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五十八章 深渊

第两千两百五十八章 深渊

  “奇怪了,这里的食物应该不够供应这么多的暗幻兽才对。”软玉疑惑的看着周围的尸骸。

  他们走到这里的时候,所看到的已经是堆砌如山的尸体,几乎把半个洞窟堵住了。是完完全全的堵塞。

  大鹰阴沉着脸,没有回答软玉的疑问。

  由于大量的尸体,导致道路变得异常难行,他们甚至要爬到尸体堆上前进。

  又是一个时辰的时候,他们总算是看到了白晨的身影。

  而此刻的白晨已经停止了杀戮,寂静的背影,让从后方赶来的众人都感觉到心悸,他们担心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石头。”软玉小心的问道,不过脚步并未停下。

  终于赶到白晨的身边,他们也总算是知道了白晨为什么停下。

  因为白晨已经杀到了尽头,不过在白晨的面前,还有一个直径百米的水坑,暗河的源头就是这里。

  “小子,你没事吧?”大鹰担心的问道。

  白晨略微诧异的看向大鹰:“你怎么来了?”

  “我怕你们出事。”大鹰倒是没有掩饰自己的担心。

  看到白晨安然无恙,也算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奇怪,暗河怎么会这么短?”软玉满脸困惑的问道。

  “这个水坑很深很深,暗幻兽应该是从这里面爬出来的。”白晨看着水坑说道。

  “多深?”

  “非常深……”白晨颇为失望的摇了摇头:“看来我们的计划落空了,这次注定是一次亏本的买卖。”

  “不亏,这一路上我们找到了好几个金器。”软玉说道。

  当然了,要像上次那样大赚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他们至少没亏太多。

  软玉三人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失望,对他们来说,这次最大的收获就是对白晨的重新认知。

  这一路上,白晨怕是屠杀了不下十万暗幻兽。

  这可不是十万只虫子,这些可是暗幻兽。没有地品以下的实力。

  这可比屠杀十万人的大军更加可怕,可是眼前的这个孩子,凭着一己之力,却轻而易举的做到了。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怕的事情吗。

  白晨看了眼大鹰:“你是不是很怕我进入这水坑?”

  “还是不要冒险吧,如果你们想赚取积分,我可以帮你们的忙。”大鹰说道。

  “这下面有什么?”

  所有人都看向大鹰,大鹰再次沉默了:“下面就是金器军团的埋葬地。”

  “当年金器军团为什么要跑这来送死?”

  “他们可不是送死,是赴死。”大鹰面容严肃。纠正了白晨的话。

  “算了,看来你也不会让我下去,以后有机会,我自己偷跑进来看看。”

  其他人说这话,大鹰是绝对不信,沿途的暗幻兽堆也能堆死,可是眼前的这个孩子,却绝对无法让大鹰忽略他的话。

  “下面有很多金器吧?”软玉念念不舍的看着大水坑。

  不过,她可不敢下去,这个无底深坑。恐怕只有白晨才有勇气一探究竟。

  其实对白晨来说,这次的高级任务还是有点无聊的。

  就是杀戮、杀戮……不断的杀戮。

  用了一天半的时间,从外走到这再走出去,这就是软玉三人的任务。

  他们没有任何事情需要做,只要看着白晨厮杀就好了。

  不过外面的空气,的确比暗河内的空气要清新许多。

  暗河内的空气实在是太浑浊了,完全被血腥所掩盖。

  ……

  大鹰出来之后,就找到了关山冯。

  关山冯一直沉默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听着彷如天方夜谭一样的故事。

  “他一个人杀到了罪恶之渊?”

  “是的,他一个人杀进去的。”大鹰点点头。

  “他靠的是什么?幻兽?还是真实力量?”

  “不知道。他的真实力量有可能就是纯粹的力量,而且有可能是不会疲倦的力量。”大鹰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真是一个可怕的小家伙,他可能是唯一能够与孤独比拟的学员了吧?”

  “他们应该不是同一种类型,孤独是可以单对单的战胜一切对手。除非双方的等级差距太大,不然的话,没有人能够战胜他,而那个小子,他未必能够在单挑上战胜孤独。”大鹰把自己的结论说了出来。

  “即便如此,依然能够说明。他非常擅于格斗,我很好奇,他的那种技巧是在哪里磨练出来的,那可不是单纯的实力能够做到的事情,杀戮太多就连自己也会厌倦,他不是通过一城之力,将敌人一次性毁灭,而是通过厮杀,一个一个的宰杀的,难道他不会厌倦吗。”

  “不管如何,不得不说他的出现,将会成为我们的杀手锏,如果他与独孤配合的话,那么可以最大程度的降低大清扫的威胁程度,以及我们的伤亡。”

  “看起来你对他非常的推崇。”

  “他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资格。”大鹰坦然说道。

  “孤独呢?他还未回来吗?”

  “还没消息。”

  “让东熬出去,应该没问题吧。”

  “东熬办事倒是不用担心。”

  “我倒是很期待,孤独与石头相遇,他们会不会分出一个高下来。”

  关山冯的目光闪烁,慢慢的转过头看向大鹰:“你说……如果……”

  “院长,你是想让石头去罪恶之渊里,将金器全部回收是吗?”

  “你应该知道,如果金器能够回收,那么黑死地的威胁将彻底的消失。”

  “院长,你应该清楚的,这是一个赌博,石头是一个大杀器,如果你的想法赌赢了,的确可以让黑死地的威胁彻底解决,可是……如果赌输了呢?当年的金器军团都彻底的沦陷在罪恶之渊中,你觉得石头一个人能够比拟金器军团吗?而且,你觉得他一个人有办法把所有的金器都带出来吗?”

  “好吧,你是对的。”关山冯叹了口气。

  从金器军团葬送在那里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到达过那个地方。

  今天,终于出现了一个,能够靠着自己的能力,杀到那个地方的人。

  “去帮他安排几个任务,我想看看,这个小子的真实实力到底在哪里。”

  “院长,这恐怕不好安排吧,想要测试出他的真实实力,必然是危险系数极高的任务,我倒是不担心他的安危,真正担心的是其他几个小孩。”

  “那就不要让其他几个小孩凑热闹。”

  “可是,如果直接剔除软玉等人,这意图就太明显了。”

  “这……”关山冯稍稍犹豫了一下:“那就以特定实力的临时队伍的名义,安排几个高级导师进去。”

  所谓的临时队伍,也算是幻兽学院的特色。

  因为每个队伍总会有特别突出的成员,而有些特别行动任务,又不是单独的一个队伍可以完成的,需要的是每个队伍最拔尖的那一两个成员,然后组成一个新的临时队伍。

  不过这样的队伍形势,一般都是学员之间或者导师之间的组合,很少会有学员与导师混搭。

  可见,在关山冯的心目中,白晨的地位已经非常高了。

  “院长,那个孩子的实力,应该已经超过了大部分导师,即便是高级导师加入队伍,也有一定的危险。”

  “这就需要你来把握难度了。”关山冯说道:“还有,这个队伍由你来带队,最危险的部分,分配给石头来负责。”

  “那好吧,我会尽力的。”

  这可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最主要就是协调。

  学员与导师之间,天生就存在着隔阂,即便是再亲密的师生也会存在。

  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如今让一个学员,而且还是小孩子加入一个导师的队伍。

  这其中的麻烦事可想而知,导师肯定会有异议。

  而以那个小子的性格,听到不中听的话,谁知道会不会出手伤人。

  一旦发生冲突,那么这个任务就失去了意义。

  “大鹰,我听说在大奥城以北,三个小城出现了血灾,当地的氏族已经来我们学院求援了,不如就拿这个任务考验他?”

  “血灾?这会不会太冒险了?”

  “血灾黑祸,如果要对付黑祸,用血灾作为考验未尝不可。”

  “那我去做一下准备。”

  关山冯看着大鹰离去的背影,心中一阵感慨:“又是灾祸横行的时代,希望这次……我们能够完成自我的救赎。”

  关山冯的脑海中突然闪过另外一个小孩的身影,寸头山小神医?

  如果是他的话,能否成为幻兽学院的又一张王牌?

  关山冯随之又摇了摇头,太渺茫了。

  那个小孩性格古怪,而且此来幻兽学院,目的未必就那么单纯,还是少与他扯上关系为好。

  关山冯可不是真正的老糊涂,他比任何人看的都准。

  那个寸头山小神医,出现的实在太突兀了。

  他到幻兽学院来,绝对没有声称的那么单纯。

  他可是打败了四皇的存在,怎么可能没有落脚点,所谓的来幻兽学院落脚,何尝不是为自己的真实目的找借口。

  真是头痛的两个小孩……

  难道最近的新一代,都是这么的妖孽吗?

  想到独孤,想到石头,再想到那个寸头山小神医。

  这一个个都是那么的惊才绝艳,比之自己这个老不死的,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难道新时代来的这么快?

  还是说这世道改变了?(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