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七十三章 竭尽全力

第两千两百七十三章 竭尽全力

  独孤在一个人的时候,从未感觉夜是如此的漫长。

  因为他从不惧怕面对敌人,任何的敌人,他都有勇气面对,有信心战胜。

  可是,当他的身后站着需要保护的人之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这点能力不够,远远不够。

  自己需要变强,变得更加强大……

  而自己也无法随心所欲的施展,每一次的战斗,都要为背后的那些孩子考虑,是否会伤害到他们,他们又是否安全。

  清晨的初阳让独孤感觉到了希望,驱散了黑暗与寒冷,带着几分暖意,照亮独孤的心扉。

  疲倦仿佛在瞬间一扫而空,独孤支着手中剑站起身。

  一个晚上几次的战斗,全都是成群结队的血奴,让独孤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人总是需要一些依靠,才能让自己变得强大。

  独孤并不知道,自己正在渐渐的融化。

  招呼那些孩子起来,催促他们动身。

  队伍里的那些孩子,大部分都不明白,独孤昨夜为了守护他们的坚苦战斗。

  他们抱怨着,不过已经不再哭泣与耍小孩子脾气,他们已经渐渐的知道了独孤的性格。

  只是,他们并不清楚,前面有什么等待着他们。

  半天的时间,他们经过了几个镇子,独孤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因为他发现这里已经完全沦陷了,怎么会这样?

  这场血灾的规模,已经超乎他的想象。

  “前面就是大禾城了,我们可以去大禾城避难,大禾城是大城,应该不会出问题的。”罗兰提议道。

  独孤点点头,可是脸上始终带着几分忧心。

  他们刚刚经过的那个镇子,已经是隶属于大禾城的范围了,如果大禾城没事,不可能放任这么近的镇子出现血灾而置之不理。

  穿过山林。他们终于看到了大禾城,可是在瞬间,那种从希望到绝望的感觉,居然是如此的突然。

  从他们这里看去大禾城。漫山遍野全都是血奴,而且一直蔓延到大禾城城墙下,大禾城的城门大开,城中狼烟四起。

  就像是被攻破的城池一样,独孤的心在瞬间凉了。

  那种无力与绝望的感觉。瞬间弥漫全身,努力了这么久,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即便独孤觉得自己有能力力王狂澜,可是当他真正的面对这种灾难的时候,他依然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大禾城可不同于白关、拢城和轻水城,大禾城以及周边的人口超过三百万,是名副其实的大城,比起白关、拢城和轻水城加起来,都要多数倍的人口。

  这么庞大的城,就这样沦陷了?

  独孤感觉已经完全混乱了。他都忘记了如何思考。

  大奥国到底是怎么了?

  大禾城距离大奥城可是不过五百里,距离国都如此近的大城,居然被血灾覆灭。

  大禾城尚且如此,那么附近的几座城池呢?

  独孤不敢想象,附近的几座较小的城池还能幸免吗?

  “独孤大哥……我们怎么办?”

  “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了。”独孤很无奈的说道。

  不说大禾城内的形势如何,是否有抵抗的军队,单单是城外无数的血奴,就已经让他们无法再往前走一步,甚至他们都不敢踏出林子,一旦被血奴发现了他们的踪迹。那么就会吸引来大量的血奴。

  “那我们去哪里?”罗兰忧心忡忡的问道。

  “退回去!只能退回去了。”独孤无奈的说道。

  大奥国估计要变天,这么大规模的血灾,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

  这已经动摇了大奥国的根本,要知道血灾的传播并没有黑祸那么严重。

  黑祸是通过病毒与诅咒传播的。被魔尸抓伤或者咬到,有较大的几率转化为魔尸。

  血灾是通过嗜血狂魔的血液传播,一般血灾只会出现一个嗜血狂魔,所以传播力非常有限,在血灾造成更大传播的时候,一般国家政权就会反应过来。然后进行清剿行动,并且只要击杀嗜血狂魔,血灾就能被控制住。

  数百年来,虽说血灾时有发生,可是大部分时候都没有出现大规模的蔓延。

  可是如今的形势来看,血灾很可能已经到达了难以收拾的地步。

  “退回去?退到哪里?”

  “轻水城,那个小孩也许能够保护我们。”独孤从未去幻想过,找其他人庇护,他也从不奢求别人的怜悯,可是这次他却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依靠。

  不为自己,只为了这些令人头痛的小家伙。

  罗兰回想去,昨天的那个小孩,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不好……血奴在接近我们……”独孤低喝一声,因为他们现在身处在林子边缘的阴影处,所以远处的血奴并不容易发现他们。

  可是一旦接近的话,那么他们就很容易暴露。

  并且这里没有遮挡物,一旦血奴发现了他们,就会招呼同伴,到时候将会非常的麻烦。

  “退退退!快退……”独孤惊叫道。

  他和几个年纪较大的可以立刻反应过来,可是几个年纪较小的孩子,他们因为队伍的停滞不前,所以坐在地上,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紧接着,远处的几个血奴突然发出一声呼声,那是血奴之间沟通的声音。

  “糟了……他们发现我们了……”

  远处的血奴开始招呼同伴,然后就像是汇聚的洪水一样,开始向着他们靠近过来。

  而最为接近的那几个血奴,已经飞奔过来。

  他们虽然已经被转化为血奴,可是血奴的行为习惯,依然非常接近人类。

  或者说他们其实就是人类,只不过他们的理性已经被疯狂的血所污染,让他们已经没有人性,只留下了疯狂的杀戮意识。

  “吼吼——”

  独孤的剑锋已经出鞘:“你们走!!”

  剑锋一荡,时间凝固了,独孤以最快的速度冲向那些血奴。

  独孤拥有真实力量境界,而他的真实力量名叫私人时间。当然了,也可以称之为凝固时间。

  他可以让时间停顿三十息的时间,而这三十息里,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活动时间。所以才会被他自己取名为私人时间。

  在这三十息内,他面对着无法动弹的敌人,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时间。

  可是每次发动私人时间,他都会变得比普通人还要软弱。

  当然了,用剑来杀敌还是足够的。如果是一些皮糙肉厚的敌人,他就会选择攻击对方的行动力与视野。

  三十息后,那几个血奴已经被他瞬杀,而他自己也已经退到了安全区域。

  独孤召唤出自己的幻兽,千年蚕。

  千年蚕是少数拥有三种形态的幻兽,分别为茧、虫、蝶,每一种都有不同的能力,而这三种形态是不能逆转的。

  比如说最初召唤出来的时候,为茧妆,这时候的千年蚕并不能移动。周身被丝线包裹,它拥有着难以想象的防御,并且会利用蚕丝将接近的敌人拖入蚕茧中。

  如果需要攻击,则会破茧而出,主要的攻击方式就是喷吐出强酸以及蚕丝,只要被蚕丝缠住的敌人就会被包裹成蚕茧,然后从中孵化出许许多多的小蚕虫,这些小蚕虫同样具有喷吐强酸与蚕丝的能力,只不过不能如主虫那样孵化更多的小蚕虫。

  第三种蝶形态没有攻击力,它飞舞的时候会释放粉雾。对敌人进行麻痹,不过麻痹效果并不算好,一些抗性较强的敌人完全没有效果。

  如果有成群结队的敌人,很多时候粉雾只能对一半或者三分之一的敌人进行麻痹。

  当然了。如果它遇到强敌,它就会吐出蚕丝把自己包裹起来,恢复成第一个形态蚕茧。

  每一次召唤千年蚕,对它来说就像是一个轮回一样,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靠着千年蚕。独孤撑过了三十息的时间。

  因为私人时间是有限制的,每次发动后,也需要三十息的正常时间才能重新发动。

  独孤轻松的解决掉围攻上来的血奴,随后便开始后退。

  这么多的血奴,杀也杀不完,就算他累死也没办法。

  而且罗兰已经带着那些小孩撤离,他也不用继续留下来纠缠。

  最重要的还是回到孩子们的身边,保护他们。

  独孤又一次用了私人时间,不过这次他是用来撤退的,而不是袭杀血奴。

  只是,那些血奴的速度却很快,紧紧的跟在独孤的后面。

  就算独孤连续用了三次私人时间,依然无法甩掉血奴。

  这些血奴虽然没有得到命令,可是它们对于杀戮,却有着疯狂的执着。

  越来越多的血奴参与到了追捕的行列,而独孤发现,在前面的罗兰等人,也遇到了从侧翼袭击过来的血奴。

  “该死……”

  独孤再次发动私人时间,瞬间击杀那几个袭击的血奴。

  而连续不断的使用私人时间,已经让他感觉到了疲惫。

  私人时间对于独孤来说太吃力了,不论是发动的时候,还是发动之后,都是非常大的负担。

  突然,远远的传来轰隆隆的声响,独孤放眼望去,只见两个体形庞大的嗜血狂魔朝着他们冲过来,而那两只嗜血狂魔的体形,就像是小山一样,肆无忌惮的冲击着面前的障碍物,所有挡在它们面前的土石或者树木,都会被它们撞倒。

  “两只嗜血狂魔!?”独孤的脸色不禁变得凝重,这两只嗜血狂魔的实力已经到达了神品!独孤最讨厌的类型,就是这种皮糙肉厚,体形庞大的敌人。(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