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两千两百三十章 后事

第两千两百三十章 后事

  “石头,你的速度很快,所以我建议你选择的幻兽质化的攻击形态是匕首,而进入成长期后,疾空飞鼠具有很强的撕裂空气的能力,这会让你的攻击变得更加凌厉,也更加的防不胜防。”东熬说道。

  白晨轻而易举的将疾空飞鼠质化为匕首的造型,东熬看了眼白晨。

  白晨已经进行了十几次幻兽质化,可是依然没有疲倦的感觉,这说明白晨的精神力非常的充沛,至少不会比软玉差。

  他的精神力水准至少也会在天品以上,东熬知道一些大家族,会有一些古老的传承,专门针对精神力的培养,如果精神力没达到某称程度,就无法接受传承。

  东熬猜测白晨可能就是某个氏族的继承人,而且看的出来,那个氏族将他培养的非常成功。

  年纪这么小,已经拥有着不俗的实力,将来势必会有更好的发展,前提是他不会中途陨落。

  “至于防御……我觉得你不用考虑这个方面,速度就是你最大的优势,除了武器之外,你可以尝试一下,其他方面的幻兽质化,向提高速度这个方面尝试的。”东熬稍稍的考虑之后说道:“疾空飞鼠在成长到极点后,因为本身的属性,所以能力也偏向于速度,疾空飞鼠质化后,也能够提供给你更高的速度。”

  “同时,你在控制幻兽质化的时候,不能够掩盖掉幻兽本身的能力,因为幻兽即便质化后,依然具备本身的属性能力的,它们只不过是换了一个样子,本质上还是幻兽,比如说软玉的青泽兽,它即便变成水晶剑,依然能够操控水,你需要将自己的攻击融入幻兽的攻击。”

  一个下午的时间,东熬和软玉都在给白晨上基础课程。两人的教导,也让白晨得到了很多的启发以及许多新认知。

  不过两人所教的内容中,有许多是对白晨没用的,因为两人都是以一个正常人的角度来教导。也是以正常人的先决条件来示例。

  可是这些例子对白晨而言,毫无意义,比如说通过幻兽赋予主人的力量与速度这点,不管再如何强大的幻兽,恐怕都无法赋予白晨太多的力量与速度上的提升。

  不过。最让白晨意外的收获,还是东熬告诉了白晨,关于真实力量的一些内容。

  东熬本身是神品强者,而他一直在努力的成为真实力量境界。

  所以他说出了自己对真实力量的理解,在东熬的眼里,不管是白晨还是软玉,距离真实力量都还非常的遥远。

  可是却因为他们的出众天赋,所以他觉得两人有朝一日,一定可以成为真实力量境界的存在。

  “决定真实力量的因素有很多,幻兽的种类、幻兽特性、幻兽质化的结果。主人的精神力,都会影响到真实力量的能力,任何一种能力的差异,都会带来完全不同的结果,而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的真实力量是完全相同的,就像是这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一样。”

  在完成了一个下午的教学后,东熬结束了课程:“软玉,明天你带石头去图书馆,至于物质配方,你不要去引导他自己的选择。所有的选择,全都由他自己决定。”

  “东熬导师,明天不上课吗?”

  “他要首先研究清楚物质配方,然后才能继续后面的课程。”

  东熬看了眼白晨。又道:“而且明天我也有任务在身。”

  “学院的任务?”

  “是,也许不久之后,这个任务也会牵扯到你们。”

  有些责任,就算是东熬这个异族,也无法置身事外。

  而这次的黑死地的黑祸近在咫尺,学院已经决定在黑祸形成之前。率先的黑死地发动攻击,进行大清扫。

  东熬作为高级导师,自然也是必须肩负重责。

  “对了,石头,你留下来,还有一些细节需要与你说明。”

  白晨没有拒绝,看的出来,东熬并不是给自己上课,而是另有其事。

  软玉离开后,东熬在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了:“石头,可以告诉我,你是哪个氏族的人吗?”

  “我哪个氏族都不是。”白晨坦然说道。

  “你是在提防我吗?”东熬略带不满的语气问道。

  “不,我说的是事实,即便是我愿意,恐怕也没有氏族敢收留我。”

  “为什么?”东熬似乎听出了白晨话里另有其意。

  “我是神赋者。”

  东熬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不过白晨把这种隐秘的事情告诉他,也是东熬所没有想到的。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帮我照顾一下软玉。”

  “是不是关于那个任务。”

  “不是,那个任务对我来说危险不高,我说的是将来,我是一个异族,并不能永远的保护软玉。”

  “其实我也该被保护。”白晨吃味的说道。

  “你?你就算了吧,我想没有人能够让你吃亏。”

  白晨耸耸肩,没有反驳的意思。

  “对了,还有尛孙太阿以及他的导师,你最好小心一点。”

  “需要我多小心?”

  “即便你打败了尛孙太阿,依然不要小瞧他,特别他的头上还有一个导师,真阳斐,那家伙可不好对付。”

  “如果下次他或者他的导师再来找我麻烦,那我就直接杀了他们。”

  “你杀过人吗?”

  “杀过。”

  “那我就放心了。”东熬深吸一口气:“如果有其他的导师或者学院的高层与你接触,你尽量不要答应他们什么,他们要求你做什么,或者是给你什么好处,你都先考虑清楚,如果想不明白的事情就先拖延,与他们说你要问过我后再做决定。”

  “看起来真的发生了大事。”

  “好了,你回去吧。”

  说完,东熬回到湖泊深处,身躯慢慢的下潜离去。

  白晨感觉东熬的那些话,非常的深沉。

  应该也是因为将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东熬这两天对自己的态度会转变的如此之大。

  不过东熬对软玉的照顾,似乎已经超出了一个导师应该有的层度。

  甚至,白晨感觉东熬是在准备后事一样,在为自己将来如果出事,能够有人代替他照顾软玉。

  白晨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隔壁居然有动静,白晨记得,这个楼层只有自己一个人住,什么时候又来了一个?

  窜门过去看了眼,发现居然是软玉、吕门候和吕门青正在整理房间。

  “你们在干什么?”白晨诧异的看着三人。

  “石头老大。”吕门候和吕门青异口同声的叫道。

  白晨皱起眉头:“该怎么叫就怎么叫,不要莫名其妙的叫我老大。”

  “哦,石少。”

  “你们还没说在干什么。”

  “软玉大姐说要搬到这里,所以我们在帮软玉大姐整理房间。”

  因为白晨与软玉是同一个导师,而且从今天他们去送饭时候的观察,白晨和软玉的关系不错,既然白晨是他们的老大,软玉自然就是他们的大姐。

  “软玉,这是怎么回事?”

  “你看不出来吗,我要搬到这里面来。”

  “我就是问你为什么要搬进来。”

  “东熬导师说,你的精神力操控之所以那么出色,就是通过不断的历练,而这个楼层存在的残留精神波动,就是最好的试炼方式,通过不断的与那些残存精神波动对抗,就可以不断的提高自己的精神力。”

  “这可不是好主意,这个楼层的精神波动是曾经的战斗遗留下来的,存在着很深的执念,如果你一旦被这些精神波动所压制,你自己的精神力就会崩溃,轻则变成白痴,重则身亡。”

  “没关系,有挑战就有收获,我相信自己的能力。”软玉很自信的说道。

  这些精神波动对白晨没有影响,因为这些精神波动对白晨来说,就相当于蚍蜉与山峰一样,根本就无法撼动白晨的精神力。

  甚至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果只是进出这里,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就像吕门青和吕门候两个,就经常往他的房间跑。

  可是如果在这里居住,那问题就很大了。

  这些精神波动会在人最没有防备的时候,也就是睡眠的时候进行侵扰。

  一两个晚上也许没什么,可是如果时间长了,人就会因为缺乏休眠而导致神经衰弱,精神不振,久而久之,对于精神波动的抵抗力就越低,最终的结果就是精神力被彻底的扰乱。

  “你过来。”白晨勾了勾指头。

  “做什么?”软玉走到白晨的面前。

  “蹲下来。”

  软玉依言蹲在白晨的面前,突然,白晨的指头以迅雷之势,毫无征兆的点在软玉的眉心上。

  “啊……”

  软玉只感到针刺一般的痛楚席卷整个脑袋,不过这痛苦只是一瞬即逝。

  “石头,你干什么?”

  “我是在告诉你,你会受到什么样的袭击,在你睡觉的时候,给你来这么一下,你觉得你承受的了吗?”

  “我可以的……我觉得……我觉得我做的到。”

  其实这时候,软玉的语气已经没那么自信了,可是她都已经把房间收拾了,现在服软退出,似乎已经太迟了。

  “随你吧,我倒是想看看,你能坚持几天。”

  “不要小看我,你这小混蛋,你既然能坚持,为什么我就不可以。”(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