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五十三章 白晨的剑

第两千两百五十三章 白晨的剑

  “对了,你怎么会躲到幻兽学院来?你和院长很熟吗?”

  “不,我不认识他,我是冒充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份。”

  “哦。”

  “冒充了什么人?”白晨随口问道。

  “寸头山小神医。”

  扑哧

  白晨绝倒了:“寸头山小神医?你冒充我?”

  天罗和无花都不自觉的一颤,愕然的看着眼前的孩子,思维在瞬间当机了。

  “你……你是寸头山小神医?”

  两人都有点后知后觉,呆呆的看着白晨。

  “你知道对于冒充我的人来说,都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吗?”

  突然之间,白晨的笑容变得那么的恐怖阴森,两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白晨步步紧逼,两人的脚步也在后退。

  他们已经开始后悔,把所有的实话都说出来。

  “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们,看把你们吓的,呵呵……”

  压力骤然消失,气氛随之化解,白晨的脸上露出玩味之色。

  “用就用吧,我也不在乎。”白晨耸耸肩道。

  两人此刻还是有些怀疑,眼前的这个孩子到底是真的不追究,还只是单纯的想要戏弄他们。

  “好了,这种小事我就不追究了,告诉我你的决定。”

  天罗现在根本就没有第二个选择,只要他拒绝,那么毫无疑问,眼前这个真正的寸头山小神医,将会让他万劫不复。

  “只要能够复仇,我愿意付出一切。”天罗用自己的态度来向白晨表明心意。

  “很好……灵魂方面算是我最弱的一项,不过教你还是不成问题的。”

  白晨虽然对灵魂方面的术法并不精通,可是相较于天罗来说,还是强了许多。

  毕竟天罗会的,也只是一个最为粗浅的灵爆。

  “我教你的这些东西,名叫做灵魂法术,大部分人应该对于这种灵魂术法。都没什么抵抗力,不过这不代表着你就真正的无敌,以你的能力,只能单对单。或者少量的敌人,数量一多的话,那么你就只能被人砍死。”

  “对付我哥哥呢?”

  “如果他不会灵魂法术的话,那么他应该也难逃一死。”

  “可是我哥哥永远不会一个人面对我。”

  “你也不会是一个人。”白晨勾了勾指头:“过来。”

  天罗小心翼翼的走到白晨的面前,他现在已经明白了。这个小孩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白晨突然抓住天罗的脖子,天罗身体立刻痛苦的抽搐起来。

  无花连忙冲上去,惊怒交加的怒吼道:“你要做什么。”

  白晨的另外一只手推开无花,无花整个人飞出去,贴在了墙上。

  不论她如何挣扎,都无法从墙壁上抽身下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天罗痛苦的表情。

  这时候的无花,无比的后悔,后悔自己刚才没有阻止天罗全盘托出,后悔自己也误信了眼前这个小子。

  可是。一切都太迟了……太迟了……

  反观天罗,他的身体看起来痛苦至极,可是实际上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在痛苦的同时,无数的知识冲入他的脑海中。

  就在这时候,软玉推门进来:“石头,你好了没有?”

  与此同时,无花也从墙上摔下来,白晨推开了天罗:“好了。”

  “少主。”无花连忙上前去掺扶天罗。

  “我没事……”天罗摇了摇头,脸色还未恢复过来。只是看向白晨的目光里,却多了许多的畏惧。

  他怎么可能不震惊,因为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痛苦。

  第一次是在神灵降临的时候,神灵赋予了他灵爆的能力。

  不过这次又与那次不同。因为这次白晨赋予他的,并不是能力,而是知识。

  “发生什么事了吗?”软玉好奇的看着白晨。

  “没事。”

  “少主。”无花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天罗。

  天罗轻轻推开无花,走到白晨的面前,向着白晨深深的行了个礼。

  “谢谢你,老师。”

  “哇塞石头。你都当老师了啊。”

  白晨走向软玉:“我们该去任务处了,看看我们能接什么任务。”

  在走到天罗身边的时候,白晨轻轻拍了拍天罗的肩膀。

  天罗的身体微微一颤,呼吸变得更加的沉重,目送着白晨离去。

  无花这才开口:“少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天罗一直到白晨的身影消失在走道上,这才开口:“我也不明白,仿佛一瞬间得到了许多的知识。”

  “那他刚才拍你的肩膀……”

  “他让我感觉到了绝望,不要与他为敌,宁可与这个世界为敌,也不要与他为敌。”

  “可是,他真的有能力让您复仇吗?要知道我们所面对的可是神谕。”

  “也许他会是那个,最有可能挑战神灵的人吧……既然我已经被神灵所抛弃了,那么我不介意成为神灵的敌人,也许他真的会让这一切成为现实。”

  无花无法想象,曾经的那个最忠实的信徒,即便是被自己的哥哥暗算后,落魄逃离神谕的神子候选者,依然充满了对神灵的畏惧。

  可是却会因为一个比他年纪还要小的小孩,产生了这样的变化。

  “少主,您真的想要与神灵为敌吗?那个小孩也许只是在利用你。”

  “即便是利用我,我也在所不惜,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如果可以,我不介意成为他手上最为锋利的剑。”

  在另外一边,白晨和软玉以及吕门候和吕门青则是直奔任务处。

  “石头,那个小子是不是大有来头?”

  “你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

  “切,有什么大不了的嘛,你告诉我,我保证不对外乱说。”

  软玉满脸的求知欲,吕门候和吕门青虽然没开口,可是也是竖起耳朵聍听。

  “其实事情很简单,他是个大家族的子弟,原本是家里的继承人,结果被他哥给阴了,如今他哥继承了家业,然后满世界的追杀他。”

  “真可怜。”软玉难得的没有落井下石,看向吕门候和吕门青:“你们两个也是大家族出来的,以后可不许这样,要是被我听说你们两个自相残杀,我保准会去把你们给灭了。”

  “对,别给我找上门的理由。”白晨也是如是说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一点点的利益就手足相残的人。”

  吕门候和吕门青苦笑,他们从未想过这种事。

  不过被白晨和软玉这么一提,他们心里也会暗自警示自己。

  其实软玉说他们是大家族,那完全是看得起他们。

  他们的家族是有一定的势力,可是与大家族完全是两码事。

  “他哥哥既然已经得到了家产,为什么还要追杀他?”

  “斩草除根,这不正常吗?”

  软玉这样的人是无法理解,吕门候和吕门青却可以理解,甚至是接受。

  有些时候,家族的争权夺利不是在夺取权力后结束,而是在一方死掉后才会结束。

  “你不肯说他的家族名字,是不是他的家族势力很大?”

  “嗯,很大。”

  “怕什么,我们只要还是幻兽学院的人,就没有人敢拿我们怎么样。”

  “傻丫头,幻兽学院不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势力,在一些势力或者人的面前,幻兽学院也挡不住倾碾之势。”

  “那你呢?你就不怕吗?”

  “我就没什么好怕的了,我就一个小孩子,难道那些人真丧心病狂到,找我这个小孩子的麻烦吗?”

  众人闲聊着,不知不觉的来到了任务处。

  在表明来意后,任务处的负责人立刻就拿出任务清单。

  软玉翻看起任务,可是翻看了半天,眉头就拧了起来:“喂,小子,你拿错任务清单了吧?”

  “没……软玉学姐……没拿错。”负责人的脸色为难起来。

  “为什么全部都是这么变态的任务?这些任务就算是高级导师组队,也未必能够完成吧?”软玉不满的说道:“你不会是收了谁的好处,故意刁难我们的吧?”

  “没没……软玉学姐,我不敢啊。”

  “那你说,这任务清单上的任务是怎么回事?怎么全都是这么操蛋的任务?”

  “这……这些任务都是新的任务,上头安排下来的,又不是我安排的……”负责人小声委屈的说道。

  “那以前的任务呢?”

  “这几日已经被抢光了。”

  “高级任务是可以重复接的吧,难道接任务的全部都已经完成了?”

  “这倒是没有,可是已经达到了上限,每个高级任务最多四个队伍竞争,各个导师都在催促学员去接任务,就这几日的事情,稍微简单一些的任务,基本上都已经被接光了,并且任务积分奖励也提高了最少两成,多的任务提高了五成的积分奖励,所以这几日接任务的人,还有新组建的队伍多很多很多,我感觉着要有大事要发生。”

  “石头,你看呢?”

  “把任务清单给我看看。”

  软玉将任务清单递给白晨,白晨翻看起任务。

  这些任务大部分的确是超过了学员能够完成的极限,还有一些任务则是属于不确定任务,比如说寻找某个人,或者找某个东西,而这些任务不提供任何的线索与提示,基本上也没有找到的可能性。

  “这个任务是什么意思?”(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