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五十二章 神子

第两千两百五十二章 神子

  软玉三人都对白晨很有信心,眼前这个六岁的孩子,已经用他的实力说明了一切。

  哪怕是高手榜第二的东方仪,他也能轻易胜出,更何况是眼前这个比白晨大不了几岁的小孩。

  天罗凝视着白晨,右手不自觉的伸入了口袋了。

  就在刹那间,天罗发动了灵爆。

  白晨的眼睛一亮,无花诧异的看着天罗。

  难道自己的主子没有发动灵爆吗?

  “怎么会呢?”天罗同样无法理解,任何强者都无法抵挡的灵爆,居然失效了。

  天罗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第二次发动了灵爆。

  可是,结果依然没有改变,眼前这个比他年纪还要小的孩子,居然纹丝未动。

  “你倒是动手啊。”软玉按捺不住的叫道。

  天罗是有苦说不出来,动手?

  如何动手?自己的灵爆对眼前这个小子,根本就没用。

  “少主?”无花忍不住提醒道。

  可是天罗此刻只能回以无奈的目光,白晨的嘴角勾勒出一丝笑容:“你这招的确是令人防不胜防,再强的高手应该都无法抵挡你的这招,可惜你应该用不了太多次。”

  “你……你知道了?”天罗的脸色变了,脸上露出了惊慌之色。

  “石头,他刚才已经出手了吗?”软玉疑惑的看着白晨。

  吕门候和吕门青同样是满脸的困惑,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换做其他人的话,现在估计真的如他说的那样,已经躺在地上了。”白晨说道。

  “我不信,我来试试看。”

  “他这招不能用太多次,刚才连续对我用了两次,已经用不出来了,不过就算是你,也是一样的结果。”

  “真有那么厉害?”软玉的脸上充满了怀疑之色。

  她不相信有什么招式,可以无声无息的发动。而且还具有这么强的威力。

  白晨举起手,打了一个响指,软玉突然感觉到脑袋一痛,不过这痛楚来的快。去的也快,转眼就消失不见了,就在这时候,软玉感觉鼻子有一股暖流出来。

  软玉伸手摸了摸,居然流鼻血了……

  不止是她。在场所有人全都流鼻血了。

  “就是这招,不过我把威力降低了一百倍,现在你明白了吗?”

  天罗和无花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满脸惊愕的看着白晨。

  他们同样受到了灵爆的攻击,不过却不像是天罗那样充满了杀伤性,更像是在对他们的警告一样。

  他们两个是最清楚灵爆秘密的人,而他们更清楚,灵爆并不是谁都能够使用,更不是谁都可以学会的。

  眼前这个小孩怎么会?

  而且看起来,他所掌握的比自己更加纯熟。

  “石头。你刚才都做了什么?”

  “你明白什么叫做灵魂吗?”

  “灵魂?什么东西?”

  很显然,这个世界并没有所谓的灵魂学说,所以软玉并不明白所谓的灵魂。

  不明白灵魂,当然就无法理解白晨刚才做了什么。

  “你知道灵爆?”天罗凝重的看着白晨。

  “你管这招叫做灵爆吗?倒是挺贴切的,这种攻击对我来说很低级,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实用。”白晨说道。

  “难道还有比灵爆更高级的攻击吗?”天罗追问道,眼中充满了炽热。

  “的确是有,不过你们应该很难理解,而且这种东西,应该接近于无敌。如果不知道防御的话,几乎无人可敌。”

  天罗的呼吸变得沉重,双眼放着豪光:“可以教我吗?”

  “不可以,我为什么要教你?”

  “对啊对啊。石头,你教我吧,我们这么熟了对不对。”

  “你学不会。”白晨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软玉的请求。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学不会,我这么聪明。”

  “这与聪明无关,你没有某种资质。所以你是不可能学的会的。”

  “什么资质?”

  “你们之中,只有这小子有这种资质,其他人……”白晨摇了摇头。

  “不教就不教,我才不稀罕。”软玉赌气的说道,可是她又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如果学会了这个东西,能打败东方仪吗?”

  “我说过,任何人都无法抵挡这种攻击,只要是正常的生物,都难以抵挡,不过对死物无效。”

  突然,天罗跪在了白晨的面前:“老师,请教我吧。”

  “少主……”无花没向到,白晨的话居然让天罗彻底的抛弃了他的尊严,向一个小孩子下跪请求。

  “我为什么要教你?”白晨笑着问道。

  “我……”天罗的眼中闪过了复仇的渴望,求生的**。

  “这是一种危险的能力,甚至可以颠覆一切,所以我不会将这个教给一个我不认识,不熟悉的人。”

  “如果我告诉你,关于我的过去呢?”

  “我会考虑。”

  “少主。”无花很害怕,她害怕一旦天罗的身份曝光,那么接踵而至的将有可能是灭顶之灾。

  天罗看向一旁的软玉,很显然,他是打算将自己的故事告诉白晨,可是并不是软玉以及吕门候和吕门青。

  “你们先出去一下。”

  软玉撇了撇嘴:“我还不爱听呢,肯定又是大麻烦,我们走。”

  软玉在出去后,还顺带把房门带上。

  白晨看了眼门外,又是一个响指,门外传来软玉三人的惨叫声。

  “不要再让我发现你们站在门外,我第三次的攻击,会让你们在床上躺一个月。”

  “哼……你是个大混蛋。”软玉气的声音都变尖锐了。

  白晨收回目光,额首道:“你可以说了。”

  天罗深吸一口气:“你会畏惧神谕吗?”

  白晨摇了摇头:“我前段时间刚刚揍了一个叫做春秋易的家伙,我想要不了多久,神谕的老大就会来找我麻烦了吧。”

  “什么!?”天罗和无花都忍不住发出惊呼声。

  他们当然知道春秋易,那是神谕的三大神谕使者之一,当之无愧的巨头。

  实力更是深不可测,他们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又或者是眼前的小子在吹牛。

  “你们是神谕的人?”白晨问道。

  天罗点点头,看着白晨的目光里,还带着几分警惕。

  “那你们是神谕的高层?”白晨双眼放光的看着两人。

  “我曾经是候选神子。”天罗小心翼翼的说道。

  “神子?在神谕之中属于什么地位?”

  “除了我们所信仰的神灵之外,神子就是神之子的身份,你觉得会是什么地位。”

  “那么……神灵是否真的存在?”白晨期待的看着天罗。

  “是的,神是存在的,我的灵爆,就是神灵赐予我的力量。”

  “神会赐予你力量?”

  “没错,作为神子,一共会获得神灵赋予的三种力量,而在之前,我一直都被视作最有资格成为神子的候选者,甚至神灵亲自降临,赋予了我一种力量,这是对我的加冕,如果没有那个意外,那么我将会顺理成章的成为神子。”

  “我开始感兴趣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意外,让你沦落至此?”

  “我的那位哥哥,同样作为神子候选者的他,算计了我,他鼓动我获得了其他的力量,我进行了禁忌的力量学习,失去了成为神子的资格,而哥哥他取代了我,成了真正的神子,可是他却不打算放过我,依然在不断的追捕我。”

  “他怎么算计你?”

  “他让我学习了幻兽的能力。”

  “你是神赋者?”白晨惊讶的问道。

  “你也知道神赋者吗……也对……你也是神赋者吧?”天罗很快就想明白了,有些意外,又有些惺惺相惜的看着白晨。

  “我记得神谕追厌恶的就是神赋者,为什么会挑选神赋者作为他们最高的统治者?”

  这时候无花开口了:“这很正常,神赋者曾经是神灵最强大的敌人,而将敌人消灭的最好方法就是将他收归己用,即便是神也要在必要的时候,选择妥协。”

  天罗低下头,曾经他会对无花这样的亵渎神灵的话表现出自己的愤怒,可是现在这个一直都对神灵毫无敬意的女仆,却成了他唯一的忠仆。

  而他那些曾经忠诚的追随者,却在他失势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这不得不说,是最大的讽刺。

  “你哥哥既然已经成为神子了,又为什么一定要追捕你?难道你还有什么威胁到他的地方吗?或者说你身上有什么值得被他惦记的东西?”

  “还不就是神灵的力量吗,他获得了神灵赋予的三种力量,可是他显然对此还不够满意,他想要第四种,成为前无古人的,最伟大的神子,所以他盯上了我,或者说是盯上了灵爆。”

  “挺有趣的,如果把你哥哥杀掉的话,神灵会不会降临?”

  “你想做什么?”天罗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目光里无法掩盖对这个孩子的恐惧。

  “我想看看,你曾经信仰的那位神,是否真的有资格称之为神。”白晨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你想学习一万年前的神赋者?你想挑战神的权威?”

  白晨摇了摇头:“我想你弄错了,我只是单纯的想看看你口中的神到底有多强大,至于他的权威,我毫无兴趣,如果你能让神降临,我就帮你报仇,顺便夺回原本属于你的东西。”(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