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四十六章 邻居

第两千两百四十六章 邻居

  诡异!关山冯的呼吸变得凝重。

  这个孩子是怎么做到的?

  三只幻兽自己从试炼门内走出来,然后气绝身亡。

  而造成这个结果的,居然是一个怕黑的孩子。

  关山冯不敢再去怀疑眼前这个孩子的真实身份,还有什么比这样的结果更有力的证明吗。

  当然没有,毫无疑问,这个孩子拥有着诡异,而且强大的力量。

  “小神医,您看,在学院里并不方便对您尊称,您能否起个易名?”

  “嗯,叫我天罗即可。”

  “好的……对了,我已经安排好您的住处了,需要委屈一下您,与其他的学员住在一个地方。”

  “无妨,不过我希望我的房间没有其他人,还有,无花的住处不会离我太远。”

  “当然,我明白。”关山冯点点头:“我带您去住处。”

  关山冯将天罗和无花带到了宿舍楼,并且带到了顶层。

  不过推开天罗的房间之时,天罗的脸色明显沉了下来。

  这个楼层实在是太脏太乱了,而自己的房间也属于这个级别,何止脏乱能够形容的,简直就和狗窝没什么区别。

  “院长阁下,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这种地方能住人吗?”无花第一时间表达出自己的不满,言词之中更是透着威胁:“或者您是觉得,我家主人好欺负吗?”

  “不是不是……这里还没收拾,因为下层都已经住满人了,我这便去找人收拾。”关山冯连忙说道。

  这时候,天罗看到对角还有两个房间,那两个房间的门和墙壁都很干净,看起来特别的清理过。

  无花也看到了这两个房间:“这边有人住?”

  关山冯心想着,那小子在不在?

  一边想着一边推开旁边的门,看到房间里吕门候和吕门青在房间里。

  “是有人入住,而且这两个房间先前也与二位的房间一样,收拾过后就好了。”

  这时候吕门候和吕门青走到门前:“院长。您有事吗?”

  “没事,是你们来了个新邻居,石头呢?他不在吗?”

  “石少去落日峡谷了。”

  天罗和无花看了眼内部,无花道:“这个房间让我给家少主。如何?”

  关山冯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这……恐怕不方便吧。”

  “区区一个房间,有什么困难的?”无花脸上顿时露出不快。

  “住在这个房间里的,也是一个六岁的孩子,而且心性傲慢无比。一言不合便出手伤人,真阳斐就是他打伤的,如果他回来知道房间被夺,怕是会冲撞了天罗吧。”

  关山冯并未发现,在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天罗和无花的眉头都是微微的一拧。

  “少主,您看呢?”

  “算了,一个小孩。”天罗淡然说道:“我的房间快点打扫干净。”

  “吕门候、吕门青,你们有空吗?有空就过来帮忙打扫一下房间。”关山冯的语气极其强硬。

  如果是以前的两人,估计就被关山冯吓到了。

  不过现在两人的胆量倒是大了不少。至少他们已经敢当面拒绝关山冯了。

  “院长,我们没时间啊,我们马上就要去静力室了,毕竟积分已经花掉了,不如您另寻高明吧。”

  “你们……你们是不是连我这个院长都不放在眼里了?”

  “院长,不如您补偿我们几百积分,我们就勉为其难,帮您打扫一下卫生?”

  “滚滚,快滚!”关山冯咬牙切齿的吼道。

  看着两人蹦蹦跳跳逃走,天罗淡然说道:“看起来你这个院长也不好当。两个普通的学员,都敢顶撞你,需要我杀鸡儆猴吗?”

  关山冯脸色一僵,连忙摇手道:“不用不用。两位稍等,我这就去叫人。”

  关山冯离去后,无花和天罗都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少主,我们暂时委身于此,可是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不是长久之计又能如何,如今那个人要杀我。也只有幻兽学院这样的地方,与那个人没有任何关联的势力能够供我们藏身,一旦被那个人知道我的下落,那我就是死路一条。”

  “不过还好,有这个假身份做掩护,暂时也不用担心身份暴露。”无花长叹一声。

  “我听说那个寸头山小神医睚眦必报,心狠手辣,如果被他知道我们冒名顶替,会不会……”

  “寸头山距离此地何止万里,哪里那么容易暴露,而且就算知道,估计也只把我们当作小骗子,未必会有心思对付我们。”

  “希望如此吧,唉……”

  不多时关山冯就带着几个杂工来了,在将两个相连的房间打扫干净后,把生活起居的用品置办妥当后才离去。

  两人这一路担惊受怕的逃难,如今总算有一个可以暂时的喘口气的落脚点,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听院长说,隔壁住着一个凶残暴戾的小子,而且我看过真阳斐的伤势,这个小子的实力很强,我们最好不要招惹他,不然的话,我们未必对付的了。”

  “能用灵爆吗?”

  “灵爆不宜用的太多次,而且如果这种小子必定是幻兽学院重点培养的对象,如果我们对这小子下死手,难保院长不会对我们翻脸。”

  考虑到他们两人如今是寄人篱下,无花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适当的低下骄傲的头颅。

  “嗯?有人来了。”无花与天罗闲聊之际,突然听到走道上的动静。

  “人似乎不少。”

  突然,也不知道是谁推开了旁边的房门,看到了屋内的无花与天罗。

  紧接着,就是一声呼声:“那小子在这里。”

  天罗和无花在瞬间就紧张了起来,难道是追兵来了?

  不对,这些人全都是幻兽学院的学生,不是追兵。

  那他们找自己做什么?

  “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无花站起来喝斥道。

  “滚开,这里没你的事,我们找的是这小子。”其中一人指着天罗说道。

  “是你把我们大哥吊在窗外的吧?”

  “别以为你用卑鄙的手段赢了我们老大,就真的可以耀武扬威了,这事没完。”

  天罗和无花都意识到了,这些人很可能找错人了,他们要找的人应该是住在隔壁的那个小孩。

  “你们找错人了。”

  “放屁!”

  啊

  一声惨叫,那个刚开口的人,惨叫一声口鼻耳眼居然开始溅射出鲜血,而他本人则是捂着脑袋,痛苦的哀嚎着。

  天罗冷冷的看着这些不速之客:“滚!”

  “你……你干了什么?”那些不速之客显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了一跳,他们的领头人怎么突然就抱头哀嚎起来?

  “喂喂,你们在干什么,不要挡住我的路好吗?”

  就在这时候,人群的最后方传来一个孩子的声音,走道外的人回过头,看到了白晨。

  “怎么回事,这里也有个小孩……”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这小子才是真货。”

  哐当

  白晨伸手一提,将眼前的那个正要动手的人砸在了墙壁上,墙壁上留下一滩血迹。

  后面的人显然没有罢手的打算,眼前这个小孩可没有房间里的那个小孩可怕。

  那个小孩什么动作都没有,就已经废掉了一个人,而眼前的这个小孩,看起来也就力气大一点。

  不过这些不速之客显然是估计错误,走道上不断的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

  白晨给每一个试图冒犯他的人一个教训,不是扭断他们的胳膊,就是打断他们的腿。

  不多时,十几个人已经倒在地上,哀嚎不止。

  白晨走到天罗的房间内,惊讶的看着天罗和无花。

  “哟,你们是新来的吗?”

  “你是?”

  “我是石头,你们的邻居。”白晨很热情的打招呼,不过很快的,白晨的注意力就被脚下昏迷的那个人吸引了注意力。

  这个人不是他动手的,可是伤势却远比自己亲自处罚的那几个人要严重的多。

  白晨不由得蹲下身子查看起来,眉头微微拧起:“你们差点就杀了他。”

  “冒犯我家主人的惩罚。”无花冷冷的说道。

  白晨耸耸肩:“好吧。”

  白晨虽然打断这些人的手脚,可是顶多也就**上一点苦楚,并不是永久性的伤害,可是这个人却是终生残疾。

  不过这事毕竟与他无关,肯定是这个人自己去招惹眼前的两个人,所以才招致如此的报复。

  白晨稍稍的治愈了一点这个人的伤势,把他拖了出去,丢在走道的人群中间。

  虽说对他们没好感,不管这毕竟是学院内的意气之争。

  而且他们都只是少年人,如果是真阳斐那种人,白晨不介意给他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至于这些少年,则没有这个必要。

  白晨刚回到房间,吕门候和吕门青也回来了,看他们的脸上,全都是瘀伤。

  白晨疑惑的看着两人:“被人打了?”

  两人欲哭无泪,同时点点头。

  “是因为你们自己,还是因为我?”

  两人低下头,没有回答白晨的话。

  白晨明白了,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他们才会被打的。

  “谁干的?”

  “石少,我们没事,一点皮外伤。”

  “我问你们,谁干的?”(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