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五十六章 疯狂

第两千两百五十六章 疯狂

  暗河不同于一般的试练地,进去几步没用,因为暗河的千面一段路程,几乎不存在什么危险性。

  而一旦太深入的话,就算是高级导师,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

  所以大鹰还是决定不冒险,原地等待的好。

  如果他们真的不出来,大鹰也不会让手下去冒险。

  毕竟别人要找死,总不能自己还要凑上去同生共死吧。

  虽然陨落了一两个天才,的确很可惜,可是这不代表别人就要陪着他们送死。

  再说了,幻兽学院聚集了那么多的天才,每年总会陨落那么几个,所以也就不是那么可惜了。

  而此刻的白晨等人,却是接连的遇到几波暗幻兽的袭击。

  软玉等人察觉到,袭击的暗幻兽数量开始增加了。

  不过白晨并未表现出吃力或者疲惫,众人想起白晨当初在黑死地,靠着一面大盾牌推进几个时辰,依然精神奕奕,没有半点疲惫。

  看来高强度的战斗,对他的影响力不大,只是不知道他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只希望在这暗河内,不会出现考验白晨极限的战斗。

  刚刚结束了一场疯狂的搏杀,白晨在水里清洗身上的血迹。

  突然,白晨的轻喝一声:“咦……”

  众人心头一紧,凝视着白晨。

  软玉担心的问道:“是不是又有暗幻兽?”

  毕竟刚刚结束了一场厮杀,他们担心白晨又要面对一场厮杀会心力交瘁。

  “不是……”

  白晨蹲在河床上,拨弄开河水,在黑暗之中,光波的光在河水里,似是有些异样的反光。

  白晨伸手在泥沙中掏了掏。一块银色的金属从水里捞了出来。

  “金器,是金器!!”软玉惊喜的大叫起来。

  白晨看着手中银色的金属,这块金属的表面刻画着许多的纹路。不过这些纹路看起来非常的复杂,并不是文字形势。又不同于魔法符文,或者道纹。

  可是白晨感觉的到,这块银色金属散发着异样的能量波动。

  “这就是金器吗?我还以为是金色的。”

  “金器是金属的武器,又被称之为禁器,和金子或者金色没任何关系。”软玉白了眼白晨:“总算是有收获了。”

  “什么啊,这么半天才找到一个金器,不要忘记了,我们的任务押金可是押了两千积分。也就是说,我们至少要找到四个金器,才勉强能够赚回本钱。”

  “要你多嘴啊,好心情一下子就被你败坏了。”软玉恨恨的瞪了眼白晨。

  “没关系啦,现在终于找到一个金器了,那就说明后面的金器就开始多起来了,说不定我们会找的到更多的金器也不一定呢。”吕门青适时的说道。

  “说的没错,前面的金器早就被人扫荡了一次又一次,如今出现了一个,那么要不了多久就能出现第二个。”软玉点点头道。也算是鼓舞一下士气。

  “不过这金器大部分都落在水里,想要找到并不容易啊,也许在我们过来的路上。就有许多是因为没注意到而遗漏的。”白晨无奈的说道。

  因为这种金器的能量波动太弱了,白晨也很难发现,刚才完全是因为意外,在洗血迹的时候,光波的光线对金器的反光才发现的,不然的话,指不定就要漏失了。

  “我们负责盯着水面。”软玉说道:“吕门青,你让光波降低一些,这样我们就能看的更清楚了。”

  “我可以让光波的光再强一些。”吕门青说道。

  虽然这样一来会更耗精神力。不过难得有他的用武之地,他当然希望能够表现的更好一些。

  “不行。光源太强的话,会引来更多的暗幻兽的。”

  软玉绝对不愿意以危险的方式寻找金器。暗幻兽对光源的敏感程度,即便是几公里外的一个火星,也会被它们注意到。

  而他们现在身处在一个挤满了暗幻兽的‘地牢’内,没有人愿意被暗幻兽盯上。

  软玉抬头看向那个在黑暗中渺小,却又坚定不移的身影……也许,也许只有他不介意被暗幻兽盯上吧。

  果然,白晨开口了:“只要你的精神力能够支撑的住,那就将光源加强一些,反正空气中已经弥漫着血腥的气味了,我不介意让更多的掠食者前来围观,也不介意进行更多的屠杀。”

  吕门青看向软玉,软玉深思片刻后,还是应从了白晨的要求,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候,前方传来了密集的声音,是兽群踩踏在河床上的声音。

  “你的任务又开始了。”

  白晨已经掠过水面,水面被劈开一条道,那是白晨以极快的速度掠过所致。

  那是惊心动魄的动作,就连软玉三人,都感觉到了心悸。

  只是白晨掠过水面的动作,他们居然感觉到一丝恐惧,仿佛这个动作本身就具有致命的危险一般。

  软玉看向黑暗,白晨的身影并未完全消失,而是在光与暗的交界处若隐若现着。

  “吕门青,将光源投向那个方向。”

  当光波的光线集中在一条直线的时候,他们看到了可怕的一幕。

  那是修罗的景象,一招一式之间,便有一只暗幻兽被屠戮。

  他们并不是没经历过杀戮,他们也曾经以强者的身份进行过战斗。

  可是他们这时候所看到的,不只是杀戮,果决、狠厉、疯狂、残忍……

  所有令人感到恐惧的词汇,都在他们的眼前发生了。

  白晨的拳头穿透了一只暗幻兽的头颅,随即拳头一震,那只暗幻兽的头颅在瞬间爆裂,又一只暗幻兽扑杀上前,可是迎接它的却是白晨一脚横扫,脖子咔嚓一声碎裂。

  白晨的四肢就是最高效率的杀戮武器,一举一动,都能带来血腥残忍的杀戮。

  无法停止,也无法被阻止的杀戮。

  他们现在明白了,白晨的自信源于何处。

  正是来自于这无休无止的杀戮,无畏无惧的力量。

  开膛破肚,血手掏心,肝脑涂地,抽骨剥皮,所有残酷血腥的手段,在他们的眼前上演着。

  三人的脖子就像是被一只手掐住了一样,他们无法想象,这个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那些暗幻兽此刻不再是那么的可怕,可怕的只有那个孩子。

  那个看起来渺小的身影,可是又无比的可怕……可靠。

  这场杀戮持续了十几分钟,可是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

  这已经比之前所有的暗幻兽都要多了,三人跟上了白晨的脚步,不过依然保持着一个较为安全的距离。

  并不是没有暗幻兽试图突破那个防线,可是无一例外都以失败告终。

  白晨已经屠杀了数百只暗幻兽,战线不断的向前推进着。

  此刻的暗河河水,早已被鲜血染红了,更别想找到金器了。

  可是白晨的杀戮却不会停止下来,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

  而白晨依然没有停止,也没有疲惫。

  三人发现,他们推进的速度居然和原本一样,仿佛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

  可是眼前的杀戮却依旧进行着,持续的时间还在增加。

  半个时辰后,还是没有停止……

  “石头……石头已经杀了半个时辰了吧?”

  吕门青和吕门候的脸色有些苍白,这一路过来白晨所杀的幻兽超过两千只,这个数字还只是保守估计,而且只多不少。

  三人都有一种可怕的猜想,三人的目光不由得重新汇聚在白晨的身上。

  “他不会真的想要这么的杀上十天十夜吧?”

  “不可能……就算是铁人,也会累垮的……”

  他们不知道白晨是不是真的可以坚持上十天十夜的疯狂杀戮,至少现在白晨还没有停歇的迹象。

  当然了,暗河里的暗幻兽数量,绝对能够让白晨坚持上十天十夜的时间。

  三个时辰后,白晨还是没有停止……

  众人已经从震撼到此刻的麻木了,没错……麻木!

  那个疯狂的家伙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此刻全然没有对暗河的恐惧,只要那个小子能够不断的杀戮,他们就不需要担心。

  如果他真的杀不动了,也会提前告诉他们,让他们向外逃走。

  “你们说石头会不会肚子饿?”软玉问了一个很尴尬的问题。

  事实上是她肚子饿了,可是她实在没脸做出让白晨在千面厮杀,她在后面吃东西的事情。

  吕门候和吕门青的脸色都有点红,事实上他们也饿了,可是他们没好意思吭声,因为他们是最没用的两个人。

  吕门候背着一个大挎包,里面准备了不少的食物。

  只是谁也没去拿吃的,可是他们也知道,如果这杀戮不会停下来,那么他们也不可能不吃不喝。

  “石头……你肚子饿了吗?”软玉大声叫道。

  “你们先吃吧,我忙不过来。”白晨一边厮杀,一边回答道。

  软玉三人都为白晨的贴心感到羞愧,可是这场战斗,他们的确是插不上手,爱莫能助。

  一场看不见尽头的战争,还有一个不知疲惫的杀戮机器。

  五个时辰后,杀戮还是没有结束,而他们已经完全麻木了。

  在这期间,他们倒是很意外的捡到两个金器。

  “外面天亮了吧?”

  “应该天亮了吧。”

  他们现在不是担心白晨能不能坚持十天十夜,而是担心他们自己能不能坚持十天十夜了。(未完待续。)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