,你的老师在轻水城吗?”

  “嗯,城里的血奴和嗜血狂魔已经被老师杀完了,所以很安全。”

  独孤想了想,轻水城毕竟是小城,伯伦都这么厉害了,他的老师无疑更厉害,清理小小的轻水城,倒也不难理解。

  可是,后面的血奴再一次出现了,独孤暗骂一声:“伯伦,别和那些血奴纠缠了,我们走。”

  这些血奴居然从大禾城追到了轻水城,而且这次的数量还非常多,就算是独孤和伯伦,也没把握。

  这一路上,他们已经耗费了不少气力。

  “没关系啦,兰若女已经过来了,我们不用怕。”

  “兰若女来了?”独孤眼前一亮,这一路上一直听伯伦说兰若女如何如何,他是越发的好奇,兰若女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能够让伯伦如此的推崇至极。

  “你怎么知道的?”

  “看到的啊……你看前面……”

  独孤放眼望去,前方的平原上,似乎的确出现了一个小点,只是距离实在是太远了,根本就看不清楚。(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