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三十五章 黑锅

第两千两百三十五章 黑锅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真阳斐心头疑惑之际,突然感觉手头上痒痒的,他不自觉的挠了挠手背,不小心却把手背上的皮挠破了。

  一股钻心痛楚袭上心头,真阳斐低头一看,自己的手背居然长出了一株花朵。

  “安……安神花!?”

  唰——

  “啊……”刹那间,真阳斐全身都被安神花所覆盖。

  白晨远远的看着这一幕,飒然转身离去。

  关山冯刚刚回到自己的住处,突然房门被撞开了。

  关山樰从外冲了进来:“爹,出事了。”

  “出事了?出什么事了?”关山冯疑惑的问道。

  关山樰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父亲:“爹,你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小樰,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做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好像我就应该知道发生什么事一样。”关山冯更加的困惑不解,自己的女儿这话是什么意思。

  “真阳斐出事了,现在重伤被送到了黑王那里急救。”

  “谁伤的他?学院内的人?还是学院外的人?”

  “他的精神力被抽干了。”

  “什么!?”关山冯惊呼起来。

  “而且第一个发现他的人,发现他全身都长满了安神花。”

  嘶——

  关山冯倒吸一口凉气,他终于知道自己女儿刚才那种语气是什么意思了。

  因为整个学员,甚至是整个大奥国,也就只有自己才能控制安神花。

  所以关山樰知道真阳斐是伤是安神花造成的后,第一个怀疑的,必然是自己。

  “不是我做的,我根本就没必要对付真阳斐。”关山冯苦笑的说道。

  “爹,你与我说没用。”

  关山冯满脸的无奈:“我大概知道是谁干的了。”

  “谁?”

  “不就是你的那个死敌咯。”关山冯无可奈何的说道。

  “他?怎么会?”

  “我也想不明白,可是除了他之外。我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

  “这次真阳斐可是伤的不轻,难道就这么任他逍遥法外?”

  “你又待如何?就连真阳斐恐怕都拿不出证据,更不要说你了。”

  关山樰的脸上流露出更加的不快之色:“真阳斐真没用,连个小孩子都对付不了。”

  关山冯看了眼自己的女儿:“那你对付的了吗?”

  “额……”关山樰的脸色顿时尴尬的凝固。

  “去看看真阳斐吧。”

  关山冯叹了口气。学院内有一个特别的高级导师,黑王。

  他并没有特别强的实力,可是他却有着其他导师所没有的能力,治疗。

  他的幻兽是灵泉鸟,是非常稀有的治疗系幻兽。

  灵泉鸟的叫声非常悦耳。可以令人心灵祥和,消去心中焦躁。

  它的唾液又被称为灵泉,可以入药,即便是重伤,也能够稳定伤势。

  还有灵泉鸟的愈合之力,对于**有着强有力的愈合效果。

  而黑王有三个契约名额,可是他的三个契约名额,居然全部是灵泉鸟。

  一般的病人,他都只需要使用一只灵泉鸟进行治疗,伤势如果非常严重。或者身份特殊,也就只需要两只灵泉鸟。

  不过今天送来的真阳斐,黑王却有点束手无策。

  因为真阳斐的伤势不是只有外伤,还有内伤。

  当然了,不管是外伤还是内伤,都难不倒黑王,真正严重的是他的精神力崩溃。

  而这种精神力崩溃,是被大量的安神花吞噬了精神力。

  黑王认识真阳斐,不过他不喜欢真阳斐的为人。

  真阳斐在学院内,多是飞扬跋扈。又少有人会去制约他。

  现在看到真阳斐身上的伤势,黑王倒是有几分幸灾乐祸。

  当然了,该施救还是要施救,而且以他的收费来说。只要治好真阳斐,就能够从他身上获取大量的积分。

  就在这时候关山冯和关山樰走了进来,黑王看到两人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关山冯。

  “院长。”

  “嗯,真阳斐的伤势如何了?”

  黑王心中嘀咕,真阳斐的伤势。你不是应该比其他人更清楚吗。

  能够造成这种伤势的,除了你自己之外,还有其他人吗?

  看到黑王的表情,关山冯就知道黑王心里在想什么。

  他也不打算解释什么,说的越多就错的越多。

  那小子如此对付真阳斐,未尝不是在报复自己先前与他动手。

  这小子还真如关山樰说的一样,性格恶劣不说,而且心黑手狠,并且还令人防不胜防。

  与这小子为敌,还真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不声不响,就让自己被了这么一个甩都甩不掉的黑锅。

  “黑王,不是院长做的。”关山樰主动帮自己父亲解释道。

  黑王心中不以为然,显然关山樰的解释,并不能打消他的怀疑。

  “真阳斐的伤势主要还是精神力的崩溃,他表面的伤势主要是安神花的种子,从他的皮肤下钻出来,有人将安神花的种子,对他的皮肤进行了渗透,当这些种子接触到真阳斐的精神力后,种子立刻得到滋润,然后以极快的速度生根发芽,成长为花朵。”

  “你是说,这些种子并不是生长在真阳斐的体表,而是从他的皮层下面钻出来的?”

  “没错。”

  关山冯皱起眉头,心中自己揣测,那小子是怎么办到的?

  居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安神花种子渗透到真阳斐的皮层下,而且他又是怎么控制安神花种子的?

  实在是太奇怪了……

  “带我去看看真阳斐。”

  黑王犹豫的顿在原地,虽然他不喜欢真阳斐,可是真阳斐毕竟是自己的病人,让嫌犯去看望病人,要是关山冯再下毒手怎么办?

  “你这混蛋,想什么呢,快点带我去。”关山冯不满的喝斥道。

  黑王无奈。只能在前面带路。

  当关山冯看到真阳斐的时候,心头不由得一突,真阳斐的全身上下血淋淋的,虽然已经止血过了。可是依然能够看的出他的惨状。

  不过这些都只是表面的伤势,真正复杂的还是他的精神力,现在已经完全的紊乱了。

  “能治得好他吗?”关山冯问道。

  黑王沉思良久,说道:“我是治不好他,不过大奥国内。还是有人能够治得好他。”

  “哦?他的精神力已经如此的混乱了,还有谁能治得好他?”

  “寸头山小神医。”

  “这寸头山小神医又是什么人?小樰,你听说过吗?”

  “我也没听说过,还是听听黑王的解释吧,能够被他提起,又冠以神医之名,应该是大有来头吧。”

  “我也是听说的,据说这人是个孩子,不过实力极强,四皇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怎么可能?四皇之所以是四皇。实力毋庸置疑,他们任何一个都足以震摄一方,更不要说四个人联手了,十方诸国内有谁有资格让四皇联手吗?”

  “我也是听人说的,你们也知道,我有医盟这个渠道的消息。”黑王解释道。

  “如果这些传闻是真的,恐怕以幻兽学院的面子,是请不动这人了。”

  “我也觉得还是不要与这寸头山小神医扯上关系的好。”

  “为什么?”

  “此人心狠手辣,在他的住所寸头山下,挂着数百个尸体。其中不乏大氏族中的掌权者,这些人都是妄图闯上寸头山的人,可是全都被他杀了,并且还将尸体挂在山脚下。”

  听到黑王的话。关山冯彻底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院长,真阳斐真的不是你下的手吧?”

  “混账东西,如果是我做的,我还需要遮遮掩掩吗,真阳斐这混蛋,自己惹的麻烦。活该他自己倒霉,非要去招惹那小子,那个混蛋小子居然这么小心眼,把黑锅甩我头上。”

  想到这里,关山冯就气不打一处来,又是咒骂又是跳脚,怒不可遏的样子。

  “院长,听您的意思是知道是谁下的手,既然如此,不如去请那个人来出手吧,也许他有办法。”

  “这伤人和救人完全是两码事,那小子未必救的了。”

  “这也未必,如今真阳斐的伤势主要是精神力的紊乱,而造成精神力紊乱的主要原因是他的精神力似乎被人用特殊的手段扰乱的,我虽然发现了这个问题,却无力拨乱反正,也许施术者有办法。”黑王看了眼关山冯:“如果对方与真阳斐不是死敌的话,也许只是想教训一下真阳斐。”

  关山冯也犹豫起来:“小樰,你看那小子愿意出手吗?”

  “不管他愿不愿意出手,都别叫我去,如果让我去,保不准又要被他羞辱一番,我可不想再受那个气。”

  “算了算了,我这老脸不要了……”关山冯苦涩的说道。

  “对了……爹……院长,快点去找那小子,不然的话就迟了。”关山樰突然急切的叫道。

  “怎么了?”

  “那小子接了寻找熔岩水晶的任务。”

  “什么?我不是下令,黑死地所有的任务都暂时停止的吗?怎么他还能接寻找熔岩水晶的任务?”

  “这……也许是任务处的纰漏吧。”关山樰欲言又止的说道。

  “肯定又是你指使的吧。”

  “没什么,就是和那小子又进行了一场赌局。”

  “你啊你,明知道那小子心黑手狠,还非要去招惹那小子。”

  “他再厉害也只是个学生,难道你觉得我会输给一个小孩子吗?”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