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五十一章 孤独的星辰

第两千两百五十一章 孤独的星辰

  “不说那个连名字都不让别人知道的家伙了,我们还是说说东熬那家伙吧,他已经消失四天了,他要把我们抛弃吗?”白晨郁闷的看着软玉。

  他和东熬的师徒关系,准确的说才维持了一天的时间,东熬才给他上了一天的课程,然后就玩消失了。

  而且听着东熬在结束了那天的课程后与自己说的话,怎么看都像是在准备后事一样。

  “东熬导师没说他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软玉无奈的说道。

  而此刻的东熬正站在一片荒原上,东熬讨厌离开水源,这会让他的皮肤干燥与脱水,不过此刻他又无可奈何。

  不过此刻的东熬看起来有点神志不清,身边明明没有人,可是他却像是在与谁对话一样。

  “现在学院需要你,独孤,回去吧,你的老师需要你的力量。”

  “你以为我想来吗,我是被逼的。”

  “如果我不来的话,黑祸一旦降临,我所居住的湖泊也要被波及。”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都知道,这里很重要,可是……学院也很重要,如果黑死地的黑祸蔓延出来,死的人不比这里失控造成的灾难小。”

  “我知道,我来守住这里,可以吗?”

  “我的实力,你总该相信吧。”

  “真的?你同意了吗?太好了……那你现在立刻启程回去吗?”

  “好,我会坚持到你回来的,对了,你回去后,帮我看着点我的学生。”

  “不止软玉一个,我又收了一个学生。一个天才!不比你差的天才,他才六岁,可是他的实力已经不在软玉之下了。也许未来他会将你这个第一天才踏在脚下。”

  东熬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显得有些得意:“你的未来是无限的。他的未来是无法预测的。”

  “你可别伤了他,他现在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

  就在这时候,地面出现了一个坑洞,看不清深浅的坑洞。

  东熬咽了口口水,跳了进去。

  当东熬的身影消失在坑洞中后,坑洞突然消失了。

  随即,在原本东熬所处的地方,出现了另外一个身影。

  那是一张略显青涩的面孔。不过双眼中流露出来的却是稳重而且深邃。

  他名字叫做独孤,就如他的名字一样,他没有朋友。

  而他也不善于交朋友,或者说不敢交朋友。

  因为只要与他有一点亲近的人,都会死于非命。

  即便是他的导师关山冯,他也不敢去表现出亲近,而是以拒之千里的态度面对关山冯。

  而在学成之后,独孤也主动的接受了这个外放的任务,一个人镇守在这里。

  独孤蓦然说道:“东熬,你可别死了。要等到我回来。”

  独孤抬起头看向天空,即便是在白天,天空中的那颗星辰也非常的显眼。

  它只会出现在白天。入夜后繁星璀璨,反而不见它的身影,所以它叫做孤独。

  一个永远没有同伴的星辰,曾经有人说过,独孤的命运就像是那颗星辰一样,永远不会有同伴。

  独孤的人生轨迹也如那颗星辰一样,他的所有亲人全都离他而去。

  短短十几年的时间,独孤已经尝尽了这世界上所有的苦楚。

  独孤在这些年养成的习惯就是拒绝任何人的善意,他害怕自己收获一份令他心动的情感。然后因为无情的命运而被毁掉。

  所以他只能不断的逃避,逃避。再逃避。

  独孤赶回幻兽学院,不过距离幻兽学院尚远。他也只能在一个小镇上歇脚。

  在一家酒馆中吃饭的时候,独孤发现旁边的桌子坐下两个穿着奇怪的人。

  这两人的衣着非常鲜明,白袍青纹,胸口绣着一团火焰。

  “神谕的人吗。”独孤心中暗道。

  独孤原本并未放在心上,只是却不小心听到了这两人的对话。

  “神恩使者大人命令我们召集所有的殉难者和殉道者,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当然是追捕那个小孩,神恩使者大人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那个人就在幻兽学院中。”

  独孤心头一紧,他知道神谕是什么样的势力。

  神谕说是势力,不如说是宗教组织。

  可是这个宗教组织却比任何势力都要庞大,幻兽学院在神谕的面前,就如同稚童一般软弱无力。

  “只是为了追捕那个小孩,有必要召集所有的殉难者和殉道者吗?要知道这附近的秘院里的殉道者和殉难者人数可是不少啊。”

  “那个小孩事关重大,绝对不能出半点差池,这是师代如大人的命令,一旦那个小孩又跑了,那么就算是神恩使者大人,也无法承受师代如大人的怒火吧。”

  独孤心中暗惊,这两个人说的小孩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会让神谕的人如此兴师动众?

  独孤思索了片刻,决定暗中摸清楚前后,毕竟如今幻兽学院正值多事之秋,黑死地的形势刻不容缓,绝对没有余力去应对其他的情况,更何况还是神谕这个庞然大物。

  一旦发现他们真的要不利于幻兽学院,那么自己也绝对不会容留他们存在,抹杀是唯一的办法。

  独孤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却已经对生杀予夺早已习以为常,对于敌人毫不留情,这是他的宗旨。

  杀戮也许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可是一定是最简单的办法。

  ……

  “石头,以前我对你的实力,完全低估了,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接一个比较适合的任务,你没意见吧?”

  “随便吧。”白晨耸耸肩道:“在学院里反正也是无所事事,与其等着那几个家伙跑来报复,还是早点躲到试练地去,避开那些烦人的虫子。”

  “他们听到你这么说。肯定会哭的,从来没有人把他们比喻成虫子。”软玉调侃的说道。

  “如果他们不那么烦人的话……”白晨耸耸肩道。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

  吕门候上前去开门。发现门外站着的是住在他们隔壁的女人。

  “有什么事吗?”白晨问道。

  无花咬着下唇,脸色为难。有些难以启齿。

  “有什么事请直说。”白晨说道。

  “几位,方便借一些钱给我们吗。”

  无花鼓起勇气说道,满脸的羞红难当。

  很显然,她并不是很适合借钱,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次。

  而安排他们入住幻兽学院的关山冯,显然是忘记了安排他们的吃饭问题。

  或者说关山冯以为他们能够自己解决,所以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可是关山冯显然是错误估计了无花和天罗,他们身无分文。

  只是。他们本就冒名顶替,用的是假身份。

  如果这时候找关山冯说,他们没钱吃饭,那么难免会引起关山冯的怀疑。

  思来想去后,他们还是决定找他们的这几位邻居。

  吕门候看向白晨,询问白晨的意思。

  白晨稍稍愣了一下,然后去自己的床头拿出钱袋,丢给无花。

  “要还的。”

  无花点点头,半天才挤出一句话:“谢谢。”

  拿到钱后,无花心中却是百感交集。漠然回到天罗的屋内。

  过了片刻,无花和天罗再次过来拜访众人。

  白晨等人刚刚准备商议任务,又被这两位邻居打断了。

  “又有什么事?”

  “几位。我听说你们要去进行任务是吗?”

  “是,有什么问题吗?”

  “我家少主想要与你们一起去,希望你们能够应允。”无花说着,稍稍的推了推天罗的背。

  天罗醒悟过来,走上前一步:“我叫天罗,也许我能帮你们一些忙。”

  这几日来,他们已经打听清楚了幻兽学院内的生存法则。

  他们如今要想在幻兽学院立足,特别还是在不接受施舍的前提下,那么只能自力更生。

  可是自力更生的首要条件就是实力。天罗没有,无花也没有。

  虽然天罗有一个大杀器。可是那个大杀器却不适合常用。

  为今之计,只有找一个靠山。

  他们的这几位邻居。似乎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对不起,我们不需要。”白晨摇了摇头。

  天罗的表情凝固在那里,那可是他第一次主动的放下身段,请求加入一个团队之中,却被一个比自己还要小的小孩给拒绝了。

  无花咬着下唇,她知道这对自己的主人打击何等的大。

  可是人在屋檐下,即便是她也无法去左右别人的意志。

  “几位,我家少主与你们一样,都是高级学员,不会拖累你们的。”无花主动帮着天罗求情道。

  白晨站起来,转向天罗:“你说你有能力成为我们的一员是吗?”

  天罗的眼中闪过一丝骄傲,重重的点点头:“没错。”

  “证明给我看。”

  “怎么证明?”

  “攻击我。”白晨说道。

  无花和天罗的眉头都皱了皱,天罗回过头看向无花,寻求她的意见。

  “小兄弟,这不适合吧?”

  “没什么不适合的,想要赢得别人的尊重,首先就要证明自己。”白晨淡然说道。

  “你真的想要我出手攻击你吗?”天罗严肃的看着白晨。

  “对。”

  “如果我出手的话,你有可能会死的。”天罗认真的说道。

  “不会,我相信你没那个能力。”

  “如果我不小心杀了你……或者重伤了你呢?”天罗其实是在询问其他几个人。

  “如果你真有本事伤到他,那我就接受你加入我们的队伍。”软玉说道。

  “没错,石少和软玉大姐都这样说了,我们也没意见。”(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